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廢土見證人
廢土見證人 連載中

廢土見證人

來源:google 作者:奇蹟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奇蹟狐 趙賢怡

「廢土紀二年,我打碎了夕陽,被追究破壞公物罰款並拘留」…我是一名21世紀被冷凍的癌症患者,在2422年的時候復蘇體驗了25世紀人類文明的極度發達:芯片人、地幔物質、思維轉移技術、犰狳球、軌道飛機、擬獸人、核能造物…但隨後整個世界遭遇了一場災難,我見證了人類文明的隕落…展開

《廢土見證人》章節試讀:

皮格不再一臉傲氣,他變得很諂媚:「好的好的,大小姐只要您不殺我,小的甘願為您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這傢伙是不是當富人久了,怎麼還有點受虐傾向?

「那麼,把你這三天的行程先彙報一下吧。」

他坐正,眼睛偷瞄着我說道:「呃呃…趙怡賢小姐,這三天,說實話這三天,我就一直待在犰狳球里,哪也沒去。」

「嗯?那就說說你這一周的行程。」

「哦,好的好的,我其實是一名加納大富人,你應該知道,哦你不知道。

我們加納大上個月實行了ai執法。但是那個ai,就是那個忒彌斯,我們給她取名忒彌斯,一點都不講情面。完全沒有給我們這些富人開放特殊通道,辦事什麼的還得排隊,排在窮人、精英後面。

就在七天前,我們道森市的首富斯沃特·卡特帶領我們富人抵制ai執法,我們進遊行示威,但一點作用都沒起,忒彌斯甚至把我們以『擾亂治安』罪抓進**局。

關了24小時啊,時間就是金錢,我們都特別生氣。斯沃特也被關了起來,他跟我們講,已經聯繫了其他幾個市的富人,準備把忒彌斯給毀壞。

要我說,這忒彌斯做事也是絕,不給我們留後路是吧?不給我們富人開特殊通道,那它就沒有存在的必要,我們就可以讓忒彌斯消失。」

皮革說道這裡,一臉氣憤。

「在行動的前一天晚上,斯沃特·卡特觸電死了,但是呢,我們都認為他那是意外死亡。

後來我才明白,那是忒彌斯給我們這些富人的一個警告,她的意思是:我們這個領頭的反抗她的人已經被她弄死了,我們剩下來的如果乖乖就範,可以既往不咎。

但是呢,我們只是認為斯沃特·卡特是意外死亡。

然後在另一個富人的帶領下,我們繼續準備着反ai執法行動。

雖然忒彌斯影響力在拙見增大,但咱們富人階級有錢有人,3天前的晚上我突然收到隔壁市的朋友打來的電話,他知道我們要進行反ai行動。

他告訴我,忒彌斯直接控制軍隊強推他們城市,那些機器上打着:

『新時代的崛起必然需要舊時代的廢墟來襯托』

的口號。

他讓我趕緊跑,他們那邊富人階級完全不是忒彌斯的對手,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忒彌斯直接斷了我們的權力,操控着軍隊轟炸整個城市。不管什麼貧民,也不管什麼富豪,直接平推。

他當時肯定還想和我說些什麼,但是聲音被炮火聲淹沒了。

我們道森市離大熊湖地區比較遠,我估計大部分富人都收到消息了,今晚的反ai行動怕是舉行不了了。

接着我要我的芯片僕人上網搜下大熊湖地區近期的新聞,僕人表示他連不上互聯網了。我是比較貪生怕死的我準備跑路了。

早在2400年的時候我乘坐着犰狳球,沿着阿拉斯加山脈前往泰德·史蒂文斯安克雷奇國際機場…」

皮革講的口乾舌燥,也不知他從哪掏出一瓶果汁,繼續說道:「趙怡賢小姐,您完全可以和我一同前往洛杉磯,等我安全到達,你想吃什麼吃什麼,一切我來買單。」

皮革很大氣,然後不知道從哪拿出來一個蘋果遞給我。

我還不餓,但勝在無聊,一邊啃着蘋果,一邊問道:「你家難道就你一個人嗎?你的妻子,你的僕人呢?怎麼不帶他們一起走?」

聽完我說的話,皮革突然叫了起來:「哦,老天。那些都是可以隨時更換的!

