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高冷總裁甜寵偏執小可愛
高冷總裁甜寵偏執小可愛 連載中

高冷總裁甜寵偏執小可愛

來源:google 作者:執筆空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藺蘇白 魚兮

藺蘇白今年二十七歲,他又被催婚了,而被催婚的方式特別奇葩,老母親買了一群公鴨子,在他的私人泳池開了個樂呵呵的派對,放着廣場大媽常用的高音喇叭,伴着公鴨子的聲音「嘎嘎嘎」叫不停的催婚那個眼睛圓圓的姑娘也再次進入自己生活中展開

《高冷總裁甜寵偏執小可愛》章節試讀:

藺蘇白見這個陌生的女孩越來越多無聲的眼淚,滿腹酸澀心痛之感,慌了手腳,他不知該怎麼辦?若以往常自己的性格,直接就冷言冷語的打發掉了。

但眼前這嬌嬌小小的姑娘,一張圓圓肉肉的臉蛋,兩顆晶瑩剔透的葡萄眼睛,像極了偶然瞟到的電視情節,好似那小孩哭的時候,卻不願意粗魯的對待她的眼淚。

而他明明不認識眼前這哭泣的女孩,心中卻難受異常,終究沒抵過這突如其來的心痛,他壓低嗓音不自覺哄道:「別哭。」

魚兮用白嫩的小手抹掉流下的眼淚,艱難扯起嘴角,堵塞着鼻子,嘴硬道:「我沒哭。」

藺蘇白看着用手越抹,淚水流的越凶的女孩,僵硬着手從腰包上翻出一小包紙巾,抽出一張紙遞給魚兮,聲音清冷又無奈,帶着幾分壓抑:「擦擦吧!」

魚兮有幾分慌張的從藺蘇白手中接過紙巾擦拭,卻發現自己越擦拭,眼淚流的就越多,清冷的音調讓魚兮不僅鼻子酸澀,還堵得難受,心臟更是止不住的抽痛。

帶着幾分賭氣,動作急躁道:「太不爭氣了,怎麼就擦不幹凈。」

藺蘇白皺眉看着魚兮粗魯的動作,將她哭泣的眼睛擦得通紅,手抬了抬,終究無言站着。

沒隔一會兒,那拿在藺蘇白手中的紙巾,就被魚兮用得乾淨,她看着藺蘇白遞紙巾的模樣,好似回到了青蔥歲月。

心中的疼痛和鼻子的酸澀讓魚兮終於忍不住,崩潰了情緒,強力的抱着藺蘇白手臂嚎啕大哭。

藺蘇白看着情緒完全失控的女孩,實在不知道怎麼辦,他感受到自己手臂上的衣袖已經泛濫成災,而女孩的哭聲讓他心煩氣亂。

為了掩飾自己的失態,他面容清冷,掙扎拿出自己手臂,冷冰冰的厲聲指責:「小姐,你不要哭了,請自重。」

魚兮也知道這樣抱着一個陌生人哭泣,非常失禮,但她實在太想太想他了,想得神魂不安,想得心緒失常,想得徹夜難眠。

情緒真的忍不住,而在魚兮在不停哭泣的時候,周圍休息過路的旅客,看着這模樣,議論紛紛,還以為是小情侶鬧彆扭了。

看藺蘇白站在這裡,也不安慰哭着的姑娘,一個熱心大姐指責道:「你這小夥子人高馬大,長得人模人樣,女朋友傷心成這樣,也不哄哄她,對女朋友太不上心了。」

旁邊也有人附和:「就是,這麼可愛的姑娘,年輕人要好好珍惜,欺負女人的男人最是沒用。」

藺蘇白聽到這些話,感覺自己情緒越發失常,臉色黑沉。

魚兮瓮聲瓮氣解釋:「大姐,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認錯人了,你們不要怪他,是我一時想不開,情難自禁才哭的。」

