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凡人至聖
凡人至聖 連載中

凡人至聖

來源:google 作者:稀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嘯 奇幻玄幻 稀龍

落魄子弟,天資聰慧;偶獲一秘籍,命運從此改變;人生需要深度,旅途總是充滿血與火,傳奇故事便開始了……展開

《凡人至聖》章節試讀:

靈川歷6885年二月,劉嘯到喬家已有一年,四公子平易近人,漸漸也習慣了喬家的生活。去年與焦化、婁輝一戰,傳遍喬府,尤其在幾個護院的誇張宣傳下,劉嘯的形象一下有了顛覆性向好形象,四公子喬玉成對劉嘯更加喜歡,出入皆帶在身邊,空閑時還經常找他演練家傳功法。

喬四公子也是一品武者,他自小有靈石和靈藥相助,高級武者指導,真氣修鍊得比較渾厚,又有喬家高階功法護身,年齡雖小,但戰力卻比同為一品的護院陳師傅強多了,這就是大家族的優勢,這就是苦修幾十年不如幾塊靈石的說法,窮人想出人頭地,難於登天。不過劉嘯有先天之境,悟性高,又有過目不忘能力,隨着對戰比試經驗日漸豐富,漸漸能與四公子相持。但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只好藏拙,假裝不敵,更不能使用無極真氣,防止暴露東武大帝的秘密。

喬四公子很驚訝:「劉嘯,早聽陳護院講,你是個練武奇才,沒想到厲害如此,不用七分力,還真難擊倒你。」

劉嘯笑着回道:「呵呵!四公子,我只是農活幹得多,以前上山下山跑得快,體力好,力氣大,皮糙肉粗,就是抗打,功夫哪比得上您。」

「你不說,還真是,你小子每次演練,拳棍到肉也沒事,也算是天賦異稟。」

劉嘯只能幹笑幾聲。

兩人關係越來越好,通過喬玉成,劉嘯又了解一些這個世界武者的常識。

武技功法秘籍有五個檔次,由上至下分別為:天、地、玄、黃和不入流,而每個等級又分為上下兩品;每個檔次秘籍基本決定了修鍊者,所能達到的武技段位。天地級的功法極其罕見,都是大家豪門的傳世之寶。而他所練習的羅漢拳和虎賁拳都是不入流的功夫。

武者之境界,是修鍊者通過修鍊武技,感悟天地智慧,窺視宇宙奧秘,自我內修丹田真氣的法相能力,分後天、先天兩個境界。先天之境,激發六覺,拓寬經脈,氣返先天,能夠駕馭天地靈氣為己所用,是所有武者畢生的夢想,它不僅僅能極大提高個人的修鍊速度和對戰能力,更重要的是進入修真階段的必備資格。這世間先天之境高手屈指可數,非常難得。

個人武技修鍊所達到的品級,代表者着個人的戰力水平和厲害程度,由各州府的「天武院」進行戰力測試,而世家普通子弟一般難以突破三級,平民百姓更不用說了,故王廷對四品及其以上發放品級令,依級別享受朝廷的補貼,以視優待;九品武者意味着至少某一武技的修鍊達到大圓滿,一人敵一城,世間無敵手,足以開宗立派,流芳百世。劉嘯能打敗陳護院,實力應在一品之上。

二月,趁着春季難得的艷陽天,喬四公子約了幾個城裡相熟的世家子弟,一同出城爬山登高,劉嘯隨同。一行帶僕從,皆騎馬郊遊東門外白雲山。

劉嘯多次隨四公子外出,騎馬駕輕就熟。

白雲山下白雲家,青青籬笆客下馬。眾人將馬託管在白雲酒家,徒步上山。白雲山緊靠嶺越城,高約一百丈,樹木豐茂,山頂可以俯視整個嶺越城,周邊又是一片平原,視野極佳,是城內人郊遊必去之處。

一行之中,有教諭司長之子岱世芳,大鄉紳閔家之閔純,本地富豪洪家之洪千秋。山頂一處涼亭,劉嘯和其他侍從,將帶來食物,酒水布置在石桌上,各自伺候公子。

眾人站立崖邊,面朝嶺越城,喬玉成說道:「近來,城內流民比以往多了不少,是否某地遭了災?」

岱世芳面色凝重的說道:「喬兄,天災難為,人禍可恨。今年北方大旱,河流乾枯,大地龜裂,田裡收成銳減,部分城府甚至顆粒無收,但官府上下其手,救災不力,縱商人囤積居奇,抬高物價。弱者流離失所,背井離鄉;強者嘯聚山林,打家劫舍。可恨!可悲!」

