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蓋世帝婿
蓋世帝婿 連載中

蓋世帝婿

來源:外網 作者:夜玄周幼薇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夜玄周幼薇

夜玄魂穿萬古,征戰諸天,成就不死夜帝的傳說,卻因妻徒背叛,靈魂沉睡九萬年。 九萬年後,夜玄蘇醒,魂歸本體,成為了皇極仙宗的窩囊廢女婿。 而他當年收下的弟子已登巔峰,一座他曾修鍊過的枯山成為當世頂級修鍊聖地,就連他隨手救下的一隻小猴子,也成為了妖族無敵大聖。 萬古帝魂,一夕歸來,自此之後,一代帝婿崛起,開啟橫推萬古的無敵神話!展開

《蓋世帝婿》章節試讀:

而此時此刻,在祖廟之內。
夜玄站在古舊的祖廟門口,望着祖廟上堂那座被香火熏得朦朧的雕像,愣愣出神。
雖然過了無盡歲月,但那尊雕像之上,依然存着浩瀚神威,讓人心生膜拜之意。
在烈天大帝雕像的下方,存在着一個神龕,其中煙火繚繞,如雲煙朦朧。
不知為何,那煙火好似要散去,但有隨時凝在一起。
隱隱約約之間,形成一個『夜』字,帶着某種神性。
「你打算看多久?」
就在夜玄愣愣出神之際,一個蒼老的聲音在祖廟中響起,似乎帶着一種不滿。
夜玄回過神來,看向雕像之前,端坐在那的白髮白須老者,不由微微一笑:「看到烈天大帝的雕像,想起了很多事。」
那白髮白須的老者聞言,卻是冷哼一聲:「那是祖師爺他老人家,現在的年輕人怎麼一點都不講禮貌。」
夜玄笑了一下,倒是沒有說什麼。
見夜玄一動不動,邱文瀚臉色微沉,語氣加重道:「來了祖廟,便要祭拜祖師爺,這是我皇極仙宗的規矩,你在那站了這麼久,已經逾了規矩,還不來祭拜?」
「祭拜嗎?」夜玄眼神遊離,落在神龕那個『夜』字上,嘆道:「還是別了吧,我就是來看看,這就走。」
邱文瀚聞言,眉頭緩緩皺起,渾濁的雙眼緊盯着夜玄,緩聲道:「對祖師爺不敬,可是要逐出宗門的大罪,你確定不拜?」
「真要如此嗎?」夜玄道。
邱文瀚點頭道:「必須如此,這是我皇極仙宗從古至今的規矩!」
夜玄聳了聳肩,緩聲道:「等會兒若是出了什麼事情,你能承擔?」
這番話頓時讓邱文瀚氣笑了:「你這個年輕人說話真有意思,老夫鎮守祖廟已有三千年,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話。」
「你能擔保嗎?」夜玄似笑非笑。
邱文瀚大袖一揮:「你拜就是,老夫在旁看着,出了什麼事老夫擔著便是。」
「行。」夜玄見邱文瀚不以為意,也懶得多說,走到烈天大帝的雕像之前,看了一眼之後,緩緩躬身,
轟————
當夜玄躬身的那一剎那,整個祖廟之中神芒無限,幾乎要衝破祖廟而去。
緊接着,烈天大帝的雕像上,猛然爆發出一股吸力,將那磅礴神芒直接收入雕像中。
整具雕像,在這一刻顯得平凡無比,其中的一絲神性似乎消失不見。
盤坐在旁邊的邱文瀚目瞪口呆地看着這一幕,心跳彷彿停止一般,看着這位黑袍少年,他只覺得頭皮炸裂!
他鎮守祖廟三千年,從未見過如此場景!
剛剛那一刻,祖師爺雕像之上的那縷神性爆發到了極點,緊接着一下子回縮,消失不見。
這一切,邱文瀚都敏銳的察覺到了。
一時間,邱文瀚感覺自己的腦子有些不夠用。
「停!」
「停停停!」
邱文瀚見夜玄還要往下拜,連忙是攔住了夜玄,一臉緊張地道:「別拜了,再拜祖師爺雕像要倒了!」
邱文瀚並未注意到,在他攔住夜玄的那一刻,神龕之中的『夜』字升天而起,竟然是在烈天大帝雕像之上形成一個模糊的人影。
那僅僅只是一個背影,看上去有些消瘦,但卻有着一股詭異而又恐怖的氣息存在。
那個背影,只存在了眨眼時間,便消失不見,變成了『夜』字回到神龕之中。