勸解的幾人面面相覷,發現自己幫錯人,平添尷尬,訕訕道:「小夥子,對不起哈,是大姐不分青紅皂白錯怪你了。」

隨即對魚兮指責道:「你這小姑娘也是,隨便就拉着人哭,還哭得這麼傷心,想不讓人誤會都難。」

隨即又嘆息:「唉,老了,年輕人的世界搞不明白。」

邊說邊起身離去。

剛才這幾個路人的打岔,讓魚兮崩潰的情緒終於和緩下來,藺蘇白見狀,將自己的手臂抽出。

魚兮知道自己過分了,還讓路人誤會他被指責,她有些不敢看對方臉色,打着哭咯難受道歉:「對不起,讓你受委屈了,若不是我將你當成我男朋友,他們也不會誤會,你的衣袖也不會被我哭髒。」

藺蘇白聽到這話,嘴角微動,很想詢問眼前這女孩:「我很想你男朋友嗎?」

只是萍水相逢,覺得也沒有必要了解那麼清楚,收拾好自己波動的心湖,藺蘇白平靜看了魚兮一眼,回道:「下次不要認錯人了。」

目光掃到從洗手間出來的表弟,怕這女孩又情緒失控,努力忽視掉心中的異樣,逃難一般的快速離開涼亭。

魚兮看着對方乾脆利落的轉身離開,連聲招呼都不屑和她打,越發難受。

魚兮想到自己剛才的失禮,看到對方沒有帶小食上山,應該給對方一些零食和水果表達自己歉意的。

隨即自嘲一笑,對方避瘟疫一般的離開,又怎麼瞧得上自己的零食和水果。

追上藺蘇白身影的柳林樂好奇道:「哥,你怎麼走這麼快,好似後面有鬼在追你一樣?」

藺蘇白冷冷看了表弟一眼,教訓道:「去個洗手間這麼長時間,一點時間觀念都沒有,看來我要和舅舅好好說道一下你最近鬆散的態度了。」

「別,表哥,親表哥,我再也不好奇了,你怎麼走,我就怎麼跟,再也不好奇了,求你了,一定不要讓我爸管我,讓我爸管我,那是無間地獄的日子啊!親表哥,你忍心讓表弟受到那份折磨嗎?」說著將臉伸到藺蘇白面前,露出一臉可憐樣。

表弟這表情讓藺蘇白眉頭緊皺,腦海中浮現剛才那圓臉姑娘崩潰的樣子,心煩氣亂,搬開表弟的腦袋,加快爬山的步伐。

柳林樂看著錶哥這模樣,總感覺有幾分奇怪,平日表哥是一個情緒內斂之人,做任何事都不疾不徐,條理分明,絕不會出現急躁感。

但此刻表哥加快的步伐,無一不在告訴自己,表哥心緒有幾分不對。

柳林樂想不明白,又自我否定,也許是自己感覺錯誤了。

而此時在涼亭中的魚兮,想到剛才那男子和男朋友相似的容顏,心緒紛雜,思念難忍,不知不覺的又蓄滿眼淚,一滴一滴的灑在手背上。

剛從洗手間出來的冷笑笑,看着好友這淚水滑落,眼睛通紅,鼻子一抽一抽的,急忙上前,擔憂問道:「你怎麼哭啦?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魚兮淚眼朦朧的見好友擔心自己,不想好友因為自己的事情心煩,擾了今日遊玩的興緻。

