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浮生破夢
浮生破夢 連載中

浮生破夢

來源:google 作者:綠茶去冰也去糖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雲青 綠茶去冰也去糖

【無系統·架空·奇幻武俠】仇恨,會使一個廢物成長,更會使一個天才橫空出世在這複雜的人世間,總有一個理由,能讓你不顧一切...展開

《浮生破夢》章節試讀:

趙李一行人,策馬在官道上飛馳,一路向西北前進。

李雲青加快了速度,趕上了前面的領頭官兵問道:「富滿兄弟,前面是什麼地方?」「前面是小竹村。」官兵回答道。

這個領頭的官兵叫富滿,是之前落腳鎮子上的本地人。

李雲青問這個問題是因為看到官道上出現了一大幫子人,而且人數還在不斷的增加,這些人在叫嚷着,聲音傳的十分的遠。

靠近了以後,李雲青勒馬停了下來,也將馬停了下來在一旁看着。而富滿則面帶不滿的說道:「李公子,這嵩城路遙,我們應該加急趕路才是,而不是處處停留看熱鬧。」

李雲青沒有搭話,聽着這一大群人嘴裏叫嚷着。

「燒死他!燒死他!」

「這個害人精!妖怪!」

「把他拿去祭河神!」

他下馬後靠近,拉住了一個年輕男子問道:「這位老鄉,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們這是…?」

被拉住的這名男子上下打量了李雲青一眼,旋即甩開了手臂:「關你什麼事兒!」然後又繼續跟着隊伍,叫嚷道:「把這個掃把星拿去祭河神,平河神怒火!」

然後李雲青就看到了人群**,一個不大的籠子里關着的男人。這個男人看起來二十冒頭,可能是因為被關了有一段時間了,身上污穢不堪,披頭散髮,鬍子拉碴。臉上頭上還沾着穢物。

突然在人群中,他聽到了一個女人的哭聲。他穿過怒罵的人群,找到了哭聲的來源。

是一個滿頭花發的老婦,面相看起來年齡也就四十多歲,但整個人顯得蒼老不堪。

「大娘,這是怎麼了?為什麼要燒死那個被關在籠子里的人?」李雲青上前扶住這個哭泣的女子。

這個女子依舊是不停的啼哭,嘴裏說著:「他們要燒死他啊!他是無辜的!我的兒啊!」

李雲青嘴上安慰道:「大娘,莫哭,把事情的原委和我詳說,看看我是否能夠幫上忙。」然後把這女子摻離了人群,招呼官兵們先到附近等候,和趙四一起聽這老婦敘說了起來。

原來,這小竹村因為靠近泗水河,村裡人基本都靠捕撈魚類,和靠河栽種為生,泗水河是淮河支流。但在半年前,泗水河就開始緩慢枯竭,一開始人們還沒有發覺,直到泗水河水位降低了一半多,人們才意識到問題嚴重,開始慌了。於是就發動村民,溯游而上,到淮河與泗水河的交界口去擴大,挖深支流的入水口。

但為什麼村民要燒死這個男子呢?因為這個男子十分的異於常人。

這個男子叫胡魁,是老婦的兒子,老婦的男人早年被武朝徵兵去打仗戰死了,只留下了母女二人相依為命。而胡魁知道自己父親是為國捐軀的,心裏一直認為自己的父親是個大英雄,所以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幫他娘維持生計。

胡魁的水性很好,幾乎每天都能下水抓上十來斤的魚蝦,村裡的人都戲稱胡魁為小水鬼,而事情就壞在了胡魁水性太好的事情上面。

小竹村進行支流入口的拓寬,胡魁則是當仁不讓的被叫去了。

泗水河與淮河的交界處,是一道狹窄的閘口,村民們會水的基本都參與了拓寬工作。雖然拓寬了,但是流入泗水河的水卻依然很少,再加上這一片常年少雨,慢慢的,泗水河已然見底。

拓寬沒有效果,可急壞了村民們了。於是有人就提出,既然拓寬不行,那咱們就拓深,把流入泗水河的閘口單向的進行深挖,以地勢引水過來。

於是,所有的會水村民輪番上陣,對着閘口處狠狠的挖了起來。當挖深了之後,閘口處的水位已經漫過了頭頂,得要水性好的,能在水下憋的住氣的人幹才行。不然涌動的泥水很容易就能把人嗆死。

胡魁是從拓寬到拓深全程參與的,一開始的時候別人沒注意。後來換了幾次人之後,突然有人發現,胡魁每次至少下去半柱香的時間都上不來,最先發現的時候還以為胡魁被泥水嗆死在閘口了,還去了人撈他,結果人沒事兒,活蹦亂跳的。

第二天拓深的時候,因為胡魁下水時間很長,乾的也比別人多,所以就挖的比價深一些。但水流把地勢比較高的地方的泥沙衝散了之後,一塊石頭順着流泥,壓在了胡魁的腿上。

在水裡根本用不上多大的力氣,興有半個多時辰,胡魁都沒能上來。這下可急壞了村民們,就趕緊對他施以援手。卻因為下面的流泥太虛浮,下去救助的人反倒因此死了兩個。

泗水河的乾旱,胡魁的異常,再加上死了兩個人。矛盾爆發了,胡魁這些年來次次滿載而歸的捕撈也被人提了出來。村民們都認為他真的是水鬼轉世,水鬼觸怒了河神,所以河神要降災給他們。

聽到這裡,李雲青和趙四兩人對視一眼,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得先安慰老婦,說他們會想辦法救她的孩子。老婦哪裡製得住哭聲,嘴裏說著入夜後他們就要燒死胡魁了,自己該怎麼活。

李雲青拉着趙四走到旁邊,和趙四說到:「這個人,我們一定要救,我想要這個胡魁。」趙四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二人和老婦做了保證,一定救下他的兒子,老婦這才稍微平靜下來。

二人回到馬隊里,趙四對着富滿說:「咱們今天先不走了,我們得救人!」富滿立刻厲聲道:「我們的任務是護送你們到嵩城,不是來陪着你們遊山玩水多管閑事的!」

趙四輕笑了一聲,從身上掏出了一貫大錢,扔給了富滿,淡淡道:「這點兒錢,算是兄弟們的辛苦錢,兄弟們分一分,等到了城鎮,去喝酒快活一下。」

富滿接到錢以後,立馬變成了笑臉:「哎呦!小兄弟真客氣,那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啦!」說著對着手下打了個眼色,一起去安放了馬匹。

趙四看他們走遠之後輕聲嘲笑了一聲,便轉身對着李雲青攤手聳肩:「解決了!」李雲青默默的給趙四豎了個大拇指。

小竹村的村民們還在押送着胡魁趕向泗水河,而趙李二人帶着老婦和官兵們在後面遠遠的吊著。村民們抵達泗水河畔之後四散而開,圍着籠子繼續叫罵,一部分人把籠子抬到了河岸邊上,擔著木枝堆滿了籠子周邊。

雖說初春依然很冷,但時值正午,泗水河畔的太陽,卻是曬的人滿頭冒汗。

李雲青趙四二人遠遠的看着,心裏焦急,卻毫無辦法。

這時李雲青一拍手,對着趙四說:「我想到了,跟我走。」然後也不管趙四的掙扎,拉着她就向人群的反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