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風起小山河
風起小山河 連載中

風起小山河

來源:google 作者:吃梨子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周蘇白 白小香

每個有都有自己要守護的山河,周蘇白的江山,趙慕年的家國,白小香的書苑,而他們的愛情在風起的時候便已經......展開

《風起小山河》章節試讀:

來了來了~

桔芷桔月還在身後快速收拾着小香換了一地的昨日穿過的衣衫,這邊小香穿戴完新衣匆忙的推開門提着裙邊跳出門檻,被徐樂溪催着心裏着實着急,一想到所有人都到齊了,只有自己姍姍來遲白齊顏和奶幾那又要罰抄書的表情,心裏就慌得不行。

你們快點,我先走了。

回頭囑咐她倆時,一下子踩到了今日新上身的長裙,一個踉蹌直直向前摔去,此時心情腦補了一萬個摔花臉,這樣直挺挺的摔下去,怕是鼻子也要折掉了,想到這裡緊緊閉上眼睛,身體用力的縮在一起,等待着摔痛來襲。

啊~

自己驚恐的喊叫聲剛剛響到一半,身體竟然穩穩地被接住了,與此同時一陣清淡幽香慢慢出現,這個味道好熟悉,思緒瞬間拉回到第一次相遇時候的情景,還有現在掛在自己房間牆壁上掛着的斗笠,蒼蘭花......

來不着想到更多,那人手臂一用力,將自己身體扳正過來,眼神碰觸的瞬間印證了自己剛剛心中所想,居然是你。

眼墨含光,笑容很好看到周蘇白, 少年臉上帶着少許驚詫,看着攬在身前的少女圓圓的小臉,以及受到驚嚇的模樣,可愛的讓自己心臟都要融化掉了,這種感覺美好讓周蘇白忍不住笑着道,怎麼你每次出場都是這麼刺激呢。

周蘇白~

周蘇白聽着小香喚着自己的名字,沒想到她居然還記得自己,慢慢攬起姑娘的腰身,退了幾步回到剛剛站着的徐樂溪的身邊。小香有些發怔地呆在原地,看着這個突然出現的少年,竟然一時語塞。

好好聞的花香味,好好看的周蘇白,還有怎麼他站在徐樂溪身邊的樣子讓自己這麼不爽呢。

你們怎麼一起來的?你們認識啊?

周蘇白和徐樂溪看了一些彼此,算是剛剛認識了吧,不打不相識嘛,徐樂溪說完撇了撇嘴。

這還是頭一個敢到自己家府門口點着大名要見自己的人,要不是聽到他說出那姑娘圓圓的鵝蛋臉,一雙小眸子水靈靈的像是會說話一樣,這種形容詞讓自己一下子想到了白小香,說不定自己還會覺得此人顏值氣質還是可以和白齊顏哥哥有一拼的。

身後剛剛聽到小香慘叫聲的桔月和桔芷此時已來到其身後,桔月拽了拽小香的裙邊,小姐,你忘了在鎮石村分別時你冒充徐樂溪小姐的事情了嘛。

小香聽完桔月的話瞬間冷汗涼了一身,再看看此時雙手抱在胸前並且還握着手鞭的徐樂溪,這顯然是來找自己算賬的啊,自己怎麼就忘了這件事情了呢,這小半個月抄書把自己抄傻了。

你是不是得給我解釋一下,你在外面混吃混喝,惹事生非然後報我名號這件事情呢。說罷抖了抖手中的皮鞭,一聲清脆的聲音在園子中炸響。

這一鞭子打身上不得皮開肉綻啊,桔芷倒吸口涼氣。

自從這小妮子棄文學武以後自己便少了和她硬碰硬的勇氣,再看看臉色也不如剛剛好看的周蘇白,看來是矇混不過去,清言先生說過,敢做敢當,小香向前挪了一步,看着徐樂溪手裡的長鞭說道,對不起,當時我也不知道周公子是好人壞人,但是又有一身恩情在身上需要報啊,徐伯伯官威在外,我不是想着你還會武功嘛,所以只得報了你的名號,你看,你那鞭子誰敢欺負你啊是不是。

小姐,你這 解釋好像狡辯啊。桔芷小聲嘀咕着。

白姑娘......這是你要的炙肉方子......

