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腹黑王爺囂張妃
腹黑王爺囂張妃 連載中

腹黑王爺囂張妃

來源:google 作者:舒欣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趙逸 鄒婉兮

特工出身的鄒婉兮剛穿越,就被渣爹算計,嫁給重傷頻死,需要衝喜的王爺鄒婉兮想着:他既然重傷不治,我給他提供臨終關懷,讓他享受一站式服務;他要是死了,我正好重獲自由身,還白得了王府的家產橫豎都是我當家,這買賣,不虧!殊不知:自由?不存在的!一站式服務?是必須的!戰神王爺因傷重被換新娘,感覺此舉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他正暗自惱怒,沒想到王妃盼着他早死,好繼承財產一對貌合神離的夫妻,開啟了雞飛狗跳的生活鄒婉兮:「王爺,你行行好,咱們和離吧?」王爺笑得誘人:「愛妃,和離多虧?你留在王府,別說財產,連本王都是你的」展開

《腹黑王爺囂張妃》章節試讀:

鄒婉兮回府時,已經過了午飯時間。她把房契收好,就去主院看趙逸。

此時的趙逸,心裏十分鬱悶。

他出於感激之情,答應傷好之後,會讓鄒婉兮達成所願。看到鄒婉兮高興不已的神情,又覺得有點心煩,就揮手讓鄒婉兮出去。

哪知道鄒婉兮竟然一去不復返,帶着人出去逛街了?

聽方管家說,鄒婉兮離府時,一臉歡天喜地的樣子。趙逸覺得十分憋屈:

「就算你急着去見相好的,好歹也顧忌一下本王的面子。現在你還是掛名的逸王妃,如此無所顧忌,簡直不守婦道!」

趙逸黑沉着臉,讓吳太醫等人,戰戰兢兢了一個上午。

鄒婉兮來到清平閣,吳太醫一見到她,立刻上前說道:「姑奶奶,你可算回來了,你要再不回來,下官都不敢去見王爺了。」

鄒婉兮一愣:「出什麼事了?我臨走時,王爺不是還好好的?」

吳太醫說:「沒錯,你走之前,王爺還好好的。你走之後,也不知怎麼回事,王爺不言不語,除了喝葯,連東西都吃得很少。他本就虛弱,要是不好好調養,下官等人沒法向皇上交差啊!」

鄒婉兮聽了噗呲一樂:「該不會這麼巧,王爺的大姨夫來了?」

吳太醫聽了一懵:「王妃,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下官不太明白?」

鄒婉兮樂呵呵沖吳太醫一擺手:「沒事,你不必擔心,我先進去看看。」

吳太醫見鄒婉兮不以為意,他搖了搖頭:「唉,下官年紀大了,還不如王妃沉得住氣,看來確實是老了。」

鄒婉兮走進卧室,趙逸看到她,氣哼哼地一扭頭。鄒婉兮暗自嘀咕:「難道真是大姨夫來了?算了,哄哄他吧,讓他心情舒暢點。」

她來到床前,對趙逸笑眯眯說道:「王爺,今日我去逛街,你猜我聽到什麼了?外面那些人,聽說你被鄒婉柔那小婊砸換親,都在替你打抱不平呢。

他們議論紛紛,都說等過些日子,王爺你身體好了,鄒婉柔鐵定會哭天抹淚,恨不得扯了頭髮上吊。到了那個時候,就算她想上門做妾,也得看王爺你的心情。

王爺,大家都誇你是少年英才,是寧國的戰神。你不知道,現在那些千金小姐,全都躍躍欲試,想要競爭逸王妃呢。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王爺,沒了鄒婉柔這棵歪脖子樹,還有大片森林,正在前方等着你。如此說來,你是不是應該高興才成?」

趙逸轉過頭來,盯着鄒婉兮問道:「別人說本王是少年英才,王妃覺得,本王是什麼樣的人?」

鄒婉兮張口說道:「在我眼裡,你也是難得一見的少年英才。你年輕、貌美、家世好、能力強,絕對是鑽石王老五,人人都想嫁的金龜婿!」

趙逸一臉似笑非笑:「本王怎麼覺得,在王妃眼裡,本王是隨時可棄的,說不定還不如銀票有吸引力呢?」

鄒婉兮暗戳戳想着:「說實在話,如果能拿你換錢,我肯定開個拍賣會,召集一幫千金小姐搞拍賣。真要這樣,我可就賺大發了。」

她扯出一抹笑:「王爺這話就見外了,咱們誰跟誰啊?好歹也算是患難與共對不?你放心,等你身體好了,如果想要找鄒家出氣,我肯定和你一條陣線。

你要是還想要鄒婉柔,又拉不下面子。我給你跑腿,鐵定把事辦得漂漂亮亮,讓任何人都無話可說。」

趙逸笑得有些滲人:「王妃真不愧是賢內助,鄒婉柔要是進了王府,王妃打算如何自處啊?」

鄒婉兮滿不在乎說道:「我沒有什麼不好處的,等王爺身體好了,如果想娶鄒婉柔,我鐵定讓你達成所願。你要不喜歡她,想要娶別的女子,我也會退位讓賢。

到時候,你給我一份和離書,咱們好聚好散,一點也不傷感情。」

趙逸陰惻惻看着鄒婉兮:「如此說來,王妃早就打定主意,等本王傷好之後,就遠走高飛是吧?」

鄒婉兮點了點頭:「你跟我本來就不是一對,是被我那渣爹算計,我倆才湊在了一起。既然沖喜是迫不得已,你喜已經衝過了,身體也好了,我自然要功成身退了。」

趙逸咬了咬後牙槽:「王妃,本王現在傷還沒好,渾身不舒服。勞你大駕,再給本王揉揉。」

鄒婉兮一聽,「哦」了一聲,她又挽起袖子,爬到床上,給趙逸按摩起來。

昨日按摩時,趙逸基本上沒吭聲。今日也不知怎麼回事,趙逸總是找茬。一會兒說這裡不舒服,一會那兒也不爽,讓鄒婉兮忙活了好久。

鄒婉兮按摩的時間一長,體力就有點吃不消。偏偏趙逸還不滿意,一會說她手腳太輕,做事敷衍;一會兒又嫌她手腳太重,說她誠心跟自己過不去。

鄒婉兮欲哭無淚,好容易讓趙逸滿意了,她癱倒在床上,半天爬不起來。

看着鄒婉兮像霜打的茄子,有氣無力躺倒在旁邊,趙逸莫名高興起來。他暗自哼了哼:「小樣,跟本王玩心眼,本王治不死你。」

趙逸覺得渾身舒暢,歪頭看着鄒婉兮,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

鄒婉兮在床上癱了一會兒,聽到趙逸均勻的呼吸聲傳來。她抬頭一看:「可算是睡著了!這娃真不好伺候,今後誰嫁給他,還不得哭死?」

她躡手躡腳爬下床,來到軟榻邊,身子一歪,也睡了過去。

吳太醫輕輕走進卧室,見王爺終於睡著了,他長出了一口氣:「睡著了好,王爺身體虛,就是要多休息。還是王妃有辦法,她一出手,就把王爺安撫好了。」

想到鄒婉兮是個替嫁的,吳太醫也莫名同情了幾分:「多好的姑娘,竟然被鄒家如此欺辱?幸虧她嫁了過來,如若不然,王爺失血過多,真要有個三長兩短,下官的小命不保。

王妃和王爺如此登對,他們也算歪打正着。希望王爺傷好之後,能夠善待王妃。」

吳太醫輕輕出了房門,去給王爺安排葯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