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賦爺的偏執嬌妻
賦爺的偏執嬌妻 連載中

賦爺的偏執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損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延賦 姜朝暮 現代言情

她追,他逃,他插翅難飛初見,他沐浴在月光下,好似給他鍍上了一層銀光相識,他心思細膩認識久了,他是個憨憨,--------[偏執大灰狼女主×溫柔細膩大白兔男主]展開

《賦爺的偏執嬌妻》章節試讀:

然後就攔住了女孩的去路,還看到了女孩生氣的樣子,在女孩臉上,倒不怎麼像生氣,更像是撒嬌。

姜朝暮看男人不講話,還把自己的車趕走了,非常不爽。

喬延賦也知道惹急了小貓也會咬人,連忙開口道:「我送你吧,晚上一個人不太安全,而且你知道凌霄吧,我和他是朋友,你可以安心。」

姜朝暮眼看着醫院到晚上就過探視時間了,想趕緊回家換個衣服再來。

就點點頭答應。

「好,我的車在那邊。」喬延賦指了指那個有着小金人的車子。

姜朝暮本來還有些猶豫,轉念一想,既然是凌醫生的朋友,也肯定不是什麼壞人。

進到車裡,喬延賦發動車子,「你家在哪裡,還有你叫什麼我不可能一直叫你小姑娘吧,那樣多怪啊。」喬延賦有點失笑。

「我叫姜朝暮,家在黃埔區,紫藤花苑。」姜朝暮坐在副駕駛上,像個乖學生一樣坐着。

喬延賦聽到地址,就啟動車子,

車上,姜朝暮又不放心地問:「你和凌醫生只是朋友嗎?」

喬延賦點了點頭,「我們兩家是世交,他爸和我爸是好兄弟,所以凌霄和我從小一起長大的。」

家門口,喬延賦看着眼前的這棟三層小洋房。少說也得幾千萬了。

一進門,挺樸素的,田園風格一樣的大廳。

「換鞋。」姜朝暮冷淡的看着滿臉商業笑的喬延賦。

「好的,大小姐。」喬延賦也不客氣,換完鞋,就徑直朝沙發那裡走去。

也不再管他,徑直上了三樓。

喬延賦也不閑着,抓着遙控器就打開電視看。

正好頻道調到了宮斗劇,想起她媽就愛看宮斗劇。算了,也沒啥好看的,就看這個吧。

喬延賦坐起身子吐槽道:「這古代女的遇見了都得八百個心眼子。」這任誰不說一句,平常在公司里嚴肅的總裁大人怎麼到家就變得跟廢了一樣。

姜朝暮躺在浴缸里,粉色的泡泡浮滿了整個浴缸。浴室里的水蒸氣蒸的姜朝暮小臉通紅,像嬌艷欲滴的花苞一樣。

姜朝暮看着滿是霧氣的天花板,腦子有點犯暈……

窩在沙發里的喬延賦也不知道從哪裡拿來的爆米花,一顆一顆往嘴裏送去。看着電視里的宮斗劇,好不愜意。

想着,好慢啊,都過去一個小時了吧,還沒下來。

喬延賦朝樓上看了看。也沒聽見任何動靜。

剛想上去看看,就被站在樓梯上的小姑娘驚艷到了。頭髮還半濕着,發尾有點卷卷的,臉上可能是剛泡過澡,也是****的,再加上穿着米色的高領毛衣,下身穿着粉色的小短裙。要多可愛有多可愛,這麼可愛的小芭比娃娃誰不愛啊?

