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腹黑嬌妻總想跑
腹黑嬌妻總想跑 連載中

腹黑嬌妻總想跑

來源:google 作者:榮公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勵軒 現代言情 風清

[雙強、雙潔+輕虐+甜寵+腦洞]5年前,家破人亡,身受重傷;5年後,調察真相,沒想到會遇到他當真相一步步揭開,她才發現,這個世界跟她想像的不一樣這個世界到底隱藏着怎麼樣的秘密?她將一步步揭曉小劇場他:「你接近我有什麼目的?是不是暗戀我?」她:「您帥氣又多金,無可挑剔,是億萬少女的夢中情人!」自戀是病,得治他:「算你有眼光,看在你這麼有眼光的份上,我就答應了你的追求」她:「……」有病就看醫生展開

《腹黑嬌妻總想跑》章節試讀:

「等一下,勵總」,雲小柔鼓足勇氣,叫住了準備離開的勵軒,勵軒回過頭,疑惑的看着她。

「這次事情蹊蹺,雲清嫌疑很大,但是我相信她,絕對不是會做出這種事的人」。

雲小柔楚楚可憐,一副我的好姐妹被人冤枉了的樣子。

看得雲清心裏直呼精彩,這正派、反派演得這麼好,不去當演員簡直太可惜了。

明明剛剛還往自己身上潑髒水,毫不手軟,現在,在勵軒面前,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是鬧哪樣?

直到現在,雲清都沒有搞明白,為什麼自己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

「等簽約結束,我自會調查」,勵軒冷冷地說,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難不成是為了男人,看着雲小柔戀戀不捨地望着離去的勵軒,雲清心裏突然有了一種猜測。

呵,什麼眼光。

「小柔,謝謝你相信我」。

雲清突然戲精上身,走到雲小柔身旁,溫柔地說道。

雲小柔看了一眼雲清,滿臉怨氣,直接走開了。

要不是雲清壞了自己的好事,今天出風頭的應該是她,都怪雲清。

看着不理自己的雲小柔,雲清也不生氣,心裏暗想:幾年不見,居然學壞了。

晚上,雲小柔躺在床上,很是不解,她想着白天的事情,今天下午,說要查監控的時候,她真的嚇壞了。

還沒等她想明白,房間突然出現了一個黑影。

雲小柔嚇的大叫,雲清趕緊過去捂住了她的嘴:「這麼膽小,還玩起了栽贓嫁禍的戲碼?」

雲清突然的靠近,雲小柔嚇得身體僵硬,眼睛睜得大大的。

「我不會傷害你,就是問你幾個問題,放開你後,不許叫,明白了就點頭」。

雲清很是無奈,為了不嚇到她這個嬌滴滴的大小姐,她都沒用變聲器,只是把自己的聲音壓得極低。

雲小柔用力的點點頭,眼裡已經盛滿了淚水。

「你喜歡勵軒?」雲清放開雲小柔,坐在一旁的沙發上。

雲小柔已經嚇得不知所措,一會點頭,一會搖頭。

「不管你是喜歡,還是不喜歡,現在,你不準喜歡他」,雲清一字一頓,鄭重其事地說。

雲小柔聽到這,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就是喜歡他,你憑什麼管我?」說完後,又慫的不行,縮到角落裡。

雲清眯了眯眼說道:「這是其一,其二,以後不準玩這些小把戲」。

一眼就能讓人看穿,要是碰到別人,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今天要不是她提前把監控處理了,雲小柔此時怎麼能安穩地躺在家裡。

雲小柔驚恐的睜大眼睛看着雲清,難道今天是這個人幫了她?

「是你,你為什麼要幫我?」

雲清沒有接她的話,繼續說道:「其三,做任何事,不準牽連無辜之人」。

雲小柔有點懵圈了,這個黑衣人幫她,肯定不會害她,可是一副長輩的姿態來教訓她又是什麼情況。

「複述我剛剛說的三點」,雲清看到雲小柔分心,突然提高聲音。

雲小柔聽到聲音,不自覺的說:「第一,不準喜歡勵軒,額∽我為什麼不能喜歡他,我就要喜歡他。」

京市的那些名門貴女都看不起她,只因為她們家是半路發家的。

而那些貴族男子的聯姻對象,選的都是家底深厚的名門貴女。

勵家在京市排名前三,勵軒可是長子,她怎麼能放過這個機會。

「孩子不聽話怎麼辦?揍一頓就好了」,雲清嘴角帶笑,緩緩的走向雲小柔。

……

……

第2天,雲小柔上班,全身酸痛,可是那醫生居然說她沒有受傷,那她為什麼會這麼疼?

雲清早上看到雲小柔怎麼遮也遮不住的黑眼圈,覺得好笑。

昨天雲小柔不聽她的話,她就把她揍到聽話為止。

不得不說,這一招很好用,那三條不準,雲小柔現在倒背如流。

雲小柔現在看到勵軒就難受,沒堅持幾天就辭職了。

她過來是為了勵軒,現在有人跟她作對,不讓她喜歡勵軒,為了不挨揍,她只能放棄了,實在太疼了。

而雲清,儘管趙姐已經回來了,但因為徐氏合同事件一直沒查到兇手,所以她還不能離開。

雲清覺得,辦事效率太差了,因為有一個無能的老闆,這樣什麼時候才能離開。

於是,「咚咚咚…」

「進來」,朱長峰聽到敲門聲,回答道,而勵軒一直低着頭在看文件。

雲清看着工作中的勵軒,突然想到那句,認真工作的男人最帥。

「什麼事?」勵軒抬起頭,眼神正對上雲清。

「勵總,合同丟失的事情,公司說要查,我配合,但是都這麼久了,什麼都沒查到,如果一直查不到,我豈不是要一直留在這兒;

既然我已經證明了,這件事跟我無關,您還留我在這,似乎有點不合適」。

雲清單刀直入,她現在只想早點去京市,根本無心工作。

「你不想知道,是誰在陷害你?」勵軒語氣淡淡,他等着雲清來找他,沒想到一等就是這麼多天。

「相信公司會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早就知道了好嗎?兇手已經走了,你們查也查不到了。

「那讓你失望了,這件事線索都斷了,查不出來了」,勵軒盯着雲清,不放過她一絲一毫的表情變化。

但在雲清的面上,看不出任何錶情,勵軒接著說: 「你想要什麼補償?」

「既然如此,手上的工作我都交接好了,不需要補償」,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怎麼還提起了補償?

「你身為我的員工,蒙受不白之冤,後又解決了公司的燃眉之急,雖然辭職了,但仍然積極的配合公司調查,不要補償,那你想要什麼獎勵?」

勵軒繼續糖衣炮彈,想看看雲清經受得住他的誘惑不?

如果連一些蠅頭小利都抵抗不住,那麼,這個人,肯定是不能收為己用的,技術再好也沒用。

雲清思考了一會兒,問道:「什麼獎勵都可以嗎?」

「可以」,勵軒略略有些失望。

「那我可不可以提一個要求?」

勵軒微微點頭。

「我希望勵總不要出現在京市」,雲清淡淡的說,並沒有覺得自己的要求過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