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夫人又震驚全球了
夫人又震驚全球了 連載中

夫人又震驚全球了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趙清明 鹿翩翩

厲爺原以為撿了個被丈夫遺棄的小可憐,想要好好的疼愛一番但誰想到小可憐搖身一變,震驚整個商界,轟動全球「厲爺,夫人不一小心又賺了十個億!」「厲爺,幾十家集團高薪聘請夫人!」「厲爺,夫人不小心失手,又把集團的防火牆攻破了!」厲爺一臉冷傲的踢翻桌子,「滾――」他忙着研究如何睡到夫人都來不及,這點小事還來麻煩自己!第二天的頭條新聞,傳聞厲氏集團的厲爺,被夫人睡暈過去,連夜送進醫院?展開

《夫人又震驚全球了》章節試讀:

第4章 楔子4他不敢用力,從前是生怕自己力大搓疼了姑娘細嫩的皮膚,現在是……手底下姑娘的那張臉實在瘦得可憐,指腹所到之處俱是嶙峋一片。
他苟延殘喘這些年,是他的妻用血肉給在他續命,他早就該死!
枯竹一般的手指越來越顫,終於再也撐不住了,身子晃了兩晃,他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面色慘白如紙,空洞的眼睛裏面都是絕望和痛苦。
翩翩,我不想死!」
是的,他不想死,即便知道自己已然病入膏肓藥石無醫,即便知道是個廢物,活着也只能拖累妻子,但凡有點兒良心早就該自我了斷,而不是貪生畏死,裝作喝不出來參湯的滋味兒,自欺欺人地不去想她是怎麼東拼西湊來的銀子給他換來人蔘供他苟延殘喘……即便如此,他還是不想死。
翩翩,我多想看看你!
我不知道你的樣子……」當年失明之時還能強作鎮定的男人,這個時候,卻淚如雨下,哭得肝腸寸斷,翩翩,我怕……怕下輩子找不到你,我……我都不知道你的樣子……」所以他怕死,尋常有情人生離死別還能許個來生來世無怨無悔含笑九泉,但是他卻是個瞎子,偏偏還是在遇到他的翩翩之前就瞎了眼,他不知道自己的妻到底長了怎樣的一張臉,即便那張臉他已經撫摸了無數遍,但是心底卻還是一片空,怎麼都拼湊不起來。
這輩子都記不住那張臉,下輩子他要如何去尋他的翩翩?
他跟翩翩,就只有這一輩子,這短短的……一輩子啊。
他不甘、不安、不舍,所有的不安跟恐懼,到了瀕死的這一刻都通通爆發了出來,他瞪着空洞的眼睛一臉扭曲猙獰、死死攥着翩翩的手,即便那模樣會嚇壞翩翩即便那力道會弄疼翩翩,他也顧不上了。
他不想死!
他捨不得他的翩翩!
翩翩顧不上自己被摔疼的腿,伸手環住了男人的頭,帶着他伏在自己懷中,她一下下輕撫男人顫抖的後腦,一邊不住親吻男人的額頭,試圖緩解他……瀕死的恐懼跟不安。
趙清明,不要怕,」她一字一字柔聲說著,捧着男人那張臉,淚眼朦朧的一雙眼一眨不眨盯着面前同樣濕潤、倒映着自己的眼睛,深深地看着這張她愛極了的臉,我記得你的樣子啊,下輩子,我會去尋你。」
這一刻,終於還是來了。
翩翩一直都克制着不讓自己多想,她只想在趙清明活着的時候,讓他舒舒坦坦、輕輕鬆鬆地享受活着的每一天每一刻,她的難過她的悲傷她的眼淚,不應該成為趙清明痛苦內疚的根源,同時她還一直存着自欺欺人的僥倖。
萬一上天垂憐他們兩個可憐蟲呢?
萬一京師的貴人良心發現,派太醫來給趙清明醫治呢?
萬一……真的有萬一呢?
可惜,沒有萬一。
翩翩以為自己會崩潰,會受不了,她一直都在強撐而已,她並不是多堅強的女子,她膽小柔弱驚恐不安,她的天就要塌了,但是真到了這個時候,面對着這樣的男人,她卻奇蹟般地撐住了,沒有驚恐沒有慌亂,除了兩行清淚,她整個人鎮定無比。
是啊,又有什麼可慌可怕的呢?
終歸世世生生死生相隨。
翩翩……」懷中驚懼不安的男人,漸漸緩和了下來,手指顫顫去撫翩翩的臉,觸手之處皆是濕潤冰涼,翩翩,哭完這次就別、別哭了,這輩子,我……我害你掉了這麼多眼淚,下、下輩子……」下輩子什麼?
他已經說不下去了,泛白的嘴唇還一個勁兒倔強地顫着,似乎不甘心就這樣走。
趙郎,記得別喝孟婆湯,」翩翩握住那隻陡然僵硬的手,最後一次親吻男人的唇,黃泉路上別走太急,等等我。」
……人在死前會想些什麼呢?
翩翩想起了母親瀕死時候的樣子,沒有不安不甘,也沒有怨恨恐慌,那張臉上只有不舍,還夾雜着一絲解脫。
囡囡,別走娘的……老路,」方氏最後一次握住女兒的手,灰白的嘴唇顫個不停,最後一次叮囑告誡女兒,別為了、為了男人……要為自己活……」瀕死的方氏竭盡全力向女兒傳授自己的人生經驗,最後的不舍跟擔心都留給了女兒。
那時候翩翩只知道哭,一個勁兒地點頭,說女兒記住了。
那個時候,如果有人告訴她,她後來會對一個男人用情至深,甚至心甘情願生死相隨,她自是不可能信的。
可她到底還是走上了娘的老路,一輩子的酸甜苦辣、笑與淚,甚至生死都為了一個男人,實在是沒出息得很,不過她比娘走運,她的男人是這世上最好的男人,所有的沒出息也就都值得了。
想到此處,翩翩蒼白的臉上不由得浮起一個甜甜的笑來,湊過去親懷裡男人的額頭,費勁地往下挪,和平時一樣,枕在男人的胳膊上,身手環住男人的腰,巴掌大的臉都扎進男人懷裡,貪婪地嗅着男人身上的味道,直到肺腑之間都是他的氣息,這讓她格外安心。
柿子樹太小,壓根兒遮不住秋日午後的烈陽,夫妻兩人就這麼相擁着躺在溫暖到灼人的陽光下,這溫暖讓翩翩覺得舒坦,覺得放鬆,這些年來的疲憊跟提心弔膽,都煙消雲散,如今心裏就只剩下滿足跟安然。
太困了,翩翩閉上了眼,昏昏沉沉間似乎聽到了敲門聲,是買家來收房了嗎?
那她還真挺對不起人家的。
但是翩翩已經沒力氣去道歉了,事實上,她壓根兒就沒有心思去想別的了,腦中走馬燈似的滑過一張又一張畫面,每一張都是她跟趙清明,每一張都是她這輩子最珍貴的留念。
那這走馬燈的起..點在哪兒呢?
徹底陷入沉睡前,翩翩還在想。
應該是……五年前,她嫁給趙清明的那一天。
……翩翩是承元二十六年三月三十嫁給的趙清明,說起來,他們的緣分說深挺深,說淺也淺。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夫人又震驚全球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