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反派:我的大冤種主角造反了
反派:我的大冤種主角造反了 連載中

反派:我的大冤種主角造反了

來源:google 作者:空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空忙 越不群 都市小說

越不群:一名寫網絡小說的資深撲街作家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太監小說寫多了,也會出事因為自己給小說主人公們安排的結局太慘他們竟然成群結隊地從書中奔現找上門來誓要問他討回公道,第一個尋上門的,是一個叫葉塵的豪門富少他見到越不群後,直接朝他的臉上甩過來一坨黃呼呼的東西,很臭很粘稠……展開

《反派:我的大冤種主角造反了》章節試讀:

「你說你是葉塵?」

越不群頓時被驚得目瞪口呆。

開什麼玩笑?

自己小說里的主人公跑出來了?

還特么的專門找到自己,扔過來一臉屎?

最大的可能是,這個傢伙估計是自己那本太監書《豪門天才廢少》的一個書迷。

估計是看主人公最後的結局死得太憋屈,氣不過,才找到自己,搞惡作劇。

恩,對,這種解釋最合理。

想到眼前這個神經病可能還是自己曾經的一位熱心讀者,越不群心中的怒火才稍微減輕了一些。

「你是我書的一個讀者吧,算了,我那本書的確是太監了,說起來是有點讓幾個追讀的書友失望了,行,我不和你計較了,你走吧。」

越不群起身回了屋,拿起臉盆和毛巾,向樓道那頭的水池走去。

的先把手上臉上的屎給洗了呀!

不光是噁心,也實在是太臭了!

今天是什麼日子?

怎麼就這麼倒霉!

讓越不群唯一欣慰的是,剛才那神經病讀者扔自己臉上的那坨屎還比較粘稠,

清洗起來還不算太費勁,那要是再稀點,來個滿臉開屎花,可是鬱悶到姥姥家了。

他也顧不上水涼了,塗著肥皂洗了好幾遍,不多洗幾遍不行,心中犯疑呀!

等他洗完臉回來,那神經病讀者還在那杵着沒走。

「我說你這人怎麼回事呀?你扔我一臉屎我都沒跟你計較,你怎麼還賴着不走?」

越不群沒有再搭理他,而是轉身進了屋子。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那個神經病也跟着他進了屋。

「你怎麼還進屋了?」

越不群想要把他推出去,可人家抬手那麼一撥拉,越不群一下就被推得往後退了好幾步。

這神經病手勁還不是一般大!

神經病在屋子裡左右環視了一圈。

「你就混成這個鳥樣?玉樹臨風、瀟洒帥氣的我就是在這樣一個寒酸的地方被寫出來的?」

神經病還在說著神經話。

「我說你不要得寸進尺啊!我今天心情可不好!」

越不群實在是忍不下去了,娘的,沖老子扔屎我忍了,這會兒又說起來刻薄話來寒磣自己,不帶這麼欺負人的!

看越不群還是不相信自己剛才說的話,不認可自己葉塵的身份。

葉塵抬手開始解自己上衣的扣子。

「你想幹什麼?」

越不群被他的這一舉動嚇了一跳,他租的這個院子雖然是兩層的房子,可是一樓是房主用做倉庫,二樓其它房間因為沒有暖氣也沒有往外租。

也就是說整個小院,就越不群這一個租房客。

現在,被一個行為舉止異常怪異的陌生男子闖進屋,還在脫衣服。

最關鍵一點,這傢伙力氣還挺大,至少剛才那一下說明,真要是動起手來。

越不群自認不是他的對手。

越不群倒不是怕和他動手,他是怕這個神經病不只是對他動手,越不群往門口靠了靠,做好了隨時往外跑的準備。

如果自己真要被眼前的這個傢伙那啥了,跳樓的心都有了。

越不群突然有種菊花發緊的感覺,

他想要去上個廁所……

葉塵沒有理會越不群,依然繼續着他的解衣動作。

解開上衣的三個衣扣之後,他把衣領往旁邊一推,露出了上半段胳膊。

「你來看看這個。」

越不群看他沒有再往下脫褲子啥的,心裏才稍微安定了一些。

他緩緩地挪着步子走到了神經病的身邊,在距離他還有一米左右的地方,停下腳步。

越不群朝他胳膊上一瞅,頓時整個人愣住了。

因為,他看到了一個自己非常熟悉的胎記。

在《豪門天才廢少》里,為了一個主人公判定身份情節的需要,他曾經為葉塵的右肩上,設計了一個特殊的心形胎記。

可現在,這個神經病的右肩上,竟然也有這麼一個一模一樣的心形胎記!

這是怎麼樣一個忠心的讀者呀!

簡直忠心到變態的程度,竟然追隨主人公達到如此痴迷的程度。

給自己的胳膊也烙上一個同樣的印記,那的多疼!

