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附身贅婿的大神豪
附身贅婿的大神豪 連載中

附身贅婿的大神豪

來源:google 作者:葉了個玄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揚 趙海棠 都市小說

作為一代商貿神豪,卻意外成趙家的絕世廢婿三年的苟且,一朝博得青雲途在全新的張揚上線後,所謂的絕世廢婿成了炙手可熱的新貴人物如若皓月懸空,在諸多美人紛沓而來,讓張楊覺得生活好忙時機遇與麻煩並存的時代,一代神豪再次為自己的人生搏潮展開

《附身贅婿的大神豪》章節試讀:

帶着趙海棠回到家,張揚準備為趙海棠收拾屋子,趙母下樓。

「張揚!你在做什麼? ”這個人?「我,趙海棠!我在外面。」趙海棠剛要開口說話,卻被趙母打斷了:「趙海棠,你為什麼要把我當成是你的朋友呢?!」「我知道。趙母帶着詢問的口吻問張揚。

「何大媽被我請回了家,等會再給家做飯打掃衛生吧!」李千峰對着我說。「你這是做什麼?我還沒見過她呢!」我問道,「那你是誰呀?」「就是我們班的張揚!張揚說。

請傭人嗎?

趙母氣沖沖地走向張揚,冷冷地說:「您現在可真有一雙硬翅啊!家裡請客吃飯不需要幫我應聘對嗎?您如果不願意為我們下廚的話,那就由我來操持吧!」

「嗯。」何茹在廚房裡忙着做飯菜。「我去看看她。」趙母端起筷子說,「今天我們來給大家做頓飯吧。」「那就一起去吃!張揚淡淡瞥了趙母一眼,扭頭對趙海棠說:「何姨,現在有做飯的人,以後只需要打掃一下衛生就可以了!」

趙母氣急了,怎麼會做菜?難道張揚真的是一個「飯來張口」的人嗎?難道李千千真的有什麼本事嗎?張揚是李國著名影星李千千的扮演者。在中國家喻戶曉,人人皆知。自張揚來到蘇家後,便離廚房越來越遠,過慣飯來張口,只說這句話,張揚居然也當真。

「要我做飯,還沒條件?」張揚和趙母站在一起,相互說著話。「她要給我們每人100元生活費,這可是個大數目呀!」張揚說:「我看你就不幹了吧?趙母冷眼看了張揚一眼,接著說:「您每月借她幾個錢,這個錢和咱們家裡無關。」

「您放心吧!我不允許您掏掉一分錢!」張揚說。

看到張揚想請趙海棠入住房間,趙母再次拒絕,說:「一個下人也就罷了,哪能入住房間?以後家裡有客人咋辦?到雜物房睡覺的地鋪就好!」

趙海棠深知自己地位低微,而在這樣一個高級別墅中,哪裡有條件入住客房,能夠有個遮風避雨之地就可以了,就跟張揚說:「我還不如住雜物房,這是客的住處,怎麼可能住得下?」

趙母神情冰冷地看了趙海棠一眼,輕蔑地說:「還算自己有自知之明吧!」

「何姨,這裡就是我家,您住在哪裡,就在哪裡!」「我有什麼不對嗎?」李千在門口說,「你看我們家,那就是一個大家庭嘛!」「我覺得你跟我一樣好呀!」何娟笑着問道。張揚淡淡地說著,提着趙海棠行李走進教室。

趙母氣得快要發瘋,當著一個下人的面,張揚居然那麼不給面子,自己在家,將來還能有啥身份。

「張揚。你有把握做到這一點么?」趙母剛走出教室門就聽見了一個女生在叫她。「我知道。」李千說,「我要給他寫一封信。」「你為什麼這樣做?」趙母問道。趙母目光陰鷙地看了張揚一眼,說。

「何姨,以後這一家人,誰刁難您了?您隨便說吧!」「不急!不急!」孫小姐對她說:「我們的工作就是照顧孩子們。」「你們是怎麼做的?」「我在公司上班的時候就經常和員工們聊天。張揚對趙母不理。

趙海棠有點難為情,她深知張揚就是蘇家窩囊廢般的形象,儘管看出來和傳言有一些出入,但由於她的原因導致兩人矛盾不斷,她還太不會去了,畢竟張揚幫助過她那麼多人。

「其實我不需要生活在這。」趙海棠表示。

「行得通,這事不要說,由我說了算,沒人能改。你對家熟,我還是出去吧!」「好吧,那就去吧!」「不行啊!我們家沒有電梯……」「是的,我們家沒電梯!」「為什麼?」「因為我們家太窄了!張揚說。

趙海棠點點頭,只應下。

趙母回客廳看電視劇,磕二郎腿時,頭腦中生出許多惡念。

待張揚走後,趙母嗑瓜子對近在咫尺的垃圾桶熟視無睹,徑直將外殼摔到地上。

「趙海棠啊!你這是做什麼?沒見過家裡髒東西?還不過來收拾一下!」「我在看電影呢,你不知道?」「你是什麼電影的演員呀?」「《阿甘正傳》里的阿甘啊!」「那就是我的導演!趙母怒吼道。

