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高冷學神其實是個傻白甜
高冷學神其實是個傻白甜 連載中

高冷學神其實是個傻白甜

來源:google 作者:獨上寒江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倩 現代言情 荊之洲

學校里人人都覺得學神荊之洲和不良少女夏倩不會有半點交集,但就是這樣的兩個人確因為在校園裡接吻被拍到傳遍校園貼吧網就在大家以為他們會一直走下去的時候,夏倩把人甩了展開

《高冷學神其實是個傻白甜》章節試讀:

夏知星依偎在父親懷裡,「爸爸,我有些數學題不會做,想着姐姐高三了可能比我會做,姐姐看一眼也不會做 有點煩躁才這樣的。對不起爸爸,不該問姐姐學習相關的問題。」

不說還好,一說夏北方更氣了,一個高三生連高一的題目都看不懂就算了,還因為不會動手打人,簡直丟人。

「夏倩,你說說你天天在學校里學些什麼東西,一言不合就打人你媽以前就是這樣教育你的嗎?」

提到媽媽,夏倩眼底的火氣瞬間燃起,「我媽早沒了啊!你不是知道嗎?不然這對母女怎麼能進門呢!」

說著直接走近夏知星,把他從父親懷裡拉出來,「記住了爸爸,剛剛不是我推的,現在的才是。」 抓住夏知星的衣領,在她一臉驚恐中狠狠往地上摔,「現在可以說我打人了爸爸。」

剛剛夏知星是故意摔的,所以自己控制了力度,不怎麼疼,但剛剛夏倩推人是用了全力的,往死里推,現在夏知星是真疼了。

有很大火氣但礙於父親在又不好發作,一旦跟夏倩起了衝突,自己在爸爸心中的形象肯定破裂了。

夏倩轉身回到了卧室,他沒有心情跟一對偽善的父女一起吃飯,實在是倒胃口。

躺在床上,夏倩想,如果他們都能像自己一樣不開心就好了,憑什麼自己落得這般爹不親母不在的生活,而一個小三卻能帶着他們的女兒登堂入室。

對自己的母親何其不公平。

「姐姐,開一下門。」

又來了,只要回家就一定會來煩自己,到底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夏倩走過去一臉不耐煩,「你到底想做什麼。」

夏知星舉了舉手中的麵條,「看姐姐晚上沒吃飯,我特意下了碗麵條給姐姐吃。」

夏倩看了一眼清湯寡水的面,「不要假好心。」 要說這面有味道,夏倩是打死都不會相信的。

「臉不疼了?」 夏倩明知故問。

夏知星咬牙切齒的盯着這名義上的姐姐,自己恨透了她,要不是她極力阻攔,父親怎麼會到現在還沒和媽媽登記結婚,一天不登記自己就無法成為真正的夏家千金。

自己媽媽沒名沒分的跟着父親就算了,卻害得自己沒辦法在學校告訴同學自己的身份。

要是沒有她就好了。夏知星想,那麼夏家的千金就只有自己一個。

看出夏知星眼底的暗流涌動,夏倩覺得需要讓她認清楚自己的位置。

「聽說你喜歡我們班的荊之洲,」 夏知星臉色一頓,看向夏倩,

「表白了很多次但都被拒絕了,」還沒說完,自己都笑了,「連金錢誘惑都使出來了,但還是沒用。」

這話夏知星只對荊之洲說過,夏倩怎麼會知道,「你……」

「萬一知道了你是個私生女,你媽是小三,你覺得……」

夏倩把面推了回去,「你這樣的乖乖女他不喜歡,或許他喜歡我這樣的也說不定。」夏倩靠近夏知星,在她耳邊輕聲說,「我也想像你一樣,試試看搶走別人在意的東西是什麼滋味。」

不想再廢話,抬手關門,在即將關閉前再一次提醒,「看你的感覺,應該是不錯的。我也很期待。」

夏知星想了想荊之洲那種學霸的性子,怎麼可能對天天不務正業的夏倩動情呢!

看出夏知星心中所想,「說不定他就喜歡不一樣的呢。人嘛,就喜歡挑戰。」

「夏知星,我們等着看吧!」

門內,夏倩嘆了一口氣,這夏知星什麼時候能當自己不存在就好了。非得天天跟自己作對。

荊之洲……

夏倩突然想起來錢還沒準備,拉開抽屜看了眼,有一張十塊的一張一百的。沒記錯的話,夢龍雪糕應該是十塊錢。

夏倩思考了一會,拿起那張一百的塞在手機殼背後。

第二天,夏倩起床的時候,家裡已經沒人了。到學校的時候,剛好在上第一節課。

荊之洲正在黑板上解答老師留的問題,夏倩看到了,原本想直接進門的腳生生停住了,喊了聲,「報告」,這才自顧自的往位置上走。

但荊之洲前面在解題,原本可以從後面走的夏倩突然掉轉方向,往黑板走去。

「荊同學,讓一下。」 荊之洲斜眼看了一下夏倩,:後面這麼大地方不走,故意走前面。

夏倩見荊之洲不動,只好自己動手,從荊之洲手底下鑽了過去。

荊之洲拿粉筆的手都有點停頓,老師都沒想到,這一次夏倩進門還會喊報告的,之前哪一次不是直接進門,跟進自己家一樣,這次有點反常啊。

老師看了看站在黑板上不動的荊之洲,咳了一聲,「之洲啊,可以繼續寫了。」

荊之洲這才反應過來,看向黑板上的題目,嗯~自己剛剛寫到哪了。

半分鐘後,荊之洲才重新下筆。

夏倩回到座位上,第一次沒有直接趴着睡覺,而是盯着眼前的人,是挺有意思的,難怪夏知星會喜歡,就這一張臉就秒殺全校的了吧!

