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分手進行時:霍少你老婆跑路了
分手進行時:霍少你老婆跑路了 連載中

分手進行時:霍少你老婆跑路了

來源:google 作者:達爾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姒 現代言情 霍連景

【偏執病嬌VS外柔冷內】【強取豪奪+久別重逢+破鏡重圓+微追妻火葬場】霍連景對外溫柔禮貌,為人冷靜自持,是名遍京城的青年權貴然而只有姜姒見過他的真面目男人掐滅了手裡還燃着的半支煙,視線輕蔑而冷漠,對着門口的她開口:「過來」聽到他的聲音,姜姒習慣性的緊張,緩步走過去後,連手心都冒了一層汗姜姒跟了霍連景三年,守着一份合約,數着日子過剩下的相處時間他以為只要自己足夠寵愛她,她就可以留下但他忘記了,姜姒從來都是一隻志向遠大的鴻鵠,而不是他的籠中雀再遇時,曾經不可一世的男人變得小心翼翼某天下班回家的路上,姜姒被從背後襲來的擁抱嚇到尖叫她掙扎着想要逃離,結果聽到身後的人開口:「阿姒,我錯了」姜姒生氣的想要推開她,但男人卻抱得很緊很緊她忍着怒意站在原地,直到在脖頸處感受到了滾燙的淚水男人啞着嗓子說:「你別不要我」展開

《分手進行時:霍少你老婆跑路了》章節試讀:

擦身的時候姜姒把他身上都扒了個乾淨,此刻被子已經滑到了他的腰間,塊狀分明的胸肌和腹肌想讓人不看都不行。

在姜姒以往的想像里,男人過分的肌肉看起來是有些油膩的。

但霍連景的肌肉恰到好處,線條流暢、紋理分明,第一感覺就是有力量感和安全感。

「還燙嗎?」姜姒偏頭躲過了他的吻,手直接搭上了他的額頭。

霍連景扯了扯嘴角,將她的手拉了下來,然後主動將額頭貼了過去。

他用同樣的話語問:「還燙嗎?」

姜姒受不了他這樣的語氣,紅着臉往旁邊躲,結果這個動作直接將他的唇送到了自己的脖頸。

「餓了嗎?我煮了粥!」她伸手將他的頭推開,然後快速的跳下床。

沒有等到他的回答,姜姒已經逃似的離開了房間,嘴裏還不忘說一句:「還是吃吧。」

家裡有暖氣,霍連景隨便裹了件睡袍就出了房間。

姜姒剛好端着白粥從廚房出來,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交匯。

「在這裡吃嗎?還是去房間躺着?」她問。

他笑,「躺着怎麼吃。」

「……」

姜姒無語,當她沒問總行了吧。

霍連景走到餐桌旁坐下,這就是他的回答。

姜姒將碗放到他面前,自己拉開旁邊的椅子也坐了下來。

「喂我。」

她有一瞬間懷疑自己的耳朵,眼睛一眨不眨的似乎要確定一下這兩個字的出處。

見她不動,霍連景又重複了一遍,他先將碗推到了她的面前,自己還非常自覺的轉過身來。

姜姒根本沒辦法拒絕,只能妥協的一勺一勺的喂他喝粥。

對於這麼幼稚的行為,霍連景沒有絲毫的不好意思。

姜姒看着他帶着淺笑的唇角都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估計沒人敢相信,在外面清冷自持的霍家七爺竟然還有如此纏人的一面吧。

她還記得第一次見他時的樣子。

京城大學一年一度的十佳學生評比,姜姒作為唯一一個入選的大一學生,從一開始就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但其實她並不喜歡這樣的場合,站在台上的時候她有些控制不住的緊張。

她慌亂的眼神撇過了台下那個婉如神祇的男人。

看面容,他無疑是評委席里年紀最輕的,但他的氣場反而卻是最強的。

他的面上始終沒有過多的表情,但因為長相俊美,給人的第一感受還是和煦的。

如果硬要用什麼詞來形容當時的他,姜姒覺得是斯文和穩重。

最後憑藉著足夠優秀的表現,她成功拿下了那年的校園十佳學生。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她才知道,那個叫霍連景的男人不僅是優秀畢業生代表,同時還是**的資助人。

很巧,給她頒獎的人是他,最後合影的時候他們自然而然的站到了一起。

「你很厲害。」離別前,他留下了這麼一句話。

她心中一動,愣了好久才反應過來他是在誇她,待她再次試圖搜尋他的身影時,他已經到大廳的門口了。

姜姒一邊回憶着以前一邊給霍連景喂粥,很快一碗粥就見了底。

她抽出一張餐巾紙遞給他,又問:「還要再來一碗嗎?」

霍連景搖搖頭,「我去洗個澡。」

發燒身上本來就很燙,剛剛姜姒還給他蓋了很厚的被子,早就出了一身的汗了。

雖然皮膚上並沒有黏膩感,但心裏那道坎過不去。

她很想說剛剛退燒就不要洗了,但轉念一想,霍連景的決定根本攔不住。

「去吧。」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