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反派惡少:我真不是敗家子
反派惡少:我真不是敗家子 連載中

反派惡少:我真不是敗家子

來源:google 作者:狼女小姐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伯爵府嫡子 南宮宸 奇幻玄幻

千年殺,爆!殘暴狼牙箭,自動追蹤目標,如花朵般綻開,爆!掛逼南宮宸5級煉體期對戰玄者36級幻影(瞬移),戰鬥提前預判5秒,高電壓防狼手套,直接秒了老子等級不如你,打不蠃你,還陰不贏你么千年殺,給我爆爆爆!全場震驚南宮宸,伯爵府嫡子,被人敲了悶棍,從九龍寒冰棺里聚魂而歸,開局開啟大敗家系統只要敗家,就能獲得各種爽炸天外掛敗家系統不提供敗家金,南宮宸走上種田賺錢之路開創啃得雞,九龍寒冰雞,加入萬能解毒丹,殺細菌,滅病毒,解一切之毒賣超級洗髓丹,幫普通人洗髓踏入修者之路種馬鈴薯,玉米,紅蕃,抗譏荒……簡介短小,請看正文【反派+種田+爽文+玄幻+系統+宮斗宅斗+腦洞】展開

《反派惡少:我真不是敗家子》章節試讀:

玄靈大陸,伯爵府,聽風閣二樓。

一副巨大的棺材赫然擺在了屋子中間。

這棺材,異常奇特,它通體晶瑩剔透,不斷的散發出一股股寒氣,彷彿仙界的仙氣,環繞着這個棺材。

它通體刻着九條龍,每一條龍栩栩如生,相互纏繞,彷彿刻着一個陣法,讓這個棺材,一直保持着零下的狀態,哪怕在烈火中也不會有絲毫的改變。

棺材裏,躺着一個人,是伯爵府的嫡子,南宮宸,他已經斷絕了呼吸。

「夫人,真的可以聚靈嗎?」丫鬟竹青一邊跟着伯爵夫人將各種天材地寶放進棺材裏,一邊很擔心的問着夫人,畢竟,少爺已經沒有了心跳和呼吸。

「可以的。」伯爵夫人雙目通紅,眼淚又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小時候給他算了一卦,說他16歲的時候,氣數已盡。如果能撐過這個大災,大富大貴,平步青雲,前途不可估量。」

「如果撐不過去,一抹黃土,白髮人送黑髮人。」

「多年來,我一直找尋破解之法,幸得孩子他舅,尋得九龍寒冰棺,給我送了過來。」

「這九龍寒冰棺,不僅防腐,還有聚魂的效果,據說就算是人死了,也能把魂魄給聚出來,恢復生氣,死而復生。」

「我這幾年,也收藏了不少天材地寶,就是為了有朝一日,幫孩子,渡過這一劫。」

所以,就把我給聚了出來。棺材裏的宸宸,嘆了口氣。

你說這人倒霉起來喝涼水都要塞牙,不就看個片嘛!

島國愛情動作片,跟老師們學習最純真最美好的男女交流方式,增長見識。

就這,被老爸揍得失去知覺!

至於嗎?特么的至於嗎!

你能收藏蒼老師的碟片,我為什麼就不能夠看一看別的老師的優秀作品?

再說,我已成年,難道就不應該了解一下男女相處之道嗎?

結果,完犢子,芭比Q了,靈魂穿到了這裡。

穿就穿唄,還和身後的臭小子不融合。

他死翹翹的躺在那裡,而老子,則飄蕩在這棺材四周。

他瞄的這是在玩我呢!

別人穿越,不應該來個系統,拳打南山敬老院,腳踢北海幼兒園,牛叉到了極點。

而老子,還是阿飄一枚,系統呢?

