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反派:開局召喚童年陰影江玉燕
反派:開局召喚童年陰影江玉燕 連載中

反派:開局召喚童年陰影江玉燕

來源:google 作者:散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姬無殤 武清瞾

姬無殤穿越綁定了諸天萬界反派召喚系統系統給的太多了,他禁不住誘惑,走上了反派的不歸路自此,手下反派魔頭成群魂天帝,異魔皇,雷罰天尊,安瀾等一眾牛逼哄哄的人物都要俯首聽命什麼?天命之女是至尊十地女帝重生?拿下,拿下!什麼?天命之子要干我?安瀾,給我用原始帝城砸死他!異魔皇,給我盤他!雷罰天尊,給我電他!哦,還有魂天帝,別看戲,用異火燒他!......什麼天命之子,氣運之子,敢與我為敵者,都得死!我叫姬無殤,是反派頭子,帶着一群反派手下橫行無敵......展開

《反派:開局召喚童年陰影江玉燕》章節試讀:

「系統,這是怎麼回事?」

姬無殤問道。

【叮,宿主不必擔心,召喚而來的反派人物,完全受諸天反派生死譜控制,他們的生死命運,皆在宿主一念之間,故而,已自動認宿主為主,且永遠不會背叛!】

「乖乖……生死在我一念之間!」

「那豈不是我想對她幹什麼就能幹什麼?」

姬無殤眼神火熱,肆無忌憚打量起高挑貴氣的江玉燕。

這麼大個美人,是個男人都會有拔劍的想法吧?

【叮,提醒宿主,召喚而來的反派人物完全保有獨立的人格和思想,他們不會違逆背叛宿主,但會心存芥蒂,所以宿主,你懂的!】

「呃呃……」

姬無殤錯愕。

他還以為能為所欲為呢!

不過這樣也好。

若是這些召喚而來的人沒有思想,豈不跟行屍走肉一樣?

那多無趣!

「主人可有事吩咐玉燕?」

江玉燕問道。

「暫時無事,玉燕你先藏於暗處,我要閉關一段時間,你替我護法。」

姬無殤沉吟片刻道。

他要去消化一下新手大禮包里的東西。

「是,主上。」

江玉燕領命,身影一閃消失在原地。

姬無殤四處尋覓,也沒發現對方藏身何處。

嘖嘖,厲害啊!

姬無殤讚歎一聲,徑直去往閉關密室。

「系統,把新手大禮包里所有的東西都給我用上。」

姬無殤盤坐在密室中,凝神靜氣,將狀態調整到最佳。

【叮,混源無敵神魔體融合中!】

剎那間,密室里升騰起一股可怕的氣息,無盡紫黑霧氣自姬無殤體內洶湧澎湃而出,直衝九霄雲外。

一時三刻,紫黑遮天,不見曦月,整個大陸徹底陷入昏暗之中。

無數生靈駭然抬頭仰望。

只見虛空中可怕的異象在急速孕生。

轟隆…呼呼…

有驚雷起,疾風哮,威震八方!

吼…啾…

有黑龍吟,暗鳳鳴,席捲天地!

殺…殺…

有魔影現,邪兵出,氣沖斗牛!

……

天生異象,非同尋常,驚動無數老怪。

「速查,到底發生了何事?」

神土,皇主雄立寶座,皇威浩蕩。

「阿彌陀佛,傳法旨,令天下苦行,探!」

佛山,佛祖雙手合一,身高十丈。

「道可道,非常道。」

「吾道中人,當降妖除魔。」

道宗,道尊拂塵輕揮,律令敕言。

「一口浩然氣,滌盪四方邪!」

儒門,儒聖一身正氣。

……

這一日,無數勢力震動,整個大陸風起雲湧。

而造成這一切的姬無殤毫無所覺。

【叮,混源無敵神魔體融合完成!】

某刻,姬無殤豁然睜開雙眸,瞳孔紫黑一片。

呼呼呼…...

不等姬無殤回神,密室中突然風暴驟起,天地靈氣瘋狂匯聚,湧進他體內。

瞬間,姬無殤的修為開始如火箭般躥升。

開脈三重。

開脈四重。

……

開脈九重。

眨眼功夫,姬無夜一身修為便衝破了開脈九重境,並且毫無阻礙的踏入了搬血境。

搬血一重。

搬血二重。

……

搬血九重。

依舊沒有停下的趨勢,破洞玄!