如果此時烈天大帝還在世,看到那一幕,必然會恭敬叩拜。
因為那個背影,代表着帝師之相,代表着烈天大帝的老師!
這一幕,夜玄卻是清晰地看在眼中,眸中露出一絲感傷,但轉瞬即逝,他看向邱文瀚,疑惑道:「不拜了?」
「不拜了不拜了。」邱文瀚連連道,看向夜玄的目光徹底變得不一樣起來,熱絡地道:「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來自那座峰脈?」
「我名夜玄。」夜玄不急不緩盤坐在蒲團上,思索片刻道:「應該是來自皇極峰?」
皇極仙宗作為烈天上國最強大的修鍊聖地,分為九大峰脈,皇極峰正是九峰之一。
「夜玄,皇極峰?」邱文瀚呢喃一聲,似乎覺得有些陌生,緩聲道:「皇極峰是宗主所屬峰脈,想不到你年紀輕輕,竟然已經入了皇極峰。」
夜玄搖頭道:「嚴格說來,我不是皇極仙宗的弟子,我是皇極仙宗的姑爺。」
「姑爺?」邱文瀚愣了一下,旋即以匪夷所思的目光看着夜玄:「你就是和小幼薇成婚的那個傻子?」
邱文瀚驚愕不已。
「老頭兒,你這話有點欠打知道嗎?」夜玄斜了邱文瀚一眼。
這話若是讓皇極仙宗其他人聽到,只怕是要笑岔氣。
邱文瀚何許人也?鎮守祖廟三千年,哪怕是皇極仙宗宗主前來,也得恭敬喊一聲邱師叔,夜玄倒好,竟然說邱文瀚欠打。
然而邱文瀚卻是認真地道:「是老夫孟浪了,還望小兄弟勿怪。」
開什麼玩笑,能在祖廟引起如此神跡的傢伙,會是傳聞中的傻子?
就算是!那也只是以前是!
現在、以後肯定不是了!
夜玄倒是沒有真的計較,轉而是問道:「你鎮守祖廟三千年,對皇極仙宗當下局勢可還了解?」
邱文瀚沉吟片刻,緩聲道:「說實話,皇極仙宗自從九萬年前那場震撼天下的大事之後,就一直處境堪憂。」
「九萬年前?」夜玄心中微動,表面不動聲色地道:「什麼大事?」
邱文瀚愣了下,笑道:「你平時沒事還是該多看書,這事都不知道,老夫與你說說吧。」
「九萬年前,嫦夕女帝、牧帝雙雙登臨帝位,執掌天命,雙帝齊出,可謂是震撼天下。」
「嫦夕女帝、牧帝……」夜玄眼睛虛眯,是嫦夕和牧雲這兩個叛徒嗎!
兩人登臨帝位,這事夜玄早就知曉。
當年他就是在兩人登臨帝位之後,才開啟那場計劃,然而在他封印那尊肉身之後,嫦夕和牧雲卻背叛了他,想置他於死地。
邱文瀚長嘆一聲,道:「雙帝齊出之後,天下並未迎來盛世,反而是天地靈氣迅速衰竭,進入到了艱難的末法時代,且不說其他地方,單論我東荒大域南域,現在還入世的大修士,少之又少。」
夜玄瞬間想到了什麼,眸子一眯,閃過一抹冷冽寒芒。
這兩個叛徒,難不成想要操縱他那具怪物肉身?!
邱文瀚並不知道夜玄心中所想,自顧自的說道:「我皇極仙宗本是威臨東荒大域的修鍊聖地,但卻遭到鎮天古門的忽然襲擊。你大概不知道,雙帝都從鎮天古門走出,其中強者如雲,遠強於我皇極仙宗。」
「那一戰,我宗慘敗,最終被壓回祖地,自那之後,我宗便一蹶不振。不僅如此,每隔三年,都要向鎮天古門繳納一份海量的修鍊資源。」
「不管怎麼樣,我皇極仙宗起碼還能執掌一方上國,未來也必然能重現昔日輝煌!」
邱文瀚收回心神,自嘲一笑道:「人老了,話就多了,小兄弟別太在意。」
「不過說句實在話,小兄弟,老夫非常看好你哦!」
說話間,邱文瀚目光灼灼地看着夜玄。
剛剛祖廟之中的神跡,讓他想了很多,興許是祖師爺看到了某種未來,而那個未來,可能就在眼前少年身上!
「鎮天古門……」夜玄念叨了一遍,心中卻是充斥着諸般疑惑。
雙帝是他親自教導出來的,什麼時候從鎮天古門走出了?
鎮天古門又為何會攻打皇極仙宗?
這兩個叛徒到底做了些什麼……

《蓋世帝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