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苟了九千年,我竟然是神明降世!
苟了九千年,我竟然是神明降世! 連載中

苟了九千年,我竟然是神明降世!

來源:google 作者:南風如逸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南風如逸 周元清 都市小說

【無系統+無敵向+暫無女主+校園+日常+劇情流……】不管你的實力如何,在周元清眼裡,都是不到鍊氣期一層的弱雞,不堪一擊苟了九千年的周澤,突然在某天覺得,自己不能再這麼苟下去了,得適當做回自己卻沒想到,哪怕只是適當做自己,他都有打穿整個世界的實力!一直以為沒摸到修行門檻的周元清,漸漸發現,原來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這個星球修行界的諸多規則……而他自己,早就已經成神了!於是,這個星球的生物明白一個道理——不管你是不是人,就是不要做周元清的敵人!這是一個關於無敵修仙者日常生活的故事PS:有打臉情節展開

《苟了九千年,我竟然是神明降世!》章節試讀:

蔚藍星球,大秦帝國。

南望州江都市郊外,墜星谷風景區。

切成兩半的雄偉山峰插入雲霄,其上有個巨大的掌印凹陷,削平的山頭與劇烈撞擊形成的湖泊旁,是一處被人為劈開、氣勢磅礴的地下瀑布。

「真是有趣,三十年前我還是墜星谷的主人。如今我被眾多名門世家暗地裡通緝不說,它也搖身一變成了景點,進來看看都要門票了。」

「我明明已經足夠剋制了,誰曾想還是鬧出了這麼大動靜,人為製造出了聞名秦國的墜星谷奇景……」

從墜星谷望去,依稀能看到遠處江都城的巨大高牆,蜿蜒如蛇,氣勢宏偉。

而眼前這些景色,都是周元清三十年前肅清邪異時留下的「傑作」。

而周元清看起來也就十八九歲左右。

邪異是普通人的叫法,它們本質上是幾千年前修仙者眼裡的「妖魔鬼怪」!

周元清戴着帽子和墨鏡,哪怕沒有露出全部真容,光是如此過人的氣質,仍舊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其實,男人長得太好看也是一種罪過。

三十年前。

周元清在墜星山谷撞見了一群詭異的修鍊者。

慍怒之下,他徒手在大地劈開一條寬長的裂縫,削山斷江,一掌轟得大地震顫,碎石橫飛……

頃刻間,那些修行者灰飛煙滅,周元清用了兩顆普通的回元丹,救下了兩個傷勢嚴重、瀕臨死亡的倒霉鬼。

那一戰帶來諸多後遺症。

許多勢力至今在尋找周元清的蹤跡,這些人中不外乎上是抱着招攬、挑戰和報復,甚至是毀滅的想法來的。

周元清擁有一種奇特的能力,他可以將邪物體內的本源之力,煉化成自己修鍊所需的真元。

後來為了搜刮真元,周元清離開江都,奔赴帝國其他地方肅清邪異。

直到幾個月前,帝國境內邪異逐漸止歇,聽聞江都城最近發生一些奇怪的事情,接連有數十人失蹤,他才回到江都城內隱居下來,過着平淡的生活。

一直以來,大秦帝國的繁盛是建立在名門世家強大的基礎上。

而秦國的皇室,對於名門世家的掌控力度,不能說強勢無比,那也能稱得上是幾乎沒有。

擁有修鍊資質的武者群體,基本上依附臣服於強大的名門世家。

邪異事件頻發,世家卻沒有發揮應有的作用,被周元清取而代之。加上周元清過於神秘和強大,讓眾多名門世家感受到了威脅,許多人視他為眼中釘,試圖除之而後快。

不管怎麼說,墜星山谷發生的事情超出了眾多武者的想像力了。

這種恐怖的實力,對於秦國的武者們而言,說是降維打擊都不為過……

只是周元清並不在乎虛名罷了。

找了個沒什麼人的地方,周元清脫下帽子和墨鏡,看着墜星谷獨自出神。

就在此時。

一架無人機朝他這邊飛了過來。

操縱無人機的是一個穿着碎花裙、白皙精緻漂亮的女孩。她坐在墜星谷的一處涼亭下,皺着瓊鼻,表情微微有些無奈,擔憂的看向躺在長椅上、虛弱不堪的老者。

老人眼帶血絲,面色蒼白,皮膚下隱約有股邪異的黑氣涌動,周身瀰漫著詭異的氣息。

「爺爺,您天天都想看墜星谷,有這時間不如好好休息養好身體。」唐薇雨微微有些埋怨的道,「天天看這些山和水,能對您的身體有什麼好處?」

白色古袍下,老人虛弱的身軀宛如失去生機的老樹,他抬起枯枝般的手,勉強笑道,「小雨,我已經沒有幾個月能活了,來這裡只是緬懷往昔。其實,早在三十年前,我本該死在這裡了……」

「若不是恩人救下我,墜星谷就是我的葬身之地,也就沒有今日的唐家了。」

唐鳴州憂心忡忡,嘆道,「大秦幾百年來武德充沛,以實力為尊,沒有深厚底蘊的家族,如今別說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就連存活下來都是問題。」

當今世界雖靈氣稀薄,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很多有修鍊天分的人,靠着這些微薄靈氣,成為了令人敬仰敬畏的先天武者,甚至是武道宗師。

不管是先天武者,還是武道宗師,他們都是帝國的中流砥柱!

