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傅小官虞問筠
傅小官虞問筠 連載中

傅小官虞問筠

來源:外網 作者:當個地主樂逍遙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當個地主樂逍遙 都市言情

有幸穿越了,還是生在地主家,此生不缺吃穿卻也不想混吃等死,所以傅小官隨意的做了些事情,沒料到產生的影響如此巨大。皇帝要讓他官居一品,公主要招他為駙馬,尚書府的千金非他不嫁,荒人要他的頭,夷國要他的命,樊國要他的錢……可是,傅小官就想當個大地主啊!展開

《傅小官虞問筠》章節試讀:

臨江城,臨江書院。
董書蘭一身白衣靜坐於一方荷塘前,手持書卷,眉間淡然。
荷塘里荷葉舒展,花已含苞,靜待綻放。
「稟小姐,傅家家主於今日辰時離開臨江,去了下村方向,說是……端午佳節,慰問鄉民。」
董書蘭翻了一頁書,低聲道:「這個老狐狸……他那兒子呢?」
「回小姐,他那兒子與之同行。」
董書蘭輕吸了一口氣,依然淡然。
「今晚臨江詩會……我原本想和傅家家主一見,對他兒子之事表明歉意……順便談談糧商的問題,他居然提前走了,你說,他是故意還是……無意?」
身邊丫環小旗愣了一下,「奴婢,不知。」
「我就隨便說說,……臨江詩會,既然是詩會,這臨江的才子們可別有親疏遺漏,半山書院那邊尤其要給足面子,告訴那些學子們,臨江的李老夫子,田大家等人都會參與,秦老也會前去,至於四大布商和三大糧商……暫且晾一晾。」
小旗躬身領命正欲轉身離開,董書蘭忽然放下書卷,展顏一笑。
「布置下去,明日一早我要出城。」
「小姐要去哪?」
「下村!」
……
夜風搖曳着燈籠,微黃的燈光灑滿庭院。
傅小官和白玉蓮相對而坐,石桌上已擺上了四個涼菜。
「酒呢?」
「稍等。」
白玉蓮仔細的端詳着面前的這少年,十六歲的少年面色沉穩如山,雙眸深沉似水。
早上那迎頭一刀這少年臉上的緊張他是瞧見的,可他沒有料到的是這少年居然沒有倉惶躲閃。
那一刀若落下,這少年就是兩半。
他在空中轉身時便知道了這是少東家,但他依然劈下了那一刀,並無它想,就是嚇唬一下。
那一刀沒有嚇到這少年,甚至因為那一刀,這少年居然想收了他。
如果他真能釀造出那烈酒,跟着他又何妨,至少這少年有一份尋常人沒有的膽識。
傅小官沒有看白玉蓮,也沒有和白玉蓮閑聊,他低頭看着那些小冊子。
當春秀又端來兩盤熟食的時候,內院門口響起了一陣匆忙的腳步聲。
「酒來了。」
傅小官隨口說了一句,依然沒有抬頭。
白玉蓮的視線越過傅小官的肩膀,便看見傅老爺帶着張策易雨和劉師傅一溜小跑的進來。
「成了,成了!」
傅老爺興奮的叫道。
「少爺,少爺,此法,真的可行!」
傅小官合上小冊子收入懷中,笑道:「辛苦大家了,要不……一起嘗嘗?」
劉師傅慌忙回道:「此酒出鍋時小人和東家管家已經嘗過,少爺您品品,和您的預期如何?」
傅大官大喇喇的坐下,對春秀吩咐道:「上酒!」
春秀提壺,斟酒,酒香四溢,白玉蓮鼻翼微動,雙眼頓時亮了。
他端起酒杯,放在鼻端深深一嗅,「好酒!」
他舉杯,一口飲盡,火辣辣的味道將味蕾燃燒,順吼而下,彷彿在胸膛炸開。
他屏息一瞬,深吸了一口氣,雙手一拍石桌,再叫道:「好酒!」
「成了?」傅小官笑盈盈問道。
「成了!」白玉蓮毫不猶豫的答應,傅小官心裏大喜,「春秀,為白大哥滿上,我等,共飲!」
酒烈,並不醇厚,對於此前喝慣了低度酒的白玉蓮和傅大官而言,此酒已是上品,比之紅袖招的添香酒更好,但對於傅小官而言……這東西真的不行。
「此酒成酒幾何?」傅大官看着劉師傅問道。
「成酒極低……小人預估,一斤糧成酒二兩上下。」
傅大官皺起了眉頭,碎碎低語:「此酒為大米所釀造,一石大米合一百二十斤市價兩千文,計一斤大米十七文,出酒二兩……這一兩酒豈不是九文錢的成本?」
他抬頭望着張策問道:「余福記的酒……多少文一兩?」
「回老爺,余福記的酒五文錢一兩,」他頓了頓,又道:「此酒和余福記的不一樣,此前的酒以麥或者稻為材料,未經過……蒸餾,一斤糧成酒四兩餘。」
傅大官思量片刻,說道:「如此,此酒作價至少十五文才有利潤。」
傅小官擺了擺手,笑道:「這酒的價格,我來定。」
「也好。」傅大官並未反對,反正這酒是他兒子搗鼓出來的,反正余福記是自家的,他愛怎麼賣就怎麼賣,只要高興。
只是數日之後,余福記排隊搶購之時,傅大官聽了那酒的價格才真正的大吃了一驚!
