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非常桃花運
非常桃花運 連載中

非常桃花運

來源:google 作者:琚絲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表妹發現老公出軌來找華向黎沉着冷靜的華向黎幫表妹分析情況——後來證實妹夫僅是精神出軌此時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婚姻才真正出了大問題從一件愛馬仕襯衫和一條領帶開始,華向黎發現老公出軌的蛛絲馬跡但她並不相信一直到小三上門叫板——她才驚愕失態不能自已小三多次上門且以懷孕相威脅,老公又無法斷絕與小三的關係,致使這一切無法收場……展開

《非常桃花運》章節試讀:

  

  開車回家的路上,華向黎不由得心中疑問重重……

  愛馬仕襯衫和Stefano
Ricc領帶,像是不小心扎進她身上的兩根刺,扎得她渾身不舒服。雖說老公做出了看似合理的解釋,可心細的華向黎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兒。

  一向對衣着從沒興趣的他居然去買襯衫,還買了這麼高檔的外國品牌……太令人不可思議了!難道說……老公真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瞞着自己?

  不會的。她立即否定了自己的懷疑。憑自己多年來對他的了解,羅浮城是個百分百的好男人。

  羅浮城是典型鳳凰男。他家在皖南山區,到路城要好幾個小時車程。當年他是村裡第一個考上大學的,而且還是名牌大學,曾經在方圓百里轟動一時。

  記得有誰說過,鳳凰男看起來是潛力股,其實根本就是負資產。因為他永遠欠着父母和兄弟姐妹的感情債,甚至欠着三舅五叔七姑八姨的債。一句話,他那個大家族裡無論誰有事,都會向他開口找他伸手。

  總而言之,婚後的華向黎清楚感覺到,自己嫁給了羅浮城,就是嫁給了他的家族。她要面對那些隨時隨地找上門來的羅家親屬們,面對五花八門的各種求助。

  華向黎的父母當年同意女兒跟他見面,多半是衝著他這個名牌大學畢業生來的。他們忽略了他的出身。

  而華向黎那會兒正陷在失戀的泥潭中不能自拔。

  大二的時候,華向黎跟系學生會主席龐旭陽好上了。龐旭陽出身知識分子家庭,既溫文爾雅又聰明睿智。兩個人可謂是門當戶對才貌相當。他們相敬如賓卿卿我我相戀了兩年。臨畢業時,龐旭陽被學校公派去了美國。

  本來說好龐旭陽到了之後就幫華向黎聯繫出國。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出國並沒如今這麼方便。由於種種原因,華向黎出國的事擱淺了。又過了大半年,龐旭陽來信坦率地告訴她,隔着太平洋的戀愛沒法持久,自己在那邊有了新的愛情。

  這消息不啻晴天霹靂,把華向黎一下子打入了萬丈深淵。她足足有一年左右陷入失戀的痛苦之中。

  父母及家人看到日漸消瘦不開歡顏的華向黎,只得到處為她尋找合適的男朋友。

  
「小黎,不管怎樣見一面嘛,你不喜歡就拉倒。咱不好駁了你姑父的面子嘛。」老媽勸說著。

  老爸也在一旁打氣:「聽說這個羅浮城很不一般呢。在G大上學那會兒還是校學生會的,一畢業就被分配到**部門,看來日後前途無量啊。」

  華向黎根本沒心思相親。可她經不住父母和親友一再勸說,只好勉強同意跟這個羅浮城見面。

  相親是在羅浮城的老鄉家裡。那人是市**的處長,貌似很有些實權。而這位處長剛好跟華向黎的姑父是同事。

  兩人彼此的第一印象都不錯。

  羅浮城中等個兒,皮膚不白,但他眼睛不小,鼻樑高挺,走進人堆里應該算是個帥哥。而且他談吐收放自如,讓人聽起來很舒服。

  「你雖然不是令人眼前一亮的大美女,但你溫婉的氣質和優雅的風度,一看就是書香門第家庭出來的。」羅浮城後來對華向黎說。他的眼光沒錯,華向黎父母都是教師。

  跟羅浮城見了幾次面之後,華向黎還是有些猶豫。

  或許看多了風花雪月愛情故事,品慣了古典現代散文詩詞,又有跟龐旭陽的戀愛經歷,她總覺得自己和羅浮城之間缺少甜蜜溫馨的依戀和心有靈犀的溝通。兩個人似乎在完成一種既定的程序——人生必經的婚姻。

  面對華向黎的猶豫不決,全家人一致對她進行勸說——跟着這個智商和情商都一流的好男人,你就等於找了個永久的高級飯票,一輩子衣食無憂啦,還有什麼可猶豫彷徨的?

