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繁花似錦覓安寧
繁花似錦覓安寧 連載中

繁花似錦覓安寧

來源:google 作者:一罐精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陸廷安 陳璟韻

甜寵+現言+霸道總裁+破鏡重圓+嗯...在+一點點虐————————————那是一個清晨,撫寧一高的校門前,那個宛若驕陽般的女孩兒將一束光照進了他暗淡的人生,從此他着了魔似的追逐着那束光來到她的身邊,而五年後她卻在一個漆黑的夜晚將那束光殘忍的收走她走的洒脫決絕,走的乾淨利落,從始至終都未給他絲毫挽回的餘地!時光荏苒,七年後的地下停車場,她和別的男人攜手並足,遮着半張面孔的模樣和那個清晨里的他一般模糊不清陳璟韻只知道陸廷安恨了她七年,卻不知他愛了她十二年,那是他的整個青春————————————安水河畔楊柳依依,這蜿蜒千年不絕的潺潺流水,經時光的溫柔撫慰早已波瀾不顯闊別故地七年,眺望兩岸不再熟悉的繁華盛景,才教人恍覺一切都已時過境遷————————————憑藉尚且不錯的繪畫功底,陳寧於安陽一家遊戲公司謀了個原畫師助理的差事從昔日天真爛漫的嬌俏少女,到而今沉穩寡淡的落魄畫渣,是她足足適應了七年才完成的蛻變而睞着一個個鮮活的生命體,攜帶着名為救贖的精神物質闖入她破敗的人生後,陳寧驀然發覺這輕舒漫舞的繾綣時光,正是她極盡渴求的安寧展開

《繁花似錦覓安寧》章節試讀:

「哪裡是消遣,」酒吧中,面相溫潤儒雅的男子回握着溫星寒,笑了笑說:

「適才路過這裡見溫律在此與友人相聚,所以未敢打攪。但我一會可能有事要出去,怕回來時溫律已經走了,無奈只能貿然上前叨擾了。」

「徐少折煞溫某了,」溫星寒十分客氣:「但有吩咐打個電話,我一定親往府上拜謁,」

說著他轉向眾人介紹道:「這位是徐少,九樓「逸漾時光」的店長。」

在座的都是安陽混跡上層社會的,一聽也就明白了,這九樓那間咖啡廳的店長不是別人,正是金河大廈的幕後實際負責人。

在通曉來人身份後,眾人皆紛紛起身招呼,唯有一人例外……

客套過後,那被稱作徐少的男人朝旁瞟了眼,眸光微有疑色。

溫星寒也順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見卡座里,陳寧披散着一頭如飛墨一般的長髮,叢叢青絲遮了半邊白皙的側顏,那早先被扯下的口罩重新蓋住了下半張臉,秀長的睫合攏在眼苔處覆了一圈陰影。睡著了??

不能夠啊!剛還生龍活虎的呢!

「咳,讓徐少見笑了,」溫星寒斂了斂眸神色如常:

「這是鄙人昨晚回國的未婚妻,連日奔波適才又飲了些酒,這會兒怕是有些不支。」

眾人聞言也都沒有多想,畢竟這會兒陳寧確實喝了不少酒,一個小姑娘不勝酒力也屬正常。

「沒關係,日後有機會再與溫夫人招呼。」那人也未在意,再度看了一眼那朦朧不清的花瓶兒,轉過身對溫星寒說:「溫律這會兒可有空?能否借步,耽誤您幾分鐘時間?」

溫星寒蹙眉看着花瓶兒。

那人見狀補充道:「那邊空桌閑談幾句即可。」

「好,徐少請。」

兩人踱到了不遠處,站定說著什麼。

卡座中陳寧稍稍定了定神,將險些破瓶而出的小心臟按住,睜眼瞄了一下遠處二人的背影。

然後在座的一眾律師便驚訝的發現,那適才「酣睡正香」的花瓶慢慢挪動着瓶身,跑了……

「弟妹?」

嘈雜的酒吧一聲呼喚幽幽傳來,陳寧驚疑的轉頭看了看,發現那二人並未被驚動。弟你妹呀!喊什麼喊!老娘不是你弟妹!

天吶!這叫什麼事情......

花瓶兒慌不擇路的在酒吧中繞着圈,出口被那二人擋住了,她也不敢過去,這跑的着實有些貿然,興許繼續裝睡就沒事兒了呢!

此刻她已經有些後悔了。

哎,他剛才說一會兒有事要出去?

那跑對了!

