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剛重生就救了首富的女兒
剛重生就救了首富的女兒 連載中

剛重生就救了首富的女兒

來源:google 作者:衣着曠盪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蚌埠 衣着曠盪漢 都市小說

孤兒院大火,藍小風一夜之間失去了所有的親人日夜思念、悔恨下選擇了跳下懸崖醒來生原以為是南柯夢一場空哪知道迎來的竟是這一番人生展開

《剛重生就救了首富的女兒》章節試讀:

「出去」

許梵音伸手指向門的方向,老徐再也不敢停留,逃也似的離開了。

「你也出去」

「6000萬,房子賣我」

咦……

為什麼這麼執着?

為什麼他寧願加價2000萬也要買這裡的房子?

莫非有什麼秘密?

不行,不能這麼輕易的把房子賣給他。

許梵音心中有了打算,隨即出價。

「好啊,想買也行,一口價8000萬」

哼,怎麼賺的錢,怎麼給我吐出來,還挑釁的對着藍小風挑了挑眉。

「6000萬,多一分不行」

「8000萬,少一分也不行」

我嚓?

這是吃定我了?

藍小風看着坐在老闆椅上一臉得意的許梵音。

「5000萬」

許梵音一愣,這什麼情況?

怎麼越加越少了?

「8000萬,你要是同意現在就可以過戶」

「4000萬」

我尼瑪?

還不等許梵音開口,藍小風又接著說。

「這是我最後一次出價,4000萬,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只能半夜偷偷的爬上你的床了」

無恥之徒。

許梵音氣極,抓起桌上的水杯就對着藍小風砸了過去。

水杯飛行的準頭不錯,直接砸向藍小風的腦門。

只是那水杯在距離藍小風腦門還有一尺時,突然爆開,碎片撒了一地。

「你這算不算謀殺親夫?」

「無恥,滾出去」

許梵音要哭了,原以為自己的救命恩人是個德形兼備的好人,哪知道這是惹上災星了。

「我在樓下等你來過戶」

啊……

藍小風剛走出辦公室,就聽裏面傳來砸東西的聲音。

嘖嘖嘖,脾氣還不小。

徐永軍一臉驚恐的跑下樓,迎面正好撞上了一群等着看熱鬧的人。

「哈哈,老徐,這次傭金不少吧」

「老徐,成交了嗎」

尼瑪,這些人什麼心理,都等着看老子笑話呢?

「來來來,大家一起恭喜老徐,入職兩個月,正式簽單」

「恭喜恭喜啊,老徐,今晚得請客了吧」

看着老徐一臉要憋出屎的感覺,眾人更是樂開了花。

「那小子怎麼還沒下來?」

這時候終於有人想起藍小風了。

「是啊,許總不會有危險吧」

「走,一起上去看看」

正當一群人要衝上樓的時候,藍小風哼着小歌,慢悠悠的下樓了。

「哎,老徐,過來,你許總讓你去幫我過戶。」

啥?

過戶?

這小子是不是失心瘋了?

大廳里異常的安靜,眾人皆是不敢相信的看着藍小風。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

徐永軍突然響起的鈴聲打破了這片寧靜。

「喂,許總」

「過戶?」

「哦,好的」

「好好好,是是是,我這就去」

我草,真買了?

一群人中除了老徐,個個都是悔斷了腸子。

再看徐永軍,那滿臉褶子的臉龐,直接是笑出了花。

「藍先生,您稍等,您的身份證明帶了嗎?我這就去給您過戶去」

「去吧去吧,速度要快啊」

「是是是」

老徐唱着小曲,飛快的離開了,獨留一群傻逼在原地凌亂。

「先生,您花了多少錢啊,我們許總才願意將房子賣給你啊」

看着圍成一團,滿臉諂媚的眾人,藍小風找個沙發坐下,一臉裝逼的說道。

「要什麼錢?我一進辦公室一看,你們猜我看到了什麼?」

眾人頓時來了興趣,好奇心一起,立馬就忘記了剛才嫉妒老徐的心。

「哎呦,這個時候要是有杯咖啡就好了」

「有,我去給您泡,您等會啊,等我來了再講」

一個20歲出頭的小伙,立馬將自己代入了狗腿子的角色。

藍小風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又扭了扭脖子。

「哎呀,脖子好酸」

立馬有一個女銷售直接上前,給藍小風做起了按摩。

我草,有錢的感覺真好。

裝逼的感覺真好。

看着一群人大眼瞪小眼的樣子,藍小風故意咳嗽了一下,緩緩道來。

「我這進門之前還在想,這經理什麼人啊?這麼拽?」

「然後呢」

「我這一看,這不是我前女友嗎?」

啥?

前女友?

許總是他前女友?

「真的假的,我們許總在海市也是排名前列的美女,又這麼有錢,會是你前女友?」

「你看,你這就是典型的狗眼看人低了,忘了剛才的教訓了?以貌取人了不是?」

那說話的小伙,瞬間臉就紅成了猴屁股一樣。

「然後呢?」

眾人被吊起了胃口,急忙追問下面的劇情。

「你們許總一看來的是我,就說只要跟她結婚,房子就送給我」

「你答應了」

「那我能答應嗎?區區房子就能讓我放棄整片森林?我當場我就拒絕她了」

「啊……許總這麼好的條件,你還拒絕啊。」

藍小風故作一副傷感的表情,停頓了好久才開口。

「哎,強扭的瓜不甜啊,雖然你們許總對我一往情深,一心一意……但我還是拒絕她了」

「這又是為啥」

「你們覺得光有錢,光長得漂亮就能俘獲我的心?」

「不要錢,不要漂亮?那要什麼?」

「當然是有趣的靈魂啊,你們許總太刻板了,說話又不好聽」

眾人皆是一陣點頭,一副瞭然的模樣。

「你說夠了沒有?」

許總?

剛剛還圍成一圈的人,頓時鳥獸四散,瞬間都跑光了。

那光速的逃跑,在某些時期,這群人肯定都是妥妥的漢奸。

看着許梵音有些扭捏的樣子,肯定又有事情要求自己了。

「什麼事?直說。」

「我爺爺醒了,他想見你」

「不見,你讓老徐快一點啊,我今晚要搬進去」。

「你有病啊,哪有那麼快的,我東西還沒收拾呢,等幾天能死啊?」

「那你站在這幹嘛呢?快去收拾啊?」

藍小風一臉懵逼,房子過戶了,還賴着不走?

「你叫啥來着?先帶我去看看房子」

「那可不行,我很多東西都沒收拾呢,你先跟我回家看一下我爺爺,我明天就讓人來收拾完,你明天就可以搬進去。」

「說了不去,不想跟你們家扯上關係」

???

什麼意思?

「你是不是認識我媽?」

「不認識」

「那你這麼排斥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