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功成名就:我重生回去救老婆女兒
功成名就:我重生回去救老婆女兒 連載中

功成名就:我重生回去救老婆女兒

來源:google 作者:貓不膩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雪 趙先義 都市小說

都市重生+1993+奶爸+寵妻+日常溫馨+商海沉浮本書又名:重生1993,救妻女,帶兄弟致富!「陳先義,你真的肯捨棄這半世榮華富貴,重生到過去?」女人問道「我這一生什麼都有了,唯獨沒有她們,這不行,也不該」「但只有很小的幾縷成功」「失敗的話,我就可以直接去見她們娘倆了也不錯」陳先義說罷,大笑起來「要是成功,我就可以守護她們一生一世,讓那些傷害她們的人,凄慘終生,永遠活的像蛆蟲!」時空流轉,睜開眼睛的那一刻,一切都是只有在夢中的場景,烙人的火炕,水汽蒸騰的鍋,哪怕是穿着破舊衣服也難掩婀娜身姿的媳婦兒!這一世,我絕不讓你們受到絲毫傷害!展開

《功成名就:我重生回去救老婆女兒》章節試讀:

(辛苦大家收藏閱讀,感謝!)

「媳婦兒!」趙先義扶着牆,推開屋門就看見一個系著用舊衣服做的圍裙,穿着舊的,漿洗的有些掉色的花棉襖,袖口和衣身上縫着幾塊補丁的女人。

一根長長的麻花辮兒。

一張嬌美的瓜子臉,腮邊點着淺淺的梨渦,總是喜歡含着笑,記憶里,她似乎不怎麼大笑,哪怕是遇到開心的事情,也是淺笑。

是她!

江雪!

獨釣寒江雪的那個江雪。

我媳婦兒!

剛才隔着玻璃,趙先義看到對方第一眼的時候,就用力掐了把大腿,很疼,說明這是真的。

江雪正在彎腰蓋上鍋蓋,鍋里煮着晚飯,熱氣騰騰。

灶台似乎不太好燒,還往外冒着煙,嗆的她蹙着眉。

這種土炕灶台搭的不好,北方冬天氣壓低,下午這個時間沒風,更是難燒,煙不從房頂出,反而從灶台口出。

江雪為了不讓他嗆到,裡屋外屋的門是關着的,開着外屋的門,將屋內的煙氣和水蒸放出去,但是這樣一來,外屋就會很冷,又要洗菜沾水,江雪的手凍得紅紅的,只能時不時的湊到嘴邊哈口熱氣,來緩解緩解。

聽到呼喚,江雪下意識抬頭,一雙杏眼迎上趙先義,看到對方滿臉傻笑,她愣了下。

這是……睡醒了,心情好了?

她抿了抿嘴唇,輕輕嗯了下,只是說道:「飯還要一會才好。」

「辛苦你了。」趙先義嘴唇有些哆嗦,雖然極力控制着內心的情緒,雖然無數次幻想着能夠回到過去,但是真回來了,他還是激動的不行。

幾秒後,快步衝到江雪面前的趙先義,張開手就要抱住面前的女人,卻撲了個空,對方滿臉驚恐的退到門口,猶豫着要不要跑出去,最後還是靠在門旁,聲音有些發顫的說道;「別……別打了!」

「打?」趙先義愣了下,煙霧之中,他看到江雪驚恐的表情,隨即想起來,穿越回來之前的那個趙先義中午去隔壁村的一個癩子家裡喝了酒,回來後,耍了酒瘋,甩了江雪一巴掌,在家裡作了會,倒頭就睡。

這……趙先義眼中滿是愧意,這孫子可真是個王八蛋!

這麼好個媳婦,竟然也捨得打。

哦,是我打的?

「啪!」趙先義抬手抽了自己一巴掌。

「啊,你……你幹什麼!」江雪愣了下,這是她從來沒見過的場面,趙先義抽自己?

她咽了口口水,猶豫一下,還是快步走過來,就聽趙先義說道:「對不起,我中午喝多了酒,發了酒瘋,傷害到你,請你原諒我。」

「……」江雪微微仰着頭,腮邊微微繃緊,抬起被凍的冰冰涼涼的手,輕輕觸了觸趙先義抽的那一側臉蛋,又快速收回,撇過頭去:「飯還要一會,你喝了酒,先回去躺會吧。」

「我以後不喝酒了!」趙先義說的是真心話,之後的幾十年,他確實是幾乎不喝酒,只有每年在妻子和女兒的忌日時,才會喝的酩酊大醉。

江雪愣了下,隨後搖搖頭,說道:「這話你說過好多次了,但……算了,只是希望你喝醉酒後,不要再對我們母女耍酒瘋了,孩子還小。」

我可真是個王……趙先義臉兒有點掛不住。

「我保證這次是真的。」

「嗯。」江雪轉過身,彎腰撿起一旁擺放的整整齊齊的玉米桿,每一根都被切成一米長左右,往灶台里填了十多根。

身旁男人的誓言發的多了,有一次做到了么?

唉!

趙先義站在那裡,默默地看着江雪的勞作,北方的冬天十分難熬,尤其是這個年代,家家戶戶,一言難盡。

江雪每天操持家裡的活不算,外面的活也歸她管,不管是水田還是旱田,春耕秋收,基本上都是她自己忙活。

趙先義?

要麼在家裡當大爺,要麼到處招貓逗狗,無所事事,用方言來說就是街溜達。

還經常惹事,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債。

人家過年都是闔家團圓,他們家屬於年關難過,年前開始,就陸續有債主上門,要到錢的還好,要不到的就難咯。

江雪特別白,皮膚特別嫩,根本不像這個時代的人似的。

但是常年操持這些農活,手也變得粗糙,皮膚也變得黑了。

趙先義握了握拳,發誓一般的說道:「江雪,從今天起,我會讓你過上好日子!一輩子幸福無憂!」

背對着他幹活的江雪身體頓了下,能看到她重重吸了口氣,扭頭看着趙先義:「那你答應我,以後不要當著孩子面打……打我,更不要打孩子,她還小,不懂事……」

趙先義感覺臉火辣辣的,比之前抽自己的時候還要疼。

他用力點點頭,改變江雪對自己的印象,不能只靠嘴上說說,好在自己回來了,那就去做一些事情,讓江雪去改變好了!

「我去個廁所!」趙先義說著往出走。

剛睡醒確實是有些尿急,也想先尿遁一下,緩解下情緒。

幾步出了門,就聽見身後江雪柔聲提醒:「穿棉襖,外面……冷!」

生氣歸生氣,但還是擔心他。

「沒事,我壯的像頭牛……阿嚏阿嚏。」

趙先義一頭衝出去,用力吸了幾口外面的空氣,只覺得肺部一陣炸裂般的感覺。

確實夠冷,他就穿了一件毛衣,連着打了幾個噴嚏。

「我得有幾十年沒在室外上過廁所了……」趙先義一邊扶着土牆,記憶中,這幾年的廁所在豬圈後邊……那麼豬圈在哪?

不對不對,豬在屋子裡……這時候還沒蓋豬圈!

畢竟是自己家,趙先義最後找到了茅房。

看着在地上挖個深坑,用木頭搭建,中間放兩塊長板的廁所,趙先義猶豫一下,決定使用男人最原始的方式,往旁邊走了幾步,對着雪堆,拉開拉鏈……

飛流直下三千尺。

疑似銀河……嘖,有點上火啊。

趙先義皺了皺眉,但心裏還是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