珍重,告辭。

周公子,你是不是生我氣了,我當時真是不敢說自己姓白,你也知道我們相遇時候那些歹人就因數我姓白。小香急忙一頓解釋,然後又愣愣怔住,自己為什麼這麼著急呢。

周蘇白看了一眼小香,也是微微怔了一下,然後若有所思的將記着配方的紙條遞給了桔芷,點頭示意後便由園中丫頭帶領着離開了。

他.....是不是生我氣了?小香看着周蘇白白色長衫背影一步一步沒有回頭,越走越遠,最後消失在長廊轉角處。

接過紙條看着上面標住詳細的做法用料整整寫了一面紙那麼多,又想起當時老闆拒絕自己時候的決絕,心裏不免有些難受,他是怎麼做才拿到配方的呢。

小香、樂溪就差你們倆個人了,快來。

晚些再找你算賬。徐樂溪收好鞭子,挽着白母的手臂開心的講着白小香賴床到現在的事情。

跟在倆人身後出了白府大門,上馬車前小香都還在想着周蘇白的那句珍重,告辭,心裏面有說不出來怪怪的感覺。

齊暮齋可以說是白振遠小半生的願望,徐還山也是了解他的性情,該學苑位置選在了清山環繞的清峁山,此處山上下山路只有一條,其餘方向皆是懸崖斷壁,上千丈的深淵任是仙人也攀登不起,學苑共計二十餘房間,上學課間有一間,其餘皆是為住宿。

清峁山齊暮齋男女皆收,但也不是什麼人都入得了齊暮齋的門,白振遠為選取學生做了原則項規定。

拜師需要入師貼,只入師門,不入家門。

意思是說學生需要拿着家族名貼換師門貼,在這期間的學生只為學生,與家族無關。相反出師之後需要歸還入師貼,再不可以白振遠弟子自居。學生的家門貼也會歸還給學生,在學習期間不收義子義女,不配女婿兒媳。

從而斷了一些並非真正求學目地之人。

齊暮齋開園儀式上。

小香同父兄,母親姐姐,還有徐伯伯一家人以及京州趕來的、各州縣有頭有腦的人物站在齊暮齋牌匾下看着山坡之下烏央烏央的學子和湊熱鬧的人們,陽光很好,甚至好到有些刺眼,也可能是自己前一天晚上抄書有些頭暈,恍恍惚惚之間好像看到了周蘇白,看到他站在人群中臉上帶着淺淺的微笑衝著自己揮手,一恍而過再次眯起眼睛細細找尋卻沒有找到,小香有些恍惚退出人群申手召喚着桔月桔芷攙扶着自己。

我好像有些喘不上來氣,扶我回去。

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喉嚨慢慢得像是被人扼住一樣透不來過氣,空氣變得越來越稀薄,恐懼的感覺漫布全身,整個人迷迷糊糊地感覺眼皮越來越沉重,在閉上眼倒了下去之前,聽到身後亂糟糟的吵雜聲音,誰選的鵝梨香?看着像放緩一樣的人群湧向自己,心裏知道,自己毀了爹爹的開園儀式。

只是這些都抵不過徹底失去意識之前自己聞到的蒼蘭花香,他真的來了,自己在人群中看到的真的是他,想到這裡小香並不是知道自己失去意識時的臉上掛着笑容。

他是怎麼穿過人群那樣迅速的來到自己身邊的呢,你不生我的氣了嗎?

周蘇白,好喜歡這個香味。

小香?

醒過來看到姐姐海顏一臉擔心的撫摸着自己的額頭。

我是不是又因為得梨子休克了。

家裡新添的婆子不知道你的情況,開園儀式上想着用些金貴的香料,便換了這少有的鵝梨香,兄長剛剛已經訓教過管事通告家裡了,都怪這陣子我一直忙着藏書樓和齊暮齋的事情,家裡管事的也沒有告教透徹。

姐姐帶有倦色的神情讓小香有內疚心痛,自己的怪毛病本就是給大家添麻煩,卻讓姐姐這樣自責,看着窗外月色,想必姐姐也是守着自己很久了。

快回去早些休息吧,我已經沒事了,現在呼吸很是順暢,明日一早我再去給爹爹請罪。

你快別胡說了,哪裡需要你請罪,你沒事就是最大的幸運了,你經管睡你的,明天我去和爹爹母親講你好起來了,桌上有兄長熬的解毒湯,再休息一會兒能起身了,讓桔月給你拿去滾一滾再喝。

兄長熬的?

小香有些不敢相信的瞪着眼睛看着姐姐。

是啊,我長這麼大也是第一次看見兄長下廚呢,可能這件事在他心裏還是過不去吧,我知道你不怪他的,但是,讓他做吧,這樣他心裏會好受一些。

嗯,

若有所思得看着桌子上寶藍色的小藥罐,自己從來都沒有怨過兄長,只是很怕他而已。

海顏看着自己這個小妹妹,心痛的掖了掖被子,睡吧,再睡一會兒,你睡熟了我就回去。看着小香閉上眼睛,輕輕地拍着被邊,像小時候倆個人還住在一張床上時一樣,那個時候的小香總是和自己撒嬌要拍拍才肯睡。

......在下周蘇白,周朝人,來京州求學。

少年一身白衣站於馬前,向自己點頭問好做着自己我介紹,空氣中滿滿的蒼蘭花香氣,悠悠清香圍繞着自己。

我叫白小香,我不是徐樂溪,我叫白小香......

要早點好起來,明天見。

小香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夢中的少年一下子消失在眼前,

最後那句話卻聽起來很真實,

要早點好起來,明天見。

預告:齊暮學苑要開學啦~

《風起小山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