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返宋錄
返宋錄 連載中

返宋錄

來源:google 作者:程卷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嶄傾 蘇佳沁

(玄幻、逆襲、反套路、邏輯性、腦洞)一次廟會上,女主遇到了一位算命先生,在得知陽壽已盡後老先生告誡「善」是她在宋朝的壽命回到宋朝的她,開始搞事業,逐漸把各種現代信息引入宋朝,選秀、海選……過程中,多人想陷害於她,她會面臨什麼樣的境況?與男主白嶄傾最終是否會鴛鴦成對?展開

《返宋錄》章節試讀:

蘇宅里,蘇佳沁坐在亭上,回想着那天晚上醉酒的事情,想着想着便笑了出來。

這時,不遠處敲門聲響起了,是誰來了?

「小蘇~」隨着一個聲音傳來,佳沁立馬站起來,跑了出去。

「哥!」佳沁開心喊道。

「瞧把你樂的!哥已經考完武舉啦。」張寒江一臉微笑的看着她,並往大廳走了去,放下包袱。

「考得怎麼樣呀,阿**!」佳沁一臉期待。

「不錯,賜了武進士。」說著,便拍了拍佳沁肩膀笑着。

「哦豁,厲害!」佳沁也拍了拍他,真不愧是好哥們。

「我離開這段時間,有發生什麼嗎?怎麼宅里冷清清的?」張寒江問道。

「宅里的下人們我讓她們回府里了,還有呢,最重要的是結交了幾位新朋友。」佳沁開心的說道。

「那教禮姑姑呢?你爹不是讓她來教你禮儀嗎?」張寒江突然問道。

這時,阿夏、禮騫互相看了一眼,佳沁在想着用什麼理由來隱瞞他。

「?」寒江疑惑的看了看她們仨。

這時,門外來了一人。禮騫上前攔住。

「喲嚯,原來大家閨秀住在這啊!」李慎言笑嘻嘻走了進來:「我說,怎麼王爺總往你這跑呢?沒想到小臉蛋長的還挺標緻嘛,蘇佳沁。」她邊說著。

「王爺??」蘇佳沁一臉疑惑說道:「哪位王爺?」

「嘖嘖嘖,你還不知道啊?」她開始調侃着蘇佳沁。

佳沁上前走去,說道:「呵,愛說不說,不說出去,別私闖民宅啊。」

這時,把眼前的李慎言氣到了,從小到大沒人敢跟她這麼說話。

「好你個賤女人,竟敢跟我如此說話,你把我景天哥哥搶走了,還有理了?」她手指開始指着蘇佳沁。

「景天?王爺?」蘇佳沁皺着眉頭看了看周圍的阿夏、禮騫、張寒江,大家都搖了搖頭。

緊接着,李慎言繼續說著:「嘖,也不知道景天哥哥看上你哪一點了,長的沒我好看也就罷了,又一副裝作清高的樣子。」

這話蘇佳沁就不愛聽了,心裏想着,怎麼可以人身攻擊呢。

「?what??」蘇佳沁說了一句。

李慎言和周圍人都看向了她。

「Whats your problem!?」蘇佳沁繼續說著。

張寒江看了看蘇佳沁,抖了抖她肩膀,說道:「小蘇,你在說什麼?」

蘇佳沁看着他說道:「我罵人呢,怎麼,你也要來一句?」

張寒江說:「好,沒事,你繼續。」說完便鼓了鼓掌。

「你別以為我聽不懂啊,瞧你那賤人樣,跟你母親一樣!不就是獨生女嘛,獨居?」說著,她便端察了四周。但她這話着實氣到了蘇佳沁。

「shut up!!!你這麼能說是吧,那我陪你說個夠。」說著,蘇佳沁開始走到她身邊上下來回打量。

「胭脂如猴屁,眉毛如蚯蚓,衣着……」

李慎言瞪大了眼睛,這幾句話把她氣的跳起來:「你你你,你給我等着!」說罷,急匆匆跑了出去。

一旁的張寒江開始鼓掌:「猴屁、蚯蚓……我說,你們女人吵架是什麼都敢說啊。」

說罷,蘇佳沁、阿夏兩人立馬盯着他。

「好好好,姑奶奶,說的好,真解氣!」張寒江開始笑着說道。

一會兒,兩人坐到大廳上。

「哥明天就要回兵部了,看你這麼大的宅子隱患確實不行,哥回去稟告蘇將軍調些侍衛過來。」張寒江開始向蘇佳沁說道。

「哎呀,不用啦不用啦。」蘇佳沁開始推脫着。

「說不準,剛剛那個女人今後還會來找你麻煩,這話,你必須得聽哥的!」張寒江鄭重說道。

蘇佳沁想了想,覺得有道理。

第二天,蘇宅來了一大批侍衛,他們排列整齊的進門,隨後到了的還有幾位奴僕,包括梅管家也回來了。

「小娘子!」梅管家開心的鞠躬。

「梅姨?」蘇佳沁上前走去。

「是,小娘子,姥爺吩咐我過來照顧您的起居。」梅管家開心說道。

