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腹黑皇妃求放過
腹黑皇妃求放過 連載中

腹黑皇妃求放過

來源:google 作者:西時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夙晨曦 白芷浩 穿越重生

她夙漓歌,一朝穿入古代他祁陌城,最有實力的皇子,步步為營,精心籌謀,成就一代帝王夢超強定力的他,設了陷井請羊入瓮,漸漸發現女子非一般腹黑,不僅腹黑還完全無視於他,別說他身為王者之最,只要是個正常的男子都無法接受越深入了解她,越是無法罷休……展開

《腹黑皇妃求放過》章節試讀:

「夙漓歌,挻美的一個名字。」
祁陌城凝視着她,菲唇勾起一抹耐人尋味的弧度,隨即他眼晴一轉,目光落在夙晨曦的臉上,小臉莫名的熟悉。
何時曾見過?
祁陌城疑惑尋思。
夙漓歌安靜看他半響,眸子冷清淡漠,轉身離去,一旁的夙夜宵臉上如變色龍一般,表情複雜,看着女兒與孫子離去的背影,回頭給五王爺賠笑:「五王爺莫怪,小女外出多年,難免染上些不良習性。」
「沒事。」
祁陌衫輕拂頭頂冠玉,理了理凌亂的發,神色間並沒有怪罪之意。
夙夜宵算是放下心,剛才雖然他大喝孫兒夙晨曦,事實也在暗中觀察五王爺細微反應,有些失望,又有些難以相信。
孫兒與他簡直同一模版刻印而出,這不合理呀!
夙夜宵陪同他繼續往前走,遠處便是湖中亭子,提議:「五王爺,不如就在這兒坐在歇兒,聊聊。」
「實不相瞞,在下還有要事。」
祁陌衫謝絕夙夜宵好意,轉身準備離去。
夙夜宵低頭,垂眸,眸光閃爍不停,突地停下腳步,閑談,「五王爺,你對小女可有眼熟,可曾認識?」
「不認識。」
祁陌城不多加思考回復他的話,神態自然,沒一絲可疑。
送走祁陌城,夙夜宵皺着眉頭深鎖不解,緩緩走回正房,寬大正房左旁坐着等他的珞冰凌,一見他步入趕緊起身,細眉微挑,「夫君,五王爺輪廓怎麼與晨曦的幾分……」
「婦人短見,別亂說話。」
夙夜宵聲音稍大,珞冰凌噤聲不再說話,只是眼底還是露出疑問神色。
夙夜宵眼晴轉了轉,輕綴一口茶水就掀袍前往夙漓歌的閨房走去,步至門口,發現門鎖着,閨女並不在,剛舉步離開,聽見孫兒稚嫩的叫囂聲。
「娘親,肥曲曲長的很像醜男,軟,無能,快看,又被打了,娘親,我要換一個,我喜歡衣衣。」
夙晨曦烔烔有神的大眼晴一直盯着瘦曲曲兇狠的斗肥曲曲,特帶勁兒。
那雙胖乎乎的手,十指又短又粗,可愛地揮舞着。
夙夜宵走近輕咳一聲,見夙漓歌並沒有理會他,還在玩着自己的曲曲,試探問出聲,「漓歌,五王爺,你對他可曾有一點點印象?」
夙漓歌頭沒有抬,輕拭下額際的汗,爽快地答道:「不認識。」
話落抬頭看了一眼夙夜宵。
夙夜宵離去之後,夙漓歌眨眨眼,目光落在兒子那張圓潤的臉上。
瞳孔放大,突然一些東西在夙流歌睿智的眸底一閃而過,剛才那個絕美男子,那個男子和兒子像,五王爺么?
這倒是有趣了?
五王爺難道與原主有什麼關係?
可,夙漓歌由於上一輩子受的是男子特戰隊地獄式培訓,情感神經不發達,這一事情從她腦海一晃而過。