脆兒發現自己後桌今天剛來的反應實在古怪,不睡覺不說還一直盯着學神看是怎麼回事啊。「嘿嘿嘿」 脆兒伸出雙手在夏倩眼前晃了晃,「回神了,倩倩,一來就死盯着學神,怎麼嫉妒學神長得帥又有人追還學習好吧!」

夏倩翻了個白眼,表示無語:「就是突然覺得想知道學神談起戀愛來是什麼感覺。」

脆兒一把摟過夏倩的頭,「不是吧,才一天,學神就把你迷惑了,」說著還十分開心的點了點頭,「那這樣說你要跟校花爭同一個人了?喔噢,想想就好刺激。我賭你。」

夏倩抬頭望向窗外,微風習習,這是一個會讓人心情變好的天氣,刺激,是啊多有意思啊,自己也很期待被人拿走了喜歡的東西,她會出現什麼樣的表情。

會哭嗎?真情實感的哭,而不是假惺惺。

下課鈴響,夏倩拿出鏡子整理了一下頭髮,這才走到荊之洲的面前,果不其然又在寫題,真的服了這個學神的自制力了。

夏倩覺得被人把刀架在脖子上,學神可能也只會說,:慢着,等我解完這道題。

「雪糕的錢給你。」說著便把一百塊壓在課本底下,以防被風吹走。

荊之洲將課本翻了一頁,「雪糕十塊錢,給多了。」 夏情直接坐在了前面的位置上,「是嗎,」 眼睛盯着看,「學神,剛剛在黑板上的題目能給我再講講嗎?剩餘的就當報酬了。」

荊之洲這才抬眼看向面前的女孩,一頭長捲髮,皮膚白皙光滑,一雙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自己看,嘴唇好像還挺紅的,是塗了口紅嗎,「哪題?」

貌似沒想到對方會這麼輕易就同意,夏倩一下子從椅子上蹦起來,「我去拿本子來,等我。」

像是生怕對方會反悔似的,夏倩直接飛奔了過去,又飛速的跑回了。

荊之洲看着踉踉蹌蹌的女孩,也不用那麼急的,又不會走掉。

夏倩拿着本子坐到了荊之洲的旁邊,旁邊的人在很耐心的講解,但實在是一個字也聽不懂啊。察覺到夏倩在分神,:「聽懂了嗎?」

其實沒在聽,夏倩在想之前不是每節下課夏知星都會來找荊之洲嗎,怎麼這次就沒來了。因為自己說了就放棄了嗎,不像他的性格啊。

雖然沒聽,但夏倩還是說,:「懂了。」 荊之洲看出了夏倩眼底的困惑,但對方說自己已經懂了,自己也不太好乾涉。便又去寫自己的題了。

正當夏倩覺得夏知星今天應該不會來了,想離開時,她來了,和往常一樣,提着一杯奶茶。

實在是為這人的智商感到着急,追男孩子是不是只知道送奶茶,男生會喜歡喝奶茶嗎,一點也不會去了解,一味的強把自己喜歡的東西加在別人身上,又怎麼會成功。

夏倩站起來忽而又坐下,身旁的人發問,「還有不懂的嗎?」

這學神看起來挺樂於助人的嘛!跟別人口中的不太一樣啊。

夏倩看了眼在門口的夏知星,低頭湊到荊之洲身邊說,「沒,剛剛忘記跟你說謝謝了。」

夏知星一進來就剛好看到這幅畫面,整個人都氣血上涌,「夏倩,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就知道搶我的。」

話一說出口,班上立馬沸騰了起來,

「哇,這什麼情況,倩哥和荊之洲校花之間什麼情況啊!」

「我靠狗血三人啊」

「不是這校花和學神還沒在一起就罵人,這素質沒誰了啊!形象塌了啊!」

夏倩冷笑一聲,「這上面寫了是你的嗎?學神,他是你女朋友嗎?」

荊之洲看着這場鬧劇,「不是。」對着夏知星說「以後別來找我了。」 說完就拉着夏倩走了。

兩人一直走到小賣部還沒有鬆手,夏倩看着烈日當空,沒忍住,「那個天熱,咱們去買跟夢龍吧!」

夏倩把買回來的夢龍遞給荊之洲,「說回來,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是因為這根夢龍。當時我還想你長得挺帥的。」

第一次見面,荊之洲頓了一下,不是的,這是你第一次見我,卻不是我第一次見你。

我第一次見你,是在高二。我還在別的學校,來你們學校參加考試。

準備回去的時候,路過操場,那時的你正在主席台上念檢討。

或許因為是第一次檢討,念得膽大。

說自己不是學習的料,怎麼學都學不會,上課遲到是因為實在起不來,早退是因為要抓緊時間多睡會。捲髮是因為這樣好看,校園生活需要自己這樣靚麗的風景線。

最後還給學校提出建議,希望可以允許自己穿裙子,說打扮的好才能天天開心。

我當時就在想這個女孩還挺有意思的。和循規蹈矩的自己大相徑庭。

所以有轉學的機會時,我就同意了。

看着盯着自己一言不發的學神,夏倩想,不會是自己吃雪糕吃到臉上去了吧。抬手摸了一下,沒有啊。

」嘿嘿嘿,學神,想什麼呢這麼入神!」荊之洲這才回過神,搖了搖頭。

夏倩覺得這是個好機會,「學神你還不知道我叫什麼吧,我叫夏倩,夏天的夏,倩女幽魂的倩。」

倩女幽魂,沒見過這樣介紹自己名字的,荊之洲想。

「我知道,早就知道了」 荊之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