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鳳逆凰權:狂後要翻天
鳳逆凰權:狂後要翻天 連載中

鳳逆凰權:狂後要翻天

來源:google 作者:刀刀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傅凝 封衍 懸疑驚悚

堂堂一國皇后,卻被送往敵國和親,被人生生剝皮,親子葬身火海,九族全遭斬首,天道不公,允她重生一世,這一世,她再不良善一分!展開

《鳳逆凰權:狂後要翻天》章節試讀:

  封衍如今吐血,就像是每日批奏摺那般平常,向海急的都快哭了,他卻毫不在意。

  「朕原本打算就這樣隨她去了,卻未曾料到你出現。」

  傅凝伺候他喝葯,他卻是擺擺手擋了她的動作:「朕時間不多了,不求苟活於世,只求見她心安。」

  傅凝手指一松,葯碗落地,湯藥灑了一地,空氣中都瀰漫著苦澀的藥味,過了良久才聽她沉沉道:「皇上對娘娘其心可鑒。」

  封衍卻是蒼涼一笑,眸中心中全是悲痛。

  「朕對這世人無愧,對列祖無愧,唯獨這一生愧對於她,其心可鑒,哪裡可鑒,朕不過是受制於人的懦夫罷了!」

  傅凝久久未曾答話。

  「為何不回朕。」

  封衍淡淡開口,卻見傅凝已抬起頭眸子灼灼看向她,一字一句道:「既然受制於人,皇上為何不反制與人。」

  封衍蹙眉看她,卻聽她繼續道:「皇上又以為,如何才能無愧見娘娘,將這江山穩穩拿在手中,先送那些害她的人去向她認錯,才叫無愧!」

  封衍久久看着傅凝,那女人就那樣灼灼的盯着他,直過了許久,他忽的笑出聲來:「你的眸子像極了她,卻沒有她那般柔軟,她看我的時候,眼中全是繾綣。」

  傅凝怔了一怔,不知如何回話,卻聽得封衍又問:「多恨趙家,才讓你甘願冒着生命危險將一切告知與我,你可知朕動過殺了你的念頭。」

  傅凝心裏咯噔一下,她不是沒想到這一點。

  「可皇上終究還是沒有殺臣妾,就證明臣妾賭對了。」

  她忽的俏皮一笑,臉上掛着幾處傷,如今這一笑卻是讓她看起來明艷動人,眸子直看向封衍:「多恨趙家,皇上就看臣妾,出多大的力為你對付他們吧。」

  末了,她又頓了頓加了一句:「但求皇上信任臣妾。」

  看着那雙眼,封衍莫名就像是察覺到顧婧舞的神情,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傅凝挨了端貴妃一手爐,卻是進了位分,不單單從沒有名號的貴人晉為嬪,皇上還親自賜了封號下來,封為熙嬪。

  後宮一片嘩然,熙為號,允禧庶績,敬德光明之意,堪堪周圍封號,便已是比那嬪位要尊貴,彼時端貴妃聽着小太監稟告,再看着青帝派人送來的「秉心貞靜,守禮自重」八個大字憤怒無處可使,隨手抄起器皿就朝着宮人身上砸去。

  「主子可算是熬出頭了!」

  錦繡看着一道道賞賜往棲蘭苑進,小臉滿是興奮,差點樂過了頭,芷蘭含笑看着她,嗔道:「瞧你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小心丟了主子的臉,快些去看看葶彎姑娘的傷如何了,主子如今升了位分,你我兩個可是伺候不好的。」

  錦繡一想立馬反映過來,忙跑着去看那被自家主子撿回來的宮女,葶彎,她知道,當初皇后娘娘身邊的大宮女,自從皇后娘娘因為母族謀反賜死之後,皇后那一脈的宮人每一個有好下場的。

