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酆都銀行家
酆都銀行家 連載中

酆都銀行家

來源:google 作者:棲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常卿 棲墨

常卿,本是冥界酆都人冥銀行一把手,因一次決策失誤,導致冥界金融系統發生了重大風險,雖然補救及時,處置得當,最終未造成重大經濟損失,但還是被削官奪職,併流放人界經歷十世苦難然而常行長離任後,繼任者實力不濟,整個冥界金融系統逐漸崩壞,直接導致了席捲整個冥界的經濟大危機為平「冥憤」,新任酆都人冥銀行行長被冥界高層下了油鍋,原行長常卿被迫提前結束輪迴,官復原職,收拾爛攤子……展開

《酆都銀行家》章節試讀:

凝兒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後,便一言不發地閃立一旁。可眼前是深不見底的溝壑,遠處的弔橋也早已被那群可怖的人形白影佔領,這個「請」到底是打算把我往哪裡引?

這丫頭肯定生着氣呢!

「走啊?磨蹭啥呢?鬼門關18點閉關,這裡可不管晚飯!」

凝兒見我一副獃頭獃腦的樣子,沒好氣的埋怨道。

我自知理虧,不好再多問,只好繼續尷尬的摸摸鼻子,不住地「嘿嘿」傻笑。

凝兒使勁翻了一個白眼,隨即從貼身的口袋裡掏出一部看起來跟黑白無常手中一模一樣的手機:

「常行長到了!請將接引通道打開!」

接引通道?身份特殊是不一樣哈,竟然還有專門的接引通道!

凝兒話音未落,只見一個巨大的蛋形飛行器飛旋着從眼前的溝壑中緩緩騰空升起,捲起一陣尖利的咆哮,這「蛋」通體發灰,除了能飛,看起來並無特別之處。這玩意咋飛起來的?這完全不符合物理學定律啊!我有些出神,只恨不能錄個視頻下來慢慢研究。

而此時,「巨蛋」已經凌空懸停在了我們頭頂,稍作調整後,只見一道金色光柱從「巨蛋」底部噴射而出,在地上投射出一道類似圓形地毯般的光暈,在這個黑白灰色調的世界中分外惹眼,不遠處正排着隊過弔橋的整隊人形白影也在剎那間被這光柱吸引,齊刷刷地停了下來,無數只閃着紅光的眼睛瞬間向我們聚焦,白色的身影,黑洞洞的面容,搭配着兩隻幽暗的紅色眼珠,在這個灰濛濛的世界裏顯得分外詭譎。

果然,VIP走到哪裡都招人(鬼)嫉妒!

凝兒餘氣未消消,自顧自地朝着光暈**走去,我又急又怕,像個未經世事的小屁孩一般,一把扯住她的衣角,一個箭步便跟了進去。

我眯着眼睛,只覺得渾身的陰冷都被這道金光驅趕的乾乾淨淨,還沒來得及好好舒展一番,又只覺這道金光開始收縮,我和凝兒瞬間離地,隨着光柱一齊被吸入「蛋」中,就像第三類接觸中外星人從地面登錄UFO一般。

入「蛋」後,甚至還沒來得及好好打量一番這「蛋」內的構造,一股巨大的失重感又猛的襲來,我一個踉蹌,頭在「蛋殼」上狠狠磕了一下,疼的我呲牙咧嘴的,不出意外的話,「巨蛋」應該是正在朝着深淵底部急速下降。

「這是幽冥電梯,不是什麼『巨蛋』!」

凝兒斜靠在「蛋殼」上,又好氣又好笑地說道:

「幽冥電梯是供鬼差出入的通道,大概十五分鐘後,我們就能抵達鬼門關辦事處了。」

鬼門關辦事處?

