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風流皇太子
風流皇太子 連載中

風流皇太子

來源:google 作者:煙十叄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上官雲卿 軍事歷史 葉洵

葉洵越了開局大夏太子爺,奈何已經被廢不過,葉洵志向不大,一切向錢看只願做一個聲色犬馬,醉卧美人膝的逍遙王爺然,事與願違本無意再起波瀾的葉洵,被硬生生推到了漩渦中亂世將起,誰主沉浮且看葉洵如何笑傲大夏,攪弄風雲展開

《風流皇太子》章節試讀:

在葉洵與旺財的**下。

禮部官吏衝到曲江樓頂樓。

進了屋子。

官吏近到葉瀾天身旁揖禮,慌忙道:「陛下,秦王殿下不肯離去,他說人可以不帶走,但賞錢……賞錢必須要給他。」

聞言。

砰!

葉瀾天拍案而起,怒火中燒。

「不走!?」

「這逆子當真想反天不成!?他以為作了幾首詩,便可以在朕面前為所欲為!?」

「朕……」

葉瀾天怒罵著,轉身四下張望,尋找一個能讓自己解氣的利器。

平日里,他倒也不是一個愛生氣的人。

但葉洵傷他太深,提及葉洵,便氣不打一出來。

見他這副模樣。

魏無忌一把拉住葉瀾天,急忙寬慰道:「陛下,您何至於動氣如此?秦王不是說了嗎?人他可以不帶走。」

「您每月只給秦王府一貫月錢,別說養活秦王主僕兩人,單單是養那旺財都不夠。」

「旺財的食量,您也不是不知道……」

聽着這話。

葉瀾天冷靜下來,坐到蒲團上,眼眸低垂。

他倒是將旺財這廝給忘了。

體大如虎,兇猛無比的旺財,這一天估計就要吃掉十幾斤肉。

一貫錢支撐諾大秦王府的開支,確實費勁。

葉瀾天只給他一貫錢,也是為了施以懲戒。

緊接着。

葉瀾天擺了擺手,面顯滄桑,沉吟道:「罷了,罷了。那逆子不就是要賞錢嗎?給他便是,反正人他不能帶走。」

話說此時。

葉瀾天心中莫名心酸,好好的一個太子,竟淪落到這般地步。

「是,陛下。」禮部官吏應聲,隨後向樓外而去。

葉瀾天望向魏無忌,嘆息道:「今日這文擂算是沒了意義,只是苦了雲卿這孩子。」

「呵呵……」魏無忌笑了笑,應聲道:「陛下不必自責,這事還是順其自然的好。雲卿是大夏才女,肯定有自己的想法,這次又沒嫁成,說不定也是好事。」

「但願吧。」葉瀾天起身,微微搖頭,「走吧,咱們回宮,剩下的事交由禮部去處理吧。」

話落,葉瀾天抬腳向屋外而去。

……

與此同時。

丫鬟蓮兒拿着四首詩,跳着歡快的步子,推開屋門。

「小姐,不得了,不得了……」

「您猜猜,是誰奪了文擂魁首?」

聞言。

上官雲卿抬起蒼白面容,柔聲道:「除了吳王和蘇瑾之外,還有何人有奪魁首的才氣?」

「難不成是蘇瑾勝了?」

蓮兒翹着小嘴,搖頭道:「不是,不是蘇大才子。」

聽着這話,上官雲卿美眸微微一滯,心下一沉,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呼……」上官雲卿長出一口氣,嘆息道:「沒想到,真是吳王。」

念及此,她心頭已浮現絕望之意。

蓮兒接着搖頭,應聲道:「也不是吳王…….」

話落。

上官雲卿柳眉微揚,心下一驚,閃動着如同秋水一般的眸子,疑惑道:「那是何人?」

蓮兒將四首詩放到桌案上,笑吟吟道:「秦王葉洵。」

秦王?

葉洵?

上官雲卿愣愣的看着蓮兒,眼眸中滿是難以置信。

不可能。

這怎麼可能?

葉洵的紈絝與無才,那是名滿京師的。

怎麼可能是他奪得魁首!?

上官雲卿無論如何也不能相信。

見她這副驚愕的樣子。

蓮兒指着桌案上的詩篇,「小姐,您若是不信,可以看看,這四首詩都是秦王殿下所作。」

聞言,上官雲卿一把抓起桌案上的詩篇。

牆角數枝梅,……

春到蘭芽分外長,……

咬定青山不放鬆,……

故園三徑吐幽叢,……

梅蘭竹菊四首詩,上官雲卿一首首研讀,臉色也由難以置信慢慢轉變為了驚為天人。

她自詡才氣無雙,在詩詞創作方面,不輸於大夏任何一位才子,包括葉濤和蘇瑾。

然,在葉洵創作這四首詩面前。

上官雲卿感覺自己以往所創詩詞,與葉洵這四首相比,除了稚嫩外,再無其他。

她不明白,以葉洵的才氣和經歷,怎麼可能作出這樣意味深長,耐人尋味的詩來。

片刻。

上官雲卿臉上恢復了些許血色,問道:「陛下……陛下怎麼說?」

蓮兒喜上眉梢,回應道:「陛下懷疑秦王殿下這幾首詩的來歷,宣布文擂停滯,您的婚事就此取消。」

婚事取消!!!

聽見這幾個字。

懸在上官雲卿心間的一塊巨石算是落了地。

她千算萬算,沒算到,到最後竟是葉洵救了她一次。

「小姐,您感覺這幾首詩是秦王殿下所作嗎?」蓮兒嘟着小嘴,望着四首詩,眉梢微蹙。

「肯定……」話沒說完,上官雲卿又將話咽了回去,隨即道:「我也說不好,畢竟就算大儒也不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連創四首絕世佳作。」

「況且,近幾年,我大夏與周邊各國比試文擂,都已難出佳作。」

「相比於大俞,我大夏文人勢弱的很。」

念及此,上官雲卿不禁暗嘆,大夏在列國文擂比試中,已連續墊底三年,這對大唐文學發展的打擊,是致命的。

蓮兒聽着她的話,微微點頭,似懂非懂。

她只是一個丫鬟,倒也不懂國與國之間的太多事。

雖然上官雲卿也不知道,葉洵這幾首詩究竟是他自己所作,還是背後有高人指點。

但這個人情她算是欠下了。

畢竟,若不是葉洵,她也恢復不了自由之身。

葉洵名聲雖然不好。

但上官雲卿亦是有自己的原則,葉洵既然幫了她,日後便要還了這份恩情。

頓了頓。

呼……

上官雲卿長出一口氣,隨即站起身來。

「蓮兒,既然這已沒有我們的事,我們便回府。」

若是以往。

上官雲卿是最喜歡參加文擂的。

但今日這文擂,她一刻也不想多待。

「是,小姐。」蓮兒應聲,攙扶着上官雲卿向屋外而去。

剛走幾步,上官雲卿停住腳步,隨後轉過身來,將桌案上的四篇詩詞卷好,隨後塞入雲袖。

不管葉洵德行如何,詩是無辜的。

《風流皇太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