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廢土大亨
廢土大亨 連載中

廢土大亨

來源:google 作者:且等不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且等不待 唐元 奇幻玄幻

得到穿梭兩個世界能力的唐元,初時不過只是想搞錢,想要過上可以真正自由享受人生的生活,可為了這樣的目標,最終他卻成為了——現世的巨富與廢土的大亨展開

《廢土大亨》章節試讀:

忙忙碌碌的度過了兩天。

跟罐頭作坊下了訂單,儘管對方三番四次的保證一定會保質保量保衛生,可唐元在乎的只是不造成危害,衛生不衛生的反正自己又不吃。

約定好交貨時間,囑咐其生產完畢後直接裝車運到租在郊區環境僻靜的倉庫。

關於廢土「硬通貨」這事,就算暫時有了着落。

在租倉庫這事上,唐元曾一度有想過租房東大叔的,可最後還是收起這樣的念頭。

畢竟關乎到未來一段時間的秘密操作,索性還是跟不熟的人打交道更鬆快一些。

通過微信把本月和下月的房租一併轉給了房東大叔,並捎帶的提了一句下月過後就退租的事,方便讓其開始找新租客。

將雜七雜八的事忙活完,往儲物空間中塞了大一堆的工具、建材,又備好了太陽能光伏發電電池板、柴油發電機以及燃油。

在第三天的清晨,離開出租屋的唐元輾轉來到租下的倉庫中,鎖好門後,他鑽進了倉庫內上任租客留下的簡易活動板房,用舊報紙將窗戶全都糊住。

念叨了一句「之後一定要把這破地方收拾一番」後,啟動了傳送。

……

幾聲不算大聲的雜物碰撞摩擦的聲音響起。

並不多一會,扶着單車的唐元走出了屋子。

抬頭看了看儘管灰濛濛,也照樣能感覺到逐漸明亮起來的天空。

早就察覺到兩個世界的時間流速一般無二且並不存在誰被暫停,可對於唐元來講,依舊是感覺到無比的神奇與新鮮,畢竟自認是個普通人的他,可不敢信口胡謅些什麼讓人不明覺厲的理論。

想着只是過了兩天多點的時間,那伙劫掠者應該還沒什麼收穫,索性熄了過去看一眼的心思。

此番到來的主要目的是將自己精心挑選的落腳點好好的收拾一番,從長遠的計劃來講,一直倒騰黃金顯然並不是什麼靠譜的選擇,想要攫取到足夠自己往後只管享受人生的多彩的財富,還是得從其他的方面下手。

考慮到畢竟是兩個世界的人,所以最便利的文化娛樂一類的作品、產品,直接便被唐元否決,指望着這個在被玩壞之前文明程度遠超原世界水平的世界裏的人,能跟在他們看來相當落後的人產生情感上的共鳴,多少是有些想當然了。

次一級比較容易變現的自然就是科技,對自己的腦子很有嗶數的唐元明白,想要通過科技賺錢,自然少不得養上一批科研技術人員,而想要養上這樣一批人,自然就需要擁有足夠庇護這些人人員的武力……

假如順着這條路子規划下去,可以想見,最終會指向的便是建立屬於自己的勢力。

而一旦成立了勢力,可以預見,勢必會出現勢力與勢力間的摩擦。

可,說到底,唐某人並沒有征伐天下的心思,所思所想的,至少在當下僅僅只是——搞錢。

而且最好是麻煩盡量少的,搞錢。

原本覺得還挺有難度的事,當他在劫掠者營地看到了關在籠子里的奴隸後,瞬間就豁然開朗。

搞勢力麻煩,買奴隸簡單啊。

呵——tui!

唐某唾棄這些傷天害理的奴隸生意。

但畢竟大環境如此,誒嘿。

想着劫掠者手上那種已經被磨掉了靈魂的奴隸不能要,琢磨着該找個時間去那個只聽說沒見過的天堂鎮自由市集看看。

推開建築狀況整體還算完整的別墅院門,視線掠過門框上斷掉的絲線,眉毛一挑的唐元,裝作毫無所覺的將單車推進院里,關上門。

藉著轉身回頭的功夫,不着痕迹的將整個院落掃視了一圈。

因為多種多樣的原因,本是該有綠植的院落里,空空蕩蕩,故而只需一眼掃過,便能確認別墅前院沒有闖入者留下的痕迹。

所以是躲在屋裡,或許正在某個窗口觀察着我,甚至可能正用武器瞄準着我。

嘖,被窺視的感覺還真不太舒服,也不知道片子里的老師們在明知道被窺視的情況下,是怎麼爽得起來的。

演員的信念感么?

搞不懂、搞不懂。

摒棄掉腦子裡的胡思亂想,裝模作樣的將單車推到後院角落的雜物間,又裝作巡視的繞着整個院落轉了兩圈,依舊沒有任何發現。

喲呵,還挺沉得住氣。

那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多久了。

在院落里挑了個對屋裡人觀察視野最好的位置,索性還沒吃早飯的唐元,難得精緻一把的藉著背包的掩護,取出一張野餐防潮墊鋪好。

將一盒自熱小火鍋放到防潮墊上,自言自語道:「大清早的吃這麼油膩好像不健康。」

一聽肉罐頭又被擺在了顯眼的位置,然後唐元似乎陷入了糾結,「肉的話……吃膩了。」

啪!

唐元猛地一拍手掌,「對了,既然怎麼都不健康,不如乾脆吃點爽的。」

於是乎,還冒着熱氣的開封菜被從包里掏出來擺上。

捧起巨無霸漢堡啃了一口,然後暢快的喝了兩口冰可樂,閉眼舒爽的長出口氣,唐元臉上的笑意濃郁了起來。

就在剛才他喝可樂的時候,別墅一樓的某個窗口傳來了大口吞咽口水以及指甲撓牆的聲音。

視線尋聲看去,依舊是黑洞洞的窗口,唐元有些好笑的開口道:「再不出來的話,可就什麼都剩不下了。」

怕裏面的人不相信,他開始把防潮墊上的東西一件一件的往包里塞。

之所以選擇這樣大費周章的把人釣出來,他也是有着多方面的考量的。

自己選的別墅自然自己很清楚,對方該是早在自己靠近別墅前就已經發現了自己,在敵明我暗的情況下,沒有選擇直接偷襲。

這就說明——不是對方不存在絕對的惡意;便是對方人數方面不佔優;又或者兩者兼有之。

當然。

最最重要的是,在被犁了一遍的殘垣斷壁中找一棟還算堅挺健全,並且地勢、環境、視野都還不錯的別墅,該是有多難。

這要是因為戰鬥給打爛了,找誰說理去?

別墅內一陣哐哐噹噹的亂響,顯然裏面的人腳步有些忙亂。

踏踏踏踏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從其短促的頻率可以判斷,來人身高應該……

「我真是……蒼了個天了。」

看到來人飛速靠近,唐元表情複雜的以手扶額。

這都是些什麼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