  卻不想傅凝親自出來叫住了她。

  「誰都不許進來。」

  傅凝親自進了葶彎休養的房間,留下芷蘭和錦繡守在門口,錦繡多話問了一句卻被芷蘭打斷:「錦繡,宮中少言才能活得長久!」

  葶彎被折磨的已經沒了人形,原先溫柔恬靜的臉如今處處是傷,她清洗了許久,才明白有些已經成了舊傷。

  「是我對你們不起。」

  她難以抑制心中苦痛跪倒在地,被疼痛折磨着的人立馬就變了臉色掙扎着要起來行禮,傅凝被悲傷覆蓋啞着嗓子摁住她的肩膀:「對不起……我對你們不起……」

  「貴人救了奴婢的命,奴婢……奴婢無以為報,又何來貴人所言……」

  雖已經見過她被折磨過的模樣,可如今看着她被人刺的看不清原樣的十指,滿是傷痕的臉,她心中的恨意就難以自持,顫抖着手道:「是誰幹的,告訴我,是誰做的……」

  葶彎搖頭,眼眶雖是濕着卻沒有掉出淚來:「娘娘手底下出來的丫鬟,這點痛還打不倒奴婢,貴人不必在意。」

  葶彎頓了頓,卻是艱難的抓住了傅凝的手:「葶彎可否求娘娘一事……」

  傅凝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也說不出話來,只是重重點頭。

  「曾經伺候娘娘的小俊子,貴人……貴人可否出手相助……」

  葶彎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望着傅凝的眼,傅凝早已經淚流滿面,心痛如絞:「我應你。」

  傅凝出去的時候紅腫着和眼,錦繡已經不知跑去了哪裡,芷蘭拿着袍子守在外頭,見她這般出來下了一跳,慌忙上前:「主子這是怎的了!」

  傅凝心中被悲傷填滿還遲遲走不出來,腳下一虛順勢扶住芷蘭的胳膊:「嬤嬤,我累了。」

  芷蘭眼中全是心疼:「既是累了,奴婢扶主子去休息,等恢復了精氣神,主子做什麼都行。」

  傅凝虛着身子隨她走,卻還是強打着精神道:「一會子你找一趟向公公,朝他要個人過來。」

  芷蘭應了,待安頓好了傅凝便親自去了向海處,等傅凝醒來的時候,向海已經帶着人候在外頭了。

  「和葶彎姑娘一個遭遇,情況卻是好上許多,非要跪在外頭等主子醒來,奴婢便也依了。」

  芷蘭說話的時候傅凝順着窗戶瞧了一眼外頭的人,悶着聲道:「吩咐養好傷再來見我,還有,向公公那邊替我謝過,我就不起身了。」

  傅凝說著又躺了下去背過身去,芷蘭知曉她的意思,忙出去照應,向海並未多言,笑嘻嘻將人留下便也走了。

  這一覺,傅凝直睡到了夜裡,像是又經歷了一場生死,滿頭冷汗進行的時候正巧對上封衍的眸。

  「皇上怎的來了。」

  傅凝慌忙起身卻被封衍止住了:「不然朕還能去哪裡。」

  傅凝見他情緒不高便也不多言,卻聽得封衍沉沉的音色裡帶着難以自持的悲傷:「今日是她的頭七,朕卻不能為她做些什麼。」

  傅凝猛地一怔,重生竟已有了數日。

  直過了許久,才聽得傅凝冷聲道:「皇上不是什麼都做不了,我們不得安寧,他們也不能睡個安穩覺。」

  傅凝招呼了一聲芷蘭,就見她端着筆墨紙硯過來,封衍不解,傅凝不言寫下幾字。

  「這是臣妾送皇上的第一份禮。」

  封衍接過紙張一看,皺眉開口:「雨謝芳華?」

  傅凝點頭,眸光沉沉:「京城最大的妓院,這裡頭養着的可不單單的**,每個**手裡握着的,可是朝中個各大官員的把柄。」

  封衍心中大驚。

《鳳逆凰權:狂後要翻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