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反派大佬們總愛找虐
反派大佬們總愛找虐 連載中

反派大佬們總愛找虐

來源:google 作者:白日鹹魚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日鹹魚夢 虞仁

作為一名寫無腦小說而爆紅的「三無」鹹魚作家虞仁,因經常小說挖坑不填導致數據崩壞而被迫與系統綁定——「蝦?要我解救反派,還全都是我曾經寫的小說里的反派?!」「等等,反派們也有任務?!還和我有關係?!」行吧行吧,既然不想好好安分守己生活……「逆子們,通通出來找虐吧!」「現在是獵殺時刻!」反派一號,無情冷酷的王牌殺手反派二號,國粹輸出暴力老大哥反派三號,野心偏執狂瘋批總裁反派四號,人格分裂精神病患者反派五號,偽善黑化病嬌姐姐控又名《反派大佬們總想殺我》《我靠復活甲攻略反派》排雷:反派是真·全員惡人女主是成長型人物,不喜勿噴劇情可能三觀不正,不喜勿噴展開

《反派大佬們總愛找虐》章節試讀:

「虞兒說的對!」

隨着主宅大門被人推開,虞爺爺踩着風走了進來。

在他的身後還跟着其他保鏢以及另外兩人。

其中身材發福的油麵男人正是虞仁的叔叔,吳敏華的丈夫——虞仲景。

「爺爺?你回來了?你不是說公司還有事要忙嗎?」虞仁走上前迎接虞爺爺。

這可真是太巧了——虞爺爺的出現就像是早已經在門外等待時機進來一樣。

虞仁並不記得自己有聯繫虞爺爺,而劉管家也還在試圖安撫吳夫人。

虞仁瞪了一眼沈鶴,對方卻沒有一點反應,面無表情……

一見是虞穆風來了,吳敏華更是慌了神,本就已經被沈鶴嚇破了膽,現在說話都不利索——

「爸,爸爸……」

虞穆風厲聲呵斥:「爸爸?我沒聽錯吧?你竟然還好意思這麼喊我?!我兒怎麼會把你這種妒忌心如此之強的女人娶進門?」

「不,董事長,您,您聽我解釋啊!」吳敏華企圖抱腿求饒,卻被無情甩開。

「夠了,我全都聽見了!你還想狡辯什麼?」虞穆風看都不願多看一眼跪坐在地上的女人,冷冽的聲音沒有憤怒,卻滿是無奈。

「我給過你很多次機會,是你自己不珍惜……過了今天,我就會把仲景調到國外,你跟着一起去,省的一天到晚就知道找虞兒麻煩!」

調去國外?

說的好聽,只是換了個地區任職,但實際上對同樣擁有公司繼承人身份的虞仲景來說,這無異於「流放」!

吳敏華一聽,頓時泄了氣,可她還是不放棄掙扎道:「董事長當真如此絕情嗎?您若是要罰,就罰我好了,何必為難仲景?」

吳敏華面向虞仁跪在地上,就差磕頭謝罪,

「虞仁,虞大小姐,我求求你……仲景,你叔叔為了天虞付出了很多,都是我嘴欠,是我對不起你,對不起大哥在天之靈……」

虞仁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雖說吳敏華確實是欠,但實在是罪不至此,她只是想要吳敏華為她所說的話道歉。

可現在事情的發展完全讓人一頭霧水……難道因為是財閥,所以行事

「你,你先起來吧……」

虞仁想先將吳敏華扶起來,場上還有其他人在,說到底這還是虞家的家事,家醜不外揚……

可虞仁剛邁出腿,身體就無法動彈。

「沈鶴?」虞仁回頭看去,沈鶴正死死拉住她的手腕。

「放開我!」

面對虞仁的命令,沈鶴的手只是不斷握緊,直到虞仁喊疼時才停下——

「別摻合,和你無關。」沈鶴說道。

虞仁不解,什麼叫和她無關?這事難道不是因她而起的嗎?

本想問清楚,可與沈鶴對視時,聲音被堵在喉嚨處發不出來——

虞仁怕了……

那張臉還是面無表情,可眼神卻是在看一個死人一樣。

不知道為什麼,虞仁的直覺告訴她,沈鶴眼中的那個死人,就是她自己。

「仲景,這罰你認嗎?」最終還是虞爺爺開口。

「是的父親,我會自請調離。」與外表不符的溫潤聲音回應。

虞仲景扶起地上的女人向大門移動,臨別之際又道——

「父親,身體保重。」

大門關上,鬧劇也總算得以落幕。

虞爺爺恢復了正常的表情,再次看向虞仁時,眼睛裏還是熟悉的疼愛慈祥。

「虞兒,已經沒事了。」

「是的,爺爺。」虞仁點頭道,可臉上的表情還是很難看。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看着虞爺爺對自己滿眼滿心的關切,虞仁有很多不解,有很多想問的問題……可是這一時半會又該從何問起呢?

「我,沒事的。」虞仁搖頭道。

而就是這句話,未來的虞仁回憶時常常在想,如果自己換一個回答,是不是所有的發展就都不一樣了……

虞爺爺摸了摸虞仁的額頭,並無異樣,這才鬆了口氣:「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對了虞兒,既然都已經見面了,爺爺就給你介紹一下吧……」

「這位是顧明軒,是前不久成功躋身三大企業的,有着『怪物新人』之稱的顧氏集團的總裁。」

男人向虞仁走近,精緻的五官讓人如沐春風,細長的瑞鳳眼波光靈動,嘴角下方標誌性的痣以及一身名牌……

即使是不聽名字虞仁也能猜到,這個男人便是她筆下的第三個反派——

有着「囚/禁/play偏執狂」之稱的野心家,顧明軒。

「我滴乖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系統,替我感謝你全家……」

虞仁傻眼了,又看了看身後的沈鶴,心裏直呼,「誅邪退散!退,退,退!」

顧明軒向虞仁微微頷首,簡單的問候後再無任何動作,反倒是和虞爺爺聊了起來:

「虞總過獎了,怪物新人什麼的實在是說不上。」

「年輕人就是謙虛啊,你上任後不僅把瀕臨破產的顧氏在短短三個月里逆轉乾坤,還讓顧氏的股價翻了三倍不止,說你是怪物不過分吧?」

「可這也多虧有虞董事長的幫助,若非虞總慷慨解囊相助,顧氏也不會迎來轉機。」

「還喊我董事長呢?都說了私底下叫我老師就行!」

兩人寒暄了好一會兒,總算是談到了正題——

「小顧啊……還記得你答應我的事情不?」虞爺爺嘆聲道。

顧明軒點了點頭:「老師的話,我自然是記得的。」

虞爺爺拉着顧明軒的手,轉頭又牽起虞仁的手,面上的笑容滿是慈愛:

「好!那我們家虞兒就拜託你了!」

這句宛若閨女要嫁人時的老父親發言可把虞仁嚇得不輕。

「WTF!」

看着低頭交談的虞爺爺和「三兒子」,虞仁總感覺他們在密謀着什麼……

「爺爺……」虞仁企圖打斷兩人的對話,可剛一開口,就再次被虞爺爺的話震驚到——

「虞兒,從今天開始,明軒就是你的老師了,過幾天他會安排你進顧氏實習,你跟着他多學學,多看看,也好回來繼承家業。明白了嗎?」

一道晴天霹靂從天而降。

虞仁內心表示:聽我說,謝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