洞玄一重。

洞玄二重。

……

洞玄九重。

直到洞玄九重巔峰,才堪堪停止。

「好強!」

姬無殤眼中紫黑之氣褪去。

握拳之下,頓覺渾身每一個細胞都充滿了力量。

【叮,諸天反派生死譜已認主!】

【叮,混源無極吞天訣已修習!】

【叮,混源天武真經已修習!】

【叮,滅世斬天刀已煉化認主!】

【叮,無上反派頭子氣質與顏值已加持!】

又是五聲『叮』響。

姬無殤腦海里多出了一些玄奧無比的東西。

諸天萬界反派召喚系統

宿主:姬無殤

境界:洞玄九重(凡九境:淬體、開脈、搬血、洞玄、化靈、法相、歸一、尊者、天人)

體質:混源無敵神魔體(兩大無敵體質之一,修鍊無瓶頸,體魄無雙!)

功法:混源無極吞天訣(混源級無上修鍊法訣)

秘技:混源天武真經(混源級秘技,包含混源天魔拳,混源誅神刀,混源無窮身三大無上絕學)

武器:滅世斬天刀(混源器,封禁中,當前級別為極品靈器)

物品:諸天反派生死譜(生死緣滅,一念之間)

召喚點:0

打開信息面板,姬無殤當場雅蠛呆住了。

無敵體質,修鍊無瓶頸!

光這一點,就特么離了個大譜!

強,強的不合理,強的沒邊!

「呼呼呼……」

好半晌,姬無殤才漸漸平復下來。

「天才,天命,正道。」

「我來了,你們,準備好了嗎?」

姬無殤目光灼灼,緩緩起身,嘴角勾出一抹詭異的弧度。

系統既然讓他當反派,那就做個徹底的反派吧!

「報,少宗主,大事不好。」

就在這時,密室外突然傳來一道驚慌失措的聲音。

「何事?」

姬無殤淡然詢問。

「少,少宗主,探子回報,流雲宗宗主吳鼎率領門眾高手,浩浩蕩蕩朝玄天魔宗而來。」

「九長老和各位大人已經在大殿等候!」

來人不安稟報。

「知道了!」

姬無殤沒有太大反應。

流雲宗,距離玄天魔宗最近的正道宗門。

與玄天魔宗一樣,同屬三流勢力。

兩者乃幾十年的生死仇敵,彼此間時常殺戮征伐。

但實力相近,誰也奈何不了誰。

剛剛結束的正魔兩道葬神淵大戰,玄天魔宗高手精銳近乎死絕。

姬無殤早就預料到流雲宗不會放過千載難逢的機會。

只是沒想到流雲宗會來的這麼迫不及待!

「玉燕。」

姬無殤走出修鍊密室,朝左側某處看了看。

諸天反派生死譜認主後,他能清晰感知到江玉燕隱匿的地方。

「主上。」

江玉燕曼妙的身影顯現。

然而,當他看到姬無殤的面容時,不禁愣住了神。

帥,太帥了!

無法用言語來描述!

她深愛的那個男人已經夠帥了。

但主上,比那個男人還要帥無數倍!

而且。

主上身上的氣質簡直讓人上癮。

明明如謫仙般飄逸,卻又蘊含著絲絲邪魅。

兩種完全矛盾的氣質,竟不可思議的完美交融在了一起。

看一眼,便覺得韻味無窮!

這足以讓任何人沉淪的顏值,宛如石子入靜湖,將她塵封已久的心激起陣陣漣漪。

這這這……有點犯罪的想法!

江玉燕難以自拔地胡思亂想着。

「玉燕?」

姬無殤蹙眉。

這女人怎麼回事?

盯得他有些發毛!

姬無殤此刻完全沒有意識到,無上反派頭子氣質和容顏加持下的自己有多麼誘人!

