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夫人馬甲掉了
夫人馬甲掉了 連載中

夫人馬甲掉了

來源:google 作者:一根蔥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亦白 慕念 現代言情

徐亦白一直以為自己的妻子慕念溫順乖巧,沒想到……徐亦白:你是網絡黑客Q?慕念:……徐亦白:你的醫學天才幕色?慕念:…………展開

《夫人馬甲掉了》章節試讀:

徐亦白微微點頭解釋道:「事情處理好了,提前回來了。」

徐亦白竟然和她解釋,這還是頭一次。

慕念內心有些詫異,面上還是不動聲色,笑了笑,「老公,你回來就好,先去洗澡吧。我去給你做飯,正好一起吃午飯。」

她這個老公有嚴重潔癖,進門第一件事就是先洗澡。

慕念這幾年為了裝成良家婦女,倒是練就了一手做菜的廚藝,可以出去開餐館的水平,平時她也喜歡下廚,犒勞犒勞自己一下。

不到半小時,三菜一湯就做好了。

飯桌上,慕念故意給徐亦白夾菜,用的還不是公筷,「老公,這是你喜歡的可樂雞翅,我特意為你做的。」

慕念暗自竊喜,徐亦白有潔癖,必然不會吃的,等下就該她演戲了。

果然,徐亦白看着碗中的雞翅,微微蹙眉。

慕念雙眸失神,輕咬自己的唇,語氣可憐地說道,「老公,對不起,我忘記了……我馬上重新做可樂雞翅。」

她的演技真好,連她都想給自己鼓掌了。

慕念剛要端起盤子,徐亦白就拉住了她的手腕,「不用麻煩了。」

溫熱的觸感,讓慕念感到不適,她下意識地鬆開手。

徐亦白愣了下,也鬆開了手,眼眸變得深沉而冷漠。

慕念滿臉委屈地低下頭,像個做錯事的小孩,無助地揪着自己的指頭,「老公,爸又給我打電話了……」

徐亦白莫名心裏愧疚,「不是你的錯,別傷心了。」又趕忙補充了一句,「晚上的生日宴會,我會出席的。」

目的達到了,慕念眼角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徐亦白不喜歡出席這種場合,更何況是慕偉的生日宴會。

慕偉當時落井下石,以徐亦白的性格只怕現在還記着吧。

慕偉特意給她打了個電話,讓她和徐亦白一同出席,慕偉的心思昭然若揭,她作為他的好女兒肯定要完成他的心愿。

上次她提過慕偉生日宴的事,徐亦白沒回答她,那這次她就需要利用他的同情達到目的了。

夜幕降臨。

幕家內燈火通明,熱鬧非凡。

慕偉一改平日的低調,五十生日宴辦得格外隆重,邀請了不少的達官顯貴。

慕念和徐亦白剛到門口,梁若歡趕緊邁着小碎步走來,「小念和亦白來了啦,趕快進來,老頭子等你們半天了。」

繼母偽善的笑讓慕念蹙眉,短短几個月的相處就讓她知道了梁若歡的為人。

當初,就是梁若歡攛掇慕偉給她打電話,說是想她了,讓她回國。

只怪她相信了慕偉的鬼話!

回國之後才發現,慕偉竟然讓她替慕容嫁給徐亦白。

只是怕徐氏集團破產後,慕容會受苦。

她無論如何不同意,結果梁若歡竟然給她下藥,把她送到了徐亦白床上!

慕念強忍着怒意,語氣平和地說:「梁姨,給我們帶路吧。」

慕念故意親昵地挽着徐亦白的手腕,他雖有些僵硬,但並未拒絕。

三人沒走幾步,一個穿着紅色裙子的女人停在他們前面。

「姐姐。」

「姐夫。」

慕容看着兩人親密的樣子,眼底閃過一絲嫉妒,恨不得將慕念的手扒下。

如果不是慕念,嫁給徐亦白的人應該是她。

「姐姐,你和姐夫的感情真好。小容,羨慕得很。」慕容眼神還不時瞟向徐亦白。

慕念神情冷了幾分,開玩笑地說道:「妹妹,你也不用羨慕。陸少不是對你挺好的嗎?」

陸庭可是慕容千挑萬選的未婚夫,結果,花花公子一個,只怕現在腸子都悔青了。

慕容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憑什麼慕念可以嫁給徐亦白,而她卻只能嫁給陸庭,那個不務正業的富二代,內心深處的恨意蔓延生長。

梁若歡見情況不對,「小念,你別和你妹妹一般見識,我們快進去吧,老頭子還等着呢。」

梁若歡給慕容使了個眼神,就帶着兩人進慕家的正廳。

慕偉一見兩人過來,露出慈愛的笑容,「終於來啦!好久沒見到亦白了,我看瘦了不少,是不是工作太辛苦了。小念啊,你要多關心亦白。」

慕念心裏冷笑,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為徐亦白是他兒子吧,演技真出色,她都想給他頒個獎盃。

徐亦白語氣淡淡回答道:「祝岳父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這是我和小念的一點心意。」

說罷,將手中的禮物遞到了慕偉面前。

慕偉笑容更大了,「一家人客氣什麼,若歡,趕快把亦白的禮物收起來放在我書房的柜子中。」

慕偉的聲音明顯變大了,整個大廳的人都聽見了。

慕偉的用意還不明顯嗎?

他就是想告訴在場的人,慕家和徐家交好,別輕看慕家。

這也是慕偉讓慕念帶着徐亦白過來的目的。

不過,徐亦白的態度是慕念沒預料到的,他不應該……

「亦白,來,跟我見幾個老朋友。」

徐亦白側眼看向慕念,見慕念點頭,才放心離開。

慕念其實不喜歡這種場合,她找了個角落坐了下來。

這時,慕容端着兩杯酒過來了。

「姐姐,你怎麼坐在這裡啊?」慕容眼神中全是關切的神情。

見慕念不講話,慕容眼眸中有些不耐煩,用輕柔地語氣說道:「我知道,姐姐還在生我的氣。我就是來向姐姐賠罪的,之前是小容說話不當。」

此話一出,旁邊人都看着慕念。

慕念內心譏笑,「妹妹,姐姐從未怪過你,又何來生氣一說,你想太多了。」

「姐姐,不生氣就好!我給姐姐拿了杯飲料,就當我給姐姐賠罪了。」

看着她遞過來的飲料,慕念微微眯眼,還是接了過去,「妹妹,你都這樣說了,姐姐怎能不喝。」

慕容看着慕念喝下飲料,鬆了口氣,眼底划過一抹得逞的笑。

今晚過後,她要慕念在北城身敗名裂。

到時候,徐亦白就是她的了……

一會後,梁若歡在二樓的尖叫聲被所有人注意到。

「啊,你們是誰?」

「太猖狂了!」

「怎麼敢在這種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