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夫妻雙穿:庶子庶媳逃荒後變強了
夫妻雙穿:庶子庶媳逃荒後變強了 連載中

夫妻雙穿:庶子庶媳逃荒後變強了

來源:google 作者:蕭蕭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子為 魏薇

抄家+流放+逃荒+基建+種田+科舉+賺錢+謀略+甜寵李子笙和魏薇這兩人在現代因為聚少離多苦惱不已,沒想到睡了一覺,兩人就成了李家的庶子庶媳什麼?李家犯事估計要被抄家流放了?什麼?這裡馬上就要改朝換代了?什麼?李家人想甩掉他們自己去逃荒?哎,這地方是地獄嗎?那什麼,李家的,能先分家再甩了他們嗎?展開

《夫妻雙穿:庶子庶媳逃荒後變強了》章節試讀:

魏薇站在房間門口目送雙雙跑了,正要轉身回來,就遠遠地看見林姨叫人挑着水進了側邊的小廚房,等了沒一會,林姨就把洗澡水給李子笙準備好了。

魏薇進洗漱間去給李子笙擦背,他身上實在太髒了,儘管他們缺水,他倆還是跟林姨堅持要水洗了三遍。等李子笙洗好出來,魏薇拿着棉布給他擦頭髮,李子笙這一刻懶洋洋地坐在凳子上享受着魏薇的服務。

魏薇看他臉色雖然還不是很好,但至少不慘白慘白的了,就問他現在感覺怎麼樣。

「我醒來的時候覺得渾身無力胸悶氣短,但是喝下你那水後,就覺得胸口的大山好似被搬走了,呼吸順暢了很多,雖然吸氣吐氣的時候胸口還是會隱隱作痛,但是比起之前好多了,力氣也回來了一些。」

魏薇聽了放心很多,對李子笙說道:「現在積累的水太少,下次多喝點,說不定就完全好了。對了,這是雙雙拿回來的早飯,我們平分着吃了吧,我覺得有點餓。」

「我這是先天不足娘胎裡帶的毒,估計要養好這身體得慢慢來。喝了那水,我現在也覺得腹里空空的,我們先吃飯。」

魏薇邊吃飯邊說:「沒事,兩次喝不好咱們就多喝幾次。老公,你剛剛聽到雙雙回來說的話了吧,我看我們這庶子庶媳在這李府里地位低下得很,你看這李府,下人不給配,葯不給吃,大夫不給請,現在飯也不給吃了,家裡眼看要出大事,也不叫咱們參與商量,你趕緊用你的記憶分析分析局勢,別被李府坑了我倆還不知情呢。」

「是得好好琢磨琢磨,現在就算李府不出事,我看這大越國待着也不十分安全。」

「怎麼說?」

魏薇趕緊坐在李子笙對面問他。

然後就見李子笙快速吃完饅頭喝了粥,給她普及現在大越國的國情。

現在他們所處的世界有三個國家,也就是天下三分,一分為大越國,也就是他們現在所處的國家,生活習慣文明程度類似中國的古代。大越國是三個國家中,國土面積最大、人口最多、資源最豐富的國家,加上大越出了好幾代英明有加的皇帝,所以大越以前是人們最喜歡定居的國家,也是最得天下民心的;

在大越國的南方,還有一個叫蜀境的國家,是三個國家裡最窮、國土面積最小的國家,這個國家地處地理環境複雜的西南片區,那裡多奇山怪石,山林里遍布毒蟲野獸,一不小心還回誤入林中煙瘴,加上高山險峻、道路艱險,大越國在最鼎盛的時候曾經想發兵收服蜀境,但是蜀境有很多天然屏障做抵抗,大越最後還是失敗了,從此兩國各自安好,互不侵犯;

最後一個國家是雄踞在大越北方的蒙頂國,蒙頂國內多是草原沙漠。是三個國家裡資源最貧乏的國家,他們國家的百姓基本靠放牧為生,但是他們國家的人大多從小就馬背上成長起來,非常驍勇善戰,時常會在大越北方邊境騷擾大越,搶奪大越邊境百姓的物資財產。兩國因此也爆發過好幾次戰爭,但是大越人口眾多,中原更是能人異士輩出,蒙頂始終沒有佔到好處。

然而就在三年前,也就是這國家的公元337年開始,大越國力產生變化,天下三國實力也到了重新評估的時候。

見魏薇聽得專心,李子笙繼續給她說道:三年前春夏交替之際,從大越徽府開始,一直往南推進,出現了大面積的洪災,整個江南整整下了5個月的大暴雨,徽府往南很多地方變成了汪洋一片。五個月大雨後,也就是大越337年9月,持續幾個月的暴雨終於停了。

就在大家都以為天災結束的時候,同年10月,大越從河府開始,一直往北又開始了差不多三年的乾旱,整個大越都被天災折騰得民不聊生。

然而大越的厄運還沒結束,339年6月,一直執政英明的大越國皇帝於這年猝死在公文案牘邊,然而國家的下一位唯一繼承人那時只有7歲。

為什麼是唯一繼承人呢,那是因為近幾代,大越皇室子嗣都很艱難。從去年死的先皇那代算起,他那代皇室也就只有他和一個八王爺活了下來,先皇的兒子那代,活到成年的也只有先太子,為什麼說是先太子呢?那是因為他在生下現在大越的這位小皇帝的4個月後,就駕鶴西去了,現在大越是340年10月,國號天銘,8歲的小皇帝也被稱為天銘皇帝。

大越因為現在的皇帝才8歲,執政權利現在基本掌握在小皇帝的母族——文氏家族手裡。因為天災不斷,皇權更替,所以大越國內有實力的世家都在互相傾軋,搶奪政治權利,而目前看,站在權利最中心的似乎是外戚文氏家族。

今年6月,北方的蒙頂也鉚足國力,趁機大舉攻打大越,因為大越現在各方勢力水火不容,朝綱十分混亂,所以朝廷無法齊心對抗蒙頂,大越吃了很多敗仗,今年10月初,居然讓蒙頂攻下北方第一軍事要塞——遼北,現在蒙頂只要繼續攻打大越,拿下遼南,就能馬上兵臨大越國都京津城下,直逼大越皇宮。

聽完李子笙的科普,魏薇真是為大越默哀,這國運也是衰到不行。看來他們繼續生活在京津城也不是好事啊。

魏薇接着問李子笙:「聽說你這個世界的爹昨天被革職查辦了,你知道是出了什麼事了嗎?」

「現在北方傳來打敗仗的消息,根據現在大越國朝臣的做派,那肯定是要互相推卸責任的,事情要有交代那肯定會推幾個勢力薄弱的臣子出來背鍋,我這便宜爹估計是被他投靠的勢力放棄了,據說他前一陣子還接下了北方駐軍糧草供應的任務,現在被革職估計跟這脫不了關係。」

「那我們不是要跟着他完了?還真的被他坑了,現在要怎麼辦才好!古代不是喜歡連坐株連九族什麼的!」

就在魏薇聽完李子笙的分析感覺很不好的時候,門外傳來雙雙的驚呼聲:「小姐,小姐,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