豎日清晨,還在夢中的夙漓歌聽聞兒子童趣的聲音,熟悉的對話,夙漓歌以為是宮無衣又尋來,熟知兒子又走了她的屋,從地下跳上跳,附在她耳邊,「娘親,快起床,有事兒。」
迷糊睜開明眸,夙漓歌問道:「晨曦,不許說大話,什麼事兒?
這是將軍府,誰敢來若事兒?」
「娘親,不是這個事兒,是來了一個自稱是你未婚夫的人。」
夙晨曦轉着圓滑大眼,眼底噙着一抹興趣,接着又道:「他身邊還跟着一個女子,畫著奇怪的妝好像妖精,穿着一身孔雀毛皮,鼻孔朝天。」
夙漓歌聽着他的形容,噗呲一笑,思索一會,眸光深了幾許,她掀開綿就走到一旁拎起那身複雜的天藍色衣裙。
看着古色生香的衣物,直到現在夙漓歌還是無比的頭痛,左右拉扯好一會才穿齊,走到紅木雕刻的銅鏡上,銅鏡上的人兒,膚若凝脂,唇若櫻桃,她征愣了一下。
這張臉比她現代的年輕了好多,看上去約十四五歲,剛放下手,待候她的丫頭翠兒就推開了門,「小姐,老爺讓您過正房去,說是太子爺已經等候多時。」
「太子爺?」
夙漓歌的眉梢輕挑,反覆地低語一句,她倒是會一會,原主的未婚夫長的何等模樣。
翠兒剛要退下,夙漓歌伸手,「且慢,你陪着晨曦,我過去會會他們就行。」
鳳漓歌還沒了解清楚狀況,不想讓晨曦過去,免得出任何差錯,別人羞侮她的兒子。
前腳剛步入正房的門坎,一道清脆女聲嬌嗲聲傳來,「太子,依萱凝所見,這漓歌姐姐是不想再見到您了,不如咱們打道回府可好?」
原今天陪同太子過來,目的就是為了羞侮夙漓歌一翻,不料她不見人,如此甚好,指不定回來,太子見到她以後另起心思可壞了?
葉萱凝坐在一旁,神態難安,一雙長而細的單鳳精光咋現,不知又算計着什麼,只可惜現在的夙漓歌不比從前,可不是任她搓圓捏扁的。
「說什麼呢?
這不是來了?」
說時遲,夙漓歌一襲天藍色翠煙衫,散花水霧綠草百褶裙,宛如輕盈的花中仙子般,緩緩地推門走進來。
太子回眸,看的就是這一幕,他的眼裡驚艷一下,征愣幾秒,正要站起身,目光飄了一下葉萱凝,發現她眼底的不悅,而後按坐住不動。
正房**,男子氣質冷竣高貴,容顏乾淨俊朗,一襲黑色緞袍包裹高大身姿,寬廣袖邊精紋緙絲花紋,宛如暗雲花樣,月白色的束腰。
明明一俊美,風度翩翩男子,夙漓歌偏心生不喜,她目光落在男子不正的眼晴,五指一收,心中掠過一絲想法。
這個婚,得退!
「漓歌見過太子。」
夙漓歌尋思網絡視頻中的古代連續劇,也學學做了鞠躬樣子,隨即挻直腰桿,目光對上祁陌連眼珠。
就在此時,已咐囑乖乖呆在西房的夙晨曦推門而入,一副小大人樣,他一出現,葉萱凝一見,細端詳隨即會心一笑,果然內府出來的消息不假,夙漓歌未婚育子,此乃昌犯天子之舉,事可大可小。
初見夙晨曦,祁陌連只道那張臉很是熟悉,睫毛一顫,欲開口問那家孩子,不料葉萱凝已忍不住出言,想羞侮夙漓歌,眼角一斜冷睨她一眼,唇勾起,「將軍府真是好門風,這可是未婚先育的醜事呢?」

《腹黑皇妃求放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