我的妻子又怎麼樣?雖然她很美,但美人製造工廠里又不是買不到。我的僕人又怎麼樣?仿生人而已,芯片人而已,活不了多久的。

你這個21世紀的人可要知道,現在我們25世紀最看重的可是血脈羈絆啊!」

這皮革入戲還挺深啊,要是在21世紀,肯定是一個好演員。

我在心裏思考,看樣子,21世紀的三觀、世界觀貌似已經不適合現在的世道。一個人逃難,居然不帶上自己的家人,自己的老婆。

接着他繼續說道:「我乘坐着犰狳球一路上翻山越嶺來到鎂國阿拉斯加州和加納大的邊境。

我要去洛杉磯就只能坐軌道飛機,而只有安克雷奇才有軌道飛機。」

我嘲諷道:「那你怎麼獨自一人?你不找些人護送你這個富人嗎?」

「我們富人之間的聯繫,完全是靠芯片僕人。因為你知道裝上芯片後,壽命會大量縮減。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最近這世界發生了什麼。

畢竟加納大很久沒有戰事了,摩擦都是在東亞那邊。」

戰事在東亞?曰本那邊嗎?還有那什麼芯片僕人?我額頭上的那個也是芯片插槽嗎?還未等我問,皮革又繼續說道。

「3天前,等我到邊境時加納大軍官盤問我是不是間諜?我靠,我怎麼可能是?我可是富人啊!我有必要為了那麼點金錢去做掉腦袋的事嗎?

我直接告訴那些軍人,我是富人,我們加拿大的AI忒彌斯叛變了,他開始屠殺我們的精英階級。我拿出象徵著富人的基因令牌,又分了些珍貴的香蕉給他們。

這一下子不就證明了我的身份嘛,對吧?因為現在只有錢人才吃得起食物,那些窮人都只能喝壓縮營養液。」

皮革喝完果汁,從背後拿出一隻熱乎的烤鴨,撕一條鴨腿給我,示意我吃。

靠,實在是太美味了,我的味蕾居然在跳動,我甚至來不及咀嚼就咽了下去。就連軟骨都吞進了肚子里。

「有這麼好吃嗎?」

「嗯,挺香。」我又從他那搶了塊肉。

「不過你剛剛那吃像跟我的芯片僕人們有點像,他們是因為平時只能吃無味的糊糊,但是你吧,你只是餓了吧?」

「吧唧…吧唧…」皮革細嚼慢咽的享受着烤鴨,他不需要操控犰狳球,因為開了自動巡航。

「然後阿拉斯加的軍官告訴我,忒彌斯對鎂國宣戰了,她認為ai人工智能是弱勢群體,ai需要更廣闊的生存空間,而鎂國是人類這一方最強大的國家。如果談判不成,那就發動戰爭。現在局勢已經非常緊張了。

我靠,那這還玩個屁呀。誰知道鎂國能不能打得過AI呢?我也沒有跟那名軍官繼續嘮叨了,我想加快速度,奈何犰狳球被限速了。我只能慢悠悠地朝着安克雷奇市這邊趕。

結果呢?我到xx市,上白哥谷歌地圖看一下。

我遭到了襲擊。我靠,那個導彈的方向。居然不是從加納大來的,不是從東方來的。而是從西方那邊,大海那邊來,那不是俄羅斯那邊嗎?我靠,開玩笑呢。我在球里沒有受到一點傷害。你知道的,食物是我們富人的象徵。我逃跑的時候帶的食物也不是很多,我就餓嘛,我就只能去商店用食物換了一些壓縮營養劑。」

說完,他掏出一些塑料管給我:「剩下的事物不多了,我還有用,你要是餓了只能吃這個。」

我扳開塑料管的蓋子,將裏面的液體一飲而盡,嘗不出絲毫味道,但有股暖流從食道流向胃裡,過了會,我的四肢百骸都熱乎了起來。

皮革繼續說道:「然後我又問了店員,稍微了解發生了什麼事。大概就是鵝羅斯派兵入侵阿拉斯加,而且是不宣而戰哦。

這時候我得趕緊去洛杉磯啊,在我叔叔福克斯·馬里奧的幫助下,我肯定能東山再起。阿拉斯加州已經成戰區了,我都不知道機場還能不能運行。

別問我為什麼從道森市來安克雷奇市花了這麼長時間,這個犰狳球什麼都好,就是速度快不起來。雖然它是繞着地球軌道運行的,你知道的。」

「繞軌道運行?我還真不知道。」

皮革被我問的一臉驚訝,他說:「你連這個都不知道,這可是劃時代的科學研究了。哦對了,你是21世紀的嘛。」

我挺佩服這個皮革的腦補能力,這解決了很多我需要解釋的地方。為了讓他繼續說下去,我就順着他,我說:「至高至強至仁至善的25世紀富豪,您可以給我說說嘛?」

於是皮革他就跟我講述了這個犰狳球是怎麼製造的以及製造它採用了哪些理念,哪些原理。

《廢土見證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