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傅時霆秦安安
傅時霆秦安安 連載中

傅時霆秦安安

來源:外網 作者:閃婚嬌妻別逃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閃婚嬌妻別逃

秦安安本是集團千金小姐,卻因為公司瀕臨倒閉,成了無人問津的落魄少女。後媽的出現,給秦安安本就落魄的生活雪上加霜;被後媽逼迫着嫁給身有殘疾的大人物傅時霆。拋開他本人的不談,這樁婚事確實是他們秦家佔了很大便宜,然而這樣的男人,誰會將自己的姑娘嫁過去守活寡。展開

《傅時霆秦安安》章節試讀:

第10章
霎時間,客廳里靜的能聽到心臟跳動的聲音。
秦安安回到房間,猛地帶上房門。
『砰』的一聲!
整個別墅好像跟着震了一下。
敢在傅時霆家裡甩門,這個女人,真是不怕死。
大家偷偷打量傅時霆的臉色,看他神情自若,似乎並沒有生氣。
但平時誰要在他面前發出超過六十分貝的聲音,他絕對會皺眉。
剛才秦安安甩門的聲音至少有九十分貝以上,他怎麼沒生氣呢?
更重要的是,剛才被秦安安砸爛的這瓶酒,價值近兩百萬,他們還沒來得及喝。
她說砸就砸……眼皮都不帶眨一下。
「呃……我聽說秦小姐的父親前天過世,看她今天穿的一身黑,估計是參加了她父親的葬禮回來的吧!」
有人壯着膽子,開口打破了沉默。
穿白色連衣裙的女人叫唐倩,ST集團公關部高級經理。
今天是她的生日,同時為了慶祝傅時霆蘇醒,她邀了傅時霆的朋友,一起來傅家喝酒。
剛才和秦安安的交手,讓她顏面大失。
看傅時霆面上不動聲色,但以她對他的了解,他隨時會翻臉。
唐倩回到他身邊,小心翼翼道歉:「時霆對不起,我不知道秦安安父親過世。」
傅時霆將煙蒂碾滅在煙灰缸。修長的手指順勢端起高腳杯,將杯里的酒一飲而盡,酒杯落桌時,他的聲音性感低醇傳來:「生日快樂。」
唐倩耳朵一熱:「謝謝。」
「還有,秦安安不是你能動的人。」傅時霆修長的手指,調整了一下襯衣領口,嗓音里,暗含警告,「就算她是我傅家的一條狗,也只有我能欺負她。」
唐倩心裏堵得慌:「可是你馬上會和她離婚,到時候她連你的狗都算不上!」
傅時霆的眼神霎時冷沉幾分:「就算是我不要的東西,我也不會看着她任別人踩。」
這時,張嫂過來,將酒瓶碎片和弄髒的毛毯收走。
傅時霆的酒杯,被人斟滿。
「時霆,別生氣。唐倩不是故意的,她不會真對秦安安動手的。」坐在傅時霆另一邊的人看氣氛僵持,立即打圓場。
「是啊!唐倩,你還不自罰三杯?雖然你是壽星,但是剛才的確是你過分了!」
唐倩端起酒杯,打算自罰三杯。
傅時霆朝旁邊的保鏢看了一眼。
保鏢立即走過來,將他扶起。
「你們喝吧!」丟下這句話後,傅時霆便回房了。
唐倩看着他離開時決然的背影,紅着眼將三杯酒喝下,然後踩着高跟鞋走了。
「卧槽!兩個主角都走了,這酒還喝不喝啊?」
「喝啊!讓唐倩死心也好。不然她總以為自己會成為傅太太!」
「今晚的事也不一定能讓她死心吧!畢竟時霆打算跟秦安安離婚的。」
「說起秦安安,她長得還真不錯。就是這脾氣太火爆,時霆怎麼受得了的?」
……
客房裡。
秦安安雙手抱着膝蓋,眼淚無聲的往下落。
忍了三天的眼淚,在這一刻,徹底爆發。
爸爸臨終前的道歉,時時刻刻在腦海里迴響。
生前對他的恨,變得不堪一擊。
哭着哭着,她含着淚昏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醒來,眼睛又腫又痛。
洗了澡,換上乾淨的睡裙,她從房間出來。
過去幾天沒有好好吃飯,她現在餓得胃疼。
她走到飯廳門口,看到傅時霆的背影,腳步赫然停下。
張嫂看到她來,立即招呼:「太太,早餐已經做好了!快來吃吧!」
往常,她對他避之若浼,生怕惹了他,日子不好過。
現在,想到是他拖着不離婚,底氣足了不少。
她選了個離他最遠的座位坐下,張嫂將早餐送到她面前,她拿起筷子,準備吃。
「昨晚那瓶酒,一百八十萬。」他的聲音,不溫不火傳來。
秦安安握筷子的手一緊,腦子懵了一下。
一百八十萬?
一瓶酒?
什麼酒,這麼貴?
他是想找她賠嗎?
他看她像賠得起的樣子嗎?
胃部傳來一陣絞痛,她後背冒出冷汗,毫無食慾。
傅時霆瞥了眼她憔悴又蒼白的小臉,厲聲道:「這次是警告,下次再砸我家裡的東西,按價賠償!」
聞言,她的胃不痛了,食慾也回來了。
很多女人懷孕早期有妊娠反應,輕則嘔吐不止,重則卧床不起。
她除了偶爾有點噁心,還沒有吐過。
不過看着面碗里的肉,她下意識的難受,所以將肉夾了出來。
「太太,做的不合胃口嗎?」張嫂看她把肉挑出來,緊張開口。
秦安安搖頭:「最近想吃素。」
張嫂連忙道:「好的,我接下來會注意的。」
早餐後,秦安安回房間換衣服。
今天秦傑的律師約她見面,雖然律師沒明說找她做什麼,但是她能猜到。
換好衣服後,她拎着包從房間里走出來。
碰巧,傅時霆也準備出門。
他有保鏢伺候,司機接送。
秦安安看了眼時間,和律師約的十點見面,現在已經快九點了。
她大步朝外面走去,從別墅區出去,要步行接近十分鐘,才能打到車。
昨天的一場秋雨後,今天氣溫下降了幾度。
不知道是不是吹了冷風,走了沒多久,她的心口一陣噁心。
銀色的賓利駛出小區,準備提速時,司機一眼瞥到了不遠處的秦安安。
「好像是太太。」司機多嘴提了一句,同時放慢了車速。
司機是看着秦安安從家裡出來的,她今天穿的衣服,印象還算深刻。
傅時霆本來合著眸子,聽了司機的話,他倏地睜開眼眸。
「傅總,太太好像在吐。」司機坐在前面,看的比較清楚。
秦安安吃早餐的時候,還暗自慶幸自己早孕反應並不激烈,沒想到這會兒吐的難以自控。
她抱着垃圾桶,吐完後,打算回家洗把臉。
轉身的一瞬,對上了傅時霆的豪車。
陽光下,他的車子熠熠生輝。
司機不知何時將車子停在了她身邊,並且,落下了車窗。
她看到傅時霆冷峻深邃的眸子,正望着自己。
她的臉『唰』的紅了。
他該不會起疑吧?
她擰着細眉,走到後車廂邊停下,對着他,憋出一句解釋:「我可能是早餐吃多了。」

《傅時霆秦安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