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風雷之主
風雷之主 連載中

風雷之主

來源:google 作者:烏龍破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烏龍破軍 奇幻玄幻 紀陽

(異界+熱血+殺伐果斷+扮豬吃虎+強勢崛起)紀陽穿越之後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竟然與白骨相擁而眠,周圍是一望無際的白骨荒原,好在系統出現,將紀陽帶入修鍊之道;反殺敵首,得風雷傳承,遇神秘機緣;誅滅強敵,踏破封禁制,衝出封印地;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掌風御雷,捨我其誰!!!展開

《風雷之主》章節試讀:

「擁有秘技的秘石!」一道信息從腦海深處傳來。

「秘技!秘石!」紀陽一怔,然後陷入狂喜之中,這不就是系統光幕上面顯示的秘技欄嗎。

紀陽一念展開系統,看到上面秘技一欄還是「無」,不過有了這顆秘石,就代表着紀陽即將擁有一種秘技。

「不過這秘石該如何使用呢?」紀陽捏着秘石又犯了難,只好在心中默默詢問系統。

「將秘石置於眉心?」腦海中傳來消息,紀陽照做,把菱形晶石按在眉心當中。

「嗡!」一道白光閃過,菱形晶石成了粉末,自紀陽眉心紛紛灑落,而最重要的秘技信息已經被紀陽得到。

【秘技*歸元】:消耗體內能量,爆發數倍戰力,體內能量越多,消耗的能量越多,爆發的實力越強,在爆髮結束之後會陷入一段時間的虛弱狀態。

「消耗能量,爆發數倍戰力,就怎麼簡單粗暴。」紀陽看到在系統光幕之中也先顯示了秘技的存在。

秘技:歸元

「真想試一試歸元的威力。」不過最終紀陽還是按耐住心中的興奮之意,畢竟自己現在還是被人追殺中。

紀陽又看到放在一旁的木盒,裏面還有12顆骨珠呢,再加上自己原本留存的2顆一共14顆骨珠。

「吸收融合。」一念之間,14顆骨珠從木盒中消失不見,而紀陽則感受到身體一陣充實,力量充盈。

境界:大地一階(14/100)

「不錯,殺人放火金腰帶,名不虛傳,如果再來幾次,就可以晉陞二階了。」紀陽欣喜不已。

同時也在感嘆着自己今天的遭遇有些不真實。

中午穿越到這白骨荒原中,晚上在玄陽谷口被打劫,還好最後因為那位趙隊長,躲過了被打劫的命運。

可還沒安穩多久,又在玄陽谷內被人跟蹤,想要謀財害命,最終自己依靠着弱點視野和誰比較狠,最後殺一人跑兩人。

後來再次擊殺盯梢一人。

「如果沒有那位趙隊長,估計我現在已經躺在草堆里,屍體都涼了吧。」紀陽一陣後怕,如果自己的骨刀被搶走,那就沒有後面強殺的事了。

因此也憑空對那位趙隊長再次生出一絲感激。

這一夜,紀陽就在這樹洞之中度過,將烤熟的獸肉吃下之後,便依靠着樹榦和衣而眠。

還好,他並沒有遇到有凶獸襲擾。

翌日清晨,紀陽從樹洞中醒來,將火堆撲滅,收拾好東西,離開樹洞。

他重新回到玄陽谷山脊內側,此時那些傅少爺的手下依然在不斷巡視,只是數量沒有昨天多了。

「呵呵,你們在這好好找吧,那顆秘石我可是已經融合了。」紀陽嘿嘿一笑,不再管他們,走一條隱蔽的小路,想要前往玄陽谷出口。

不是紀陽沒有想過從山脊外側離開前往白骨荒原,實在是山脊外側凶獸過多,想要從山脊外側前往白骨荒原,極為太危險。

至於為何僅僅數百米之隔的山脊內側只有零星凶獸襲擾,紀陽也不知道是為何。

「可能是這玄陽谷之中的強者所為吧。」

「喂,過來接受檢查。」紀陽行走在一條小路上,沒想到還是被人遇到了。

紀陽低着頭,快步走靠近對方:「檢查?兩位大哥要怎麼檢查?」

「偷偷摸摸的走這條小路,一看你就不是什麼正經人,抬起頭來。」其中一人呵斥道。

「哦哦好的好的。」紀陽快步接近對方,同時伸手撓了撓腦袋。

就在紀陽僅僅對方僅僅兩米距離的時候,原本撓向腦袋的手突然間向後一握,然後那兩人便聽到一聲怒喝,隨後只看到一道白光一閃,接着頸部一涼。

「死吧!」

「嘭!嘭!」連續兩聲重物落地聲響起,那是兩顆頭顱砸落在草地上的動靜。

「嘭!嘭!」紀陽將兩具無頭屍體推倒,然後在兩者身上摸了摸,找到兩個布袋,往自己懷裡一揣,快步離開了這裡。

直到五分鐘後,又有兩個人巡邏到這裡,才發現之前的兩人已經雙雙斃命,連忙通報所有人加緊巡邏,一定要找到目標人物。

紀陽這邊可不管那麼多,他已經來到了玄陽谷出口處。

可以看到,今天值守的守衛赫然就是昨天要打劫自己的那位,而旁邊高台上的趙隊長則是不見蹤影。

紀陽面無表情,兩眼直視神態自若的從出口向外走去。

在紀陽路過那位守衛的時候,他自然發現了紀陽的存在,頓時眼中一冷,要說些什麼,不過又像是想到了什麼,硬生生止住了口中的話。

並未對紀陽有什麼阻攔。

「呼!」直到離開出口一百多米,紀陽才猛地舒了一口。

「幸好那守衛沒有刁難,否則又是一件麻煩事。」紀陽環視周圍,選擇了一個方向,朝着白骨荒原走了過去。

途中,他也掏出剛剛得到的那兩個布袋,根據手握的感覺,每一個裏面都有幾顆骨珠。

將兩個布袋打開,掏出裏面的骨珠。

「嘿嘿,竟然有6顆骨珠。」紀陽略微驚訝道,

隨即心念一動,6顆骨珠已經被吸收融合進自己的身體。

前往大地二階的道路又近了一步。

……

玄陽谷出入口。

突然來了一波十幾人的小隊,帶頭的赫然就是傅少爺,那位趙勝也在隊伍之中。

這一行人來到谷口,還是引起了守衛的注意。

「各位是要離開玄陽谷?」那守衛好奇道。

「呵呵,我乃玄陽閣守衛隊長傅洪。」那位傅少爺上來自報家門。

「傅隊長,不知您來這有何貴幹?」那守衛一聽對方是玄陽閣的守衛隊長,頓時緊張起來。

「呵呵,別緊張,我就是想問問,你每天在這裡管理進出人員,是否有見過這樣一個年輕人。」傅澤宇一翻手,抓出一張人臉畫面。

「哦?畫像?」那守衛連忙接過那張帶有人臉畫像的紙張。

如果紀陽在現場的話,必定能夠看出這紙張上面的畫像,赫然就是他自己。

那守衛自然也認出來了。

這也太熟悉了吧,昨天自己就是因為這傢伙被趙隊長罵了一頓,剛剛還遇到那人呢。

「傅隊長,這人我見過。」守衛淡淡道。

「什麼,你真見過?」傅澤宇急道。

「在你們來之前,大約二十分鐘前,這個人離開了玄陽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