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反派:浪跡武俠,開局搶親邀月
反派:浪跡武俠,開局搶親邀月 連載中

反派:浪跡武俠,開局搶親邀月

來源:google 作者:風中大筆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蘇浪 風中大筆

蘇浪穿越自己寫的自嗨文中,意外覺醒了神級大反派系統可以獲得前世所熟知反派人物的一切武功、神兵、寶物,甚至能體驗他們的人生尹志平:「我明明什麼也沒做,為什麼小龍女追着我砍?」蘇浪笑而不語……「別浪了!」邀月插着腰,怒道:「你再敢去桃花島、曼陀羅庄、汝陽王府、慈航靜齋……我就打斷你狗腿!」憐星弱弱道:「姐姐,明天再打!今天他是我的!」展開

《反派:浪跡武俠,開局搶親邀月》章節試讀:

「黑玉斷續膏!」

憐星喃喃自語,身體不住微微顫抖。

流雲長袖,及地長裙,也掩飾不了她左手和左腿的殘疾。

這是,扎在她內心深處的一根刺。

哪怕她在眾人面前再樂觀,可午夜夢回依舊會偷偷抹眼淚。

這些年,她曾多次出宮遍訪名醫,為的就是治療身體的缺陷。

可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以至於她這兩年都未曾踏出移花宮半步。

邀月看着憐星的模樣,心中一陣嘆息,自己又何嘗不是?

幼時玩鬧,為了爭搶一顆桃子,自己爭強好勝將憐星推下了果樹,導致她左半身落下殘疾,藥石無醫。

自己也暗自派人尋找醫治方法,直到三個月前才從江湖隱士『賽扁鵲』口中得知,可以用『黑玉斷續膏』治療憐星的殘疾。

後來,也就有了威脅龐文尋找『黑玉斷續膏』一事,卻沒想到他效率如此之高,僅兩三天就尋到了。

龐文從懷中取出一個長方檀木盒,交到了魏無牙手中,輕笑道:「金剛門已被滅,這是僅存於世的『黑玉斷續膏』,若兩位宮主想要,不妨聽聽魏老大的要求。」

邀月雙眼微微一眯,淡淡問道:「魏無牙,說出你的條件,需要什麼才肯交換膏藥?」

「哈哈哈!」

魏無牙盯着她看了幾秒,舔了舔嘴:「若兩位宮主能夠嫁給我,這自然是聘禮的一部分。」

「魏無牙!換一個條件!」

邀月氣抖冷,聲音一揚:「移花宮內天材地寶,任你挑選!或者,我可以替你出手三次。」

魏無牙來回搖晃金屬輪椅,似是勝券在握,咧開大嘴:「既然邀月大宮主如此有誠意,那我就降低下要求。」

全場靜悄悄的,連邀月姐妹倆都屏住了呼吸,只等魏無牙的條件。

卻聽他淡淡說道:「只要邀月大宮主點頭嫁給我,如何?」

「絕不可能!」邀月聲音冰寒,一口否決。

同時,她目光幽幽,似在思索着什麼。

魏無牙擺弄着手上的木盒,隨口道:「邀月大宮主不必想着對我出手,雖然我功力弱你一分,但想要毀去這檀木盒卻是易如反掌。」

「姐姐,萬不可答應他的條件!」憐星勸阻,冷靜道:「這『黑玉斷續膏』真假不明,況且我這手腳已過去這麼多年,也未必能治好!」

透過憐星雙眸,蘇浪能看到她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渴望與不舍。

心中一嘆,他默默走上前去,與邀月肩並肩。

「答應他!」

細若蚊吟的聲音傳來,邀月忽然側過頭,看向蘇浪那張俊俏的臉龐,微微翹起的嘴角,以及充滿自信的眼神。

高傲如天鵝般的神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笑意。

邀月頷首,聲音堅定:「我答應!」

「姐姐!」

「大宮主,不可啊!」

「大宮主!」

……

移花宮眾人驚愕的看着眼前一幕,以為產生了幻聽。

她們高冷如九天神女的大宮主,竟會答應嫁給這醜陋侏儒?

「好!」魏無牙大吼一聲,心中按耐不住激動喜悅神情。

十二星相也是笑聲不斷,似乎移花宮已經成了囊中之物。

唯有龐文皺了皺眉,看向了那抹高挑身影,這一切似乎進展的太過順利了…

邀月向前兩步,冷聲道:「先把『黑玉斷續膏』給我!」

「姐姐!」憐星攥緊邀月衣袖,上前阻攔:「你怎麼可以答應魏無牙?你不是喜歡蘇公…」

「咳咳!」蘇浪乾咳了兩聲,打斷了憐星的話語。

邀月語氣清冷:「拿了這膏藥,今後我便不再欠你!」

「姐姐,你從未欠過我…」

憐星低聲喃喃,忽然賭氣道:「你若嫁給魏無牙,我今日就…就嫁給蘇公子!」

聲音之小,僅有在場幾個人聽到。

人在家中坐,嬌妻天上來…蘇浪心中暗喜的同時,咳嗽的更加厲害了。

蝦仁豬心啊!

