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乾月傳
乾月傳 連載中

乾月傳

來源:google 作者:沫小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邵月 阿乾

(雙潔+慢熱+微甜+不虐)一朝穿越,身在山洞?家徒四壁、一窮二白?哼,怕什麼?這樣才更具有挑戰性!一段時日後,「乾哥,走,我們去買大房子」展開

《乾月傳》章節試讀:

照這樣下去,邵月覺得他們很快就能攢下一筆不小的數目。

只是事情哪有那麼容易?今天他們只是碰巧遇到大叔才早早賣完了而已。

沒想到從那天集市回來,他們隔三差五就能捉到兔子或者野雞。

而且每次去市集都是那位大叔把他們帶的所有東西買走,這樣的日子讓他們的生活有了很大改善。

直到再次去包子鋪吃包子,才聽吳大娘說起錢員外家的事。

原來那位大叔姓錢,是鎮子上有名的大財主。而且家裡的夫人性格也很好,經常做些善事幫助周邊窮人。

眼下天氣越來越冷,而且經常大雪封山,野兔和野雞很少出沒,每次阿乾除了打柴好久沒有帶野雞、野兔回來了。

一連好多天沒有進項,邵月不免內心焦慮。想了想,便和阿乾商量,眼看快要進入臘月了,要不他們先找個幫工的活計做做?

「也可,但是你不能一起去。」阿乾有的是力氣和耐力,吃苦耐勞他不怕。

「為什麼?我也有力氣!」為了表示,邵月展示了下自己不太強壯的胳膊。

「女孩子家不可太過拋頭露面,前些日子讓你跟我一起去集市已是大大的不妥,以後……」

「以後什麼?」還不等阿乾說完,邵月出聲打斷,「我曾說過,我和你們這裡的女孩子不一樣,請你也不要用看待她們的眼光來看待我。何況,我如今的衣着打扮都是和你一模一樣,很男性化的。」自從來到這裡,邵月一直都是穿着阿乾穿過的衣服,只因她比阿乾個子矮小許多。「即使有人識別出來又怎樣?我一沒偷二沒搶,光明正大靠自己何必低人一等?」

「……」一時間,阿乾被懟的啞口無言。其他他從來都知道,邵月和他們這裡的女孩子不一樣。她身上有股子衝勁和韌勁,是別人別人身上所沒有的。當然,他沒怎麼接觸過女孩子,但是就是能感覺到邵月和別人不一樣。

「好吧,我們先去找找看看。你量力而行,不必勉強。」

「好,都聽你的。」他們最後總算達成共識。

後來去了鎮子,總算找到一家需要招工的燒餅鋪子,只是店裡只需僱傭一個人。

因為店主是男的,所以阿乾便留下做工。後來店主又給邵月介紹了一家針線鋪子,就在街口拐角不遠處,正好是一位姓張的婦人開的。

第二天兩人早早起來略略收拾一番,就高高興興做工去了。

本以為這樣的日子怎麼著也得干一段時間,雖然只是他們生活中的一個過度。

沒想到才幹了三天就出事了……

這天阿乾眼皮一直跳,心情也有些煩躁。

「沒事沒事,我們乾哥長得這樣好,心地又善良,別說遇不上事,哪怕真遇上了也必能逢凶化吉,遇事呈祥的。」邵月開導人的時候一套一套的,說的阿乾都笑了。

「好,都聽你的。」

於是,兩人歡歡快快的出門去了。

只是還沒走到,大老遠就見鋪子前里三層外三層的圍滿了人。一打聽,原來是婦人針線張消失三年的丈夫昨天晚上突然就回來了。回來就回來吧,其實也沒多大點事兒,壞就壞在當天夜裡看到燒餅鋪子的掌柜和針線張兩人衣衫凌亂的睡在炕頭上……

針線張的丈夫當場就揮起菜刀砍了過去,直到那兩人死的透透的才作罷,而後自己又一頭撞在牆上,腦漿迸裂而死……

周圍眾人了解到前因後果,除了唏噓就是搖頭嘆息,人生短暫啊!

以後這兩處工是不用做了,之前的幾天也還沒發工錢,算是白做了。

不過邵月和阿乾並沒有因此事殃及已是萬幸,此事本就與他們二人沒有關係,官差給他們錄了口供便讓兩人走了。

之後,他們來到吳大娘的包子鋪吃了幾個包子壓壓驚。吳大娘聽他們說起此事不免也是一陣嘆息,人生啊,就是如此,永遠不知道明天和死亡到底哪個先到來!

「你們兩個年紀還小,眼下也不是太好找幫工的時候,不如想想有沒有其他可以做的小生意。」常來常往的,吳大娘也沒把他們兩個當外人。想幫他們,心裏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經過這次意外,我和乾哥也沒有繼續再做幫工的打算。只是我們兩個什麼都不擅長,一時間也想不出有什麼可做的。」邵月綉眉微皺,淡淡說道。

說來也是,就快進入臘月了,除了貓冬,哪有什麼可做的?不過,辦法都是人想出來的。慢慢想,總是能想的到的。

「阿乾和阿月也在?剛我在回來的路上聽說了,你們沒事吧?」去進貨的吳阿勝背着菜和面走進來,關心的問道。

「我們沒事,不過白做幾天工罷了。」阿乾和邵月都不是拘泥小節的人,更何況僱主都不在世了,他們便也放下心結沒什麼可糾結的。

「那就好,那就好,剛才我還一直擔心你們呢。」可能年歲相當,吳阿勝覺得和阿乾他們挺聊的來的。

又說了一陣子話,阿乾和邵月才離開。回到家裡看天色還早,兩人去山上轉了轉。俗話說靠山吃山!別說,兩人還真發現了可吃的東西。

在一處山坳里,鬱鬱蔥蔥生長着一片粗壯挺拔的竹子。地上,土裡剛冒頭的竹筍鮮嫩嫩的看着甚是喜人。

「乾哥,晚上我們有好吃的了!」邵月一蹦三跳,歡快的跑進竹林。

她大致查看了一下,竹林不算小,鮮竹筍夠他們吃一段時間的了。

「這能吃嗎?不是很苦很澀嗎?」阿乾邊挖邊提出質疑。

「不但能吃,而且,還很好吃!」是他們做法不對,肯定口感不好會澀啊。「等着,晚上你就知道了,保證你吃的流連忘返!」

既然有阿月保證,那他肯定是相信的。不一會兒就挖了很多,看看天色也該回家了。

「好了乾哥,我們明天再來。」

回到家裡,邵月把筍子剝洗乾淨,改刀焯水。之後又切了點牆上的臘肉煸炒,最後把焯過水的筍片倒進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