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廢土堡壘,從艾澤拉斯開始試煉
廢土堡壘,從艾澤拉斯開始試煉 連載中

廢土堡壘,從艾澤拉斯開始試煉

來源:google 作者:發條橙9527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發條橙9527 遊戲動漫 荊羽

(廢土流+無限流+爽文)他是遊走在艾澤拉斯荒野上的傳奇遊俠,他是漫威宇宙中,與滅霸五五開的頂級殺手,他是海賊世界,頂上戰爭中的恐怖狙擊手,他是穿梭在崔斯特姆平原上的獵魔人,他是…………他通過一個又一個不同的世界,攫取各種各樣的超凡力量,他想要……在超凡之路上獲得自由和洒脫,.也想要……擊退那些來自異空間的恐怖怪獸,更想要……讓人類不必躲在腐朽的堡壘中瑟瑟發抖!……這是一個穿越者的故事,沒有系統,勝似系統!(目前計劃的背景世界:魔獸世界、暗黑破壞神、漫威、海賊王!)展開

《廢土堡壘,從艾澤拉斯開始試煉》章節試讀:

嘶,荊羽倒吸了一口涼氣,他感覺自己找到了答案。

是的,也只有這個可能了,原主才會在不知不覺中得罪了一個大人物。

毫無疑問,林銳當得起大人物這個稱號,因為他的父親是憲兵部司令。

72號堡壘名義上是由議院管理,然而實際上的掌控者卻是軍方,軍方的勢力分為兩派,憲兵部和防衛軍。

其中雖然防衛軍的實力最強,不過他們的職責是保護堡壘城牆,防衛異獸的襲擊。

而憲兵部的職責是負責堡壘內部的安定,治安、維穩、巡邏、物資分發等工作都屬於憲兵部,治安署、安置署這些實權部門也都直屬憲兵部管理。

因此,對於堡壘內的民眾來說,憲兵部比防衛軍更加可怕。

而憲兵部司令的兒子,對於荊羽這種平民來說,更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只是為什麼林銳要處心積慮的對付自己?難道他是把自己當情敵了嗎?

記憶中,原主從沒有和羅婭表露過心跡,兩人一直是以姐弟相處的。

而且,林銳要想殺死他,就像碾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但為什麼搞這麼手段出來,而不是採取直截了當的方式。

關於這一點,荊羽心中猜測,很可能是羅婭的原因。

林銳在學院中的口碑極好,一直以溫和謙遜、彬彬有禮著稱,他既想要維護住自己的形象,還想要除掉自己!所以才會在背後策划了這一系列的事情。

還真是個虛偽的傢伙,這是既當又立啊!

荊羽的心沉入了低谷,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自己可就危險了,得罪了憲兵部的少帥,自己在堡壘中以後怕是生存不下去了,除非力量大到足以掀翻軍方的統治。

不過,那可是一個很遙遠的目標。

「你家的事情我剛剛聽說了,那是意外,狩獵者碰上高級怨靈是很常見的事情,你不要因為這個就放棄自己的人生,你現在能通過試煉的希望幾乎沒有。聽我的,去向學院申請,取消明天的試煉!」

羅婭試着勸說荊羽放棄明天的試煉,她還不知道是自己給眼前這個少年帶來了滅頂之災。

荊羽已經打消了從羅婭那得到關於試煉之境信息的想法,也不打算告訴她自己參加試煉的實情,一來這些都是猜測,他沒有證據,二來說了也沒用,只會讓自己陷入更大的危機中。

眼下,還是想辦法通過明天的試煉要緊。

雖說逃出堡壘也是一個辦法,但是沒有超凡者的實力,就算成功逃了出去,也只會淪為異獸的口中餐。

說到底,成為超凡者才是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下去的唯一途徑。

面對羅婭的一再追問,荊羽只能笑了笑,敷衍道:

「羅婭姐,放心吧,我有信心通過試煉的,不是因為衝動才做出的決定。」

聽到這話,羅婭更加生氣了,她的表情變得無比嚴厲,質問道:

「哼,你哪裡來的信心?我都沒有絕對的信心能通過試煉!」

其實,除了荊羽這個中途加入的,每一屆的畢業生都會為畢業試煉做好充足的準備。

而像林銳這種有着深厚背景和力量的人,更是做好了萬無一失的應對。

有很多高等級的超凡者傳授經驗以及作戰技巧,雖然無法直接學習他們的超凡力量,但是林銳在對試煉之境的了解上,都遠遠超過了那些普通學員。

羅婭成為了林銳的未婚妻之後,自然也享受到了這些資源,掌握了很多別人沒有的知識。

也正因為如此,她才會對荊羽能通過試煉感到希望渺茫。

荊羽這個時候根本沒有心情和羅婭辯解什麼,面對她的質問,他滿腦子都是自己深陷死局的困境,尤其是想到這一切很可能是因為她時,心中頓時生出一股怨怒。

想到原主死去的父親母親,以及那些被波及的無辜鄰居,這股情緒更是無法遏制。

他語氣生硬的說道:

「既然你也沒有信心能通過試煉,那為什麼不去找你的未婚夫幫忙,在這裡纏着我幹什麼?」

羅婭愣住了,看着眼前這個表情冷漠的鄰家小弟,眼神中充滿了難以置信。

這還是那個一直以來都對自己唯命是從的男孩嗎?

