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反派:人在結局,讓女主哭着後悔
反派:人在結局,讓女主哭着後悔 連載中

反派:人在結局,讓女主哭着後悔

來源:google 作者:中樞神經病患者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中樞神經病患者 都市小說 韓凱

【反派+系統+多女+爽文】他因古怪的嗜好被禁足家中,僅僅為了研究人體他綁架老師,僅僅為了不通過考試獲得文憑他放出核彈炸平富士山,僅僅為了尋找奧特曼為了世界和平,他策反了兵王的僱傭兵團為了邊境的安寧,他攜手龍王前妻揮淚送別龍王上前線他是大反派寄予厚望的反派接班人韓凱從精神病院逃出來,走進這個主角出沒的世界女主角看到他,流下了悔恨的淚水展開

《反派:人在結局,讓女主哭着後悔》章節試讀:

凌天南斬釘截鐵的說道。

凌如雪站起來,粉面含霜,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走了出去。

大象打架,草地遭殃。

凌天南嘆了口氣,如今的局勢,已經不是他一介商人可以左右的了。

這也是原來預定好的套路,總要有人跳出來不相信男主,各種蔑視男主。

等到男主得勝歸來,瘋狂打一波臉,收穫一大堆震驚。

不過緊接着,就聽到凌如雪的驚叫。

幾個穿着西裝打着領帶的男子走了進去。

「凌如雪,我們懷疑你跟一宗命案有關,請你回去協助調查,麻煩跟我們走一趟。」

為首的男子冷笑一聲,拿出一個證件展示。

凌天南心頭一跳,走上前看了看證件,燕京來的人。

果然,該來的終究是來了。

「我女兒什麼都沒做!」

凌天南仍然開口要阻攔。

「對,你等下我給江塵打電話。」

凌楓焦急的說道,韓坤的情況其實他也不知道,江塵只是告訴他解決了。

男子不屑的看着面前的幾人,他是專門從燕京來花都,就是要抓這個凌如雪。

凌楓心中七上八下。

怎麼會變成這樣,不過仍然拿出手機給江塵打電話。

沒有打通。

凌天南面色有些灰敗,狠狠的嘆了口氣,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男子冷哼一聲,一揮手,幾人就向凌如雪走去。

凌如雪面色有些蒼白,失魂落魄的被帶上了車。

看着車窗外蒼老的父親,依然焦急打電話的哥哥。

凌如雪心裏說不清是什麼滋味,甚至有了一絲後悔。

當初與江塵訂婚,是因為父親催促她跟一個世家子弟聯姻。

她情急之下讓江塵偽裝她的男朋友。

後來慢慢習慣了,加上哥哥凌楓的勸導,她也就腦袋一熱,同意了訂婚。

如今看來卻着實有些苦澀。

……

此時的韓家別墅,書房。

「叮,宿主改變劇情走向,女主角凌如雪心意出現改變,獎勵積分1000!」

韓凱心中暗喜,看來凌如雪已經被抓起來,不錯!

坐在主位的韓天河面色看不出喜怒。

痛失愛孫,並沒有擊倒這個老人。

他已經經歷了太多腥風血雨。

在出事當天,韓天河就安排人去接韓凱了。

不過讓溫珊提前接走了。

韓天河看着對面的韓凱。

精神病沒發作的時候還是挺正常的。

「這麼說,趙重要在聯席會議上彈劾我?」

韓凱點點頭。

「趙重與唐泰兩個副議長,還有蘇家的蘇淮。

要在聯席會議上埋伏衛兵,武力逼迫您下台!」

砰!

韓天河一拍桌子,眼中一片兇狠。

所謂當局者迷。

他一直針對楊豐直,沒想到這個楊豐直卻並不是那個陰謀小人。

反而是他一直器重的趙重。

韓天河沉吟片刻,開口道:「我們韓家的能量,沒那麼簡單!」

「我要見下楊豐直,相信這時候他也不希望大局有任何變化。」

韓天河冷冷的說道,語氣中已經有了一絲殺氣。

韓凱點點頭,這個世界是一個充斥着戰火的世界。

域外戰場一直發生着戰爭,各種強者層出不窮。

誰都不希望內部出現問題,否則緊跟着就是強敵的入侵。

「還有許伯父,畢竟燕京戍衛是由他掌握。」

韓凱笑着說道,但是眸子里卻有凶芒閃過。

像是荒原上的一隻惡狼,在潛伏着伺機而動。

「好!」

韓天河露出讚許的目光,韓凱的辦法更加簡單粗暴。

只要等那些人主動跳出來,直接一網打盡。

看到這個小孫子恢復正常,韓天河寬慰了幾分。

「等趙重圖窮匕見,就可以讓許伯父就地擒拿!」

「不,我要調外兵入場。」

韓天河冷冷一笑,他要動用自己的力量辦了趙重。

「也好。」

韓凱點點頭,不論用哪路人馬,趙重都死定了。

【叮,宿主嚴重影響劇情走向,獲得反派積分3000!】

【叮,宿主幕後操控,促進女頻主線進展,獎勵抽獎一次!】

收到系統提示,韓凱微微一喜接着一愣。

第一次改變劇情走向,就獎勵了積分3000。

影響劇情走向,他可以理解。

畢竟按照這個計劃操作的話,蘇家,趙家直接完蛋。

江塵立刻成為喪家之犬,不獎勵這麼多積分也說不過去啊。

不過這個促進女頻主線發展,是什麼情況?

難道這趙、蘇兩家有女頻女主角?

韓凱百思不得其解,站起來跟着老爺子走出了書房。

「這是我給你準備的暗衛,全是最精英的特種兵。」

韓天河指了指庭院站着的兩列彪悍的黑衣大漢。

「你可以用他們為骨幹,建立新的暗衛,怎麼樣?」

「好!」

韓凱掃了一眼,黑衣大漢立刻上前向韓凱行禮。

韓天河揮了揮手,黑衣大漢立刻無聲無息的退下了。

「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這個趙家必須連根拔起!」

韓天河背着手殺氣騰騰的說道。

韓凱看了俏立在走廊的溫珊一眼,白色的職業套裙,將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

裹着白色**的**併攏,站的筆直。

似乎知道韓凱的樂趣所在,溫珊內里居然是低胸裝。

這小妖精!

韓凱路過溫珊身邊,若無其事的在套裙上,扯了一把。

「喔,你這個開了。」

接着便幫溫姍提了提拉鏈。

溫珊渾身一個激靈,慌張的看着前邊依然背着手的韓天河。

想伸手去阻止,但是雙腿吃不住力。

只能無助的四處張望,生恐被人看到,雙手垂在兩側,任由韓凱拾掇起來。

空氣似乎變得有些曖昧。

不過韓凱很快的轉身,將溫姍擋在身後。

「還有那個保鏢江塵,到時候需要一些重火力,務必當場格殺!」

為了避免打草驚蛇,韓凱一直沒讓抓捕江塵。

如果讓他跑到國外,就麻煩了。

江塵肯定會出現在會議上,到時候一次解決掉。

韓凱一邊說,一隻手一邊在背後,做着各種小動作。

韓天河疑惑的回頭看了韓凱一眼。

「這個保鏢有那麼厲害?」

韓凱鄭重的點點頭。

當然厲害,殺神模式,見誰秒誰,你說厲害不厲害。

「好!」

韓天河已經記在心裏,然後帶着隨行秘書出門了,去見楊豐直。

溫姍終於長長出了口氣,趕忙把韓凱的手拿出來。

有些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