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翡翠人生
翡翠人生 連載中

翡翠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小軍 玉燕 都市小說

這個世界,唯有窮病不可醫曾經以為,要窮死在這個邊境小村的我,偶然間發現一塊極品賭石,於是,我便賭上我的人生,抓住這次改變我命運的機會從此,便開啟了一刀窮一刀富的刺激人生……展開

《翡翠人生》章節試讀:

王玉燕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我給了她台階下,她也順坡下驢,跟我和好了。
在賓館裏住了兩三天,享受了一段神仙般的日子。
吹空調的感覺真是太舒服了,我一開一整天,晚上睡覺蓋被子,白天要穿長袖褂子,雖然有點不倫不類的,但是就是享受。
早上吃雞腿,晚上吃雞腿,一天三頓都有肉吃。
過的是真舒服。
但是,這種日子過了兩三天,我反而覺得有點膩歪,而且,閑在房子里什麼都不做,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
跑車跑長久了,我總是閑不住。
我想着,總在賓館裏待着,也不是事,索性,我就帶着孩子跟王玉燕回我父母家裡住一段時間。
「起了,吃飯了。」
我聽到燕子叫我吃飯,我就睜開眼,看着一眼還在睡覺的瑤瑤,我就掀開薄被單看了一眼,身上還是起痱子了。
我心裏非常心疼。
瑞麗這個地方鬼天氣,晚上熱的根本沒法睡。
之前在賓館裏吹空調,瑤瑤身上的痱子都好了,但是回來過兩天,痱子又爬起來了。
之前在家裡的時候,還能有個風扇吹吹。
在孩子奶奶家裡,只有手搖的扇子。
猴橋村是真的窮啊,年均人收入3500,我父母家裡別說電風扇了,到現在家裡連個電器都沒有。
他們沒有電風扇都無所謂,這一輩子都這麼過來的,但是瑤瑤這一代人不行啊。
我得趕緊給瑤瑤改善一下生活環境。
「過來,給我上點葯,在後背上,我夠不着。」
聽到王玉燕的話,我趕緊走過去,拿着棉簽,沾着碘伏,在她的後背上塗抹藥膏。
這是那天她在馬路上摔倒了摔出來的傷。
我笑着說:「前面還有吧?
前面我也給你抹一點。」
我說笑着,就要給她抹葯,也想跟她親熱親熱。
王玉燕立馬打開我的手,生氣地說:「別鬧,爹媽看見了不好。」
她這態度,我心裏有點不太舒服,自從生了瑤瑤之後,我們夫妻之間就感覺有點淡了。
我每次有一點想要跟她親熱的舉動跟念頭,她立馬就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像是特別反感我似的。
不過我也沒有太強硬,笑着摟着她的脖子,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
王玉燕立馬推開我,生氣地說:「幹嘛呀?
一大早的,你煩不煩啊?」
我看着她滿臉不耐煩的表情,我心裏那點念頭一下子就啞火了。
心裏的無名之火立馬就冒上來了。
王玉燕也沒理會我難看的臉色,直接掀開門帘就出去了。
留下我一個人,心裏憋悶着。
我害怕吵醒瑤瑤,也害怕被我爹媽聽到,所以,這口無名之火,只能自己咽下去。
雖然,我賺了一百萬,跟王玉燕的關係也緩和了,但是,我也看的出來,王玉燕還是打內心瞧不起我。
「小軍,出來吃飯了。」
我聽到我媽喊我,我也不好再憋悶着。
出去洗漱之後,就到堂屋吃飯。
「小軍啊……這有錢了,有什麼打算沒有?
得干點什麼事啊,不能坐吃山空是吧?」
我聽到我爸問我,我就覺得有點迷茫。
我說:「爹,你咋想的,你給我拿個主意。」
