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弗科沃斯
弗科沃斯 連載中

弗科沃斯

來源:google 作者:石榴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晗 石榴番

一個變種人的世界,每個人都可以變成一隻動物,歡迎大家來到弗科沃斯,進行奇妙之旅,這是一場奇思幻想的旅程展開

《弗科沃斯》章節試讀:

因為機票的日期是在高考結束之後,所以楊晗這幾日沒再考慮弗科沃斯學院的事,而那隻煩人的貓頭鷹也沒再來打擾自己的生活。

「楊晗!」剛剛邁進校園,就聽到身後有人在喊自己。

「是你啊,小雪。」楊晗熱情的打着招呼。楊雪是楊晗的同桌,也是這個班的班長。倘若這個學校有校花的話,也應該是楊雪無疑了。一米七五的個頭,擁有每個少女都羨慕的身材。

「昨天班主任講的題,我還是弄不明白,一會下了早自習,記得幫我好好講講。」楊雪微笑着說。

「樂意效勞,我美麗的小公主。」楊晗行了一個標準的騎士禮。

可是剛剛下課,還沒等楊雪開口詢問,楊晗就被陸遠一把拽了出去。楊雪知道情況不妙,就跑去找班主任。

將他拉倒偏僻之處,陸遠就指着他的鼻子說道:「不是讓你離楊雪遠一點嗎。下次要是在讓我看你們打打鬧鬧,別怪我對你不客氣。」還裝腔作勢的捏了捏手指,晃了晃脖子。

「你還少對我不客氣了?」楊晗諷刺的冷笑着。

「你這是在挑釁我嗎?」看的出來陸遠已經生氣了。

「是又怎樣!」楊晗平時比較老實,但是誰要觸碰到他的利益,或者他想守護的人,那他絕對會爆發的。下一秒他們二人就又扭打在一起。

「為什麼沒有感覺到疼痛。」浴室里,回想起自己跟陸遠的打鬥。楊晗撫摸這自己的臉,掐了掐自己的手臂。想來不是沒有痛感,而是痛感減弱了。

「或許是胖了的原因吧。」這段時間的他,飯量比以前大很多,身體也確實「粗」了一圈。楊晗沒有多想,這是件好事,畢竟以前的身材屬於偏瘦型。

日子過得飛快,明天就是高考的日子。這幾天忙着學習,關於弗科沃斯學院的事情早已經忘到腦後,他可能連床墊下還有張車票的事情都已經忘記了。

吃過早點,在準備好一切東西後,母親大人早早的開車帶他來到考場。以為來的很早了,沒想到這裡已經擠滿了考生跟家長。

「我有點口渴,去買瓶水。」楊晗跟母親說道。

說不緊張那是假的,畢竟苦讀十二年書,為的就是今天。就算自己有把握考好,但心中也難免緊張。喝水跟深呼吸就成了他能想到放鬆的好辦法。

「吱嘎」一種不和諧的聲音划過,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楊晗!」母親大人驚慌失措的跑過去,只見楊晗被汽車撞出七八米遠。

司機也連忙下車查看情況,並在第一時間撥打了急救中心的電話。

正常情況下,高考當天,周圍的道路都要進行交通管制,不知道今年是出現了什麼紕漏。

救護車很快將楊晗和母親帶到了醫院,急救中心的醫生早已做好了面對各種突發事情的準備。可是當醫生給楊晗做身體檢查的時候就傻眼了。

「醫生,我孩子怎麼樣了?有沒有生命危險?」母親此時心急如焚,眼角含淚,想來她從沒想到過會發生今天的事情。她的聲音甚至有些顫抖,她本人卻不知道。

「請您不要擔心,您的孩子很健康,沒有任何生命危險,只是擦破點皮,要知道這可不是幸運兩個字就能概括的了。」醫生的目光始終停留在楊晗身上,被汽車撞飛,只是擦破皮,連輕傷都算不上,這種事情他還是頭一次見。

