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廢柴帝師
廢柴帝師 連載中

廢柴帝師

來源:google 作者:舸逆江行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楊順 郭尤昌

楊順穿越到大乾王朝,成了康王府一客卿身在亂世,卻安居王府,受夠了前世996之苦,楊順不想管這亂世,只想躺平,遊戲人間領着康王玩劇本殺、密室逃脫、cosplay……各種玩法齊上,讓康王直呼好傢夥,成天跟着楊順混,儼然成了楊順小迷弟萬萬沒想到,當朝萬歲猝然長逝,遺詔指定康王陳洪即位苟在康王身後躺平玩得不亦樂乎的楊順,聽到這個噩耗,整個人都傻了「瘋了吧?我只想躺平,你卻硬要我當帝師?」展開

《廢柴帝師》章節試讀:

楊順回家的時候,柳輕雪正在為他縫補日常的衣物。

聽到動靜立馬便放下手裡的針線迎到門口來。

「又在縫衣服啊?」

楊順凝視着柳輕雪小小隻的俏立在那兒,忍不住掛起微笑,將之一雙柔荑輕輕拉起。

嫩白如蔥,卻可見幾道令人心疼的傷痕。

「嗯嗯,做點針線活。」

「當家的早出晚歸,妾身無以為力,只能做些簡單的針線活補貼些家用。」

柳輕雪感受着手心傳遞過來的溫度和目光所及處溢滿的憐愛和溫柔。

心裏小鹿亂跳,羞赧地低着頭回應道。

眼前這個男人,真是之前那個一言不合就要動手打人的夫君嗎?

自從他醒來,好像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哈哈,不必那麼辛苦,咱們的日子會越來越好的。」