我爸看了我一眼,笑着說:「燕子,你怎麼想的?」
王玉燕冷着臉說了三個字。
「隨便他。」
王玉燕這冷冰冰的態度,讓我心裏真的窩火。
什麼叫隨便我?
這態度實在是讓我心裏火大,我們兩雖然是和好了,但是我能感覺的出來,王玉燕還是跟我較勁呢。
行,你給我較勁,隨便我是吧?
我還真就不問你。
我說:「爹,回頭,我去看看房子,找人把房子壘起來,蓋個小洋樓,置辦一些傢具。」
王玉燕立馬生氣地問我:「這窮鄉僻壤的,還沒過夠啊?
為什麼還要蓋房子?
那宅基地給我哥了,你現在又要蓋房子,我怎麼跟我哥交代啊?」
我聽着心裏就火冒三丈。
她還在那往她娘家扒東西呢?
我不爽地說:「我家的宅基地,我蓋我的房子,我用的着跟他交代嗎?
燕子,你還是沒過明白是吧?
你還分不清那是你的家呢?」
王玉燕氣的立馬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生氣地說:「我就知道一個道理,女人要是沒了娘家,在婆家一定會受欺負,我娘家人再不好,他也是我娘家人,我有了三長兩短,我娘家人一定會給我出頭。」
王玉燕說完就生氣的鑽進屋子裡去了。
我媽立馬說:「玉燕,這吃飯呢……」 「不吃了!」
王玉燕冷冰冰的丟下來這麼一句話,就狠狠的把門給關上了。
我心裏真的火大,真的不能提她娘家人,一提,准吵架,心裏想的念的,都是她娘家人。
關鍵是她娘家把她當個人嗎?
自作多情。
哼,王玉燕,我還就不信了,我改不掉你這個臭毛病。
我說:「那房子我一定蓋!」
我爸搖了搖頭,跟我說:「房子的事,再商議吧,營生的事,首要的,你呀,去村委,找刀爹,跟他商議商議,俺們呢,承包百八畝的茶葉圓,咱們農民呢,還是得靠農業營生,把這個事辦了,其他的事呀,你們兩口子愛咋樣就咋樣,我們不參與。」
我媽也立馬小聲地說:「你現在有錢了,不要在乎那三瓜兩棗的,猴橋村窮的叮噹響,你蓋那個房子,沒用,還不如到城裡買房子,將來有個保障,那宅基地她大哥要,就給她大哥算了,也值不了幾個錢。」
我直接把碗筷放下,我媽的話,我不打算聽,那是我的宅基地,我憑什麼給她大哥呀?
本來我是要去城裡買房子的,但是就王玉燕那態度,我就不給她。
出了門,我直接開着我的觀光車去村委,找刀爹,刀爹是村裡的老知客了,也在村委做幹事。
村裡的大小事,都找他。
到了村委,我剛停下車,就看着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子推着單車進院子,這老頭精瘦精瘦的,滿臉的嚴肅,小孩子看到他都覺得害怕。
「刀爹!」
我下車跟刀爹打招呼,看到我之後,刀爹立馬指着我滿臉嚴肅地跟我說:「你來的正好,我找你呢,趕緊過來跟我交代交代,你到底犯了什麼事?」
我看着刀爹滿臉嚴肅的表情,我就十分詫異,我說:「我犯什麼事了?」
刀爹立馬指着我破口罵道:「你是不是去賭錢了?
上面的政策,嚴禁賭博,你瞧瞧猴橋村都窮成什麼樣了?
還有閑錢去賭錢,我聽說,你為了賭錢,差點都離婚了,我們村委連天加夜的宣傳,你小子倒好,跟我們對着干是吧?
你想進去蹲幾天才老實是吧?」
刀爹的話,讓我心裏憋屈到了極點。
我立馬說:「刀爹,這誰說的?
這不或說霸道嗎?」
刀爹看到我不承認,就更生氣了,拽着我的衣領罵道:「誰說的?
你老丈母娘說的,看你還冥頑不靈,走,跟我到派出所去,我非得給你這個臭脾氣改過來。」
刀爹的話,讓我內心怒火中燒。
好你個張淑嫻。
你又在人後壞我名聲?
我跟你沒完!

《翡翠人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