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高冷總裁的貼身兵王
高冷總裁的貼身兵王 連載中

高冷總裁的貼身兵王

來源:google 作者:類典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任子陽 蘇晴 都市小說

任子陽生無可戀的睜開眼,果不其然,入目的是一個穿着OL制服的美女,正坐在床邊,審視的看着他「好了,醫生說你身上的傷也差不多了,現在可以告訴我……」美女嗤笑,眼中儘是不屑,「你身上的傷,是那個旮旯里打架弄來的吧?」旮旯里打架?任子陽長嘆口氣,「我說過了,你認錯人了」美女慵懶將大腿疊在一起,勻稱的腿被黑絲包裹,在陽光的反射下有些閃閃發光,她笑道:「你是不是要說,你不認識我,也不認識她?嗯?老公」話頭所指,是站在一旁,抱着個泰迪熊玩偶的小蘿莉,她長得倒是粉雕玉琢,可大眼睛卻靈動的轉來轉去,讓人一看就知道她要搗蛋展開

《高冷總裁的貼身兵王》章節試讀:

  眼見陳頭氣勢十足的揮刀,幾乎擦過任子陽的臉頰,任子陽微微一笑,揮掌而出,這一掌快到壓根看不到影子,便已經打在了陳頭的胸口。
  「咳。」
陳頭輕哼一聲,揮刀的動作戛然而止,刀口離任子陽僅僅一步之遙,但終究沒有劈下去。
  陳頭的表情由猙獰變成了恐懼,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他的肋骨,已經被任子陽活活打斷了,所以外人可能並不能看出什麼,畢竟只看表面的話,任子陽的這一掌看起來如此雲淡風輕,看起來軟綿綿的毫無攻擊力。
  果然,有不知死活的一個悍匪覺得任子陽不可能會是陳頭的對手,他開始為他們老大「助威」,高呼着「老大,弄死這個兔崽子。」
  誰能體會陳頭如今鑽心一般的疼痛?
整個身體就像被蛇咬了一般疼痛難忍,偏偏就是動彈不得,連求饒的話語都說不出來了。
  陳頭用祈求的表情看着任子陽,任子陽也知道陳頭是想要他放過他。
  「嘖嘖,在牢里好好改造吧。」
任子陽給了陳頭一個足以讓他絕望的危險,接着又是一拳打了出去,打在陳頭已經折斷的肋骨之上。
  這下陳頭連哼都沒有哼一聲,應聲倒地。
  在場的其他悍匪都傻眼了,他們的老大,殺人不眨眼的兩米巨漢,就被眼前這個高高瘦瘦的人一掌一拳打趴下了?
  而且這特么的可是碾壓啊。
  任子陽蹲下腰,將暈倒在地的陳頭緊握着的砍刀抽出,揮了兩下,揮出陣陣刀風。
  「給你們兩個選擇,要不乖乖求饒,給我老老實實回警局獃著。」
  「要不…」任子陽將刀尖抵着陳頭,冷峻的說道:「我保證,你們的後果會比他慘一百倍。」
  這是怎樣一種駭人的氣勢,一個人面對六個壯漢,那種氣勢依然壓着那六個人,有過之而無不及,換着除了任子陽的任何人,恐怕別人都會認為那是個傻子。
  但是,現在,沒有人會懷疑任子陽說的話,強者的氣息,是根本掩蓋不住的。
  「我…我投降。」
任子陽話音未落,一個搶劫犯便徹底泄了氣,毫不猶豫的放下手中的武器,蹲在牆角任憑任子陽發落了。
  這是個聰明人,他知道自己的德行,老大都抵不過這個人兩招,自己貿然反抗,絕對不可能是這個人的對手,跑是跑不掉了,不如直接投降,還能免受皮肉之苦。
  他心中自然是不甘心的,無奈,除了繳械投降,毫無辦法。
  有了前車之鑒,剩下的幾個人面面相覷,都選擇了投降。
  任子陽聳聳肩,將手中的刀扔了出去,代表着他也遵守承諾,不再動手了。
  「都給我排好隊,帶着你們的老大和軍師跟着我去警局報道。」
任子陽說完,便轉過身帶頭準備離開廢棄工廠。
  就在任子陽轉身的一剎那,其中一個搶劫犯突然從口袋掏出手槍,毫不猶豫的對準任子陽扣動了扳機。
  動作一氣呵成,一定早有預謀。
  任子陽作為僱傭兵的團長,對槍械的敏感程度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加上極強的反應力,戒備力,就在那個人掏出槍的瞬間,任子陽已經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
  「啪」子彈飛出的聲音。
  ……  子彈的硝煙散去,滾燙的彈頭鑲在了倉庫的鐵門上,將鐵門打出一個小坑,其實那個人的槍並沒有打歪,畢竟已經到了千鈞一髮的時候,只有殺死任子陽才能獲得一線生機,所以那個人也沒有掉鏈子,瞄準的便是任子陽的腦袋。
  並沒有出現血漿四濺的畫面,因為任子陽剛才的那個位置,空無一人。
  任子陽,提前躲開了。
  「怎麼可能?」
開槍的搶劫犯楞楞的待在原地,眼神滿是不相信,這一出其不意的攻擊,任子陽沒有理由躲開的,難不成任子陽是神仙,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太扯了吧。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那個任子陽,神秘消失了?
  「叮叮。」
打火機的聲音,打破了這倉庫死一般的寂靜。
  「嘶~」任子陽吐出一口煙,從門外走了進來,戲謔的看着那個開槍的人。
  「你知道我最討厭什麼人嗎?
就是背後和我耍心眼的。」
任子陽又是重重的吸了口煙,看似平淡無奇的話語卻飽含着一絲憤怒。
  被左膀右臂背叛,導致他的兄弟皆數慘死,他的「心血」幾乎徹底毀滅,只有自己一個人僥倖逃生,那種屈辱又湧上心頭,更多的,是心痛,被自己最親的人所背叛,那種心情,任子陽每次想到都會覺得心如同炸裂開一樣。
  「我錯了,對不起,別殺我。」
那個開槍的人徹底慫了,果斷放下槍,「啪」的一下跪倒在地,極度的恐懼讓他不斷地磕着頭,臉面什麼早被他拋之腦後。
  任子陽掐滅煙頭,將煙屁股扔在地上,用腳狠狠地輾了兩下,明明只是簡單的掐煙動作,現在怎麼看都是在向搶劫犯挑釁,讓在場的人都一陣膽寒,似乎被任子陽踩在腳下的,不是煙屁股,而是他們。
  「晚了,現在知道道歉了?
如果我死了,現在某人應該笑的比花都燦爛吧?」
僱傭兵最忌諱的就是心慈手軟,所以任子陽任憑那個人如何痛哭流涕,抱頭求饒,內心也沒有任何波動,對敵人仁慈,是最錯誤的決定。
  任子陽邁着陰沉的步伐走向那個磕頭的搶劫犯,其他人都本能的躲在牆角,都不敢再觸這個眉頭,心中甚至有些責怪這個衝動的同夥,萬一任子陽殺紅眼了,保不齊他們不會受到影響。
  任子陽走到了搶劫犯的面前,冷眼看着還在跪地磕頭的搶劫犯,毫不猶豫,一腳踢了過去,踢在搶劫犯的腹部,將這個可憐的「炮灰」踢得向後翻滾好幾圈,連站起來都吃力。
  任子陽接着沖了出去,一手卡住他的喉嚨,腳下的步伐越來越快,帶着那個人躥出,搶劫犯被高大的任子陽提起,雙腳都離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