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高武:我掌握了時間
高武:我掌握了時間 連載中

高武:我掌握了時間

來源:google 作者:青春亦淡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燁 都市小說 青春亦淡

【高武玄幻+無系統+非後宮】領域降臨,異族入侵先驅者奮起反抗,在絕望的黑暗中,為人類爭得一絲光明少年林燁意外覺醒逆天天賦「復活回溯「從此遊走於生死之間積累經驗,強大自身在人類復興道路之上披荊斬棘而如此逆天的能力,僅僅只是開始直到某天他赫然發現,他已身處世界之巔林燁立於虛空,隨手一揮領域禁區紛紛破碎,強大的領域生物,生命快速凋零,化為腐朽塵埃展開

《高武:我掌握了時間》章節試讀:

「林燁,黑眼圈這麼嚴重,昨晚又做針線活了?你可得悠着點,身體可是革命的本錢!」

「嗯…?」

黑暗中,林燁哆嗦的睜開眼睛,身子一顫差點摔倒在地,幸好蕭然眼疾手快,將他扶住。

呼哧…呼哧…

林燁大口大口地喘粗氣,他拚命深呼吸,以確定自己還活着。

他一下又一下地拍打自己的腦袋,試圖冷靜下來,想要驅散腦中的陰影。

他腦子裡翻來覆去都是幾秒鐘前自己癱倒在地和不斷傳來的咀嚼聲。

意識逐漸陷入黑暗,如同離開水面的魚,在窒息中痛苦的死去。

死亡的感覺,太糟糕了!

林燁喘了許久,情緒冷靜一些後,才有時間打量四周。

入目所見,熟悉的人,熟悉的景。

等等,我怎麼又回到試煉場入口了?

林燁用力掐了掐自己,確定這不是在做夢。

新的疑惑產生,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

死後重生,亦或是復活重啟…

還是…這根本就是一場噩夢?

「林燁,你沒事吧!你的狀態看上去不妙!」蕭然擔心的問道,剛才突然的變故着實讓他嚇了一大跳。

林燁詫異抬頭凝視蕭然,腦中浮現之前對方慘死的一幕,伸手在他大腿狠狠擰了一下。

「嘶…好疼!」蕭然痛呼出聲,揮手拍掉了還在掐自己大腿肉的手臂,沒好氣的說道。

「你發什麼神經,哪學的娘們手段。」

「會痛?」

「廢話!」

看來不是夢,不然這夢就太真實了!

而且通過仔細觀察蕭然的表情,發現對方除了擔心並無其他異樣。

「只有自己有之前的記憶嗎?」林燁心中想到。

雖然搞不清這究竟是真實還是幻境,現在又究竟什麼個情況,但現在自己的確是活着。

既然如此,眼下最重要的是將試煉場內的情況上報。

想到此,他轉身大步向著老陳跑去。

「我靠林燁,你真瘋了?測試在這邊你朝回跑什麼?」蕭然搞不清狀況,只得跟在後面大喊。

林燁一系列迷之操作,在應屆考生當中引起不小的騷動,不少人對着他的背影指指點點。

有人嗤笑道:「這傢伙怕不是被嚇瘋了,以前倒是沒看出來,竟然如此懦弱。」

「呵…這就是傳說中的嘴炮王者!」

「哼!懦夫!」

林燁的行為被誤認為是膽怯退縮臨陣脫逃,這讓其他班級的應屆考生對他生起了鄙視之心,就連同班關係不錯的同學,面色也變的有些難看。

而試煉場前發生的一系列動靜,自然也瞞不過帶隊老師眼睛。

陳東澤看着臉上驚慌未定跑向自己的林燁,面色陰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什麼。

林燁來到近前,現在他的腦中還是渾渾噩噩混亂不清,因此沒能發現老陳的異樣,急急忙忙說道。

「陳老師,試煉場里有……」

話說一半,林燁突然閉口不言,此時他才反應過來,自己要如何去解釋接下來要說的事?