楊順自信百倍地微笑着。

作為一個穿越者,作為一個21世紀小有成就的玩具設計師。

要是這能力都沒有,還不如找塊豆腐撞死。

「當家的今天看起來好像挺開心的。」

柳輕雪見楊順滿臉的笑容,心情也情不自禁地跟着好了。

「哈哈,那必須開心,只要看到你我就開心。」

楊順笑着將之輕盈的嬌軀擁入懷中。

柳輕雪的臉頰貼在楊順炙熱的胸膛上,不自禁地閉上了雙眼,享受着這一刻的溫熱,聆聽着胸腔內傳遞出來的聲音。

滿腦子都回蕩着楊順剛才的話。

「只要看到你我就開心。」

渾身**,俏臉上掛着的兩片緋紅的雲霞色澤也是越發明媚動人,嬌艷欲滴。

她長這麼大,都沒有人和她說過這樣的話。

讓她有種從未有過被人珍視的感覺。

從小,她體格子就薄,幹活兒就不行,家裡人就不待見她,鄰居們也嫌棄她。

鄰里看她也都充滿異樣的眼神。

男的異常古怪,女的則是充滿敵意。

彼此間也流傳着風言風語。

說她是小狐狸精投胎,禍水災星。

連帶着母親也因此受到牽連,天天都沒辦法抬起頭做人。

父親做夢都想把她丟出去,要不是母親多次苦苦央求,以身相護。

恐怕父親早就將她直接賣到青樓了。

後來好不容易被前來做工的楊順相中,父親立馬就以極其低廉的價格將她賣給了楊順做妾。

過門後,楊順經歷了短暫的色迷心竅熱情期後,就開始嫌棄她吃得多,做得少了。

開始對她又打又罵。

正妻郭氏也排擠她,給她使絆子。

對於這種生活,柳輕雪其實都習慣了……

眼下楊順的轉變卻猶如一道光,照進了她沉悶了十多年的人生當中。

好像,第一次,看到未來不是那麼漆黑。

好像,一切,真的開始變了。

「當家的。」

柳輕雪低聲輕語道:「你一定不要衝動。」

「他們是我們惹不起的人。」

「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日子還長着呢。」

「我會陪着你的。」

「嗯,放心,我心裏有數。」

楊順點點頭,知道這小妮子是擔心他做傻事,不禁笑笑,摟着柳輕雪的胳膊又緊了緊。

傍晚。

楊順捏着一隻細毛筆,在紙上畫圖。

能不能**成功康王府的客卿,暫時不得而知。

但眼下的生活需要改變。

看柳輕雪縫補衣物這麼累,經過這些天的市井走訪,他發現大乾王朝的百姓縫補衣物普遍還停留在手工針線上,最多就是一台黃道婆織布機,他準備設計一款手搖式索實線機縫紉機。

這是最原始的縫紉機,結構簡單。

但縫織效率,也完爆市面上所有的黃道婆織布機。

到時候不光柳輕雪縫補衣物簡單了,開個裁縫鋪,來錢也比成天削木頭快啊。

這對於精通設計各種精密玩具的楊順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時間過得很快。

轉眼間,便到了康王府**日。

這天,楊順起了個大早。

但柳輕雪總是起得比他更早。

一碗熱騰騰的青菜粥和兩碗老腌菜以及幾個窩窩頭已經擺在了餐桌上。

這玩意兒雖然對前世吃慣了各種美食的楊順來說有些難以下咽。

但不可否認,這已經是當下這個家裡能拿出最好的東西了。

同樣,比起外面很多一日三餐都無以為繼的人來說,也足夠豐盛。

最重要的是,美人心意,不可辜負。

楊順吃飯的時候,柳輕雪還在幫他整理行囊里的東西。

「輕雪,別忙了,過來一起吃。」

對於楊順親昵地喊她的名字,柳輕雪已經逐漸習慣了。

「當家的,你的行囊還沒整理好,你吃吧。」

「不聽話了是不?人是鐵,飯是鋼。」

「不吃飯怎麼行?」

楊順假裝生氣。

柳輕雪頓時嚇得乖乖地坐在了餐桌上。

「多吃點。」

「不用了,當家的,我吃不了那麼多的。」

柳輕雪見楊順拿起一個窩窩頭掰開,往裏面塞滿了老腌菜遞給她,連忙擺手。

「放心吃,我又不是養不起你。」

楊順不由分說地把她手牽過來,硬塞她手裡。

柳輕雪抓着塞滿老腌菜的窩窩頭看了半天,忽然眼眶紅了。

「誒誒,你怎麼了?」、

「你別哭啊。」

見這小妮子莫名其妙地哭了起來,楊順不自覺地慌了。

他最看不得女生哭,尤其是這麼好看的女生。

哭起來他心臟都在抽搐。

這是咋的了?

飯菜太難吃,難吃哭了?

不應該啊。

他撕下一張紙,輕輕地幫柳輕雪擦了擦淚水。

後者則是搖了搖頭,「我沒事,當家的。」

「我只是……」

「我只是覺得很開心。」

柳輕雪沒有說的是。

以前所有人都嫌她吃得多做得少,楊順之前亦是如此,所以她從來都不敢吃多了,生怕招來棍棒。

還從來沒有像此時此刻這樣,有人生怕她餓着了,把東西往她手裡塞。

一時間難免心緒複雜。

「開心就開心,哭什麼?」

楊順有些不解,但也能大致猜到。

伸出手,輕輕地在柳輕雪肩上拍了拍,柔聲安慰,「放心吧,有我在,你不用再擔驚受怕了。」

「咱們的日子會越來越好的。」

「嗯~」

一頓平常的早飯,在郎情妾意的渲染下,變得溫馨而浪漫。

楊順吃完飯後,便踏上了前往康王府的行程。

柳輕雪將他送到門口,揮手告別。

一直目送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市井的人潮中。

關上門,看着桌上剩下的幾個窩窩頭,柳輕雪的眼眸變得有些憂慮。

木匠鋪成天不開張,家裡的存銀已經不夠了。

而楊順天天都往外跑,也不知道在幹什麼。

她有些擔心楊順一個衝動又跑去尚書府尋仇。

坐在椅子上,憂心忡忡了良久。

柳輕雪方才搖了搖頭。

心裏暗自決定,不開張就不開張吧。

當家的對她這麼好,她多接點針線活,日子也能勉強過得走。

《廢柴帝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