越不群心中現在竟然有種被感動到想要落淚的衝動。

這說明什麼,說明自己的書儘管本本撲街,可是,依然收穫了幾個真心追書的讀者。

說明自己的書還是有人看的,雖然人少得幾乎是忽略不計。

「看清楚了嗎?這回你總該相信了吧?」

越不群依然搖了搖頭。

「的,反正你饒不了陪我走一遭,你把手伸過來。」

葉塵向越不群一伸手。

「你想要幹什麼?」

越不群嚇得趕緊又幾步退回到了門口。

「你這思想呀,怎麼就不能陽光一點?太陰暗,怪不得會把我寫成那副死樣。」

葉塵說完,一個跨步轉眼就到了越不群身邊,不等他反應,啪地一下就關上了屋門。

越不群被他逼到了牆角。

眼看是退無可退,越不群順手就從地上抄起了那個空酒瓶子。

「你不要過來啊!」

葉塵冷冷一笑。

身影一動,人已經貼身挨在了越不群的身上,而越不群那隻拿着酒瓶的手,卻已經被他死死地按在了牆上。

此情此景,多數情況下會出現在那些個霸道總裁的電視劇里,只不過演員是兩個大老爺們罷了。

挺辣眼睛的……

越不群閉上了眼睛。

難道今天他真的貞操不保?

還是被一個男的?

老天爺,你倒是睜開眼看看呀!

哥們我可還是個處呀!

可是,事情的進展並不沒有朝越不群所想的方向發展,當然他肯定也不希望向那個方向走。

突然,越不群感到自己有一種靈魂出竅的感覺,腦子也越來越沉,直到再也沒有了知覺。

當越不群再次蘇醒,他發現自己此刻,已經穿越到了一個十分荒涼的山村。

而自己的身後幾米的地方,那個自稱是葉塵的神經病讀者就站在那裡。

依然是一臉冷笑的看着他。

「這是怎麼回事?」

越不群回頭問道。

「呵呵,這裡就是你寫的書里的那個小山村呀,你看見前面那個茅廁沒有,是不是有點眼熟?」

「你的意思是這裡就是你最後過來寫生的那個荒野山村,你掛掉的那個地方?」

「對,你猜的沒錯。不過,現在輪到你了。」

葉塵哈哈一笑,看樣子他對即將發生的事情很期待……

「什麼叫輪到我了?」

越不群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葉塵雙手一拍。

「開始!」

他的話音一落。

越不群雙腳不受自己控制地向前走去。

眼前就離那個茅廁越來越近。

越不群扭頭對葉塵大聲叫着:

「趕緊停下來,你究竟想要幹什麼?」

「你不用問我的,我想要幹什麼你可比我要清楚,這不是當初你自己設計的嘛!」

兩人說話的功夫,越不群已經走到了茅廁的入口。

現在正值寒冬時節,因為前幾天剛剛下過雪,茅廁的地上結着一層薄冰。

越不群用盡全力推着茅廁的牆壁,他現在已經明白葉塵話里的意思了,他這是要自己經歷一次死亡。

掉到茅坑被嗆死那種……

「反抗是沒用的,好好享受這種瀕臨死亡的感覺吧!怎麼樣?這感覺夠絕望夠過癮吧。」

葉塵在身後幸災樂禍地說著風涼話。

不過,他說的沒錯,越不群發現,自己的身體此時完全不受控制。

當他被強迫着在茅坑上蹲下來,他的腳邊兩尺遠的地方,地上躺着一個破舊的信封。

就是那個信封,葬送了葉塵的性命。

按照越不群書中的設計,葉塵還是個集郵票友。

而那個破信封上,是一張非常罕見的庚申年猴票,當時葉塵就是因為伸手撿這張郵票,不小心腳下一滑,掉進了茅坑的。

「不,不,不,我不要撿它!」

當越不群的手不由自主地向那張猴票伸去時,他無比絕望地叫道。

這種清晰地知道自己死亡時間、死亡方式,向死亡一步步靠近的絕望感,太特么折磨人了。

可是,沒用,越不群的手終究是拿住了那個信封,就在他捏住那張猴票的一瞬間。

很配合劇情地腳下一滑,屁股都沒來得及擦,身體一歪,向著深深的茅坑栽了下去。

這是一個很深的茅坑,上面結着一層薄冰,只是這結冰的不是雨水,也不是雪水,而是糞水。

為了讓劇情更悲催一些,這個茅坑除了深之外,越不群當初還把茅坑周圍的牆壁設計成青石板堆砌而成。

很光滑那種,你就是想爬也爬不出來,還補上一條,葉塵還是個旱鴨子。

現在,這種種絕境通通加持到了自己身上。

越不群栽進茅坑的一瞬間,就明白自己當初的那些設計有點多餘,因為你根本沒有多少力氣掙扎,那撲面而來的糞水,真的可以把人活活嗆死。

就這樣,越不群在茅坑裡掙扎了幾分鐘之後,不動了……

等他的意識再次蘇醒過來,人又回到了出租屋內。

越不群衝出屋子,蹲在牆角,哇哇地吐上了。

雖然只是意識體驗,不過還是讓他噁心到了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地步。

等他吐了有七八分鐘,這才感覺稍微好受了一些。

回到屋裡,再看那個青年,越不群的眼神變了。

「怎麼樣?掉茅坑嗆死的感覺不好受吧?」

嗯。

越不群非常認同地點了點頭。

「你要是還懷疑我說的話,我可以再帶你進去體驗一次,我不嫌麻煩的。」

「不用了,不用了,我相信,我完全相信了。」

越不群嚇得連連又是擺手又是搖頭。

開什麼玩笑,再來一次,那就真的是要了親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