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反派女魔頭的求生欲
反派女魔頭的求生欲 連載中

反派女魔頭的求生欲

來源:google 作者:鳳靈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玉郎 江小柔

江小柔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會無緣無故被冷血殺手纏上的問題是這孩子是不是傻?有殺手會對敵國的女魔頭這麼好?問題是他和原主貌似是仇家吧,而自己只是穿到這具殼子里打醬油的呀!你們的愛恨情仇我不管,不是我,別找我宋玉郎很是興奮的看着江小柔溫柔的說:「希望你能原諒我,我的命是將軍的,不得不傷害你你還活着我很高興現在我自由了,我願意照顧你一輩子」「你能當我保鏢嗎?」「能」「能掙錢我一個人花嗎?」「能!」「你能為我找個大款嗎?」「這個不能,我要娶你!」展開

《反派女魔頭的求生欲》章節試讀:

張鐵頭帶着一個髒兮兮的丫頭出現在媳婦面前時,他媳婦滿臉疑惑的打量着髒兮兮的姑娘。

「當家的你這是幹啥啦!怎麼去打獵,還帶回個大活人呢?」一身粗布衣裙的青年女子,滿是好奇的一邊詢問,一邊細細打量着江小柔。

江小柔滿臉泥土十分狼狽,被看得異常不自在,只勉強努力擠出個笑容來。

張鐵頭一邊將打回的野豬和野兔扔在角落裡,一邊答道:「少婆婆媽媽的,這姑娘被歹人差點害死,我看見她的時候都快沒氣了,媳婦兒你去準備些熱水讓她洗洗換身乾淨衣服。」

李翠花一臉溫和的笑着說:「好嘞,當家的!我嫁你真沒嫁錯!就你這爺們的擔當,就十分讓我安心。」

江小柔心中不禁感嘆,張大哥過得真幸福。這兩口子真般配。

李翠花領着江小柔去了一間卧房裡,溫柔的說:「姑娘你別害怕,今天你就住這屋。我去燒些熱水,你待會梳洗一下。衣服就穿我的吧。你只能將就一下了。」

江小柔感激的說:「能遇到張大嫂和張大哥真是我的幸運。你們夫妻倆真是我的貴人呀!勞煩張大嫂了。」

李翠花三十上下的年紀,一雙圓圓的眼睛,面如滿月,膚色有些偏黑。整個人顯得端正祥和。雖不艷麗卻透着踏實純樸的氣質,使人很是安心。

「小妹子!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去忙了,你等一下。」李翠花將換洗衣物放下,又風風火火的忙去了。

江小柔靜靜的看着灰色的粗布衣裙,青灰色的床幔,碎花的洗的發白的床單。不知道以後的日子該何去何從。畢竟不可能一直賴在別人家裡混吃等死吧。自己也沒那麼厚的臉皮子。

現在應該距離主角大婚,女配鬧事作死的日子不遠了吧。自己是不會去鬧事的,況且女配恢復了容貌以後,一下子就被認出來了。自己就先不治療臉上的疤了。等主角們離開永安城,自己再好好發揮。

那他們大婚要不要去看看大將軍呢?反正自己就是單純的好奇是怎樣一位青年才俊,自己不就是想看看原女配死得值不值嘛!

不過江小柔覺得自己的愛情原則就是不愛自己的男人,自己絕不留戀。不愛自己的男人自己絕不付出。所以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以後自己也回不去了,能不能在這個異世界安個家呢?以後自己會嫁人生小孩嗎?

「小妹子!水給你提來了,你梳洗一下早點休息吧,這都三更天了。不要難過了,以後有事找我們夫妻倆商量。」李翠花去燒水的時候,她家當家的把江小柔的坎坷遭遇告訴了她。她作為女子十分同情這個小丫頭。

「張大嫂,您休息吧!謝謝了。」江小柔到這個世界以後,第一次感覺到了溫暖。決心以後要好好活着。

關好卧房的門,扯掉身上髒兮兮黑乎乎的衣衫,將頭髮披散開來。慢慢的走入浴桶中,感受身體被溫熱的水浸泡的感覺,洗去渾身的酸痛和疲憊。身體血液循環加快。整個人變得清爽乾淨。要不是天色太晚,真想多洗一會兒。

