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瘋批秣爺懷裡的嬌寵夫人在裝柔弱
瘋批秣爺懷裡的嬌寵夫人在裝柔弱 連載中

瘋批秣爺懷裡的嬌寵夫人在裝柔弱

來源:google 作者:念念睡不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程秣 顧厭

秣爺:我夫人她膽子小,怕生眾人:爺,夫人她是娛樂圈頂級大佬,追捧無數……秣爺:我夫人她沒人撐腰,真可憐眾人:爺,夫人她外公是三大家族的,全家都寵她秣爺:我夫人她自小吃苦,還很柔弱眾人看着顧厭腳踩兩個小混混,默……秣爺:我不管,我就要寵着我夫人顧厭:過來給我親一個~展開

《瘋批秣爺懷裡的嬌寵夫人在裝柔弱》章節試讀:

嘣——

樓上的人沒有回答,直接甩上了房門。

顧厭看着一瞬間變了臉色的顧清海,心裏冷笑了一聲,抽出了被他攥在手裡的胳膊。

「如果因為我擾得父親家宅不安,那我還是走吧……」

她臉上的神色更是蒼白。

顧清海皺了皺眉,看了一眼樓上的方向,扭過頭衝著她,道。

「走什麼走,這裡就是你的家,你走哪兒去?你妹妹她還小不懂事,你別跟她計較。」

還小?十好幾的人了,到底哪裡小了?

「對呀厭厭,回頭我好好說說靜靜,你爸好不容易把你盼回來了,你這是幹什麼。」

白蓉溫柔的說道,那笑容看上去倒像是有幾分真情實意。

要不是知道這個女人是個什麼樣的角色,顧厭都要被她這副面孔給騙了。

顧清海已經掏出了一張卡,遞到顧厭的面前。

「到時候我讓你媽給你重新安排個房間,這卡里有五萬塊錢,喜歡什麼衣服自己去買就行了。」

顧厭纖細的手指夾過那張卡片,來回摩挲了一下。抬起頭看向他。

「我媽不是已經死了嗎?雖然我對小時候的記憶很模糊,但我也知道,我媽已經不在了。」

那眼神很懵懂,一時之間堵的讓人說不出話來。

「沒事,那你叫我蓉姨也行,我不在乎這個。」白蓉站出來打個圓場,只是暗地裡將自己的手心掐出了紅痕。

……

說完這些事,顧清海也沒有多做停留,直接跑到了樓上的書房裏面。

而給顧厭重新準備的房間,也很快就準備妥當。有傭人帶着顧厭上樓去看。

新準備的房間顯然沒有剛剛那樣過分,床品傢具都是用的中規中矩的,但也讓人挑不出什麼錯來。

顧厭手裡拎着那個黑色的背包走了進去,和帶她上來的傭人道了聲謝,就關上了門。

將背包摔在床上。

她第一件事就是走進了房間里自帶的衛生間。站在洗手池那裡,看着鏡子里自己清純的模樣,撫摸了一下眼角還有未乾的淚痕。

眼神再沒有剛剛的半分柔弱。

她打開水龍頭,狠狠地沖洗着剛剛被顧清海那一家人拉過的胳膊、手腕。

一遍又一遍得,像是上面有什麼髒東西一樣。

直到搓的整個胳膊都變得通紅,也沒有停下來。

重生之後要問她最大的改變是什麼,應該就是這已經有些病態的潔癖。

陌生人的一點觸碰,都能讓她噁心半天。

她自己就是自己的心理醫生,知道這個病情是怎麼來的,更加知道想要改善,只有將前世那些傷害過她的人,全部送進地獄。

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

二樓的另外一個房間。

白蓉輕輕敲了兩下房門,裏面沒有任何的聲音。

她也不惱,又敲了兩下。

這下終於傳來顧靜有些悶悶的聲音。

「進來吧。」

白蓉輕笑一聲,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裏面的整體風格,都像是童話裏面復刻出來的公主房間一樣,到處都是蕾絲的元素。