告訴老陳自己剛死了一次?然後重新復活了?

不行,不行。

事關自身安危,這個秘密只能埋藏在心底。

「試煉場有什麼?」陳東澤的發問適時打斷了林燁的思緒。

他思忖片刻還是硬着頭皮說道:「試煉場內有危險!」

「實戰考核自然會有一定危險,但只要你克服心中恐懼拿出勇氣,相信以你的實力通過考核是板上釘釘的事兒!」

陳東澤循循善誘讓林燁更加着急,他發現老陳完全誤解了自己的意思,急忙開口解釋道:

「不是的陳老師,我指的是不是考核原本的危險,而是試煉場內存在以考生實力無法應對的未知生物!」

陳東澤看一眼面色蒼白,驚魂未定的林燁,沉聲問道。

「你是如何提前知道有危險,現在你可還沒進入試煉場內,莫非…你覺醒了危險感知。」

林燁知道「危險感知」是天賦能力的一種,但對天賦覺醒具體情況卻一知半解。

他唯一知道的是,能覺醒天賦能力的武者都是天資超絕之輩。

因此每個自我覺醒的天賦者,都是各個高等修鍊學府搶着要的「香餑餑」。

神助攻啊,老陳!

林燁眼前一亮,正愁沒好的借口,不假思索便立刻點頭道。

「沒錯,在試煉場入口,突然一種極強的危機感縈繞心頭,而且我每朝前走一步,危機感便增強一分,我能肯定如果繼續深入必有生死危機。」

林燁言辭鑿鑿,彷彿自己真的覺醒了那什麼「危險感知」。

陳東澤聞言臉上難掩失望之色,又滿是恨鐵不成鋼氣憤。

林燁是他比較看好的學生,雖然天賦比不上那些天才,但遇事沉着冷靜,果敢有擔當,絕對是值得培養的好苗子。

可惜…終究敗在心理這一關!

隨即,陳東澤搖頭嘆息道:「林燁,往年實戰考核,也有學生自稱覺醒了危險感知,你知道他們最後的結局嗎? ”

「啊?……」林燁一愣,老陳這話味兒不對啊,抬頭與老陳對視,發現對方眼中滿是失望。

此時林燁若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那真是對他智商的侮辱。

合著之前不是神助攻,你擱這挖坑釣魚執法呢。

這時那名新來的老師走出來,輕聲安慰道。

「這位同學,恐懼是人的本能並不丟人,你要坦誠面對自己的軟弱,而不是去逃避。 ”

”做不成戰士奮鬥在第一線,我們可以回到內城做個普通人娶妻生子,超額完成指標,繁衍後代為人類輸送新鮮血液,一樣能為人類添磚加瓦做出貢獻,人口可是重中之重的大事!」

林燁撇了眼苦口婆心的年輕老師,不由滿頭黑線。

靠,我和老陳談的是人命關天的大事,你擱這兒跟我扯犢子呢!

神TM超額完成指標,你把我當成什麼了!

林燁打算直接無視對方以及他的「好意」,再次對着老陳鄭重說道:

「我沒有辦法證明自己所言的真實性。但我說的危險的確真實存在,這並不是我為了逃避考核而編造的謊言。陳老師,請相信我!」

看着林燁認真的眼神,陳東澤心中有那麼一瞬間產生動搖,想要去相信他的話。

但最終還是搖搖頭,拍了拍林燁的肩膀勸道:「楊老師的提議不錯,你可以認真考慮考慮。」

林燁嘴角抽動,心下無奈且沮喪。

為什麼不肯相信我!