忙碌完,江小柔快速的進入了夢鄉,整個人都放鬆下來了。

青山水相環繞,雲霧繚繞,鳥獸之聲不絕於耳。一棟小院兒就坐落在這山水之間,顯得遺世獨立。

「小江呀!你今天吃魚嗎?我待會兒去抓魚。」張鐵頭一早大大咧咧的衝著剛剛打開房門的江小柔嚷嚷。

江小柔不好意思的摸着頭,說:「謝謝張大哥。不用麻煩了。」

張大嫂接過話茬道:「那怎麼能行呢?你現在要補補身體,畢竟你身體虛需要大補的。」

「那好吧!真是給兩位添麻煩了。」江小柔有些不知所措。

「你以後就是我妹子了,沒人敢欺負你的,就這麼說定了。你就在我家裡好好休養。等以後好了,給你說個好人家。」張鐵頭笑呵呵的看着江小柔,自小沒有手足,自從救了她。就把她當自個親妹妹了。

江小柔感動的說:「麻煩張大哥了!我還小就不急着談婚論嫁了。我休養好了就去找活干。」

張鐵頭笑眯眯的點點頭,拿着工具出去準備抓魚了。

李翠花拉着江小柔的手語重心長的說:「你今年十五了吧!這是該說親了。女子大多十四歲芳年就嫁了,這女人青春不能等的。也別慌着找活幹了,還是養好身體,以後找個好夫婿吧!」

江小柔一臉黑線,這古代嫁人都是未成年啊!自己可不要隨便嫁人。

「嫂子!我才二八年華,不想那麼早嫁人。」

李翠花咋咋呼呼的說:「什麼?你都十六了,這可不小了呀。你可要抓緊了相看相看個合適的,再年紀大點可不好找了呀!」

江小柔尷尬的只想鑽地洞,難道是自己臉上這猙獰的傷疤讓人覺得自己太恐怖了,年歲大了更嫁不出去了。反正自己暫時不想嫁人,也對古代娶未成年人表示質疑。

「嫂子你幾歲嫁的呀?」江小柔對於這三十齣頭的大嫂,還沒生孩子表示疑惑。又不敢問。

李翠花彷彿勾起了傷心事,沉默了片刻道:「我十五才嫁了個男人,跟他日子過得不錯,只是十幾年來沒有生養,公婆都不待見我。這幾年打仗,男人去當兵又戰死了。」

一邊說著她一邊嚶嚶啜泣起來,江小柔忐忑的遞出手絹給她抹眼淚。還是害怕自己敵國人的身份暴露了,到時恩人變仇人,何等尷尬難堪。還是要早點休養好離開,免得夜長夢多,生出禍端。

李翠花接過手絹擦了擦淚水,一邊抽泣一邊哽咽着道:「男人——戰死後,我被當掃把星趕了出來,差點死掉。遇見了鐵頭,他也沒嫌棄我。我們就找了個主婚人辦了個冷冷清清的婚禮,他是孤兒也沒什麼親人。就是跟他幾年了,我也沒添個一兒半女的。真是有些對不住他。」

江小柔拍拍李翠花的背安撫道:「嫂子和大哥都是大好人,以後一定會有孩子的,我爹是個有些名氣的鄉村大夫,我也學了些皮毛。要不我幫嫂子調理一下身體。就是不知道有沒有效。」

雖然原主的醫學常識在她腦子裡,但她不敢打包票,怕讓人看見希望,又希望破滅。

李翠花眼睛突然亮了起來,道:「妹子!你幫我看看怎麼調理,反正死馬當活馬醫,有效沒效都不要緊。我不會怨你的。我不管結果,就試試。」

江小柔摸着脈,發現張大嫂雖外表壯實,卻有血液瘀阻氣虛的毛病。其體質有些偏寒,不易生養孕育。

「嫂子讓大夫看過沒有?大夫怎麼說的。」江小柔好奇怎麼沒有大夫看出來,對症下藥嗎?