這銀子,原來可以這麼好賺的?
「此酒,可有名字?」白玉蓮問道。
「就叫……西山瓊漿。」
「好名!」
「劉師傅,此後,原本的酒全部採用這蒸餾之法,你等多加研究再尋改良之策,另外……張管家,在西山下尋一陰涼之地,作人挖一處地窖,要深,要大。」
兩人應下告退離去,傅大官和白玉蓮都沒有問這地窖來幹啥,只以為是少爺想要在冬季存放一些冰塊,用作夏日裏消暑。
壺中的酒並不多,月上柳梢時分,酒已盡,主要還是白玉蓮喝得多。
他有些微醺,心裏自笑,不過喝了半斤,便當得以往三斤有餘,當真是好酒。
「公子,謝過,告辭。」
白玉蓮起身,傅小官淡然的揮了揮手,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月亮門後。
庭院里就剩下父子倆和春秀。
春秀自幼入府,傅大官沒有將她當做外人。
「我兒啊……」傅大官臉色微紅,搖着一把扇子,端着一壺茶,「如果你娘親還在,她會有多高興呢?」
這一晚傅大官說了許多,或許是七分酒意,也或許是這些話壓抑在心裏太久。
他說起了傅小官此前所做過的那些荒唐事,說著臨江的商賈大戶明面上對他恭維有加,暗地裡卻嗤之以鼻。說著某人家的兒子中了舉人,這便要去上京參加會試,又某人家的兒子生財有道文采斐然等等。
將自己的兒子與別人家的兒子作比較,這或許是屬於人父的通病,傅小官並不介意,何況傅大官更多是對勃然悔悟的兒子的誇獎。
「古人云浪子回頭金不換,我兒啊……切莫辜負了這……好時光!」
傅大官說著入睡,那張微紅的胖臉上帶着笑意,這便是欣慰。
傅小官一直聽着,未曾言語,心裏對這個父親多了幾分認可,對於此前的自己,也多了幾分了解。
……
將父親安頓好,傅小官在房間里靜坐,想了片刻,對春秀說道:「秀兒,磨墨。」
春秀對秀兒這個稱呼並不抗拒,甚至有些歡喜,她取了硯台,仔細的磨墨,尋思着少爺已經……好些年沒有摸過筆了。
傅小官倒不是要寫些什麼,而是想要練練這毛筆字。
前世小學時候練過,從此便丟棄,如今提筆,非常的生澀。
筆懸於紙上,一滴墨落了下去,在紙上染了一圈墨暈,四散開來,這紙,便算是廢了。
「這紙……太差。」
「少爺,這可是墨香齋出的紙,沒有比這更好的了。」
「唔……我知道了。」
換了一張紙,這次筆落了下去。
南歌子游賞
山與歌眉斂,波同醉眼流。
遊人都上十三樓。
不羨竹西歌吹、古揚州。
菰黍連昌歜,瓊彝倒玉舟。
誰家水調唱歌頭。聲繞碧山飛去、晚雲留。
停筆,傅小官眉頭緊皺,這毛筆,實在難以駕馭,這字……實在難看啊!
春秀湊了過來,視線落在紙上……這字,真是難為了少爺。
咦,少爺寫的這詞,倒是不錯的。
春秀識字,但對於詩詞當然沒什麼研究,只是虞朝文風鼎盛,才子輩出,對於春秀這般十六七歲的少女,才子佳人的故事當然有着極大的吸引力,多少便也聽過一些臨江才子所傳的詩篇,尤其是臨江四大才子,每每詩會,都有極美的詩詞流出,在坊間傳唱甚廣。
但自家少爺作詞……這就有些顛覆春秀的認知了。
「這是……何人所作?」
傅小官看完了《三朝詩詞紓解》,又去了一趟傅府書樓,確定了這個世界沒有曾經的那些牛人,所以,他淡淡的一笑,「這是本少爺所作!」
春秀張開了嘴兒倒吸了一口涼氣,「少爺……」
「嗯。」
「沒啥。」
「不信?拿紙來,本少爺再作一首給你瞧瞧。」
春秀鋪好紙,甚是期待。傅小官提筆揮毫,一蹴而就。
字還是那麼丑,但這首詞卻令春秀驚艷。
江北月,清夜滿西樓。
雲落開時冰吐鑒,浪花深處玉沈鉤。
圓缺幾時休。
星漢迥,風霜入新秋。
丹桂不知搖落恨,素娥應信別離愁。
天上共悠悠。
停筆,「如何?」
春秀的小心肝兒都快蹦了出來,「極好!」
「當然極好!」傅小官笑了起來,放下筆,起身信步在房間里走着,「少爺我以前是不是很荒唐?」
春秀點了點頭,然後想了想,又連忙搖了搖頭。
少爺可是秀才,如今少爺落筆成詞,以前、以前少爺一定是韜光養晦!
對,就是這樣,不然說出去誰人敢信?
春秀並不清楚這兩首詞是什麼水準,但她本能覺得應該是很高的,如果這兩首詞放出去,臨江才子恐怕會有少爺的一席。
傅小官揉了揉春秀的頭,站在窗前,望着天上的星月,沉默片刻,說道:「其實……少爺我以前是真的荒唐,不過以後不會了。」
「夜已深,各回各家,各找……睡覺。」

《傅小官虞問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