「啊……」

「主上,對不起,我有點走神了。」

「您有何吩咐?」

江玉燕驚醒,心虛的連忙收回目光。

只是眼角的餘光,仍舊忍不住偷瞄。

「暗中跟我去議事大殿,不要讓人發現。」

姬無殤沒有多想,吩咐一聲,朝着大殿走去。

「我這是……」

江玉燕望着姬無殤的背影,臉頰浮現淡淡的紅暈。

她隱晦地扭了扭雙腿,身影一閃,暗中跟了上去。

……

「少宗主。」

大殿里,眾人見到姬無殤到來,紛紛起身行禮。

不過,大多數人都有些心不在焉。

流雲宗即將來襲。

憑藉玄天魔宗如今的實力,完全無法抵擋,滅亡幾乎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

這種情況下,眾人的心思可想而知。

「流雲宗來襲,諸位有什麼想說的?」

姬無殤踏上高位,洒然而坐。

「這……」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發一言。

大殿陷入沉默。

姬無殤也不催促,悠閑端起手邊的茶杯抿一口清茶。

氣氛僵持在尷尬中。

「哼!」

「少宗主,玄天魔宗的情況,大家心知肚明。」

「你也別怪老夫心狠直言,儘快分了財物解散宗門,各自逃命吧!」

眼見這般情況,左側首位的九長老趙酆冷哼起身,言語間已然毫無遮掩跑路之心。

「對對對,九長老說的對。」

「我贊同,玄天魔宗已無生路可言,不能讓大家送死。」

「沒錯,不管少宗主如何決定,我都會帶着十八個小妾離開。」

……

有了趙酆帶頭,眾人再無顧忌,紛紛開口。

姬無殤緩緩放下茶杯,森寒的目光掃過下方,依舊沒有說話。

「九長老,你們怎可如此?」

「別忘了,當年你的命可是老宗主救下的!」

「如今宗門危機,你卻不思回報,反而帶頭叛逃,日後你有何顏面去見九泉之下的老宗主?」

右側首位,玄天魔宗大執事周穹轟然起身,憤怒斥問。

「呵呵。」

「救命之恩?」

「本長老為玄天魔宗兢兢業業效力幾十年,足以還此因果!」

「周穹,你想死,沒人攔着你。」

趙酆陰森一笑,不屑看着周穹。

「你……」

周穹渾身顫抖,說不出話來。

「少宗主,不要耽誤老夫時間,交出宗門寶庫鑰匙,老夫取了屬於自己的那份財物就離開,不會為難你。」

趙酆不再理會周穹,目光看向姬無殤,身上散發出一股無形威壓。

這般行徑舉動,已然是**裸的威脅!

「還有何人要分財物離開,一併站出來,免得麻煩。」

姬無殤不為所動。

趙酆化靈六重天的修為,放在之前,還真是不可敵。

但今時非同往日。

姬無殤洞玄九重的修為,強橫無雙的體質,加之絕世的法訣秘技,越數級戰,輕而易舉。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現在有多強。

趙酆這點修為,全然不被他放在眼裡。

更何況,暗中還有法相境的江玉燕在。

他想弄死趙酆,就跟弄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不過,他倒要看看,這些人中到底還有多少反骨仔。

「我,我要離開。」

「還有我。」

「我也要走。」

……

姬無殤這麼一說,大殿里的眾人急不可耐表明立場。

唯剩周穹和另一個名為方晟的執事沒有動。

「好,很好!」

「膽敢叛宗,死不足惜!」

姬無殤無喜無悲,緩緩站起身,聲音平靜而深邃。

這莫名其妙的話,讓得大殿陷入了短暫的寂靜。

「呵,死不足惜?」

「少宗主,你怕不是嚇傻了,開始說胡話了吧?」

趙酆戲謔一笑。

整個玄天魔宗,除了老宗主姬霸和其餘幾位長老外,就屬他修為最高。

如今他們都死了,他可是毫無爭議的第一人。

試問誰能擋他?

誰又能殺他?

「哈哈哈,就是就是,九長老說的對。」

「少宗主,別墨跡了,趕緊把寶庫鑰匙交給九長老。」

「對對對,不要耽誤時間。」

……

眾人聽聞趙酆之言,紛紛回神,再無半點顧忌。

「玉燕,叛宗者,殺!」

姬無殤最後掃了一眼跳噠的眾人,悠悠轉過身去。

他負手立在高位上,背影絕世。

「是,主上!」

清脆悅耳的聲音陡然響起,卻似驚雷炸裂。

江玉燕的身形如同鬼魅般出現在大殿**。

「什麼人?」

趙酆突見此景,悚然大驚,渾身汗毛炸立。

他死死盯着江玉燕,渾身靈元鼓動,戒備萬分。

大殿里怎麼還有其他人存在?

關鍵是他竟然沒有半點察覺。

這,這怎麼可能?