姜朝暮有點煩躁,頭髮太多太長,沒有耐心去吹完頭髮,每次都是爸爸幫她吹的,還一直教育她,不吹乾頭髮會頭疼的。

於是就想到下面還有個人,就下樓想讓他幫自己吹,姜朝暮也絲毫不害羞的站在樓梯上說:「幫我吹頭髮。」

甜甜的聲音傳進喬延賦耳朵里,感覺好像在和他撒嬌一樣。說:「行啊,把吹風機拿下來,我給你吹。」

姜朝暮拿着吹風機就「噔噔噔」往樓梯下走。

喬延賦一手拿着吹風機,一手拿着一縷頭髮在那吹,吹乾了就再拿起一縷吹。

喬延賦感受着手中軟軟的髮絲,突然覺得照顧人也是蠻好的一件事。

姜朝暮感覺就像是爸爸在為她吹髮一樣。

喬延賦頭髮吹完了,看着坐在地上的小姑娘一動不動的,湊近一看,小姑娘眼睛都閉上了。

喬延賦感嘆道:「眼睫毛真的又長又卷啊,櫻桃小嘴又紅又潤的,還有點嬰兒肥,跟嬰兒似的。」

姜朝暮一睜眼就看到一張不熟悉的俊臉,一巴掌呼了上去

喬延賦愣住了,硬生生用臉接住了這巴掌。

姜朝暮也不打算道歉:「誰叫你靠這麼近,」

喬延賦用手摸了摸被打的地方說:「該走了,頭髮都已經吹好了。」

心想,這小姑娘手勁還真大,適合打拳擊,以後教教她,遇到危險還能保護自己。

姜朝暮看男人沒生氣,就趕緊上樓收拾東西。

喬延賦看着落荒而逃的小貓,覺得這巴掌也挨值了。

醫院,姜朝暮下了車,轉身對着坐在駕駛座的男人說:「謝謝。」

喬延賦顯然有點不適應小姑娘這麼客氣,說:「明天見。」

姜朝暮以為他只是客套,點了點頭就朝醫院裏走去。

病房,姜朝暮看見姜爸在走來走去,把包放在沙發上,就過去扶着姜爸。

在屋裡暖色的燈光下,給攙扶着的兩父女鍍上了一層溫暖的光。姜朝暮默默地攙扶着姜爸,在病房裡慢慢的踱步。

病房裡安靜的只有兩個腳步聲,姜朝暮感覺這樣走着,就能一直走到盡頭,和爸爸永遠都不分開。

姜爸走累了,坐在病床上。

滿眼欣慰的看着眼前的女兒說:「我家小朝暮長大了,懂事又孝順。」

姜朝暮感覺鼻頭酸酸的,直衝大腦,開口說:「爸爸,趕緊睡吧,」

姜爸點了點頭,躺在床上不一會就睡著了。

姜朝暮窩在沙發上,身上蓋着毯子。思緒慢慢飄遠。

姜爸坐在長椅上,和藹的笑着。姜朝暮坐在不遠處的旋轉木馬上,滿臉的笑容,還有一個坐在她身旁的一個男人,穿了一件黑色的大衣,下身穿了一個牛仔褲。

男人的臉上也掛着笑容,時不時的逗着姜朝暮,姜朝暮也成功的被男人逗笑,兩人都笑得不亦樂乎。

姜朝暮從夢裡醒來,在夢裡,姜朝暮靠近那個男的,想看看那個人長什麼樣,卻始終是模糊的。

「醒啦,去洗漱,我們等會去外邊吃早飯。」姜爸慈愛的聲音傳進姜朝暮的耳朵里。

姜朝暮點了點頭,不再想夢裡男人的臉。

朝着洗手間走去,撲了一把冷水在臉上,姜朝暮顫了顫。

就聽到姜爸說道:「用溫水刷牙,冷水刷牙對牙齦不好。」

姜朝暮應了一聲,就用溫水洗漱去了。

姜朝暮從洗手間出來,就看到姜爸在照鏡子,用髮膠固定頭髮。

姜爸笑眯眯地問道:「你老爸我帥嗎?」

姜朝暮看着面前正值壯年的,身上卻沒有一絲贅肉的姜爸說:「爸爸很帥。」

姜爸也不意外這個回答,畢竟他以前也可是校草啊。

姜爸找了一個早食店,包了一個包間,至少能坐四五個人。

姜朝暮有點疑惑,就問姜爸:「爸爸,包間幹嘛呀。」

姜爸也沒有瞞着姜朝暮,說道:「小朝暮,等會凌醫生也來,還帶着一個朋友過來,我們一起吃早飯。」

姜朝暮有點奇怪,但也沒有多問。

沒過多久,凌醫生就推開包間的門進來了,身後還跟着一個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

姜朝暮不感興趣的低下頭看着菜單。

「叔,這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個人,喬家大院那位的孫子。」凌醫生靠着姜爸悄悄的說。

姜爸看着眼前一米九的青年,滿意到不能再滿意了。

喬延賦率先伸出手說:「伯父,你好,我叫喬延賦。」

姜爸也伸出手回握,回了個「你好」。

姜朝暮聽到熟悉的名字,抬起了頭,正好和喬延賦的視線相交。

喬延賦帶着笑意說道:「又見面了。」

姜爸有點驚訝道:「你們見過面了。」看着姜朝暮,想要一個回答。

「上次來醫院急着去看你,不小心撞到他。」姜朝暮慢吞吞的說著。

姜爸笑了笑說道:「都是緣分。」

所有人落座之後,點了店裡的招牌,還有其他幾樣吃的。

吃飯期間,喬延賦時不時的朝姜朝暮這邊望,姜朝暮也感受到時有時無的目光是來自哪裡,也沒管,就吃着自己面前的粥。

姜爸沒有注意到這些細節,和喬延賦聊的很開心。

喬延賦嘴上聊着天,心裏想着小姑娘也吃太少了,幾乎都沒怎麼動,等到以後一定要給她喂胖胖的。

姜朝暮心裏總覺的哪裡有點奇怪,姜朝暮也不想多想,現在只想爸爸的病快點好起來。

一頓飯過後,凌醫生說有工作要忙就先走了。

姜爸此時有點猶豫,想着如何把喬延賦留下來,和自家女兒接觸接觸。

姜朝暮看着喬延賦,眼神似乎在問:你怎麼還不走。

喬延賦接受到這個眼神,有點哭笑不得,這小姑娘就巴不得自己走嘛,不過這樣也好可愛。

喬延賦就直接開口道:「正好我今天也休息,伯父你們去哪裡,我送你們去。」

姜爸剛還在猶豫,這年輕人就主動開口了,這可給姜爸高興的。

連忙接話:「正好,我今天好不容易出來,打算和小朝暮一起去遊樂園玩,一起去吧。」

喬延賦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