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夫人每天都想低調捂馬甲
夫人每天都想低調捂馬甲 連載中

夫人每天都想低調捂馬甲

來源:google 作者:嫵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時舟 現代言情 陸簡

【雙強,馬甲,爽文,甜寵,打臉,勵志】陸簡離開了生活十多年的小山村,被沈建國接到了江城的白家同父異母的妹妹表面天真,內心蛇蠍白夫人眼中容不得沙子白家人對她失望透頂陸簡表示:我不在乎冷眼看着一群猴子在她面前上躥下跳,有時還挺有趣然而面冷心善的陸簡把所有人都照顧的很好,唯獨對自己殘忍不知什麼時候,她的身邊竟然跟了個怎麼也甩不掉的大尾巴狼陸簡蹙蹙眉:「你擋道了,讓一讓」傅時舟:「那你帶着我,我跟在你身邊就不會擋你道了」陸簡:「……」換了條路展開

《夫人每天都想低調捂馬甲》章節試讀:

「真的,做壞事的人總會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來,把手遞給我。」

陸簡往前幾步,伸出手。

小姑娘被陸簡說動,收回腳步,也慢慢的伸出自己的手,等待那一束光明將自己拖出黑暗。

她看着那個看不清樣貌的女人一步步朝自己走來,眼中的害怕漸漸褪去。

她想的失神,突然一陣眩暈,身體不穩,向後倒去。

「蓉蓉!」

「啊!」

「她掉下來了。」

……

突如其來的狀況頓時嚇壞了所有人。

**和一些熱心的好心人正在鋪救生墊。

陸簡見狀,眼神一冷,毫不猶豫衝過去,千鈞一髮之際抓住了蓉蓉的手,而她自己則被慣性往前扯了扯,手腕被尖銳的邊緣摩擦,破了皮。

儘管如此,她眼神依舊沒有變過。

蓉蓉仰起頭,看到陸簡好看的眼睛,還有陸簡手腕的傷痕,她帶着濃濃的哭腔:「你放手吧,我不值得你這樣拚命,再這樣下去,你也會被我拽下去的。」

對她來說,陸簡在危急關頭奮不顧身救她,她很開心。陸簡讓她明白了原來世上真的有人是在關心她。

「信我。」陸簡聲線清冷。

就簡單的兩個字,彷彿一顆定心丸,再多的話也哽在嗓子眼說不出阿來。蓉蓉後悔了,她不應該輕生的。

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蓉蓉從來沒有這麼後悔過。

陸簡左手青筋乍起,藏在口罩下的牙關也微微咬緊,右手用力,蓉蓉就被她拉了上來。

陸簡沒管自己鮮血直流的手腕,公主抱起癱軟無力的蓉蓉,一步一步鏗鏘有力的回到安全區域。

這一刻金燦燦的陽光灑在陸簡的身上,彷彿天神降臨來救助苦難的眾生,蓉蓉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心目中的英雄,看着那個把她從泥潭中拽出來的人。

心不由砰砰直跳。

陸簡把女孩放在安全的地方,蹲在她面前與她平視,聲線清冷的道:「乖乖回去,高考失利可以選擇復讀,人生的路也不止讀書,人活着要學着愛自己,如果你連自己都不愛自己,怎麼能要求別人去愛你。」