邀月驀然一滯,自身氣息也有些紊亂,她深深看了眼蘇浪,目光又冷冷瞥向憐星。

連握着『碧血照丹青』的手也不禁微微顫抖了起來。

蘇浪將頭側向一邊,默練《龜息功》,似乎在衝擊100%熟練度。

「好好好!」

魏無牙眼中精芒一閃而逝,大笑道:「雙喜臨門!我看今日就把婚事操辦了!」

見姐妹鬩牆,龐文嘴角勾起一絲笑容,安心了不少。

提了提裙擺,邀月露出曼妙曲線,聘婷走向十二星相。

瞧着絕代佳人走近,魏無牙目露痴迷神色,將木盒緩緩遞了過去。

邀月沒有伸手,反而臉上露出一抹嘲諷神情。

龐文心中暗道不妙,剛想出聲阻止:「小xin…」

而就在這時,站在移花宮門口的蘇浪一指點向前方虛空,輕喝:「一陽指!」

嗡!

勁氣激射而出,透過空氣,正中檀木盒。

魏無牙突覺不妙,想要重新握住木盒,卻為時已晚。

盒子搖晃數下,「啪」的一聲打開,卻見裏面空空如也。

魏無牙忽的驚怒交加,身上氣勢陡然變強,『幽冥鬼爪地獄十八殺』強勢拍出,目標並非邀月,而是直指木盒。

邀月豈會讓他得逞,一身『明玉功』內力宣洩而出,化拳為掌,『移花接玉』順勢拍下,檀木盒瞬間化為齏粉,落在了十二星相人群之中。

『移花接玉』如驚濤駭浪,連綿不絕,魏無牙只感覺周身空氣竟都如被抽空了一般,只得架着輪椅瘋狂後退。

卻仍舊被霸道的掌力擊中,一口血痰從他嘴中吐出。

連退了十幾米遠方才停下,暴喝一聲:「撤退!」

邀月氣定神閑,飄落在蘇浪身側,嗤笑道:「就這?」

就這…喂,問你話呢,段正淳!

蘇浪額頭滿是黑線,按照他的想法,段正淳巔峰一指至少能將木盒擊碎吧?

可特么的就將木盒晃了晃…真不是一般的弱!

「姐姐,你們這是…」憐星一驚,心中頓時有種不妙的預感。

「好一個今日嫁給蘇公子!」邀月冷哼了一聲:「待會回去再收拾你!」

憐星:「……」

而此刻的十二星相陣營,亂做了一團。

「閉息!」魏無牙連忙喊道:「撤!都撤…」

龐文也跟着暴退,待撤到安全距離方才吼道:「快走!」

其餘星相一臉懵逼,剛才還好好的聯姻,怎麼這會就要撤了?

可魏無牙的吩咐,他們不敢不聽,轉身剛想走人,卻聽見七零八落兵器掉地的聲音。

「老大,我怎麼動不了?」

「為什麼我好想哭啊!嗚嗚!」

「什麼情況,嗚…」

「好難受…這是什麼毒藥?」

十二星相東倒西歪躺在地上,僅有「鼠」和「龍」逃走了。

「兔」胡藥師怒道:「這是西夏奇毒悲酥清風!老大事先居然不跟我們通氣!」

「龐文!解藥呢?!」

「龐五哥,快把解藥給我們!」

龐文僵着一張臉,與魏無牙對視了一眼,面露無奈之色。

「沒有解藥!」

原來龐文這幾天未尋到『黑玉斷續膏』,卻意外找到了『悲酥清風』,與魏無牙一合計,才有了今日上門提親一說。

魏無牙垂涎兩位宮主是真,想用『悲酥清風』拿下移花宮也是真,卻不料被邀月識破計謀,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邀月,你若膽敢傷我兄弟,我定帶人殺上你移花宮!」

魏無牙放下狠話,只能與龐文退走。

一個邀月尚且敵不過,更何況還有憐星在一旁掠陣。

若是留下硬拼,怕是今天就是十二星相覆滅之日!

邀月看着他們離去,並未阻攔,只是吩咐弟子道:「過一炷香時間,待迷藥散去,將他們捆入地牢,嚴加看守!」

「宮主威武,千秋萬載,一統江湖!」

移花宮弟子這才明白,一切都是大宮主的計謀,兵不血刃拿下十二星相。

邀月看了眼擠入人群中的鵝黃色身影,幽幽道:「憐星,你來明月殿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