  此時的羅浮城,做了一件頗為彰顯能力的事。他利用手中的各種關係,把華向黎的工作由聘用制轉成了正式工——就是說,他讓華向黎端上了公務員的鐵飯碗。

  如此一來,華向黎還有什麼好說的?她這個身不由己的小鳥,終於投入了羅浮城的懷抱。

  她一直都記得第一次跟羅浮城回老家的情形。

  他們坐了四五個小時的汽車,下車時天已經黑了。更糟糕的是一出門天上就下起了鵝毛大雪。那天恰好是臘月二十三,農曆小年。

  他們互相攙扶着,跌跌撞撞頂風冒雪走了半個多小時才終於到家。

  羅家老兩口看到最有出息的大兒子回來了,還帶回一個城裡媳婦,頓時高興得合不攏嘴。

  「我說老大啊,回來怎麼也不說一聲,我讓你弟找小林子家的三輪接一下嘛。」瘦削精幹的母親看著兒子漂亮的女朋友,有點歉意地說。

  「沒事兒,我們走走也好,還鍛煉身體呢。」羅浮城笑着對母親說。

  「我說他媽,把咱家那個不下蛋的母雞殺了吧。燉點雞湯給他們喝,暖暖身子。」滿臉褶子的老父親對老伴說。

  「嗯,我這就去。」母親說著就出去了。

  吃完飯,羅家老父親顫抖着雙手,從那個黑黝黝有些年頭的木箱子里取出一個布包,打開布包裏面是一個紙包。他從紙包里拿出一沓錢遞給羅浮城:「老大,這是我和你媽存了很久的,早就打算給你媳婦的見面禮。」

  「爸,我們不需要,你和媽留着用吧。」羅浮城連忙推辭。

  「不行,你們必須收下。你現在出息了,往後咱家大小事情可就指望你了。」老父親目光嚴峻看著兒子地說。

  羅浮城看了華向黎一眼,收下了那一沓錢。

  那可不是百元大鈔,連十元都不多見。而是一元,兩元,五元……各種大小不等而且搓揉得皺巴巴軟塌塌髒兮兮的票子匯聚在一起的,共計500元。

  這在20年前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華向黎當時感動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她聽羅浮城說,這是父母養雞,餵豬,編籮筐……一點點積攢起來的。

  「我們今後一定要好好孝敬你的父母,他們真的很不容易,把你們這麼多孩子拉扯大。」華向黎真誠地說。

  「嗯。謝謝你能夠理解他們。」羅浮城感激地把華向黎攬在懷裡。

  農村的房子沒有暖氣也沒有火爐,華向黎度過了難熬的三天。

  當他們踏上回程時,華向黎終於鬆了一口氣。

  她原以為路城與羅家相距這麼遠,頂多過年回趟家,平時不會有太多來往。可後來的情況完全出乎她的預料。

  羅家父母給了兒子媳婦這筆五百元「投資」(華向黎戲稱這是羅家父母的投資)後,羅浮城和華向黎就開始了沒完沒了的償還。到如今,他們已經償還了當初投資的好幾百倍,而且還得繼續償還下去。

  羅浮城兄弟三人,姐妹兩個,就只他一個人考上大學。所以,其他四個弟妹只要有困難,諸如蓋房,結婚,孩子上學,生病……一系列需要用錢的地方,都毫不猶豫地跟他這個老大開口。

  「咱就是你們老羅家的銀行,ATM**機。」華向黎曾笑着對羅浮城說。

  「沒辦法。誰讓我是老大呢?反正咱們以後還會掙。再說了,咱要那麼多錢幹嘛?有吃有喝有房住不就行了嘛。」

  雖然心裏有些不痛快,但華向黎也沒什麼大意見。一來家裡的錢多半是羅浮城的收入,二來她也不是那種財迷心竅錢心很重的人。

  一晃快20年了。儘管跟了鳳凰男有不少麻煩,總的來說自己的婚姻之船還算平穩。20年的婚姻磨練,讓華向黎對「愛情」兩個字徹底沒了感覺。

  「愛情」如今對於她來說,就是才子佳人吃飽了撐的沒事幹故弄玄虛用的。婚姻才是一男一女真正的生活結合體。那句話怎麼說來的?——「握着老婆的手,好像左手握右手」。自己跟羅浮城現在就是左手跟右手的關係了。

  如今出軌成風小三遍地,華向黎想,只要握在一起的不是別人的手,她就心滿意足了。平平淡淡才是真嘛,平淡的流年一直流下去——這就是幸福。

  可如今,愛馬仕襯衫和Stefano
Ricc領帶,給華向黎的幸福生活蒙上了一層陰影。

  「因為愛情……」手機響了,顯示為凌珊。

《非常桃花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