其餘眾人的反應也好不到哪去,一個個心驚膽戰,面色煞白,如同見了鬼一般。

「背叛主上者,罪無可恕,死有餘辜!」

江玉燕那給無數人留下童年陰影的凶唳眼神再現,聲音凌厲可怕。

話音未落,一雙玉手猛然伸出,駭人的威勢迸發,瞬間籠罩大殿。

一股無形的力量彌散,直接將十數人壓在原地,動彈不得。

「怎麼回事?」

「我的靈源!」

「不……啊!」

……

下一刻,這十數人驚恐的發現,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的離地而起,飄向空中。

更可怕的是,他們體內的靈元居然在飛速流逝,幾乎眨眼之間就沒了大半!

嫁衣神功,至高層次,移花接木!

沒錯,赫然是江玉燕專吸人靈元,壯大己身的移花接木!

不消片刻,十數人渾身靈元盡數被吸干。

江玉燕氣勢如虹,雙掌一握。

十數人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炸成了團團血霧。

場面端是恐怖至極!

「怎麼可能?」

突如其來的修羅場景,嚇得趙酆神色慘白。

這個來歷不明的女人,揮手之間,滅殺十數洞玄修士,手段之殘忍,令人不寒而慄。

她到底是誰?

怎會強大如斯?

「死!」

江玉燕卡姿蘭大眼睛一橫,一掌抓向趙酆。

「逃!」

趙酆瞳孔驟縮,一身化靈六重天的修為爆發到極致,往大殿之外竄去。

這個女人太強大了,根本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逃,必須逃,逃才有一線生機!

可惜,面對法相境的江玉燕,趙酆卻是連逃跑都做不到。

那抓來的手掌上,帶有一股無法抵抗的吸力,瞬間將他扯得浮在了空中,難以掙脫。

並且,吸扯之力在瘋狂汲取他體內的靈元力量。

「不……」

「少宗主,我知錯了!」

「饒命,饒命!」

感受着體內飛速流逝的靈元,趙酆驚恐大喊。

「背叛者,不可饒恕!」

姬無殤緩緩轉過身,看着越來越虛弱的趙酆面無表情。

「啊……」

趙酆痛苦慘叫,眨眼之間,全身靈力盡失。

「摧心掌!」

江玉燕隔空一掌靈元之力轟在趙酆的胸口上。

砰……

隱有炸裂之聲響起,趙酆雙眼陡然大睜,瞬間氣息斷絕,撲通墜地,已然死的不能再死了!

「主上,叛賊均已伏誅。」

江玉燕收手而立,狠戾毒辣之氣消失,微微一笑,再現貴氣無雙。

「辛苦玉燕,去吧。」

姬無殤暗自咂舌。

不愧是有名的蛇蠍美人。

殺人談笑中,眼睛都不帶眨的!

「是,主上。」

江玉燕施禮,身影一閃消失在原地,彷彿從未出現過。

大殿里寂靜下來。

本來十數人的熱鬧場面,此刻只剩下一具屍體,團團血霧。

還有兩個瑟瑟發抖的人。

「周穹,方晟。」

姬無殤重新坐下出聲喊道。

這兩人,面對玄天魔宗覆滅危局,依舊不離不棄,難能可貴。

可以培養一番,跑跑腿。

「呃呃……」

「屬,屬,屬下在!」

周穹方晟二人雙腿發軟,嘴唇直打哆嗦。

剛才發生的事情,簡直如噩夢一般。

一個化靈,十幾個洞玄,就這麼慘死在了他們面前。

想想都頭皮發麻!

「今後,你二人便是玄天魔宗事務長老,掌管一切閑雜事務。」

「現在,去處理外面的事。」

「膽敢叛宗逃離者,殺無赦!」

姬無殤聲如寒霜,冰冷入骨。

「屬下遵命。」

周穹,方晟駭然跪地。

他們兩人,皆盡洞玄八重天修為。

但處在姬無殤的氣勢之下,卻有種面對惶惶天威的窒息感覺。

「有本尊在,玄天魔宗不會亡!」

「好好跟着本尊,本尊將帶領你們領略想像不到的風光。」

「待誅滅來犯之敵,再論功行賞,去吧。」

姬無殤霸氣側漏。

御下之道,恩威並重,為上上之策。

「遵命。」

周穹方晟二人起身,恭敬退去。

臨走前,很有眼力見的帶走了趙酆的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