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瘋批王爺神醫妃
瘋批王爺神醫妃 連載中

瘋批王爺神醫妃

來源:外網 作者:鳳無心北辰夜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鳳無心北辰夜 玄幻魔法

鳳無心,華夏玄門醫者,左手醫術起死人肉白骨,右手狙擊槍千里狙殺不留痕,一句話,閻王要你幾時死,我說了算。可一朝不慎,風頭無量的鳳無心穿越成了一個人人可欺的傀儡草包小王妃。渣爹狠,渣姐婊,渣男毒,瘋批王爺更是與她玩百日生死遊戲,天天變着法想整死她。鳳無心:王爺,茶杯里冒泡泡的綠色粉末是什麼?瘋批王爺:本王若說保胎葯,愛妃可信。鳳無心:呵~~~展開

《瘋批王爺神醫妃》章節試讀:

氣氛些許的尷尬。
鳳無心與北辰夜之間隔着一個拳頭的距離。
「愛妃想對本王做什麼,是想趁着本王入睡行不軌之事么。」
磁性清冷的聲音如利箭一般拍打在鳳無心的臉頰上,北辰夜低垂的眼瞼微抬,深邃的眸光看向面前的紅衣女子。
「王爺想多了,我還是有節操的。」
她最多是欣賞,不是變-tai,不會對瘋批產生任何壞念頭。
所以,請放一百二十個心在肚子里。
「這是碧海珠。」
鳳無心打開木盒的蓋子,一顆藍色的珠子呈現在二人面前。
「解藥勒。」
距離正午越來越近了,她已經察覺到蠱毒發作前的徵兆了。
四肢冰冷,頭暈目眩,甚至伴有噁心嘔吐的感覺。
這說明蠱毒馬上就要發作了。
可北辰夜卻遲遲沒有拿出解藥的舉動,只顧着把玩手中的碧海珠。
「王爺要是再拖下去,明兒可就沒有人陪你玩遊戲了。」
鳳無心很不喜歡這種被人牽制的感覺,奈何,身體里的蠱毒沒有解開之前,她只能跟在北辰夜身邊。
撲哧——
一口鮮血噴涌而出,蠱毒發作,鳳無心只覺得心臟猶如萬蟲啃咬,只是一瞬間便讓她疼的險些昏厥。
「這是對愛妃耍小心機的懲罰。」
修長的大手一揮,一個白色小瓷瓶滾落在鳳無心面前。
看着蠱毒發作艱難飲下解藥的鳳無心,北辰夜薄唇勾勒出一抹冷笑。
落月閣發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中,他目前看不出鳳無心的招式出自何門何派。
不過,他有時間陪着鳳家慢慢玩下去。
「你身上散發出來的味道讓人作嘔,本王很是不喜歡,下車自己走回王府。」
剛剛喝完解藥恢復正常的鳳無心,就這麼被無情的趕下馬車。
馬車前面走着,不快不慢。
鳳無心跟在馬車後面,看着街道兩旁賣着的食物,本就沒吃早飯的她餓的是前胸貼後背。
等等……
她記得海大年好像給了她一張五十兩的銀票。
一兩銀近似於現代的五六百塊錢,五十兩就相當於兩三萬。
那這麼說,她現在也是個萬元戶了!
「肉包子來三個,糖麻團來四個,內個酸梅汁來兩杯……」
肉包子真香。糖麻團真甜。酸梅汁真解渴!
穿越後吃的第一頓飽飯雖然寒酸了些,可勝在踏實!
「再來三個包子。」
馬車從落月閣回到了夜王府。
鳳無心也跟着吃了一路,並且還剩下了四十九兩多銀子。
是夜,墨色的黑瀰漫在天地之間。
夜王府各處都燈火通明,就連茅廁門前都亮着兩盞燈,唯獨柴房烏漆嘛黑一片。
但這難不了鳳無心。
柴房什麼最多,木柴最多,對於僱傭兵來說野外取火併不是一件難事兒。
再說了,去有火源的地方借個火不就好了。
不多時,柴房外堆起的篝火燃燒起來,火光照亮了一方天地,也溫暖了手腳冰涼的鳳無心。
咕嚕嚕~~~
溫暖的問題解決了,接下來就要解決溫飽的問題。
但不要幻想瘋批能給她提供優質的生活,所以說,她需要自己解決食物問題。
嘿嘿~
一抹奸詐的笑意浮現在鳳無心的唇角。
她剛才去廚房借火的時候,看到了許多名貴的食材。
說干就干,一抹紅影消失在柴房中,等再次歸來的時候,鳳無心身後背着的包裹滿載而歸。
別管是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游的,就連廚房的鍋碗瓢盆都通通拿回了柴房。
夜王府最高的閣樓上,侍衛賀琪正無意間撇了一眼柴房的方向,發現本來漆黑的柴房竟然亮着火光。
「王爺……那女人不會要引火自盡吧。」
隔着一定的距離,賀琪正沒看到鳳無心具體在做什麼,只是看着她上躥下跳的身影懷疑鳳無心要自我了結。
「派人將密函送到高將軍府上,讓高程多監視鳳家的一舉一動。」
北辰夜揉着額頭,聲音中壓抑着幾許難以察覺的怒意。
在他抬頭之時,不經意間的目光看向亮着火光的柴房,以及火光之中的鳳無心。
「將本王最近得到的白狐裘大氅送給愛妃。」
「啊?」
正要差人送密函的賀琪正楞了一下。
「王爺,那狐裘大氅可寶貝了……」
話沒說完,賀琪正閉上了嘴,他知道王爺決定了的事情改變不了。
「是,卑職這就去。」
不多時,柴房裡打掃戰場的鳳無心聽到了一陣腳步聲越來越近。
尋着聲音抬頭看去,柴房院外木門被人推開,瘋批王爺的侍衛走了進來。
這人……好像叫賀琪正還是嘉多寶來着?
「拿着。」
賀琪正態度惡劣的將木質的禮盒扔到鳳無心懷中。
「王爺賞賜給你的衣服,小心點保管別弄髒了。」
鄙夷,除了鄙夷還是鄙夷。
賀琪正看鳳無心的目光,就像是看大街上的流浪瘋乞丐一樣。
「給我的衣服?」
鳳無心狐疑的拆開禮盒,只見一件通透雪白的狐裘大氅赫然出現在眼前。
不會是做夢吧!
北辰夜會有這麼好心?
這傢伙又憋着什麼壞呢。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決不能收。
「涼茶,有沒有紙和筆,我想寫一封信給親愛的王爺。」
「你叫誰涼茶?」
賀琪正全程都是皺着眉厭煩的看着鳳無心,但還是找來了紙筆。
「你還會寫字?」
「你還會喘氣呢,我怎麼不會寫字?」
鳳無心懟了回去,並且附上一個大大的白眼。
只是字她會寫……就是毛筆字的話她寫的不是很流暢。
一刻鐘後,鳳無心將寫滿了字跡的信紙疊好,放在了白色狐裘大氅上,又裝在了禮盒中退了回去。
「慢走不送。」
砰地一聲關上柴房的院門,鳳無心也將賀琪正關在了門外,任由他百般敲門也不理。
賀琪正只好拎着禮盒原路返回,回到了閣樓上。
「王爺,那女人沒收,還寫了一封信給您。」
賀琪正將信雙手呈上。
看着還未展開的信,北辰夜竟有一絲絲的好奇。
當北辰夜打開鳳無心寫的信之時,明顯可見一雙劍眉擰在了一起。
「她是拿狗爪子寫的字么?」

《瘋批王爺神醫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