喬玉成聽了這話一愣,他整日讀書、練功,以為都如同嶺越城一般,天下太平,不知還有此等亂事。又問道:「王廷沒人管嗎?」

洪千秋冷哼一聲,「管?只要沒有叛亂,京城歌舞昇平,管他烈日炎炎,浪水滔滔,些許幾個螻蟻,命比蟻賤。」

「是啊!我家北方店消息,有幾個城府百姓十不存半,現在北方販賣人口生意好得不得了,人賤物貴,雖不至易子相食,但也是十里不見煙。」閔純接話道。

劉嘯也大吃一驚,來喬府一年,早已忘了饑寒交迫的日子,驀然回首,感同身受,凄凄然。

正在這時,一聲驕狂的聲音從後面傳過來,「幾個酸人,身無長物,行不過百里,見不過萬人,也敢妄議朝堂事宜。可笑!可笑!」

眾人憤怒回頭齊看,喬四公子走到那人身前。

「我道是誰這麼無禮呢!原來是前將軍家二公子。哼!咱是比不過啊,橫行鄉里,鋤弱扶強你最行;疆場無功,嘲笑他人臉最厚。」

一群人哈哈大笑。

傅二公子滿臉通紅,怒血沖頭,指着喬玉成大罵道,「放你娘的狗屁,喬氏以武立家,現在凈出些酒囊飯袋,花言巧語之輩,也敢大言不慚!你要是還有半分先祖血性,今天讓老子看看你的功夫,別學娘們,天天口舌之爭,貽笑天下。」

「啪」的一聲,四公子喬玉成把手上水壺砸到地上:「傅環,你欺人太甚,今天我們沒完。」說完,擼起袖子就要跟傅環比武。

幾位公子趕緊拉住喬玉成,勸不要衝動。

「不敢戰,就別裝,就你們小雞身板,老子一巴掌能拍死倆。」

劉嘯大怒,直接向四公子請戰。喬玉成卻一揮手,「我一定要親自教訓這個狂妄,目中無人之徒,都走開。」甩開旁人,直向傅環。

「傅環,今天我饒不了你,就在這白雲山巔,決一死戰。」四公子像極一隻憤怒的公雞。

那傅環,長得跟黑熊一般,比喬四公子高出兩個頭,劉嘯趕緊護住公子,擔心對方暴起傷人。

「好,今天就讓你見識下,什麼叫好漢,哈哈哈!」

所有人自動讓開一塊地,圍成圈。

四公子擺了一個起手勢,準備戰鬥。傅環卻雙手抱懷,身子微側,倆眼半眯斜朝天,就兩個偌大的黑鼻孔對着喬玉成。這一下更氣人,四公子暗暗發誓「今天一定要把這兩個鼻孔打塌。」

喬玉成突然起身突進,弓腰,一個長拳直向傅環腹部,動作快、狠、准,對方中招。劉嘯暗叫「不好」。只見傅環一縮一挺肚子,喬玉成被震退數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劉嘯躕着眉頭,「傅環功夫高出公子太多,身藏內勁,外功也有一定造化,公子絕不是對手。」

喬玉成彷彿着了魔,瘋狂輸出,可那傅環卻一動不動,就用一對手輕易化解了公子的攻勢。

不一會兒,喬玉成氣喘吁吁,動作慢了下來,就在這時,傅環左手擋住公子雙拳,突然欺身逼近,右手一巴掌直接把喬玉成拍倒在地,緊接着一腳踹在腹部,踢飛數尺之外,整套動作迅雷之間,一氣呵成。

喬玉成剛掙扎站起,傅環又沖了過來,雙掌迎面直擊胸部。眼見情況危機,劉嘯一個縱身躍到公子前面,運氣灌注倆拳,雙腿扎馬,硬接傅環雙掌。

拳掌相接,「轟」的一聲,兩人各自被擊退,劉嘯再次撞倒四公子,而傅環連退三步才卸掉內勁。

眾人以為劉嘯護主心切,替公子挨了一掌,被擊飛。

而傅環心裏卻很吃驚,剛才一掌起碼有七分力,居然只是伯仲之間,對方氣勢磅礴的勁力,突然收回,要不真擋不住,應該是手下留情了。想到此,對着喬公子說道:「喬府高招,已領教,若有機會,再上府請教,今日到此為止。」

不等喬玉成等人回話,招呼一同來人風一般下山去了。

山頂眾人愕然,想不通這傅環佔盡上風,怎麼突然變性,不窮追猛打了。

檢查了一番,劉嘯和喬玉成都沒傷着。四公子喬玉成拍了拍劉嘯肩膀,關心問道:「還好吧!」

「四公子,沒事,身體好着呢!就是抗揍。」

喬玉成點點頭,轉身對幾位公子說:「諸位抱歉,擾了大家興緻。事情已了,咱們繼續,不要讓小人壞了今天的春遊。」

於是山頂恢復正常,劉嘯被公子安排一邊休息。

劉嘯坐在一塊青石上,回想剛才情形,傅環武技並不高明,只是內功高出公子太多,處處佔先機,站着不動故作高深。不過剛才接掌,要不收勁,全力一擊,真能擊敗傅環。

「自己修鍊不過十月,竟能一招制敵,修鍊速度非常驚人。」

今天也算敗走城內一高手,劉嘯暗暗高興,想着自己的功夫也算入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