【叮!發現宿主,系統綁定中,正在下載,1%……】

呵,系統,終於來了,老子可等你很久了。

嗖……嗖……

兩道黑影掠過,從樓下飛奔而來,然後單膝跪在伯爵夫人面前:「啟稟夫人,那個同少爺鬥毆的臭小子,已經溜走了,不知去向。」

「屬下該死,慢了一步,但他們家,屬下已經派人,團團圍住,一隻蒼蠅也飛不進去,一隻蟑螂也逃不出來。」

伯爵夫人厲聲道:「廢物,怎麼能讓他逃了呢!殺了我兒,就想這麼一了百了嗎?」

「去,多派一些人,無論如何也要抓住這個兇手,將他碎屍萬段!」

另一個黑影則稟報道:「夫人,不好了,梅姨娘請了靈山寺的靈緣天師,說是來捉妖。」

「我看少爺這裡的靈氣這麼濃郁,離蘇醒並不久遠,要是被靈緣天師打散了魂魄,少爺那可是真死了啊!」

「夫人,您快想想辦法,這梅姨娘狼子野心,路人皆知。」

「這,恐怕是想弄死少爺,乘機奪權,好讓她的兒子繼承家業,順便世襲爵位。」

「一個庶子也敢來搶嫡子的爵位,其心可誅啊。」

伯爵夫人抹了抹眼淚:「老爺,有消息了嗎?」

黑衣人回答:「沒有。」

「卑職已經派人沿着烏河四處找尋,依舊沒有找到老爺。」

「這都掉入烏河這麼長時間了,恐怕……凶多吉少啊。」

「梅姨娘又是老夫人的親侄女,老夫人是向著她的。」

「加上這次,是少爺帶着老爺去的宜春樓,因花魁之爭和別人起了衝突,混亂中不知是誰,把老爺推下了河,現在生死未卜。」

「此事是因少爺而起,恐怕梅姨娘奪權之後,夫人不會有好日子過。」

「下去吧。」伯爵夫人揮了揮手,走到了窗前。

「竹青,去把我的衣服拿來。」伯爵夫人看着窗外。

遠處,一堆黑影,向這邊走來。

沒有月亮的漆黑夜晚,緊靠屋檐下那散發著微弱光芒的白色燈籠,只能依稀的看到一堆人影。

咔嚓,一聲驚雷響過,照亮了外面漆黑的庭院。

這隊人,為首的,是史春梅。

史春梅,二姨娘,老夫人的親侄女,伯爵大人的表妹。

有這兩尊大佛替她撐腰,一直恃寵而驕,不把伯爵夫人放在眼裡,總覺得只有她有資格,做正統伯爵夫人。

除了史春梅,以及府中的下人之外,還有街上赫赫有名的八婆,那種你只要告訴她一件事,就等同於全條街都知道這件事的八婆。

看來,這女人是鐵了心的,要置我大房於死地。

不過,那又如何,有我歐陽蓮花在這兒一天,都不會讓這賤人,爬在我腦袋上拉屎。

伯爵夫人脫掉了外衣,將竹青拿的衣服穿在了裏面,那是,一件黃馬褂。

樓下,史春梅,帶着丫鬟家丁,街上有名的八婆,以及道法高深的大天師,浩浩蕩蕩的向這邊走來,他們目露凶光,面帶不善。

「哎喲!」收了錢的八婆A,瞬間表演起來。

畢竟有些話由外人來說,比較方便,而由伯爵府的人自己來說,實在不妥。

八婆A咳嗽了一聲:「怎麼走到這裡,突然間感覺到陰森森的,好大一股寒意,不會是有什麼不幹凈的東西吧!」

另一個八婆B接着道:「是那活閻王回家了嗎?」

「聽說他死的老慘了,腦袋瓜子直接敲了悶棍,死得透透的,抬回家的時候,血從宜春樓一直流到了伯爵府,老慘了。這不會是活閻王回家了吧!」

八婆A嗤了下鼻子:「王大嬸,你瞎說什麼呀?人死不能復生,死了就是死了,怎麼可能再回來。」

八婆B一臉不屑:「這你就孤陋寡聞了吧,伯爵夫人權勢滔天,早幾年的時候,就從外面弄來了一個九龍寒冰棺。」

「這是妖術,能聚集妖物,特別是冥界的那些妖魔鬼怪,天師啊,您一定要將那妖孽的魂魄打散,為民除害。」

天師看向二樓:「老道看這伯爵府,的確妖氣衝天,今日,老道就要,替天行道,斬妖除魔。」

史春梅的唇微微揚起,她等這一天等的實在太久了。

今天,她就要除了這個禍害,讓歐陽蓮花無依無靠,並且將她從伯爵夫人的位置上拉下來。

「走,抓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