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傅先生每天都想官宣全文閱讀
傅先生每天都想官宣全文閱讀 連載中

傅先生每天都想官宣全文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傅司寒蘇安染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傅司寒蘇安染 歷史軍事

叱吒風雲的商界帝王傅司寒這輩子都沒有想到,會被一個小姑娘治的服服帖帖。「總裁,夫人去打架了。」男人,「多派幾名保鏢。」「總裁,夫人要把仇家一把火點了。」男人,「哦?在哪?」所有人都以為總裁前去制止的時候,只見男人將淋了油的火把遞過去,「你開心就好。」傅司寒覺得這輩子活着的意義,就是往死里寵蘇安染。展開

《傅先生每天都想官宣全文閱讀》章節試讀:

蘇安染內心做着掙扎。
她朝旁邊包廂走去的時候,班內很多人開始起鬨。
「還以為蘇安染喜歡子謙呢?看來是我們想多了。」
「還算她識相。」
「平日沒有看出來蘇安染有這麼大的膽子,如果對面男人是個暴脾氣,她可就慘了。」
「走,我們過去看看去。」
班上很多人都跟在蘇安染身後,看熱鬧不嫌事大。
陸子謙望着她離開的身影,眉頭緊蹙着,從座椅上悠悠起身,跟着走過去。
蘇安染走到包廂門口的時候,怔了怔。
心臟沒有規律的砰砰直跳,她總是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蘇安染,你不會反悔了吧,這可是遊戲規則,趕緊進去啊。」
身後鬨笑聲傳來。
蘇安染鼓起勇氣朝着包廂內走去。
她打算完成任務之後,就去找陸子謙表白。
無論他是否喜歡她,她都要表達出來。
「吱吱」一聲,蘇安染被同學推搡進去。
包廂內,一片煙霧繚繞。
有的男人身邊坐着兩三個女人,嬉戲聲,酒杯碰撞的聲音不絕於耳。
角落之中坐着一位周身散發著寒氣的男人,那一雙眼眸,如九幽之下的寒潭,一瞬不瞬盯着推門進來的女人。
有幾名看熱鬧的同學見狀,趕緊撤離,順便將屋門關上。
蘇安染站在屋內,進退兩難。
感受到周圍冷颼颼的氣息傳來,她不自覺瑟縮一下。
「站住。」她剛想要轉身離開的時候,有人將她叫住。
一名肥胖男人,從座椅上悠悠站起身,看到蘇安染進來的那一刻,他目光便停留在她身上沒有移開過。
「過來倒酒。」男人嬉笑幾聲,很顯然,將她當成了賣酒女。
蘇安染腳步沒有絲毫停頓。
她的行為,惹怒了肥胖男人,他一步步朝着蘇安染走去。
「怎麼,進來這個房間,還想離開,陪爺喝一杯。」男人目光在她身上掃蕩了幾眼。
他一把握住蘇安染的手。
「放開。」她掙扎着,眉眼裏面沒有絲毫懼色。
「呦,還挺執拗,我就喜歡你這種潑辣的小妞。」肥胖男人朝着她親來。
「啪!」蘇安染給了男人一記響亮的耳光。
男人暴怒,「你找死!」
他將蘇安染逼迫到牆角,他揚起手,剛想要對她動手的時候,他的胳膊被人死死握住。
「是誰?」肥胖男人憤憤開口。
只見傅司寒站在他身旁,如剛從地獄之中爬出來的修羅,雙手不斷用力。
蘇安染能夠聽到肥胖男人胳膊「咔嚓咔嚓」斷裂的聲音。
「啊啊啊啊……」一聲聲慘叫聲在屋內響起。
「九爺……九爺饒命。」肥胖男身上完全沒有了之前的氣勢。
「剛剛哪只手摸的她?」如同地獄之聲的聲音,在男人耳邊響起。