估摸着時間差不多了,陸簡站起來打算離開。

「我能知道你是誰嗎?」蓉蓉紅着眼睛抬頭去看那個單薄的背影。

然而得到的卻是一陣沉默,蓉蓉懂了。

恩人不願意。

然後換上一副笑臉:「我答應你,我學着去發現身邊的美好,也會重新復讀,高考,那我們還能再見面嗎?」

「能。」

陸簡肯定的說完,就離開了。

「蓉蓉,嚇死媽媽了。」

「還好,還好,你沒有事。」

蓉蓉爸爸媽媽趕過來就看到女兒安然無恙,懸着的一顆心終於放下來,她們後面還跟來幾個**。

*

陸簡下了大樓,回頭看向天台,神情有一絲鬆動。

黑暗太苦,你們應該活在陽光下。

她垂眸壓低頭上的鴨舌帽,動了動手腕,手腕上的傷觸目驚心,她卻毫不在意的把袖子放下來蓋住傷口。

「受傷可不是這樣處理的。」突然一道富有磁性的聲音傳來,帶着戲謔。

陸簡遮蓋傷口的動作微微一頓,餘光向後瞟,看到一個五官立挺,眉眼深邃的男人靠在牆上,手中把玩着車鑰匙,把她的動作盡收眼底。

她敢肯定自己剛才救人的時候,這個男人應該就在某個角落看着。

陸簡不理他,她現在趕時間,抬腳想要離開,傅時舟眉眼挑了挑,走上前攔住道:「我車上有急救包,我想你應該用得上。」

「不用,謝謝。」陸簡不想和這個人糾纏,拒絕的乾脆。

看着陸簡走遠的身影,傅時舟嘖了一聲。

然後手機響了,傅時舟慢吞吞的接通……

江城音樂廳

裏面早已經聚集了許多觀眾。

白母一行人坐在最前排,而裁判席也已經坐滿了,C位那個中年的男人就是帝都音樂協會的副會長楊喬。

可以說這次來參加比賽的人都是衝著這位大人物來的。

白輕輕也滿心激動的盯着C位的楊喬,想着如果自己能被楊大師瞧中,收為弟子,自己的前途將不可限量。

而進入帝都音樂協會是她從小的願望,今天終於有機會,她一定不會放過。她一定要拔得頭籌,讓楊喬對自己另眼相看。

「輕輕不要緊張,放輕鬆,就把它當作平常的練習。」白母握着白輕輕的手盡量幫她緩減緊張。

「啪!」會場的燈光暗下來,一束光打在舞台上,緊接着走上來兩個主持人。

「尊敬的各位領導,親愛的各位來賓,大家上午好」

「首先歡迎我們這次的評委,他們是帝都音樂協會副會長,楊喬先生。……」

「嘩啦啦!」

剛報完楊喬的名字,會場里就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楊喬站起來,鞠了個躬:「非常榮幸能作為評委參加四年一次的鋼琴杯賽,名人不說暗話,我這次來也是為帝都音樂協會瞧瞧蒙塵的金子。希望各位選手全力以赴,謝謝大家。」

此話一出,更是給了在場的所有人一個暗示:我就是來挑人的,能不能選的上進入帝都音樂協會 就看你們個人的實力了。

緊接着,比賽拉開了序幕。

白輕輕到後台去準備。

白母坐在位置上,等着白輕輕上台,這次比賽的選手她早就打聽清楚了,除了孟家的孟長舒,其他的都不是白輕輕的對手。

而且聽說孟長舒最近身體不舒服,這麼一看,他家輕輕肯定是第一名。

「白夫人,輕輕也來參加比賽啊?」突然旁邊的夫人認出白母,開始閑聊。

對於別人誇讚自己女兒,白母就算不認識眼前這個人,也會禮貌的回應幾句。

「對啊,我家輕輕從小就喜歡鋼琴,我這個做母親的也只能支持孩子的喜好。」

「輕輕這麼乖,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我覺得今日輕輕肯定會大的頭籌。」

「哈哈哈,那就多謝王夫人吉言了。」白母笑道。

「咦!怎麼不見你那個鄉下來的女兒?」王夫人瞧着白母旁邊是沈建國,不由得好奇。

雖然白家極力掩飾陸簡的存在,但那也只是明面上不提,暗地裡誰不知道,江城的白家從山溝溝蹦出來個女兒。

白母聞言,臉色瞬間黑下來。但是也不好發火,忍着怒火笑着說:「那孩子說今天身體不舒服,我就沒讓她來,她才到江城,水土不服。」

「這樣啊!昨天不還去酒吧了嗎?怎麼就身體不好?」王夫人暗自嘟囔。

「哈哈哈,誰知道呢!畢竟還是孩子,就喜歡玩,我們也攔不住。」

白母這句話簡直是咬着牙說出來的,她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的家醜竟然外人皆知。

單一個王夫人就這麼說了,那外面的人說的還會好聽到哪裡?

沈建國聽完也是老臉一紅,這麼多年,唯一一次被人指着脊梁骨說,還是拜這個女兒所賜。

以前別人提到他們女兒,都是誇輕輕的。

可是現在……

沈建國心裏對陸簡愈加不滿。

《夫人每天都想低調捂馬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