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覆雲亂煜
覆雲亂煜 連載中

覆雲亂煜

來源:google 作者:默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蕭烈 蕭煜

道門神仙真人,得長生不朽,稽首可叫大地沉浮佛門菩薩金剛,證九世輪轉,合十便是百丈法身儒門居廟堂之高,未必仁義君子,魔門處江湖之遠,亦非性情中人我一腳俗世廟堂,坐西北俯瞰天下,另一腳修行江湖,持青鋒殺個四方!這個世界,沒有天上仙人,有的只是天下人間看天下俊彥如過江之鯽,看各路高人粉墨登場而主角這個豎子,則趁着時無英雄,一步成名展開

《覆雲亂煜》章節試讀:

「修行者……」

蕭煜看着這兩名老道,在心中默默想道。

嗚嗚嗚嗚……

遠處因為夜幕落下而顯得影影綽綽的山林深處,那些黑黢黢的樹叢間,亮起點點綠芒,那是狼的眼睛。那是狼在嚎叫。

青景觀小院中鋪滿了一層厚厚的深秋落葉,忽然一陣大風襲來,捲起漫天的黃葉,周圍的樹林也被吹得簌簌作響。

鏗!

一聲劍吟。

黑袍老道膝上的短劍跳躍一下,陡然飛起,化作一道白芒繞黑袍老道身周一圈後,破開漫天飛舞的黃葉,直刺白袍老道而去!

白芒破空,如馭風卷雷。所攜帶的劍氣直接將天空中飛舞的落葉震成了粉末。

同時白芒急速飛行在身後又帶起一股強大氣流,將落葉的粉末席捲進來,形成一條肉眼可見的:「線」!

黑袍老道的飛劍,一出手,就已是風雷之威,泰山之勢!

面對那道破空而來的白芒,白袍老道好似一無所覺,雙目依然閉着。

他膝上橫置的短劍卻開始跳躍,開始鳴叫,好似一位狂熱的戰士面對對手一般的興奮。

在飛劍臨身的那一霎那間,白袍老道猛然睜開雙眼,白袍老道原本渾濁的雙眼,這一刻是如此的清澈,比那剛出世的嬰孩還要清澈,如夜幕上的點點繁星。

鏗!

也是一聲劍鳴。

白袍老道的飛劍陡然而立,化作一道白芒,無聲地飛出。

兩道白芒在夜空下迅速相撞。

一處即分,然後各自遊走。

黑袍老道拂袖,白芒再度氣勢洶洶而來,白袍老道以不變應萬變,只是虛劍以待,然而讓人沒想到的是,黑袍老道那原本攜帶風雷之勢的白芒,卻突然一個詭異的急停,然後如一條鯪魚一般遊動起來。

黑袍老道的這一劍,看似勢不可擋,如泰山壓頂之勢,其實走的卻是詭異靈動的路子。

黑袍老道的飛劍瞬間變得飄渺起來,軌跡難以捉摸,靈活若鬼魅,倏地一聲繞過白袍老道的飛劍,朝白袍老道而來。

白袍老道雖驚不亂,自己的飛劍也是猛然一頓,化作一道流光,如一白色靈蛇在夜空下舞動。

白蛇騰空,首尾互換。白芒的首尾相連,變成一個圓圈,套住了黑袍老道這詭異莫測的一劍。

黑袍老道抽劍而退,蜿蜒而去,在夜幕下遊走起來,似是一條靈蛇要伺機而動。

白袍老道擋住黑袍老道這一劍後,卻是先行出手,白芒激射而出,如藏蛇出洞。

若流星,如閃電。

黑袍老道的飛劍自是不懼。

兩道白芒再次在空中遊走交錯。

錚錚錚錚!

一連串的金屬交錯之聲在兩名老道面前的空間中響起。

白芒的每一次攻擊都是那般凌厲強橫,似是要劃破空間一般。

極限的移動下,兩道白芒在兩人間交織出了一幕劍網。

……

鏗鏘!