去衛生間!陳寧打定了主意,辨了一下方向,朝衛生間摸了過去。

來到衛生間的隔間中,翻開手機快速敲了條消息發了出去:【徐頌辰!】

楊雪婷秒回:【我靠!那麼大的金河大廈也能被你撞到他??你這是什麼特別的猿糞?!/恐懼。】

陳寧:【撞你妹!/打臉。我趁他們不注意溜掉了!/打臉×3。你給我解釋一下!溫星寒是怎麼認識徐頌辰的??】

楊雪婷:【/狗頭×3。咳!可能也是猿糞?】

陳寧:【......孽畜!你等死吧!/菜刀×n。】

楊雪婷:【/狗頭。集美別方!穩住皇冠你就是女王!一個小小的徐頌辰而已,你在慌神馬?!/機智×3。】

一個小小的徐頌辰?還而已??我特么!嗯……是奧!一個小小的徐頌辰,區區鼠輩爾!況且,他肯定沒認出我!

【那你也吃飽喝足等着謝世吧!/打臉+菜刀×n。】

楊雪婷:【/苦澀。......】

呼!不方!走位走位~

溫星寒:【你跑哪去了?】

陳寧:【衛生間。你在哪呢?談完事了嗎?】

溫星寒:【嗯,談完了。】

呼!阿寧好走位!

花某人拍了拍胸脯,捏着小拳頭給自己打了打氣,鬼鬼祟祟的踏出了隔間,去到洗手池涮了一把,邊吹着風筒邊詛咒着楊雪婷。

「溫夫人?」

嘶!!!靠!

徐頌辰剛剛從男衛出來,一眼便看到了洗手台旁穿着打扮疑似「溫夫人」的女人,上前招呼時卻被她猛的回身嚇了一跳!

當下急忙收拾心緒微一躬身:「抱歉抱歉,請恕……」

驀地,他的瞳孔縮了一瞬!那後半截話也被生生噎住。

在二人對視的一瞬間,陳寧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如果她有心臟病,估計此刻已經掛掉了!

眼下境況再不容她多想,急忙低下頭扔了一句:「你認錯了!」

便逃也似的跑開了。

徐頌辰猶自怔愣在原地,半晌他才回過神向著那身影消失的方向望去......

老天爺!今天是什麼日子......該死的溫星寒,天殺的楊雪婷!

奔逃中,陳寧不停地在心中咒罵,這下是真撞上了!他認不出吧??這麼多年了他一定認不出!

「阿寧!」溫星寒迎上兩步,擔憂的看向那汪慌亂的俏目,「你沒事兒吧?」

「我沒事兒,」陳寧扯了抹笑意:「星寒,我有些不舒服,咱們能走了嗎?」

溫星寒抓起她的手攥在掌心,入手是溫涼的舒適感。「能。」

他轉回身對着一眾面帶疑惑的師兄,歉意道:「見諒了諸位,阿寧有些不舒服,我先送她回家。」

「沒事兒沒事兒,你快帶着弟妹回家吧!到了家好好照顧弟妹,記得報個平安哈!」

溫星寒點頭應下,再度歉身一躬後扯着陳寧朝出口走了過去。

「嘁~不能喝還逞強!真是……」一聲譏諷遠遠的傳出一半被打斷了。

小丫頭片子,等有機會姐姐喝死你!

「嘁~不能喝還逞強!真是有夠綠茶的!她就是故意喝多想把星寒哥騙回去吧?」

???

陳寧翻着白眼颳了一眼身旁陰陽怪氣的男人,「臭弟弟!姐姐那點矜持扔了也就扔了,怎麼你這高冷也能說不要便不要嗎?」

「姐姐說笑了,人家哪敢在姐姐面前假清高啊,萬一被你男朋友知道了,你男朋友不打我才怪呢!哇姐姐你男朋友好凶哦~」

這男人才是綠茶吧??

陳寧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溫律莫不是忘了,出這個門之前,我的角色可還是溫夫人咧!所以請您就地自裁以謝天下吧!」

「嗤~」溫星寒收掉了夾子音,「那咱們還是快點出這個門吧!」

電梯中遊人上上下下,可謂是將動停技術磨練的爐火純青,六層樓幾乎每一層都要耗一會兒。

不過這也不奇怪,金河大廈是安水流域最高端的綜合型大廈,它地處風景怡人的金河灣,是安陽的地標建築之一,也是本地豪紳,徐家的產業。

那徐頌辰正是徐家的二公子,雖然不是什麼區區鼠輩,但陳寧確實沒理由怕他。她想避開的是另一個人,一個與徐頌辰極其要好的男人。

今日莫名其妙的被帶到了金河大廈,又好巧不巧的撞上了姓徐的......

電梯在陳寧的惴惴不安中下行到負二層,踏出艙門的一瞬間便聽到一聲熟悉的呼喚,適才還在六樓的徐頌辰此刻竟然已經瞬移到了停車場!

她猶如見鬼一般驚疑的拾目望去,緊接着一顆慌亂的心瞬間沉了下去,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繁花似錦覓安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