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宮素素年博彥
宮素素年博彥 連載中

宮素素年博彥

來源:外網 作者:替嫁婚約:傻妞嬌妻是大佬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替嫁婚約:傻妞嬌妻是大佬 玄幻魔法

宮素素被接回國,全市都知道她是個傻姑娘。她替嫁到年家,嫁給年家大少爺,成了大少奶奶。絕症配傻姑,所有人都等着看笑話。婚後畫風竟然突變……傻姑秒變各界精英大佬,終日忙事業虐人渣。年先生的絕症也好了,搖身一變成了寵妻狂魔,一路守護如獲至寶。「我是絕症不是眼瞎,你公然在我眼前撩我,合適嗎?」「你這個騙子站住!你根本就沒病!」「我跟夫人,彼此彼此。」年博彥將宮素素逼到退無可退:「我沒絕症,你也不是傻姑。」展開

《宮素素年博彥》章節試讀:

「我不知道。」
宮素素見年博彥一副雅痞的模樣,臉瞬間紅了透,連忙轉移了視線。
車廂內隱約浮動着女孩特有的清甜氣息,令年博彥喉頭有些發緊,身旁的宮素素一向獨立自主,處世不驚,看似強勢卻又經不住他故意的逗弄。
宮素素的目光被街邊一家寵物甜品店吸引。
「喜歡那裡?」
年博彥將車速放緩,往那邊掃了眼。
「我小時候每到周末,媽媽都會帶我到這家寵物甜品店。」
宮素素的聲音很輕很淡,透着抑制不住的憂傷。
「我陪你去。」
年博彥利索的打了把方向盤,將車子穩穩的泊在臨時停車位上。
這家寵物甜品店,在A國頗有名氣,是一家開了幾十年的老字號,除了能品嘗到美食,還能零距離跟可愛的寵物接觸。
寵物甜品店,幾乎佔滿了她兒時跟媽媽的幸福回憶。
宮素素今年20歲,已經有十餘年沒來過這家店鋪了,心裏突然一陣酸楚,小臉倔強的昂起,她的軟弱不想被他看到。
「我去補妝。」
宮素素隨便扯了個理由離開。
宮素素強忍着眼淚不留下來的模樣,年博彥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真是個倔強又可愛的小孩子。
年博彥優雅的將甜品店的大門推開,邁步走進去。
「你說的都是真的?宮素素真的偷偷背着年家大少爺,包養了高級牛郎?!」
宮素穎跟閨蜜郁佳人,剛巧也在這家甜品店小聚,郁佳人一臉好奇的開口。
「這還用問?我可是親眼看見,她從那個男人車上走下來的。」
宮素穎一副你相信我就對了的模樣,一臉的嘲諷。
「聽說高級牛郎非常的搶手,每日開價不菲呢,宮素素從蠻荒之地剛被接回來,哪裡來的錢做這些事情?」
郁佳人還是想不明白。
「我隱約覺得車裡坐着的那個男人,不是一般等級的牛郎,一定是比高檔還要上檔次的那種,不過……」
宮素穎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道低沉醇厚的聲音吸引。
「這些,每種一份。」
宮素穎和郁佳人的注意力,都被那道聲音吸引,男人高大健碩的身影就落入兩人的眼中。
男人的穿着打扮看似普通,明眼的人一看就知道這套西服出自名家之手,完美的剪裁將男人的身材勾勒的更加完美,極具力量的肌肉線條若隱若現的藏在衣料之下。
「素穎你快看啊,這個男人也太極品了吧!他就是你說的那個男人?」
郁佳人哪怕閱人無數,也沒見過如此極品經典男,一顆芳心跳的十分快,臉頰微微泛紅。
俊朗的側顏,高大健碩的身軀,如果……
宮素穎的注意力也如數放在這個男人身上,他典型高冷生人勿近的模樣,冷灰色將他襯托的格外禁慾系,絕對是極品中的珍藏品。
「哎,你說她偷偷養着的高級牛郎,會不會就是這個范的類型?」
郁佳人抬手,輕輕拽了下宮素穎的袖口。
「你可真是太抬舉宮素素了,就憑她也配?宮素素當年被送走的時候幾乎身無分文,才被接回來而已,哪裡會有那麼多閑錢?一定是又老又丑的那種。」
宮素穎打死也不會相信那種窮的會餓死的人,還能有能力包養高級牛郎,保不齊那車子都是臨時租來充當門面的。
「這位先生,您所點的甜品,其中一個系列裏的兩款是限量款,最後一份不巧被您身後不遠處的那兩位女士買走了。」
服務生一臉歉意開口,希望顧客能理解。
「這位先生,再限量也不過是甜品而已,如果你喜歡,我可以送給你啊。」
宮素穎實在不想放棄這樣的好機會,直接起身扭着水蛇腰來到年博彥面前,眼唇而笑,繼續開口道。
「相遇就是緣分,不如我們互相留個聯繫方式。」
鎖定目標直接出擊,向來是宮素穎的行事風格。
宮素穎不着痕迹的抬起蘭花指,故意把禮裙的領子往下拉了拉。
宮素穎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憑着自己有幾分姿色,平日里也勾搭了不少紈絝子弟,能讓她一顆心小鹿亂撞的可真沒幾個了。
「沒關係,價格你們定,能補齊兩款就行。」
年博彥面對熱情如火的宮素穎,連一個眼神都沒施捨,直接將鑽石卡遞給站在他面前的大堂經理。
大堂經理雙手接過鑽石卡,一下子就認出了卡上特殊的標記。
是一條抽象的盤旋在雲中的玄龍圖騰,圖騰中心有個紫鑽打造的年字。
在這個國家能擁有此卡的人,只有年家,辛家,江家和閔家。
想到這裡,大堂經理的腿都軟了。
這樣尊貴身份的男人,像尊神一樣憑空出現在這家小店中,他想都不敢想。
「您……您請這邊移駕,我馬上為您效勞。」
大堂經理連忙頷首,恭恭敬敬的將他請到雅座位置,用最快的速度一路跑進後廚。
不明所以的宮素穎,一臉茫然的看向同樣詫異的郁佳人,她怎麼也想不明白,一向高冷不可一世的大堂經理,為什麼會對他如此畢恭畢敬。
宮素穎可是動用了關係,還等了近乎半個月,才能品嘗到這個套餐的。
年博彥優雅走到一旁,隨手從報欄里拿出一份財經雜誌翻看。
宮素穎第一次被如此冷漠的對待,心有不甘,索性裝作嬌弱,
「啊,我低血糖范了,好難受啊……」
整個人故意一歪,順着年博彥站着的方向倒去。
哐當!
「哎呦!疼死我啦!」
伴隨着桌椅倒地的聲音,宮素穎摔了個瓷實,疼的她冷汗都冒出來了。
年博彥全然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不動聲色的躲避開宮素穎的熊撲。
「哈,今天又不是初一十五的大日子,妹妹你給我行如此大禮,我可愧不敢當啊。」
宮素素詫異的聲音,突然響起。
「你不是應該……怎麼會是你?!」
宮素穎不想讓她白白撿了笑話看,強忍着鑽心的痛,慌忙站起來。
她此時應該正被李老闆虐才是,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補個妝,怎麼才出來?」
年博彥理所當然的將宮素素圈入懷中,大手輕輕搭在她盈盈一握的纖腰上。
眼前的一幕領宮素穎十分震驚,宮素素怎麼會勾搭上這個男人?
「宮素素,你給我把話說明白!他到底是什麼人?」
宮素穎抬手指向宮素素。
「不就是你認定的那位高級牛郎嗎?」
宮素素唇淡笑。

《宮素素年博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