對於普通人而言,武者更是強大和地位的代名詞,不可褻瀆……

「而唐家作為新生力量,能在世家夾縫中生存下來,並且步步壯大成龐然大物,小雨覺得大部分靠的是什麼?」

唐鳴州看着無人機投影的畫面,內心感嘆萬分。

「靠的是爺爺的聰明才智,還有堅韌不拔的精神!」唐薇雨果斷回答道,「唐家能有今日之盛,爺爺是最大的功臣!」

「非也!」

唐鳴州搖了搖頭,斷然反駁,「其實,還是三十年前那位救下我和你張叔的恩人,沒有他,唐家屁都不是。」

「恩人?」唐薇雨皺起眉頭,「爺爺,具有修鍊資質的武者在帝國地位很高,可是你總把那個恩人掛在嘴邊,難道他很厲害嗎?」

唐薇雨聽過一些關於墜星谷的傳言。

聽說遊園里的瀑布、切開的山峰和墜星湖等奇妙美景,都是來自武者的手筆。可唐薇雨卻是覺得,這種鬼話騙小孩還行,拿來騙她的話就很過分了!

哪有武者能厲害到這種程度的?

武道宗師都做不到!

「何止厲害。」唐鳴州神色微漾,感激的道,「恩人三十年前出手相助,導致江都其他家族誤以為,唐家實際上也是有頂級武者庇佑的,故而不敢輕舉妄動。」

「但是如今……我身患不明絕症,時日無多。」他頹然道,「若是被他人發現,唐家只是虛有其表、外強中乾的話,恐怕會招來厄運啊!」

聞言,唐薇雨眼雙眼茫了起來。

若真如爺爺所言,唐家面臨的形勢愈發嚴峻,豈不是要找到三十年前的恩人,才能解決眼前的困局?

可是茫茫人海,又該去哪裡尋找……

「其實,我還是抱有奢望,希望能再一次在墜星谷遇到恩人……」唐鳴州慚愧道,「三十年前,我們唐家承蒙他的恩情,沒有機會報答就算了,還想讓他再次出手。說起來,也是老頭子我心有不甘、厚顏無恥啊!」

唐家如今家大業大,若真這麼倒下,一輩子的心血也就付諸東流了。

任誰當家做主都會不甘心的。

「爺爺,您別這樣說。」唐薇雨急忙安慰道,「恩人若是再次與您相遇,如此莫大的機緣,他興許會再次出手相救,一切皆有可能的!」

唐鳴州點頭,沉默。

「爺爺,恩人真有本事治癒您的頑疾?」

唐薇雨好奇的道。

「有的。」唐鳴州點頭道,「當年我瀕臨死亡,是恩人用了一顆神秘的藥丸,硬是將我從鬼門關里拉了回來。我這個不明絕症,想來也是難不倒恩人的……」

他的聲音戛然而止,瞪起雙目,神色激動起來,死死盯着眼前的投影屏幕,張着嘴卻說不出話來。

「爺爺,你怎麼了?」

唐薇雨發現異樣,放下操縱手柄,蹲下來急聲道。

「小雨,他……」唐鳴州渾濁的眼眸瞬間清明,泛着淚花,顫抖着枯枝般的手指,指着屏幕里的男生,結結巴巴的說道,「恩人……我看到恩人了!」

「恩人?」

唐薇雨順着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屏幕里的男生正在發獃,而唐鳴州則是因為前者,情緒突然間劇烈起伏,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對,恩人!」老人家顫顫巍巍的想站起來,唐薇雨眼疾手快,急忙扶住,只聽見他顫聲道,「我遇到恩人了……小雨,快!扶我起來!我確定他就是三十年前的恩人!」

唐薇雨隱約覺得,屏幕里的男生似乎有點熟悉。

於是,她操控無人機往前飛……

「這個男生不是跟我同一個學校的嗎?」唐薇雨非常驚訝,同時狐疑不已,暗暗想道,「爺爺老眼昏花認錯人了吧?他怎麼可能是三十年前的恩人?」

屏幕里的男生實在是太年輕了!

「爺爺,你先冷靜,注意身體。」她艱難的開口,「三十年過去了,恩人他……一點變化都沒有,這可能嗎?」

「屏幕里的男生最多二十歲不到。」

「這……」唐鳴州愣了愣,神情瞬間黯淡了下來,喃喃道,「對,三十年過去了,恩人還活着的話,現在也接近五十歲了……」

哪怕是武者,依舊無法抵擋住歲月的侵蝕,恩人再強大,終究只是凡人。

長生不老也只是妄談罷了……

他苦笑不已,雙目無神的躺下,獃獃的看着屏幕里的人。

「興許,他是恩人的後代,或者與恩人有所聯繫!」唐薇雨於心不忍,安慰道,「爺爺,不管怎麼樣,只要有一線希望,我們都不能輕言放棄的,讓我去試試。」

「小雨,這……」

唐鳴州面色遲疑,糾結的道,「就算這位小兄弟與恩人有關係,我們貿然接觸,恐怕會令恩人反感……」

「沒關係。」唐薇雨柔聲道,「只要能治好爺爺,這些都是次要的事,我也長大了,該承擔責任了呢。」

她也是挺好奇的。

那個時常睡眼惺忪、看起來並不算強壯的男孩子,是怎麼做到以一敵五,乾脆利落解決戰鬥的?

看來你是故意低調,以掩蓋身上那不為人知的秘密啊……

PS:這是一個完全架空的世界,與現實世界沒有任何關聯,請勿代入特定的人和事。

關於書中修行的知識,有參考一些修真體系的設定,但並不完全照搬,望周知。