肥胖男瑟瑟發抖,「傅……九爺,我不知道她是您的女人。」
外界傳聞,傅司寒對女人沒有絲毫興趣,這麼多年,那些女人變了花樣想要爬上他的床,都沒能成功。
很多人都認為傅司寒那裡有病。
怎麼今天,他會對一個女人如此關注?
「哪只手?」男人好像已經沒有了耐心。
「這……這隻……」肥胖男顫顫巍巍說。
「剁了!」傅司寒一把將男人推倒在地。
蘇安染聽到男人聲音的時候,心一怔。
這個聲音,她格外熟悉,不就是那晚那個男人嗎?
他怎麼在這裡?
在蘇安染眼中,面前男人比肥胖男人更可惡。
傅司寒一步步朝着她走去,身影將她籠罩起來。
蘇安染抬眸,主動迎上他那漆黑清冷的眸光。「對不起,我來這裡是因為和同學打賭輸了,需要完成懲罰任務。」
傅司寒看着她倔強的眼眸,唇角幾不可查的勾了勾。
這個女人竟然不害怕?
「什麼任務?」男人看上去似乎心情還不錯。
「我需要對最右邊的人說他是豬。這位先生,你好像是最右邊的那位「幸運者」。」蘇安染如實說。
傅司寒臉色瞬間陰冷下來。
說他是豬?
這個女人還真是膽大包天。
包廂內其他人瑟瑟發抖。
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九爺暴怒,雲城都要抖三抖。這個女人還真是不知死活。
她究竟是誰?
為什麼之前在雲城的時候,沒有見過她?
「這位先生,我的任務已經完成,可以離開了嗎?」蘇安染薄唇輕啟,淡聲開口。
「怎麼,以為這樣說,就可以裝作不認識我了嗎?」男人冷哼一聲,那清冷的聲音像是帶着撕毀萬物的力量,直擊她的心臟。
蘇安染的心沒來由一緊,貝齒緊緊咬着唇畔。「先生,昨晚的事情,並不是我一人的錯,在說,我是女人,也是第一次,好像我比較吃虧一些。
您放心,我已經吃過葯,不會對你有任何威脅,而且我也不需要你負責。」
既然男人坦然開口,她也沒有必要躲躲藏藏。
傅司寒聽着面前女人理直氣壯的話,一股沒來由的怒火在他心中燃燒。
雲城女人都想要和他發生關係,都想要成為他的女人。
她們費盡心機,想要有他的孩子,這個女人卻說得如此隨意?
已經吃藥了,不會對他有任何威脅,也不會讓他負責?
「女人,你是想要引起我的注意嗎?我要好好檢查一番,如果幾個月之後,你懷着孩子來找我呢?我不想麻煩。」傅司寒拉着她的手離開。
「你放開我,大家都是成年人,我沒有必要拿一生當做賭注,我有喜歡的人,自然不想有你的孩子。我們好聚好散。」蘇安染怒視着眼前男人。
男人臉色瞬間陰沉下來,濃的像是化不開的墨。
這個女人把他當成什麼?
好聚好散?
他雙手緊緊握住她的手腕,「咣當」一腳,將屋門踹開。
包廂內人大氣不敢喘一聲,他們嗅到九爺身上流露出的一股殺氣。
「你們快看,剛剛拉着蘇安染離開的男人,是不是傅九爺?」
「蘇安染怎麼可能認識傅九爺呢?」
「難怪今晚蘇安染打扮的如此妖媚,原來早就打上主意了,剛剛那個男人,一看就是富家公子。」
「可不是,要不她在遊戲的時候,都不說出口她喜歡陸子謙呢,原來是有了其他男人了,這是攀上高枝了。」
「切,還不是出來賣?!」
陸子謙出來的時候,只看到男人拉着蘇安染的手離開。
耳邊傳來周圍議論紛紛的聲音,他雙手不斷緊握。

《傅先生每天都想官宣全文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