「那他為什麼還不醒?」

「目前還不太清楚,這樣吧,先留院觀察幾天,做一些深入檢查,你先去辦理住院手續吧。」醫生聯繫了其他科室的醫生,準備給楊晗做一個全面檢查。

此時的楊晗躺在病床上,又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我…靠。」都來不及觀察四周的環境,他的目光緊緊被面前的那隻巨大蜥蜴所吸引。雖然是在夢境里,他還是想起上一次「遇到」的三頭獵犬,它的身影,在心中一閃而過。

那巨型蜥蜴抬起頭吼叫一聲,就朝着楊晗衝過去。那氣勢比起三頭獵犬,有過之而無不及。

正要轉身逃跑的楊晗,看到自己渾身長滿鱗片,雙手也變成雙爪,卻認不出這是什麼動物的爪子。可他能感受到這利爪帶來的力量,極其的堅固跟鋒利。

這一次可沒有那麼狼狽,即使遇到三頭獵犬,他都能有信心一戰。既然如此,在夢裡渾身長滿鱗片的他,張開利爪迎着巨型蜥蜴沖了過去。

本以為能有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可僅一個照面,巨型蜥蜴的大口就咬住了楊晗的脖頸。

楊晗緩緩睜開眼睛,模糊的看到母親大人在一旁,一臉擔憂的神情望向自己。還沒等到他開口說話,母親就忙不迭的跑出去找醫生了。

「這是醫院?」楊晗依稀記得自己出了車禍。

他右臂有些癢,用另一隻手撓了撓,感覺觸碰到了什麼東西。擼起袖子,卻赫然發現自己的右臂上長了一片鱗片,那鱗片跟夢境中的完全相同。正當要仔細的查看鱗片時,母親跟醫生走了進來,嚇得他連忙用衣袖遮擋住鱗片。

在例行檢查跟詢問之後,醫生告知他們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媽,我睡了多久,高考結束了?」窗外已經天黑,想來高考的第一天已經結束了。

「沒關係。只要你好好的,身體健康比什麼都重要。」母親用溫柔的話語,來安慰失落的孩子。

「媽,沒事的,大不了復讀一年就是了。」懂事的孩子,反倒安慰起難過的母親,他在強顏歡笑着。

知道孩子的心意,母親欣慰的摸了摸孩子的頭。

在母親出去辦理出院手續的時候,楊晗擼起袖子,再次確認了手臂上鱗片的存在。

疼…他試圖將鱗片摳掉,卻發現鱗片跟手臂上的肉結合在一起。也就是說,這鱗片已經成為他身體的一部分。

這倒讓他想起弗科沃斯學院的那封信,上面寫「你身體的變化,是變種人才會有的變化。」

回到家,翻出去往弗科沃斯學院的機票,將機票放到書包里,因為他已經決定要去那裡看看,弄清楚身體上的事情。

這件事,他也猶豫許久,他還從未一個人處過遠門。他害怕這一切都是個騙局,要是去了,可就回不來了。但是手臂上的鱗片是真實存在的,這是反覆思量之後才做出的決定。

在臨走前,楊晗參加了學校這一屆的畢業典禮。雖說他沒有參加高考,但他的老師,同學們都在這裡,照合照的時候,怎麼能缺少他這個學霸呢。

「喂!楊晗,這個給你。」

畢業典禮即將結束,楊晗靠在一旁休息,楊雪跑過來遞給他一封信。

「這是……」

接過信封,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楊雪擁抱了他,輕生在耳邊說:「有緣再見。」說完,就轉身離開了。可惜的是,她並沒有看到,楊晗此刻的臉上已經發紅。

打開信封,上面寫着:

親愛的同桌,我們即將畢業各奔東西,未來的我們是否能再見面,尚不可知。所以有些藏在我心中的話想要對你說。

高中三年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三年,因為有你。同桌是你,我從未羨慕過其他人,這是我的幸運。