兩道白芒再次碰撞在一起。

有了防備的蕭煜避開那最亮的一瞬間,待到白芒散去,再朝天上看去。

兩把幾乎是一模一樣的飛劍劍尖互抵,正僵持不下。

「師弟,你這是何苦。」這時白袍老道說話了。

這兩人竟然是師兄弟,蕭自然心中一動,難怪飛劍也是一模一樣。

「哼。」黑袍老道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哎……」白袍老道長嘆一聲,神情複雜地看了黑袍老道一眼。

夜色漸濃,白袍老道的這一聲嘆息隨着秋風散去,好似擴散在整個梅山之中。

黑袍老道閉上雙眼,好似沒有聽到一般,沉默不語。

白袍老道不再說話,低下頭去。

他的飛劍光芒大盛,瞬間壓過了黑袍老道飛劍的光芒,開始一寸寸向前進逼。

黑袍老道的飛劍好似抵受不住白袍老道飛劍帶來的壓力,開始在空中劇烈的顫抖起來,發出嗡嗡嗡的鳴叫聲。

白袍老道抬起頭又看了黑袍老道一眼。

黑袍老道依舊沉默。

白袍老道搖搖頭,緩緩閉上雙眼。

同時他飛劍的白芒更盛。幾乎要與天上那一輪明月爭輝。

而黑袍老道飛劍上的白芒卻漸漸退去,露出飛劍的本體,劍鳴陣陣,開始逐漸不支,被白袍老道的飛劍逼得不斷後退。

黑袍老道面無表情,仍舊不語。

「喝!」猛然白袍老道大喝了一聲。

他的飛劍如烈火澆油,白光蒸騰,連連向前。黑袍老道的飛劍顫動的更加厲害,哀鳴陣陣,不住後退。

這樣爭鬥了一刻鐘的功夫,黑袍老道的飛劍終是不敵,悲鳴一聲,掉落下來。

就在黑袍老道飛劍被打落的瞬間,黑袍老道也是悶哼了一聲。

見此,白袍老道卻不追擊,而是收回自己的飛劍。

「你我師兄弟二人鬥了大半輩子,現在你我都已經老了,這樣斗下去又有什麼意思?」白袍老道幽幽道。

聞言黑袍老道沉默半晌後,終於緩緩開口道:「你我如今皆是半個廢人,也談不上誰比誰強,不過我就是要證明當年我是對的。」

黑袍老道說完,不見他有何動作。原本掉落在地的飛劍猛地飛騰起來,在空中畫了道圓融的弧線,閃電般的划過長空,回到了黑袍老道膝上。

黑袍老道沉默的看了白袍老道一眼,長袖一拂,收起飛劍,一個縱身跳下偏殿,出了青景觀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黑袍老道走後,白袍老道將膝上飛劍收回一個長約一尺的四方黑檀劍匣中。

然後起身躍下,落入院中。

老道向一直站在院中觀看的蕭煜稽首一禮:「今晚讓蕭居士受驚了。」

蕭煜連連擺手還禮道:「今日能見道長飛劍神技,自是蕭某三生之幸,何談受驚之說。」

白袍老道微微搖頭:「微末道行,怎敢當神技之稱,蕭居士謬讚了。」

「雖是如此,於我等凡人眼中卻與神技無異。」蕭煜說道。

「蕭居士過譽了。」老道笑道。

蕭煜猶豫了一下,然後拱手施禮道:「蕭某還有一個不情之請,望道長答應。」

老道愣了愣,點頭道:「蕭居士但講無妨。」

蕭煜臉色鄭重,長揖到地道:「蕭某練劍十餘載,常幕修行之道,今日得見,三生之幸。還望道長慈悲,傳授我修行之道,蕭煜感激不盡。」

一時間秋風湧起,將滿地的落葉連同蕭煜的話語帶出去很遠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