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奉子成婚後,我被偏執大佬撩寵了
奉子成婚後,我被偏執大佬撩寵了 連載中

奉子成婚後,我被偏執大佬撩寵了

來源:google 作者:杉大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阮桑榆 陸時沉

【雙重生+雙暗戀+男撩女+孕肚+團寵+馬甲爽文+追妹火葬場】重生第一天,阮桑榆便找上了她腹中孩子的親爹,陸氏財團掌權人陸時沉她化身小撩精,誘得陸時沉當場和她領證結婚原以為只是協議婚姻,互相利用沒想到,某人卻是蓄謀已久,婚後直接把她寵上了天!*婚訊傳出,眾人議論紛紛,一貌若無鹽鄉野村姑也配當陸少夫人?然而——驚艷亮相,美似人間尤物聖醫是她,神廚是她,鋼琴天才還是她…馬甲一堆就算了,還有一群大佬紛紛來撐腰!頂級院士:「誰欺負我家寶貝徒弟,誰就是在跟我作對!」國畫天才:「桑榆是我們捧在手心裏寵着長大的小師妹」賽車之神:「誰讓桑榆不高興,我就讓誰不高興!」…原來,別人是在鄉下長大,而阮桑榆是在大佬窩裡長大…更何況,還有寵妻狂魔陸時沉,當眾陰鷙恐嚇:「我家小桑榆臉皮薄,水多愛哭,但是,只有我能讓她哭其他人但凡讓她受一丁點委屈,我都不會放過!」*前世害得阮桑榆慘死的阮家人紛紛後悔,阮家哥哥們追妹火葬場,卑微求阮桑榆網開一面,回到阮家阮桑榆:「不好意思!這一世,本小姐擦亮眼了!」展開

《奉子成婚後,我被偏執大佬撩寵了》章節試讀:

阮桑榆回到阮家時,阮家一大家人正在餐廳有說有笑的吃飯。

一如既往的,沒人等她。

「姐姐,你回來啦?」阮雨柔第一個注意到阮桑榆,朝阮桑榆甜美笑着。

其他人則是下意識的皺眉。

「你怎麼才回來?又去哪兒鬼混去了?!你眼裡還有沒有這個家?!」父親阮雄濤出口就是指責。

母親劉芳蘭皺眉道:「桑榆,你從小在鄉下長大,我們從不奢望你能像柔兒一樣優秀,但你能不能讓我們省點心?!」

二哥阮天麟嘲諷:「不會又是找上哪個流浪漢了吧?」

阮桑榆感覺心頭再次涼透。

這就是她的親生家人,她晚歸家,不僅沒有人關心,兜頭全是指責。

她從小走丟,鄉下長大,十六歲時才回到阮家。

這兩年來,她處處討好他們,事事以他們為先,可他們卻從來都只看得見阮雨柔這個保姆生的女兒,對她這個真正的阮家小姐就是當狗使喚,當豬辱罵。

上一世,他們甚至聽信阮雨柔的話,認定她**於流浪漢,在阮家公司出事時,還把大着肚子的她嫁給六十歲的糟老頭子馮學貴,以賣女換錢……

害得她受盡折磨,最後落得大出血身亡的悲慘下場。

重活一世,她誓不會再被阮雨柔牽着鼻子走,更不會再貪圖這可憐又可笑的親情!

她要做回真正的自己,讓這些人上一世欠自己的,全部加倍償還!

阮桑榆踏步一步一步走過去,每一步,都帶着決絕的氣勢。

她冷眼掃過阮家眾人,出口的聲音冷傲極了:「我去哪兒,跟誰混,關你們什麼事?」

阮雨柔正低頭暗爽阮桑榆又要被大家痛罵一頓,而蠢笨如豬的她只會不停道歉惹得大家更厭惡她時,忽然聽見阮桑榆的話,她吃驚抬眸,阮桑榆今天什麼情況?竟然會頂嘴了?

「阮桑榆你什麼意思!」阮天麟直接拍桌而起。

「二哥你別生氣~」阮雨柔立馬拉住阮天麟,又看向阮桑榆嬌里嬌氣道:「姐姐也別生氣,大家都是擔心姐姐懷有身孕晚上在外面不安全所以才這樣的…啊我…對不起姐姐…我不是有意說出來的…」阮雨柔忽然捂住嘴。

然而,所有人都聽見了。

「阮桑榆懷孕了?!」阮天麟不可思議的加大聲音。

阮雄濤直接把碗都砸了,「阮桑榆你這個逆女!你是不是要把我阮家的面子全部丟光,害得我們被所有人恥笑你才甘心?!」

劉芳蘭也氣急:「你才十八歲,你就和流浪漢瞎搞,還搞大了肚子,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討債的孽種!」