你不總是問我,對你的印象怎麼樣嗎。自我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心裏就在想「我去!帥哥!」

當我知道同桌是你,別提我心裏的歡喜勁了。我對你可能就是那個叫「一見鍾情」的成語。

這三年里,無論我們是吵架、鬧彆扭,還是一起出去爬山一起逛街。有開心的事,也有難過的事,也難免會有生氣的事。但那些時光在我心裏永遠都是最美好的。有時自己一個人回憶起那些事情的時候,還會傻笑呢。

可是我比較內向,不善於表達自己的內心情感,寫這封信,也是鼓起了很大勇氣。

如今大家各奔前程,就讓我這三年暗戀的情感畫上一個句號吧,也不枉我喜歡你三年的時間。如果以後你真的結婚了,請你一定要告訴我消息,我會去捧場的。

你是我見過最優秀的大男孩,聰明、溫柔、謙遜。希望你餘生幸福,錦繡前程。

江湖路遠 有緣再見

「江湖路遠,有緣再見….」如果沒有弗科沃斯學院的事情,他或許會追上去,也或許不會,這個..誰知道呢。

現在的他,身體上發生了異於常人的變化,連他是人是鬼都還沒弄清楚,叫他如何敢追上去,又拿什麼保證未來。只剩下心酸,跟自嘲的苦笑。

典禮結束,楊晗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了陸遠,他心中知道,陸遠是特地在等自己的。不過此刻的他心中失落感爆棚,並沒有想理會陸遠。

「喂,你小子不聽勸是不是。是挨打沒夠嗎?」陸遠朝着他走過來,毫不客氣的說著。

楊晗不是一個喜歡惹事的人,並沒有回應他的話。不過其實沉默也是一種回應,不是所有的時候都是沉默是金。

看到他藐視自己的態度,氣的陸遠怒火中燒,一把抓住楊晗的脖領,將已經走過去的他拉回來。

「你要幹什麼!」楊晗掙脫他的手掌,情緒不滿的問道。

「幹什麼,當然是為了小雪的事,上次已經告訴過你,不要再糾纏她。」

「糾纏小雪的是你吧。」聽到陸遠提起楊雪,楊晗的心裏也升起幾分怒意,不惹事並不代表一定怕事。

「你是在找打。」陸遠大喊着,並伸出拳頭打向楊晗的鼻子。

一直都能順利的將楊晗的鼻子打出血的陸遠,這一次可讓他失望了,與失望接踵而來的還有一種情緒叫震驚。楊晗伸出長着鱗片的右手,穩穩的握住陸遠的手。

「這小子哪裡來的力氣,難不成以前都是扮豬吃老虎。」驚訝之餘,他的腹部也傳來痛感。陸遠跪倒在地上,捂着肚子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左手的力道還比不上右手,不過也夠陸遠喝一壺的。自從右臂上長了鱗片,他的體格日漸強壯,渾身的力氣跟往日不同而語。

「喂!聽着。如果你以後還敢糾纏楊雪,無論你在哪裡我都會把你抓出來暴揍一頓。」他把話原封不動的還給陸遠,自始至終他都沒有看他一眼。

放在以前,他或許不會這麼做。但現在他知道,她喜歡的是他,那這件事,他就必須做。

回到家他將這封情書放在書包里,他準備帶着它去往弗科沃斯學院。未來許久不見,若是想起她。他還可以時常看看它,睹物思人,緩解心中念想。雙木非林,田下有心,在所有人的一生中,最難熬的當屬相思。讓他想起了一句話「人有生老三千疾,唯有相思不可醫。」

躺在床上盯着手臂上的鱗片,看的時間久了,它反倒沒有那麼令人厭惡,甚至還有些好看,鱗片是淡淡青綠色,也是她最喜歡的顏色。

就這樣他進入到了夢鄉,只是這一晚的睡眠卻是那樣的安詳、舒適,是他好久沒有體會到的了,因為他的心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