我揉着腦袋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這個名字倒是很有一番風味。

「這有什麼好笑的啊!」

凝兒又惱了,狠狠跺了一下腳,道:

「讓您聽聽培訓課您不聽,冥間的禁忌可多了,還有,剛剛類似什麼燒紙的話,可千萬別再亂講了!」

「怎麼?」

凝兒這一問,正中我的疑惑:

「是燒紙不合適還是託夢不合適……」

「哎呀!您可快別說了,私自接收陽間燒來的任何東西都是重罪!」

凝兒急切地有些結巴。

「不可能吧?千百年來不都有清明、月半、辭歲燒紙錢的習慣?」

我大為不解:

「感情我們在陽間做的得一切都是白費功夫啊?」

「我也是聽年長的鬼差大人說的,在很早以前陽間的供奉是冥間的主要經濟來源,可是後來引發了一系列的問題。」

「給故去的親人燒點紙錢,這能引發啥問題?通貨膨脹嗎?」

「通貨膨脹是一方面!」

凝兒頓了頓,繼續說道:

「更重要的是,有些鬼受的供養過多,於是就常年在地府過着『高鬼一等』的生活,遲遲不願投胎,這幾年陽間的出生率持續下降,就有這方面的原因!」

「哈?」

我啞然失笑。

「可不是嘛,再輪迴的話,也不知道會投到什麼胎,還不如躺平做個富貴鬼!」

凝兒眨巴着眼睛說道:

「而且,你知道的,人一旦擁有了雄厚的資本,就不自主地想染指權力,鬼也一樣,有錢的鬼多了,就把心思打到了地府的管理層身上。」

「看來,地府也少不了階級矛盾!」

我打趣道。

「1000多年前吧,地府爆發了一場大動亂,為首的鬼三天兩頭給陽間的親人託夢,讓後人燒了一堆武器和物資過來,又鼓動收買了一大批鬼魂,企圖暴力奪權……」

「等等,這不是網絡小說里的情節嗎?竟然都是真的?」

「肯定是真的啊,空穴不來風嘛!」

「那後來呢?他們造反成功了嗎?」

「當然沒有啊,但是聽說就差那麼一點點,最後還是地藏王菩薩、后土娘娘、北陰大帝幾位高層領導親自出馬,搬了不少救兵過來,才勉強平息。」

「所以,現在私自接收陽間燒來的任何東西都是重罪?」

「是的,那之後冥界出台了一系列法規,也處理了一大批頂風作案的鬼,還設立了酆都人冥銀行,專職負責管理冥間的經濟。」

凝兒神神秘秘地向我招了招手,壓低嗓門道:

「牛頭馬面之前在地府地位很高的,屬十大陰將之二,聽說後來就是因為私自接受了凡人賄賂,給人加了陽壽,這才被貶成了底層鬼差!」

我醍醐灌頂,同時又懊惱不已,我之前那不是給人傷口撒鹽呢嗎!

「您倒也不必懊惱,我都替您解釋清楚了!」

凝兒得意地笑着,取出了我的路引:

「我還把您隨身的功德幣刷了一半給他們,他們可開心了呢!」

「功德幣?功德幣又是個啥?」

我再一次陷入了疑惑,感覺冥間這套路,我得再學個九年義務教育才能勉強理清頭緒啊!

「功德幣就是陰間的主要流通貨幣,通過酆都人冥銀行統一結算後,存在這個卡里!」

凝兒一邊說,一邊將我的路引塞進我的手裡。

我去!我一直以為這玩意只是像銀行卡而已,沒想到它還真是個銀行卡!

「那……」

我還想繼續追問下去,不料剛張口,幽冥電梯的底部就始料不及地傳來一陣巨大的衝擊力,彷彿是重重的砸在地上一般,隨即「蛋殼」再次裂開,一團昏黃的光線率先擠了進來。

「常行長一路辛苦了!」

幽冥電梯之外,赫然立着一排人影,說話的是隊首一位留着一臉紅色絡腮鬍的漢子:

「您這邊請,判官大人已經等候多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