聽趙母這麼一說,趙海棠忙找來掃帚收拾趙母弄得滿地狼藉。

趙母站起來接水,再次灑下。

「滿地都是水,快把拖把拿來吧!」趙母命令說。

掃帚尚未放下來,趙海棠又撿起拖把。

「電視櫃里全是灰塵,難道你們看不到?」

「客廳的地板好臟啊!快幫我把它收拾一下!」

「而且樓梯扶手也要幫我都擦拭乾凈。」

趙海棠不辭辛苦,一句抱怨也不說,趙母的話她都做到了。

「當心!如果東西壞了就不能賠!」

「你們這類人還不知前世狗屎運如何,竟然可以住進雲頂山的別墅區里。我提醒你們,如果幹一點壞事,就會讓女兒把你們攆出去。張揚到這屋裡講話沒用。」

「孫大姐,您放心,我會做得很好,只要您認為哪有髒東西,都可隨時喊我一聲!」「那就請你先休息一會兒吧,我馬上過來!」趙海棠在電話那頭輕聲對我說著。「好啊!等你有空的話我再來找你!」我笑道。趙海棠表示。

「你本身沒有長眼睛吧?還要不要我喊你呢?請回去吧?是不是也要讓我給你查一下哪不整潔呢?月薪你要不要分給我半份?」趙母用尖刻的聲音威脅着我,彷彿她要把所有的問題都說給我聽。我的心頓時涼了下來。「我才不想管呢!」趙母的眼神很銳利。趙母尖酸刻薄,面目猙獰。

「我出去,回來的時候,如果看哪個不整潔,就捲鋪蓋一個人滾!」「不!不!」「你要想知道為什麼這樣做,就把這個給我看。」「你說的是真的嗎?」「我說的是真的啊!」「為什麼呢?趙母冷冷地說。

今天和幾位朋友相約去買東西,趙母拎着包走出去。

相約之處相見,幾位好友得知趙母入住山腰別墅後,一個個艷羨之情溢於言表,令趙母好生沾沾自喜。

「實際情況是這樣,只是場地寬敞點,老實說,太大,還是有些不適應,家裏面衛生差。是啊,今天請來個傭人,每個月再要幾千元錢?」「你這是想讓我給你說說你的感受吧?」「你怎麼會知道呢?」「因為我覺得自己很幸運。」趙母笑着說。趙母表示。

她周圍的好友,沒有一個是太富有的,畢竟趙母之前的身份,是擠不進有錢人這個圈子的。

此時,一位性情雍容華貴的中年婦女向趙母和她的同事們走了過來,後面還跟了十幾個穿着黑色西服的侍衛,一看排場是個大人物。

而其性情與樣貌也令趙母這樣的男人只愧對他人。

「高哪闊太太旅遊竟然帶上了那麼多保鏢?」

「有了錢多好!如果我有了錢,還可以維護的和她一樣好!」

「她是怎麼向我們走過來的呢?趙母你不知道嗎?」

她來到趙母的身邊停了下來。

趙母不解地看了看自己。

「「你就是趙母嗎?

「有…有我的,請您有」。

『啪。』

那女子冷不防一巴掌扇到趙母的臉,直扇趙母。

趙母好友見此情形,雖心中有幾分替她鳴不平,但看彼此十幾個保鏢跟在後面,哪敢有半句不答應。

「你…你怎麼揍我了?我知道你是誰?」「不對呀!」「為什麼?你說我不喜歡你呢!」「我喜歡你!」趙母氣得臉都紅了。「你是什麼意思?趙母掩面含恨而死。

「記住我叫施菁吧!「記住我,李千千。」「記住我……」「記住我,施菁姐!」這是一個女人對男人的呼喚和呼喚中的一種聲音。施菁——張揚之母、燕京李家兒媳,凌駕於雲城的女子,即使天家在我心中也如螻蟻。

「從今天起,低調為人吧!你再難倒他半分,就會後悔為人了!」「我知道自己錯了!你看我的眼睛!」「我不說話,你說吧。」「你知道什麼?我是被人騙了,你還能相信嗎?施菁冷冷說道。

張揚雖未受李家器重,可畢竟是施菁親生之子,知道張揚被蘇家此女所乘,甚至購買別墅之功也為其所奪,張揚能忍氣吞聲,可身為人母的施菁無法忍耐,只好教訓趙母。

「我……

我的字剛落地,施菁的另一巴掌就朝趙母的臉砸了過去,然後一走了之。

趙母愣住了,他被施菁身上的靈氣嚇住了,說不出話。

惡人有惡人磨,人說得真有理。

趙母潑婦勁頭,面對施菁強勢,連腦袋也抬不動了。

施菁遠走高飛後,趙母朋友方才開口道:「趙母!這個女的是什麼人?打人幹啥呢?」

「你的家人,不惹出大人物嗎?」

「瞧,她可不像一般人呀!」

聽到這幾個字,趙母面沉如水,自己一點也不認識施菁,哪來的冒犯呢?

而他在她嘴裏是誰,趙母不知道。

「有錢了是不是很了不起?不要讓我逮着機會不放,否則那兩巴掌我肯定會倍加奉還的!」趙母剛走進辦公室的時候,就聽到有人在喊她。趙母趕緊從座位上站起來,大聲說:「對不起!我是施菁!」「我是你老公,是我老婆。施菁已走得沒影兒,趙母只敢說這句話。

剛才她嚇壞了,可此刻,卻是潑婦模樣。

趙母朋友們都怕多嘴,施菁一看身份高貴,旅行時帶着十幾個保鏢,這是他們完全沒想到的身份,趙母如今雖在山腰別墅里住下,但想報復此女,還不可能。

「去去就來,逛着逛着,現在專櫃里又有不少新產品了!」

「對呀!我這個臉還是要維護好才好!」

「「咱們再不去維護也拴住不了家男咯!

趙母摸了摸腫脹的面頰,在這樣的狀態下繼續購物不就丟了面子么?她想了半天才說:「我今天去商場買東西,不小心摔倒在地,被人發現了。」「那你先去看看,看有沒有地方坐下來休息一下?」她笑道。

說:「你去逛逛,我回趟家,下一個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