「爸…媽…」阮雨柔立馬哭着求道:「姐姐她也不願意這樣的,求求你們不要怪她。」

阮天麟立馬心疼的安撫阮雨柔:「柔兒,你就是太單純善良了,她要是不願意這樣,一個月前她能和流浪漢瞎搞?還懷了孕?!她就是在鄉下被養歪了,品行不端,蠢笨如豬,一點廉恥之心都沒有!」

大哥阮天麒一臉嚴肅:「小五,快跪下給爸媽道歉。」

阮桑榆冷笑一聲,雙手環胸,戾然挑釁道:「要我道歉,你們…配嗎?」

「那你就給我滾出阮家!我們阮家沒你這種不知廉恥的東西!」阮雄濤破口大罵。

「爸…您別趕姐姐走啊…」阮雨柔哭的梨花帶雨的,「姐姐,你答應爸爸,你明天就去把孩子打了,咱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咱們一家人好好的,好不好?」

聽見阮雨柔這話,阮桑榆頓時瞭然。

所以阮雨柔還真是從一開始就知道那晚她被下·葯後陰差陽錯進的是陸時沉的房間啊。

怪不得後來阮雨柔勸說自己打胎不成後,她又頻頻出現流產癥狀,原來都是她這個好妹妹的手筆!

呵,她還真得感謝阮雨柔上一世在將自己折磨至死之前,為了刺激她,告知了她這個秘密。

這一世,一切都將改寫!

阮雨柔的任何打算,她都不會讓她如願!

阮桑榆看着阮雨柔,譏諷道:「放心,孩子,我不會打。」

這是她上輩子就虧欠了的寶寶,這輩子,她必定拿命護着!

阮雨柔有些吃驚,一時間忘了哭,今天阮桑榆怎麼回事?

明明往常她最是聽自己的話了,對大家也都是唯命是從。

若是她不打掉孩子,可這個孩子…

「阮桑榆,你知不知道你究竟在說些什麼?!柔兒可是為了你好!」阮天麟憤怒的看向阮桑榆,拳頭已經捏緊。

「如果你還要執迷不悟,那我就沒有你這個妹妹!」

「挺好。」阮桑榆輕勾唇角,嘲諷:「我也不需要你這種哥哥。」

她一一掃過眾人,帶着冷漠與厭惡,以及刻骨的仇恨。

「不用你們趕我走,這噁心透了的地方,我還不願意呆了!」

阮桑榆直接大步走進地下破爛又潮濕的房間里收拾好自己的背包,立馬走人。

阮天麟捏緊拳頭大吼:「阮桑榆,今天出了這個門,你最好不要後悔!」

阮桑榆頭也不回,擲地有聲,帶着凌絕的氣勢,「放心,後悔的人,一定不是我!」

後悔的人,只會是你們這群眼瞎心盲的阮家人!

從此刻開始,她會用實際行動,拆穿阮雨柔的真實面目,讓阮家人一個接一個的後悔,並狠狠付出代價!

——

同時。

阮家別墅外不遠處的街道上。

「陸總,阮小姐和家裡人大吵了一架,這會兒離家出走了。」特助林東一邊開着車,一邊彙報。

「去接她。」陸時沉合上手中文件,言簡意賅。

「是。」林東立馬掉頭,極速前往。

「林東,你該改口了。」陸時沉忽又道。

林東懵了,反應了好一會兒,才忽然頓悟,咧嘴一笑,「是是是,不是阮小姐,是少夫人呢~」

誰能想到,一向不近女色到被家裡人都懷疑性取向的陸總,突然就要結婚了呢?

結婚對象還是來自小家族阮家的一個在鄉下長大的普普通通其貌不揚的小丫頭…

「叫的還挺好聽。」陸時沉看着車窗外,薄唇淺淺上揚,「這個月**翻倍。」

林東:「???」原來少夫人才是財富密碼?!

當陸時沉的黑色邁巴赫抵達別墅區門口時,阮桑榆剛好走了出來,和搖下車窗的陸時沉來了個對視。

「陸總,您怎麼在這兒?」阮桑榆驚訝問。

陸時沉面無表情:「路過。」

林東:「?」真…真的嗎?

阮桑榆微微一笑:「那還挺巧。」

陸時沉打開車門,看向阮桑榆,言簡意賅道:「上車。」

阮桑榆詫異挑眉,沒動。

陸時沉勾唇,眸光淺淺浮動,「怎麼,夫人這是嬌貴得不行,還得為夫親自抱你上來?」

一句「夫人」,讓阮桑榆頓時手腳發麻,立馬鑽進車裡。

「陸總,咱們…去哪兒?」林東下意識問。

陸時沉道:「回沉魚莊園。」

馬上就要把小桑榆娶回家當夫人了,當然要迫不及待的開始沒羞沒躁的同居生活了。

小桑榆啊小桑榆,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