其實這一切都還要從林燁剛復活說起,那一系列由於恐懼帶來的應激反應,都被陳東澤等一眾老師盡收眼底。

這一切讓陳東澤先入為主地認為林燁是由於恐懼而退縮,再加上之後拋出「危險感知」來試探林燁的反應,

通過觀察表情,老陳更加確信之前的猜測的正確性。

而林燁不過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年,加上剛剛又經歷了大恐怖,一時間完全無法做到冷靜應對。

一來二去,誤會就如此產生。

這時,一直沒出聲的蕭然拍拍林燁的肩膀安慰道:「兄弟,我信你!」

林燁苦笑:「那你能說服他們嗎?」

蕭然果斷搖頭:「不能!」

「唉!」

林燁心思電轉,決定再次進入試煉場,依靠先知先覺,在確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將蠕蟲引出來。

一來可以證明自己所言非虛,二來也能驗證一些猜想。

想到就做,看着轉身就走毫不拖泥帶水的林燁,在場眾人都一時沒搞清楚狀況。

「你幹什麼去?」蕭然跟上問道。

林燁頭也不回的答道:「進試煉場參加實戰考核!」

「你不害怕了?」

林燁比了個中指作為回應。

靠!

還說相信我!

老子信了你的邪!

陳東澤望着林燁的背影露出欣慰的笑容。

「知錯能改,孺子可教!」

試煉場入口此時早已空無一人,林燁停步鄭重說道。

「蕭然,你在這裡等我。」

「那怎麼行,說好共進退。」

「不要說了,我自有打算,如果是兄弟的話,就聽我一回。」

「好吧,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嗯!」

告別蕭然後,林燁獨自循着記憶前進。

經過之前的耽擱,現在已經超過上回蠕蟲出現的時間點。

但試煉場內並未發生騷動,是否說明現在蠕蟲還未被人驚動。

葉燁邊走邊觀察周圍情況,一邊與「死」前記憶相對照,在距離一處茂盛的枯木荒草還有數十米的地方停下腳步。

他隨手撿起幾塊散落在地的石頭,按照記憶向草叢中擲出一塊石頭。

一道黑影受驚彈身而起,正是之前被他斬殺的那條毒蛇。

這一切,與他記憶中也是一模一樣,一一對應,分毫不差。

來不及多想,林燁利落的解決掉毒蛇,然後立刻抽身後退,將手中石塊朝着記憶中蠕蟲出現的方向扔去。

意外發生了,蠕蟲並未出現。

正當林燁疑惑間,身前土地輕顫,這熟悉的一幕讓林燁大驚,知道大事不妙的他轉身拔腿就跑。

蠕蟲沒從記憶中的地面破土而出,打了林燁一個措手不及,讓他刻意拉開的距離成了無用功。

這也讓他確信了,這不是夢!

這是死亡之後時間真被重置了,一切又回到了自己進入試煉場的瞬間。

這也能解釋為何蠕蟲沒有從記憶當中的位置破土而出。

因為…未來!不是一成不變,而是瞬息萬變!

熟悉的麻痹感再次襲來,黑暗同時降臨,熟悉的咀嚼聲再次讓林燁幼小的心靈,再次遭到重創。

「草!!」

黑暗過後,睜眼又是新生。

再次睜開眼,一切都是那麼熟悉。

「林燁,黑眼圈這麼嚴重,昨晚又做針線活了?你可得悠着點,身體可是革命的本錢!」

蕭然賤賤的聲音不出意外再次在耳邊響起。

林燁瞳孔猛烈收縮,雖然不是第一次「死亡」,但那種恐懼依然讓他難以承受。

這與懦弱無關,人們對死亡有着本能的恐懼。

即使你意志堅定無懼死亡,也無法剋制人類對生的渴望。

死亡僅是一瞬,當人徹底死亡,恐懼感也隨之消散,但葉燁卻是個例外。

林燁努力剋制死亡帶來恐懼,好在有了「死亡」經驗,沒有像第一次「死亡」那般不堪。

「呼…」

林燁吐出一口氣重新振作,雙眼炯炯有神。

雖然「死亡」的感覺很糟糕,但不可否認,這是一項逆天的能力!

PS:修鍊境界中三品:靈海境,凝元境,天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