李翠花無奈的說:「以前看過幾個大夫都說是貧血,補血就行,結果一直沒效。就沒再看大夫了。」

江小柔也不好說別人是庸醫,但大夫為病人診脈有誤,看錯了病症,開錯了葯是真。

「嫂子,你這病不是大毛病,調養好了一定能懷上。我可是有父親留下的偏方呢!」江小柔信心堅定的拍着胸脯保證。

李翠花滿眼欣喜,激動的手足無措。不停的感謝着江小柔。

江小柔叮囑了一下生活飲食禁忌,服用藥物的禁忌以後,將自己收拾的乾淨利落準備出趟門。

江小柔要去山裡采些草藥,幫李翠花調理身體。在屋裡拿了一個竹筐,帶上繩索和鏟子就興沖沖的準備告別李翠花。

李翠花趕緊將以前剛結婚嫁過來時,張鐵頭怕她迷路 ,畫的簡易地圖翻了出來。

江小柔拿着簡易地圖有些哭笑不得。畫的很抽象,但還是可以勉強用用的。

江小柔蹦蹦跳跳的,一邊唱着鬧着往山林里走去。

森林裏回蕩着清脆的歌聲,「讓我們紅塵作伴活得瀟瀟洒灑,對酒當歌共享人世繁華,策馬奔騰唱出心中喜悅,轟轟烈烈把握青春年華……」

一人策馬奔騰,手握弓箭瞄準前面奔跑的野兔。突然野兔被人聲驚擾,撒腿就跑了。箭也射偏了。

那人有些氣怒的,朝着發出聲音的地方咆哮道:「誰?滾出來!」

江小柔冷不丁的聽見怒喝聲,有些莫名其妙。將剛在草叢中挖到的草藥不慌不忙的放進竹筐里,緩緩的站了起來。

轉身看見不遠處有一位英姿颯爽,一身風騷紅袍的俊朗少年,對自己怒目圓睜。

「請問你為什麼罵人呀?我沒得罪你吧!」江小柔很是無辜怒懟那人。

少年怒目而視,冷冷的說道:「你唱歌吵到我打獵了。我的兔子跑了。」

江小柔也顧不得發花痴,這人不會是原主喜歡的男主角吧!貌似只有男主角才那麼騷包的喜歡穿紅衣吧。原因是女主也喜歡穿紅衣,所以男主愛屋及烏了。

可是男主角和女主角,以及仇人的臉,原主這具殼子的腦袋裡是模糊的彷彿打了馬賽克。根本就不知道長啥樣?倒不是要去報仇啥的,是最好看看熱鬧,躲得遠遠的才好。

「你是傻子嗎?你該想想怎麼賠償我的損失吧!」冷冷的聲音有些刺耳的,傳入了江小柔的耳里。打斷了她的胡思亂想。

這又在罵人呢?覺得自己好欺負,江小柔越想越氣,也不管這是誰了。不耐煩的說:「不就是只兔子嗎?賠給你就是了。」

「我要活的,你給我馬上捉一隻。」那紅衣男子趾高氣揚的蔑視着眼前醜陋不堪的女子。

「你要活的?那你要活的,你還拿弓箭射它,你有毛病。」江小柔倒不會矯情的說什麼『兔兔這麼可愛,你怎麼能吃兔兔。』的話。純粹是覺得這男的怕是有大毛病吧。

「你最好少說廢話,趕緊把事弄完就行了,不然我可不會對你這個醜八怪憐香惜玉。」男子冷冷的看着江小柔,江小柔看着男人冰冷的眼神有些害怕。

江小柔頭冒冷汗,想了又想突然從懷中摸出一張抽象的地圖,指着地圖上的位置,對男子殷勤的說道:「公子,你看這個位置呢!嗯,有獵人設計的陷阱,我們直接可以到那裡去看看有沒有小兔兔?如果沒有的話,我賠錢給你好不好?兔子跑那麼快,我也追不上啊,你就大人不計小人過。放我一條活路吧!」

男子瞅了瞅那張皺巴巴的紙,輕蔑的笑着說:「這是你這個蠢貨畫的地圖,像個鬼畫符一樣的,就沒見過像你這麼蠢的女人。」

江小柔在心裏翻了一個白眼,這傢伙穿得就像那個火雞面裏面的火雞,還好意思說自己蠢,自己也沒有見過像這麼愚蠢低智商的男人呢。

一想到這個傢伙手上有武器,而且不知道他是何方神聖,萬一他要揍自己怎麼辦?畢竟一看他的嘴臉就是那種心狠手辣的傢伙,也不知道這是不是自己的仇人,自己一個弱女子,怎麼打得過他這樣一個孔武有力男人啊?

看來自己以後要去學些武功防身,畢竟是一個人要獨自行走江湖,學點武功防身才能更安全,還不知道哪一天?自己的仇人就找上門來了呢!

可是要熬到主角大婚以後,自己才可能過上幸福平靜的小日子,好難熬呀!

「好吧,我把我的竹簍,放在你這裡,我去給你抓兔子,你待會兒把東西還給我就行!」江小柔知道自己惹不起這個怪男人只得認慫。

男人冷冷的說:「萬一你跑了怎麼辦?」說著用手捏着江小柔的嘴,硬塞了一顆小藥丸兒到她嘴裏逼迫她吞了下去。男人做完惡不急不慌的說道:「我現在給你喂下了一顆毒藥,如果你把任務完成了,我就給你解藥,如果你跑了,那你只有等死了。」

江小柔心裏氣得恨不得破口大罵,可是嘴上卻可憐兮兮的說:「你看我這麼窮,把唯一的家當都放在你這裡了,我怎麼會跑的呢!我也不敢招惹你呀,你一看就是當大官的,我怎麼敢得罪你呢。你能不能先把解藥給我呀?我怕我還沒有找兔子就掛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