荊羽深吸了一口氣,沒有去看羅婭,而是冷冷的看了遠處那個陰冷男人一眼,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角落裡的陰冷男人表情一滯,剛剛荊羽眼神中的恨意讓他感到莫名的一陣心驚。

他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不自量力的小傢伙,一個螻蟻,還想翻天不成!要不是少帥不想刺激自己的未婚妻,我早就親自出手將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給拆碎了。

荊羽沉默的回到家中,壓抑住煩躁的心情,開始思索起明天的對策。

他清楚,自己在72號堡壘中怕是沒有生存之地了。

不過他一直對72號堡壘也沒有什麼好感,既然如此,與其在這樣一個充滿了暴力不公的地方生活,還不如去荒野之中尋求一點安定。

不過,這一切的前提,就是成為超凡者。

想到記憶中原主父親講的那些故事,荊羽下定了決心,一定要通過試煉,去荒野之上闖蕩,也許能找到一個更好的堡壘也說不定。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大早,荊羽就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給驚醒了。

當他打開門時,門口已經站着三名全副武裝的憲兵部士兵。

為首的一人是一名少尉,開門之後,他對着荊羽露出一個陰冷的笑容:

「公民荊羽,72堡壘守護者學院第53屆學員,我們來接你參加今天的畢業試煉!」

荊羽打量了三人幾眼,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這是怕自己裝病不參加嗎?居然派了一個少尉來接他。

洗漱穿戴整齊之後,荊羽便走了出去。

當他離開家門之後,意外的發現周圍很多鄰居都站在門口看着他,大多數人的眼神中閃爍着仇恨的目光,還有幾人則是一臉複雜的表情。

荊羽感覺自己像是被押送刑場的犯人,這種感覺真是糟透了。

殺人誅心,不過如此!

跟着少尉上了一輛軍車之後,在眾人複雜的目光中,汽車向著堡壘**的試煉高塔駛去。

車上,兩名士兵將荊羽夾在中間,那名少尉則坐在副駕駛上。

荊羽自始至終都很平靜,他心裏清楚,林銳還想維護自己的形象,不會在這個時候殺他。

不過他的平靜倒是讓那名少尉生出幾分好奇,路上多次回頭觀察他。

看到少尉幾次欲言又止的樣子,荊羽也忍不住了,說道:

「你想說什麼?」

少尉怔了怔,一臉古怪的說道: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樣的人!」

「我是哪樣的人?」

少尉愣了片刻,答道:

「我說不清楚,不過看起來,你好像很自己現在的處境!」

聽到這句話,荊羽咧嘴笑了笑,心中基本已經確定了林銳就是這一切的幕後黑手。

看荊羽沒有說話,少尉皺了皺眉,他感覺眼前這個學員和情報上說的不太一樣。

不過,他也沒有多想,一個小人物,翻不起什麼風浪。

很快,汽車就到達了目的地。

這裡被很多全副武裝的士兵守衛着,其中很多人身上散發著逼人的氣魄,他們都是擁有超凡力量的守護者。

森嚴的守衛士兵,幾乎讓試煉高塔成了軍方的私產。

荊羽下車之後,看着面前雄偉的高塔,直觀的感受到了來自超凡力量的震撼。

這還是荊羽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觀察這座神跡,無論是高塔自身的雄偉壯闊,還是縈繞在周圍的偉力光環,都讓他感覺自己是如此的渺小。

這不是人類所能完成的工程!

即使有着兩個世界的記憶,荊羽也找不到合適的語言能夠形容試煉之塔的至高偉力。

此時,試煉之塔前的廣場上已經聚集了很多人,絕大多數都是來參加試煉的,其中那些年輕稚嫩的面孔,都是第一次參加試煉的新人。

而那些身穿各種各樣的制服,身上散發著逼人氣勢的傢伙,都是參加過多次試煉的強大守護者。

這些人扎堆聚集在一起,一臉戲謔的打量着眼前的新人,時不時和旁邊的人調笑幾句,似乎是在打賭會有多少人死在接下來的試煉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