抽噠噠的打着咯回道:「沒,沒事,就剛才看了個偶像劇,那裏面的男主角不記得女主,看得傷心哭了。」

冷笑笑有些無奈又好笑的看着好友這副雨後霜打的模樣,也不知道為什麼,好友特別喜歡看愛情劇。

但只要愛情劇里,不管是女配男配,還是男主和女主,只要有關於愛情的一丁點不如意,就會哭的死去活來。

平常兩顆葡萄眼笑眯着眼睛,但一到看愛情劇,就會莫名其妙的找到無數淚點,不要命的哭泣。

冷笑笑心中還是有幾分明了,魚兮看偶像劇,也許不是為那電視劇中的愛情哭,而是為自己的思念哭,平日開朗活潑的人兒,也只有看看偶像劇,才能發泄心中的難受。

看着好友止不住的眼淚,冷笑笑嘮叨道:「讓你少看點愛情劇,你偏不聽,也不知道你的淚點在愛情劇中咋就這麼低,現在哭的這麼難受,等下有你難受的。」

魚兮聽着好友的嘮叨,抽噎着聲音,抱住冷笑笑纖細的腰肢,打着哭嗝,想到剛才的男子,魚兮的眼淚完全停不下來。

她可憐兮兮的撒嬌道:「笑笑,我好難受,你等下再嘮叨我好不好?」

冷笑笑看着魚兮止不住的眼淚,嘆氣道:「你現在哭得這麼累,還要爬山嗎?」

魚兮放開冷笑笑纖細的腰肢,想到剛才見到與男朋友相似的面容,她期待着能再次遇見他,哪怕只是遠遠的瞧着,對於魚兮而言,也是一種撫慰。

她對冷笑笑悶着聲音,像小貓的聲音一樣微弱道:「要爬山。」

冷笑笑此刻非常體貼的將裝有零食水果的背包背在身上,看魚兮提不起精神, 隨意找了個話題與她聊了起來。

魚兮被冷笑笑的話語分了心,不願意沉浸在傷心中,強行提起精神,與好友一搭一茬的聊着。

只是先前魚兮看風景的眼睛,此刻全部望着人山人海,在其中尋找自己熟悉的面容,只是直到魚兮和冷笑笑下山,都沒有再碰到那個陌生的男人。

而當時狼狽逃開的藺蘇白,直到連續爬了一百多步步行梯,才降下腳步,他非常疑惑當時自己的態度。

藺蘇白除了自己的親人,並不喜歡別人靠近自己半尺之內,但他今日卻破例讓一個陌生的女孩,抱着自己的手臂哭泣了半天,他雖然狠狠的拉出自己的手臂,但藺蘇白很清楚,是突如其來的慌亂讓自己手腳無措,狼狽離開後,心中卻非常失落。

他也許該聽從母親的話,找個女人結婚了,至於心中的窒息感和疼痛,也許是長久不與異性接觸的緣故導致。

又加上自己最近天天加班,工作太過勞累的緣故,沒有調節好心緒,只是心中有股違和感,好似自己欺騙自己一般。

到山的終點後,藺蘇白見天色已經不早,對着名貴的手錶看了下時間,已經下午三點了,見離山頂不遠處有纜車下山,他和表弟乘坐上纜車離去。

透過纜車明凈透明的玻璃,遠處青山隱隱,暖陽微醺,步行道上的行人清晰可見,藺蘇白又見到在山腰碰到的那個愛哭的女孩。

只不過她此刻不再哭泣得讓人不自在,拿着手機與同伴自拍,那滿臉明媚可愛的笑容,給藺蘇白一種舒適,寧和,猶如朝陽突破雲層一樣燦爛。

纜車的速度很快,眨眼間那陌生的姑娘就離開了藺蘇白的視線,失落胸悶的感受再一次襲擊在胸上。

藺蘇白自嘲的笑了一下,對一個陌生的女孩,冷清冷性的他給了太多關注,果然是工作太累,與異性接觸太少的緣故。

魚兮與冷笑笑爬山一天已經非常累了,二人回到出租的房子,早早洗漱後,就各自回了房間。

魚兮躺在柔軟的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覺,她止不住的回憶白天在涼亭見到的男子,她真的很難相信,此人竟然長得與她男朋友如此相似。

她很清楚的感受到白天那個男子對她非常陌生,雖然當時魚兮沒忍住心痛的感覺,直接失禮的抱着那男子的胳膊哭泣。

但那人不管從言語還是神態,都在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訴魚兮,他是第一次見她。

魚兮爬了一天山,渾身酸痛,本應該是躺在床上就能睡過去的夜晚,卻因為白天的男子無法入眠。

她直接從柔軟的床上坐起來,打開床頭櫃里,一個帶着密碼的木盒子。

她抱着木盒子下了床,拉開窗帘,瞧着窗外明亮的路燈,和斑駁的樹影。

將檯燈拿到飄窗上,魚兮也跨坐在飄窗上,淚眼朦朧的打開這載滿她記憶的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