她視線環顧一下,才看到蹲坐在偌大的公主床另一邊的顧靜。

她整個人縮在地上,手裡抱着一個洋娃娃,臉上全是委屈的神色。

白蓉關上門走了過去,挨着她坐下,顧靜又將整個人轉向一邊不看她。十足的公主脾氣。

「靜靜,剛剛是媽媽的不對,沒有幫着你說話。」

她一上來先道了個歉,顧靜沒理會,冷哼了一聲。

「可是你知道,你爹地把她接回來,是為了給我們顧家擋災的。你讓她威風這一時又何妨,遲早她都是要死的。」

白蓉的語氣很溫柔,完全想像不出,她是怎麼說出這麼殘忍的話。

聽到這話,顧靜有了些反應,轉過來看着她,明艷的小臉上掛滿了淚珠,撲到白蓉的懷裡,語氣悶悶的。

「媽咪,你看她那副樣子,爹地居然那麼維護她。為了她居然還要凶我。」

白蓉摸了摸她的頭頂。

「放心,以後有的是機會媽咪幫你收拾她,我怎麼會讓我的寶貝女兒受委屈呢。」

……

母女二人密謀了些什麼,顧厭自是不知道。

不過也能猜到,大概就是那些不入流的後宅手段。

晚餐時候。

一家人圍坐在長長的方桌面前,顧清海坐在首位。顧厭的位置在他右手邊第一個,白蓉母女在他的左手邊。

每個人的面前都擺着精緻的餐具。

顧清海的面色很淡,漫不經心的吃着,手裡還拿着手機不知道在給誰發消息。

「厭厭啊,這都是我吩咐廚房,按照你的喜歡做的,你看看合不合胃口?」

白蓉一臉的局促,像極了怕做錯事,惹繼女不開心的小心樣子。

不知道的看這情形,怕是以為這個繼女給她受了多大的氣一樣。

這演技倒是比顧靜有水平多了。放在娛樂圈,說不定能捧回個影后回來。

她視線看向顧靜,此時的她臉上也是忿忿的表情,戳着碗里的飯,像是仇人一樣。

顧厭眉眼笑開,「沒事的蓉姨,我從小粗茶淡飯吃習慣了,沒什麼愛不愛吃的。」

顧清海掀起眼皮看了她們一眼,沒什麼情緒。

須臾,他放下了手機,看向顧厭。

「下周你去雲海一中報到,跟你妹妹一起念高二。別一整天無所事事的樣子。」

說到這兒,他頓了頓,想看清她的表情。

然而顧厭抬起頭,表情沒什麼變化,一副很溫順的樣子。

顧清海的臉色好了些,繼續說道,

「看看你二妹云云,如今在帝都藝術學院,還是當紅的娛樂小花。你三妹靜靜如今也是雲海一中的學霸。我不求你像她們倆一樣爭光,只要不給我丟人就行。」

對面的顧靜笑了一聲,眼裡恢復了神采,完全沒有剛剛那副霜打的茄子一樣喪氣。

「是呀姐姐,到時候你有什麼不懂的可以來問我,我雖然上學是早了兩年,但是勉強還是能教教你的。」

「我聽說姐姐很早就從學校輟學了,一直在混日子。也不知道姐姐能不能跟得上。」

顧靜不經意得說著顧厭的「光榮歷史」,眼角瞥向顧父,看他的臉色成功變得黑沉下來。

「我會的,妹妹。」顧厭柔柔一笑。

這一下,顧靜只感覺自己一刀子捅進了軟棉花里,心裏堵得慌。

看着她的眼神,顧厭就知道她心裏在想些什麼齷齪的手段。

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她輟學的早,可都不是因為不想讀書。

顧清海出聲打斷了兩人的交鋒,一時之間飯桌上的氣氛凝固下來。

只是顧厭卻好像完全不受影響,挑揀着自己喜歡的東西吃。

而顧靜,則是因為想到不久之後的「好日子」,顯得整個人都十分亢奮。

顧厭抬起頭看了她一眼,整張臉都是笑眯眯的,十分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