說著,蘇佳沁把梅管家請到大廳,給她倒了一杯茶,:「來,喝杯茶。」

「梅姨,你上次怎麼知道是教禮姑姑託人傳送消息給父親的?」蘇佳沁開始詢問着。

梅管家看了看周圍,「小娘子,老爺一開始就讓我多觀察四周的奴僕們,有事讓我隨時向他稟報。」

「所以?上次是梅姨跟父親稟報的…?」蘇佳沁貌似懂了一些。

「是的,小娘子。那晚你回來後,老爺那些話是為了激怒周圍的人,沒想到教禮姑姑說了幾番話,老爺當時就開始注意到她了……」梅管家小聲說著。

「所以,父親早就知道她有端倪?」蘇佳沁開始問道。

「是,那晚小娘子提出要撤掉宅里的一些下人,當時,只有她堅持提出要教小娘子,第二天宅的附近其實已經全部安插好箭手。」梅管家繼續說著。

「那,當天景天進來也是你們安排的?」蘇佳沁驚訝道。

「不是,小娘子,當時鄰近街旁一位箭手被王爺發現,由於這是他管理的地盤,隨後他便排查了整座宅的四周,並發現了其他箭手,他便通知士兵過來把箭手們全部禽拿走,隨後王爺便進門查看實況。另一位箭手便是禮騫,但他沒被逮捕。」

「誒誒誒!怎麼有點亂。」蘇佳沁大腦突然性宕機。

「對不起,小主。」禮騫跑過來,跪在地上。

蘇佳沁捋清思路後,回頭看了看禮騫,此刻她是沒想到,原來一直以為這麼安穩的日子都是假象。

「也就是說,你當時也在場,為什麼說你家裡起火???」蘇佳沁開始質問道。

「小主,禮騫句句屬實,當時家裡確實起火……」禮騫低頭說道。

「所以你一直在我宅附近,也沒能趕回去?」蘇佳沁問道。

「是,小主,那天您允許我回去,我才回去看望了我的母親。」禮騫恭恭敬敬的說道。

此刻,極大的信息量湧入蘇佳沁的腦中……

白府里,白嶄傾正在舞劍。

朱瀟瀟抽出一把劍上前切磋。

「怎麼?又被你爹打了?」白嶄傾邊打邊問。

「害,別說了,煩死了!」朱瀟瀟說道。「那你呢?今天怎麼不去看看你那小娘子?」朱瀟瀟開始反問。

白嶄傾這時收起劍,興緻勃勃的說道:「誰說的?」

朱瀟瀟趕緊跑上去:「哦???你打算做點啥?」

白嶄傾看了看天空微微一笑。

傍晚,蘇佳沁在橋上看着遠方的日落。

正準備去蘇宅的白嶄傾見此便停下腳步,看了看橋上的蘇佳沁。他手裡拿着一盆茂密的梔子花,上前走了去。

佳沁聞到花香便看了過來,白嶄傾走到她身旁,看到了失落的蘇佳沁。便把花放到她手裡。佳沁看了看眼前的梔子花,便笑了起來:「你竟然也有種梔子花?」

白嶄傾見她笑了,便也跟着笑起來。

說道:「嗯,此刻的你可是有心事?說說看,我聽着。」

這時,佳沁看了看白嶄傾,說道:「平日,我總覺得自己日子過得挺安穩,可是突然有天,我發現原來自己所謂安穩的日子都是犧牲大家換來的……」

白嶄傾看了看眼前的蘇佳沁,說道:「其實,這人和人之間,確實很多關係的存在都是因為利益,僕人、奴婢、士兵等各種職業的由來都是為了謀生……」說完便看了看蘇佳沁,「但是你跟所有人不一樣,雖然你古靈精怪,外在有時讓人捉摸不透,其實內心卻很簡單。」

蘇佳沁看了眼前的白嶄傾,「你可知,我今日得知一些事情後,卻一度認為是不是身旁所有人呈現出來的樣子都是假象。」

「至少,我不是~」白嶄傾這時微笑的說。

佳沁此刻心情舒暢,看着白嶄傾開心笑起來,白嶄傾撫摸了蘇佳沁的頭,笑着說:「今後無論遇到什麼事,我都在。」佳沁點了點頭。

說罷,白嶄傾便送蘇佳沁回宅。

「什麼?小娘子。選秀?」阿夏疑惑不解的看着床上的蘇佳沁。

「是的,我決定我要干一件大事!」蘇佳沁迅速坐起來,一本正經的說著。

阿夏看了看她。

「這不,平日里太無聊了,沒什麼事可做,我決定,我要搞事業!!!」蘇佳沁開始立志。

「賬房先生!」蘇佳沁說著便跑到大廳。

「小娘子!請問有何吩咐?」賬房先生馬上跑過來。

「我們現如今有多少銀兩?」

這時,蘇佳沁拿着毛筆開始在紙上規划著。

「四千兩銀子,一千二百兩黃金!」賬房先生邊說,蘇佳沁邊統計着。

「先生!買地!」蘇佳沁立馬抬頭看了看賬房先生。

「買地?小娘子,需要買多大?」賬房先生問着。

「我們蘇宅多大?」佳沁問道。

「一千二平。」

「那買八百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